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876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18:51 全文阅读

姑苏水乡近日不太平静,总有水鬼作祟,牛头马面正等待着他们刚带回来的水鬼接受审判受罚,伊莣路过问道:“最近闹事的水鬼都抓来了。”马面回答道;“闹事的抓来了,一对男女。女的是寡妇,丈夫死了3年了,就与这男的好上了。结果当地人知道后认为这两个人早就在偷情,是一对奸夫淫夫,于是被绑着浸了猪笼,两人死后不甘心于是在那水域闹事。”伊莣看着马面心情不太好的样子问道:“抓住了怎么还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牛头解释道:“这两鬼在水域闹事,当地人以为是河神动怒,正打算用一对童男童女祭河神呢!可怜那一对孩子了,天知道那么小的河,哪来的什么河神?”伊莣听后说道:“不是吧!什么开始时候祭河神?”马面回:“半个时辰后,我们不好干预人间事,只能看着两小孩被淹死。”伊莣颇为那两个孩子感到惋惜“哪有河神需要用血肉之躯祭奠的?需要如此祭奠的怕是河妖。”马面说道:“现在有阴差守着那河边,等着收那两个孩童的魂魄。那准备祭祀的场面让我觉得岸边的人比我见过的所有妖魔鬼怪都恐怖,说是群魔乱舞都毫不为过。他们丝毫不觉得自己在杀人,将那对男女以通奸之名浸猪笼时不觉得,如今用童男童女祭祀也不觉得。如今抓了这水鬼那片水域自然也安宁了,可村民们定然认为是河神收了童男童女才不再动怒。”此时审判司的阴差出来传话“进去吧,轮到你们了。”牛头马面和伊莣道别后带着水鬼进了审判司……

伊莣回到住处就看见冥缨在练琴,自从给了他琴之后有时间就会练,也弹得越来越好了。伊莣走近,发现他头上戴着淡紫色的抹额,抹额上的花纹是用再浅一些的紫色绣线秀上的。伊莣问道:“哪来的抹额?”冥缨停止弹奏看见以往后说道:“这不是普通的抹额,是束仙带,平时当抹额用,不会被发现。”伊莣说道:“最好还是收起来,以后外人问你可别说这是束仙带,束仙带专门用于束缚天庭神仙,要被天界知道地府有这个,可就乱了套了。”冥缨点点头,伊莣又问道:“这是谁给你的?”“阴律司掌事崔珏,我回来时遇见了他。当时看他拿着这个以为是抹额,夸了句好看。他见我喜欢就送我了,并和我说这是束仙带。”“崔珏,他确实喜欢收集各种法器。用做抹额也的确好看,既然是法器好好爱护着。”冥缨点头应下,伊莣说道:“刚刚弹的曲子我以前都没听过,哪学的?”他拿出一本曲谱“之前看到一个游魂手里拿着这个曲谱,翻看了一下很喜欢就买下来了,是这上面的曲子。”伊莣拿过曲谱翻看了一下“这里面收集的曲子风格不一,确实不错,可为什么没有一首是我听过的?”“我当时也是因为这本曲谱里都是新曲子才买下的,那个游魂是个魂魄不全的哑巴,已经灰飞烟灭了,也没能问清楚这些都是谁写的曲子。”伊莣把曲谱递还给冥缨“有曲谱练就好,你很喜欢弹琴?”“我还喜欢吹笛子,我做了一支很简单的笛子。闵士哥哥也有教过我一些,他的扶魂笛吹出来声音可好了。”“你闵士哥哥笛子吹的是很好,那扶魂笛是他自己炼成的宝贝,白色的笛管淡青色的流苏,是他用的最称手的法器。”“我也可以有自己的法器吗?”“当然,你可以自己寻找心仪的法器。就说这琴,你若有心磨合好好修炼便可以成为你的法器,只有在你手中才会发挥最大效果的法器。”冥缨拨动琴弦“我会好好练的,以琴做法器也不错。”

