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858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19:57 全文阅读

那修炼魔道之人被带回了地府,受完处罚后方可投胎。那些死去的村民们的魂魄,正被阴差一一送去投胎。送完了所有的鬼魂伊莣刚打算离开,她没有注意到一只闯进地府的恶鬼正在她身后。伊莣突然感觉被谁抓住了肩膀,然后一阵天璇地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被林坤护在怀里,然后看见一个恶鬼顷刻灰飞烟灭。林坤问道:“可有事?”伊莣木木的摇了摇头,林坤嘱咐道:“下次小心。” “多谢!我大意了。”伊莣看着林坤离去的背影想着自己刚刚是怎么了?林坤护着自己的时候那种陌生的感受,是受了惊吓吧,何时胆子这么小了?路过的阴差看见孟婆站在那一动不动询问道;“孟婆可还好?”伊莣回过神;“没事,刚吓着了。”“无事便好。”说完阴差离开,伊莣不细想也离开了。

天界的月老树下伊莣悠闲地吃着点心,月老看着她说道:“丫头,今天没有要送的鬼吗?”伊莣咽下嘴里的点心道:“今日的鬼都送走了,来你这好偷得浮生半日闲。”这时远处有声音传来,是人间的一位姑娘在向月老求姻缘“希望月老能赐我一段和和睦睦的好姻缘,一位温柔体贴的好夫婿。”月老听见后用翻开了手中的册子把那女孩的生辰八字记下后开始找与之相配的人,伊莣看着月老在一旁认真挑着不由好奇问道:“月老,你这红绳系上后真能成就一段好姻缘?”月老抬头回答道:“我这红线系上了他们就是有缘人,但最后是喜结连理还是有缘无分就看他们自己啦!这世间没有被我绑上红线最后依旧相爱的神仙眷侣也是不少。”伊莣又问道:“人和妖你会牵红线吗?”月老连连摇头“我可只给人牵红线,天界明文规定红线只能用于促成人间的姻缘。”伊莣对月老说道:“我有一个故事你想听听吗?是关于之前我们地府一直在找的那个收集魂魄之人的故事,刚找到他。”月老似乎有些兴趣“说来听听。”于是伊莣开始讲起了故事……

临近新春,天气转冷,自从那个带着李祎坑蒙拐骗的臭道士死后李祎身上的银子快花完了。他需要想办法用他的法术装神弄鬼一下骗点钱,不然银子花光了他要么被冻死要么被饿死。李祎在找了一家便宜的小店住了下来,希望接下来几天能弄到银子。

这天李祎在街上晃悠,想着找个冤大头骗点钱 。年关将至,家家户户都忙着置办年货,街上很是热闹。李祎在人群中搜寻着可以骗的人,可是大家都在开开心心的准备过年似乎没有可以骗钱的对象。李祎在一个店里心不在焉地挑选这物品,他旁边站着的两个似乎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她们一边挑选着东西一边聊天,其中一个说道:“小桃,上次祠堂是我打扫的,这次该你了。”被叫小桃的那个人极不情愿地回答道:“知道了,你说我们也是倒霉,近半年祠堂发生这么多邪门的事,结果就安排了我们打扫。”“有什么办法?不打扫被管事骂了后再扣工钱?只能尽量在白天打扫,别碰上什么邪门的东西。”“罢了不说这个,东家要求买的东西都拿齐了吗?”“还差几样,去别家店看看把!”说完二人就结账离开,李祎跟在她们后面一路最终看着两人进了吴府。

到晚上李祎趁黑摸进了吴府的祠堂,看见了一个正在吃贡品的男孩,准确的来说是鬼。李祎走上前,那个孩子发觉李祎后躲在了角落里,李祎继续上前“饿死鬼?在这有半年了吧?”孩子缩在那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李祎蹲下问道:“最近府里发生的怪事与你有关吗?”盯着李祎看了许久孩子才慢慢开口道:“我怕他们。”“你怕人?”李祎轻笑“所以你在这捣乱是为了吓走他们?”男孩有些拘谨,过了一会才小声说道:“我饿!”“这是你在这偷吃他们祭品的原因?”对方微微点了点头,李祎盯着孩子,带有寒意的眼神让孩子害怕地继续往角落里缩了缩,李祎声音低沉地说道:“你是饿死鬼,你只会感觉越来越饿,现在只是吃供品,可是以后你会因为受不了越来越强的饥饿感而开始啃食人们的魂魄。”孩子被吓到了摇着头说道:“我不吃人的。”“你怎么保证自己以后不会吃人呢?”李祎带着逼迫意味地问道,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你想去投胎结束这种越来越强烈的饥饿感吗?”“投胎?”“对,去投胎,结束现在的这种饥饿感。”孩子被说动了“我……要怎么去投胎。”李祎弯起嘴角“听我的就行……”

之后几天,吴府的祠堂闹鬼愈发的厉害。吴家家主一筹莫展时李祎适时地出现在了他面前,并表示愿意去吴家了解情况给与帮助。

李祎被带到了吴家祠堂前,他装模作样地在祠堂查看了一番后说道:“是有厉鬼作祟,可惜我没带法器,这可如何是好?”这时家主说道:“我可以提供给你银两,你可以去买或者制作法器,有需要直接说,只要能把这厉鬼赶走就好。”家主说的诚恳,李祎假装思考了良久道:“好,我帮你这次。”

之后李祎拿着吴府给的钱换了好的住处,置办了新的棉衣。做完这些事后的第二天,他拿着自己原来的旧法器在吴府胡乱的一通做法之后对家主说道:“这鬼厉害,普通法器制不住啊!”就这样又从对方手里骗到了不少钱后带着饿死鬼离开了。