又和冥缨闲聊了片刻伊莣便去熬孟婆汤了,冥缨正在奈何桥边试着弹奏新琴谱上的曲子,稍稍熟练能连续弹奏时冥缨弹琴的指尖带着一阵风拂过周围的彼岸花丛,飞舞着的纸蝴蝶顷刻间粉碎。冥缨反应过来,这不是普通的琴谱,每首曲子应该都有不同的用处,他打算试着慢慢弄清楚。冥缨轻抚着伊莣送给他的琴,是把好琴只是琴弦太普通,弹出的琴音总不能让冥缨满意。冥缨打算找机会另寻琴弦,或者找到什么好材料自己做也可,到时候配上这意外得来的琴谱,他的琴音就不只能欣赏这么简单了。

正当冥缨想着魔尊突然出现,伸手在琴弦上一挥拨动琴弦,随着琴音周围刮起一阵阴风,本来阴森的地府又添了几分寒冷,冥缨说道:“小心些,别毁了我住的地方。”华瑟道:“你个小鬼头,面色阴沉在想什么呢?”冥缨看着华瑟“别叫我小鬼头,我三十多岁了。”华瑟往边上的草地上一坐“我一千多岁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个小屁孩,而且你这样貌身材最多也就四岁的样子。”冥缨不理他,自顾自弹着琴,华瑟说道:“你还是在地府阴差那帮人面前可爱,现在都不带理人的。”“我只是觉得再和你说下去迟早气死自己,这次来找谁?”“找阎王,可惜没见到,来你这玩玩。”“我们不熟,上次见面还是不欢而散。”华瑟往他身边挪了挪“逗逗你怎么了?小孩子真生气啊?上次摔的可是我不是你。”伸手又拨了一下琴弦,冥缨停下不语,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气着。华瑟认真打量了冥缨弹奏的琴“这琴不错啊!”“伊莣姐姐带给我的,这琴身看着有些年头了,可是琴弦确实是新的,不知被谁毁过,换了琴弦。”华瑟道:“可惜了,看这琴身上刻的花纹如此精细,原来应该是一件法器。如今琴弦换了,除非演奏之人有法力施加于琴,否则这琴只能演奏用了。”冥缨低头抚摸着琴弦,他法力修为不高,不能像魔君方才一样轻轻挥动琴弦就能引起一阵阴风,可他借助那本琴谱也能使纸蝴蝶顷刻粉碎,倘若再换上好的琴弦这琴应是一件很好的法器。华瑟看着又陷入沉默的冥缨忍不住问道:“在想什么?我刚过来的时候你就在想事情了。”“在想琴弦的事,普通琴弦容易坏,想着哪里能有上好的琴弦,可以做法器的那种。”冥缨看着华瑟问道:“你们魔界有好用的琴弦吗?或者你知道怎么做琴弦?”华瑟说道:“有琴弦,可我们魔界之物邪性极大,是不会给你这个小屁孩的,自己想办法吧!”冥缨撇撇嘴没再理他。

黑无常走过来看见冥缨在弹琴而魔尊坐在他身边,黑无常率先开口“魔尊好久不见。”听到子枫的声音冥缨朝他跑去“子枫哥哥,听姐姐说鬼节你也去人间,到时候你带我玩好不好。”“可以,你想去哪?”冥缨道:“魂乐坊,我看看乐器。我的笛子是临时做的,吹起来声音不正,我还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琴弦。”“那不算远,到时候带你去。”华瑟看着此刻要子枫带他去乐器坊的冥缨,一派天真可爱,仿佛之前低头莫名有些阴沉的小孩不是他一般,这孩子还真是个两面派的小人精。