那孩子被李祎带到了很偏的山上后停了下来,孩子问道:“不是要带我去投胎吗?你说过我在祠堂闹得他们不得安宁,你就会带我去投胎的。”“对,去投胎。”此时李祎背在身后的手里拿着一张符,只要将符贴在那孩子身上他就会灰飞烟灭,然后李祎就可以一走了之。可看着眼前的孩子李祎突然犹豫了“哥哥,我可以先吃东西吗?我饿。”孩子生怯怯地望着他,李祎说道:“你知道饿死鬼是根本吃不饱的,我给你吃的又如何?你还是会饿,会更饿。”孩子低头没有说话,李祎少有的心软,收起了手里的符“我带你去庙里,那些和尚会帮你超生投胎的。”

李祎把孩子送到寺庙门口“进去吧,那些信奉我佛慈悲的和尚们发现你就会为你超生的。”“谢谢哥哥!”说完孩子走进了寺庙。

李祎离开寺庙走在偏僻的小路上突然停住了脚步“小狐狸,你跟着我很久了。”那小狐狸化成了人形,是个17岁左右的少女模样,一双眼睛灵气得很“刚刚在山上我看见你手里拿着一个符对着孩子,我怕你直接让他灰飞烟灭了才跟着的。”“那孩子我送到庙里了,那些和尚会为他超度的。”说完李祎想走,谁知那小狐狸跟了上来“所以你根本就没打算伤害那个孩子对吗?你还送他去庙里超度,让他结束永无止境的饥饿,你很善良啊!”第一次有人用善良形容他,李祎只觉得有些可笑。他从小坑蒙拐骗,间接或直接害死过不少人。就在他想着如何摆脱这只小狐狸时几个修仙之人走了过来,那几个人一看见小狐狸立刻如临大敌一般。分明是有些恐惧可还要强行不能退缩,外加一副大义凛然,那模样甚是滑稽。李祎看着他们瞪眼注视这小狐狸一副名门正派的样子不由偷笑,其中一个人看出他是人便对李祎说道:“兄台快过来,你怕是不知道,你身边那姑娘是个狐狸精,是妖。别被她迷惑了,快过来。”另一个在一旁说道:“小狐狸,今天就收了你。”李祎问他们:“你们收了她之后要干嘛?”刚刚声称要收服妖怪的人说道:“当然是毁内丹,废修为,好让她不能作恶。”小狐狸急了“我何时作恶了?你们不由分说的就要毁我内丹,你们才是坏人。”那人言辞凿凿道:“你是妖,如今不作恶今后也定会作恶,留你不得。”李祎说道:“修仙讲究行善,你们这么做可不妥。”对方看李祎没有要过去的意思自动把他和小狐狸归为一起狼狈为奸,严词厉色地说道“斩妖就是在行善,斩妖除恶也是仙家职责,有何不妥?倒是你们一人一妖不顾人妖殊途勾结在一起,真是有伤风化。”李祎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脸上笑意不减,开口嘲讽道:“原来你们仙家分辨善恶全靠猜测?不知阁下师承何门何派,这般胡来也真是丢脸。”对方气着了吹胡子瞪眼道:“一派胡言,我仙家是非其是你这邪魔歪道可以议论的!”李祎回道:“会气恼,原来还知羞耻。”小狐狸躲在他身后悄悄出声:“我是偷逃出来的,赶着回去呢!不理他们了,走吧!”拉着李祎就想走可那几个人却围了上去,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一个还颇为义正言辞地说道:“今天我非收了这小妖,龚行天罚。”李祎颇为不屑地说道:“天罚?你们真是自以为是。”那几个人拿着法器围住了他们。小狐狸变成原形咬了其中一个人,本想乘机开溜可刚想跑,突然觉得把那人一人留在那不太好。小狐狸转身想去帮忙就看见他取出萧开始吹奏,那些仙家子弟一个个晕倒在地。收了萧,李祎看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仙家子弟颇为不屑地说道:“就这点修为,也妄想斩妖除魔,怕是先被妖魔鬼怪拆骨入腹了,不自量力。”转身看见小狐狸也晕在地上“看来这小狐仙的修为也不高,竟然一起晕了。”

李祎把那几个人捆着挂在了悬崖边,然后抱着毛茸茸的小狐狸回了客栈。

傍晚,小狐狸从床上醒来看着桌子边陌生的男人,歪着毛茸茸的脑袋打量着对方。那人走到床边抱起她放到凳子上“醒了就吃点东西吧。”说着把一盘食物放到她面前,小狐狸没有吃,依旧望着对方。那人看着她道:“不喜欢吗?”小狐狸没有理他想从窗户逃走,可刚跳出窗户她就蒙了,根本不认识路啊!她郁闷的趴在地上,心想着要怎么回去呢?就在这时有人抱起了她,小狐狸抬头是那个陌生人抱着她。

把小狐狸放到床上后那人开口道:“我会送你会去,但不是现在。今天中元节夜里鬼怪多,不好走山路。”小狐狸听后明白对方知道自己是妖于是化成了人形“你怎么知道?”那人笑着说道:“小狐狸,跟了我一路现在不认识我了?”小狐狸有些吃惊“是你?你怎么变了样子?”“画皮而已,我想要什么样子都可以。”“那现在是你真实的样子吗?”说着她凑过去想要看仔细,谁知对方退了一步“是另一张画皮,之前的销毁掉了。”“为什么老戴着画皮呢?”“不要管那么多,食物在桌上,明天送你回去。”说着走出了房间。

客栈的大厅李祎喝着酒,这样带着画皮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有多久了呢?好像从跟了那个道士开始一直如此。常年的坑蒙拐骗如果不带画皮早被人寻上来报仇了吧!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些厌倦了,可也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继续……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想尽量勤更新,可三次元事多有心无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