子枫问道:“魔尊来地府所为何事?”华瑟起身道:“来找阎王,可惜人不在。”“是重要的事?”华瑟点头“之前收集鬼魂的人最近没有动静可能是因为他不需要集魂了,乱葬岗那边有人在收集怨气,恐怕和集鬼魂的是同一个人。本想找阎王聊聊,谁知他不在。”“发现有人收集怨气没能抓住?”“那人精得很,和这小屁孩一样。”华瑟看着冥缨说完句话,对方吐了吐舌头没有搭理他,子枫带着些看好戏恶趣味在一边说道:“你们两者这是结了什么怨?”冥缨小手指着华瑟说道:“他欺负小孩。”“谁刚刚说自己年龄三十多岁了,不让我叫你小鬼头的?”“那你还说我看上去顶多四岁,就是个小屁孩来着。”子枫正打算在一旁接着看好戏,闵士却在这时过来了,看到此景问道:“这么了?”子枫说道:“吵架呢,要一起看戏吗?”听后闵士没有搭理正幸灾乐祸的子枫对魔尊说到:“阎王回来了,听阎王殿前的阴差说你在找他?”“既然回来了我就去找他,不和你这个小鬼头胡扯了。”说罢便离开前往阎王殿。

阎王殿,小鬼把魔尊引到殿内便退下了。林坤说道:“是为了一直没能找到的集魂的人?”华瑟找了椅子坐下“可不是,最近发现有人在乱葬岗收集怨气,看身形就是那个人了。”“那人在修魔道?不然集那些魂魄和怨气做什么?”华瑟想了想:“修魔道需要的是恶鬼魂魄和一切阴邪之物,那人可不止收集恶鬼。恐怕他不止要修魔道,还要练阴兵。”“他那些魂魄可练不了多少阴兵,之前收养他的道士死后他消失的那段日子也没惹事,现在突然修魔道为什么?”“有人修魔道本来我也不想管,可是那人如此急于求成我也不得不上点心了。魔界有点什么事天界的人就大做文章,又不敢向魔界开战就口诛笔伐,那些老神仙讲起烂大街的大道理能烦死人。”林坤说道:“他们的话你也从未放在心上,不听便是。”这时小鬼来报“殿下,魍在伍志村边发现了收集魂魄之人,那人带着阴兵直奔伍志村,魍现在在跟着他。”

日落黄昏,那人站在屋顶吹箫操控着阴兵。萧声急促,那些阴兵也受萧声影响变得格外暴躁,嘶吼着冲进村里。村子顷刻间变得一片狼藉,他在屠村!

魍发现后在另一侧的屋顶上弹起了琵琶,琵琶的旋律稍稍控制住了阴兵,得以喘口气的村民拼命往外跑去。可不稍片刻,那萧声换了一个调子,那些阴兵又变得暴躁起来。有村民想拿火把攻击阴兵,可以火把被阴兵随手一挥掉在了马圈里,火势迅速蔓延吞噬着村庄。黄昏的晚霞伴着火光似乎永不熄灭,那吹着萧的罪魁祸首看到这一幕似乎心情格外好,萧声也变得轻快起来。这个时候,魍的琵琶声重新控制住了底下的阴兵。阎王和魔尊赶到,林坤收了所有的阴兵,那人看到他们后收起了萧,可是并没有打算收手,拿出了一个似乎是用人骨做成的令牌。只见那人划破了手,血瞬间把令牌染红“糟了,是集阴令。”华瑟率先认出,飞身过去想要抢夺。那人修为不如华瑟生生受了他几招攻击,那人浑身是伤仍不肯松手继而念道:“以血为祭,以集阴为令,凡生者,杀!!!”这声令下,暗处突然涌出许多邪物。这回不止阴兵,周围的阴邪之物都来了。对方似乎并不求生下了指令后也不再逃跑反抗,华瑟猩红的眼睛透着愤怒“好一个凡生者杀!本想着留你一命,既如此,你也是生者,也杀!”说完就了结了对方抢过了集阴令,而他的魂魄被一旁的魉收了。

被召集过来的邪物正大开杀戒,这时传来了摇铃的声音。那是伊莣拿着银色的摇铃一下一下摇着,那些被招来的邪物一时停住了动作看向伊莣“迷音铃撑不了多久,快想办法。”华瑟反应过来从那人尸体上找到了萧开始吹奏,随着萧声,那些邪物慢慢聚集到一块,被华瑟带回了魔界……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写写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