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一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690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26:15 全文阅读

李祎醒来,看见了他之前救的那个孩子。孩子见他醒了就跑出去喊他的父亲,没多久林方和他的夫人就来到了房里,林方问道:“你感觉如何?让大夫再给你看看?”李祎起身“你们救了我?”林方说道:“那些人都疯了,我们只救回了你,你夫人,没来得及……一尸两命。”漫长地沉默,李祎眼眶发红哑着嗓子问道:“尸体呢?”“尸体,在后院。”李祎下床走到后院,棺材里白布盖着尸体。李祎揭开白布,熟悉的脸上没了丝毫血色。李祎伸手,他的手冰凉,她的脸也冰凉,少倾李祎说道:“我来给你整理遗容,你爱漂亮。”李祎小心翼翼地给琪瑶整理着,收拾妥当后在在她遗体旁放了一盒她最爱的点心“知道你贪嘴,点心,是一定要的。”……

处理完琪瑶的后事李祎重新用上了画皮,离开前递给林方几张符“贴好这些符,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不会来找你们,多谢救我性命。”……

故事听到这月老说道:“所以之后李祎重新用上了画皮,开始修魔道,练阴兵?还火烧了村庄?”伊莣回道:“是啊,还有那几个师兄弟都被用来祭了集阴令,下场也是惨。”

这时几位仙子走了过来“伊莣妹妹也在啊,正好财神爷今天不知道在哪里得到的好宝贝正准备拉月老一起去看看呢,你也一起去吧?”伊莣拒道:“不了,财神爷那的宝贝有幸见识过了,现在我出来的够久的了,要回去了。”“好,那我们走了。”几个仙子叫上月老走远了,这时伊莣看见灵霄仙子远远地走在后面,然后偷偷拿了月老的一对红绳,一根绑在自己手上后隐去了,另一根收在里袖子里。伊莣上前拉住她,虽然着急但仍旧耐着性子压低声音问道:“灵霄姐姐,你把红绳绑在自己身上是要干嘛?难不成你打算私定姻缘?你这要是被……”伊莣还没说完灵霄打断道:“求你了伊莣,帮我保守秘密。”“姐姐。”伊莣愈加着急,对方望着她带着央求“伊莣,我只求他能看我一眼,就算只是因为这红绳也好,哪怕最后依旧无疾而终也罢,只要他能知道我。”灵霄的手微微有些抖,伊莣说道:“你这是何必,万一到时候……”看着灵霄微微发红的眼眶,话说到一半的伊莣心软松了口“你小心些。”灵霄很是感激“谢谢!”

回到地府,伊莣去了阴财司想看看冥缨。在去路上发现红衣小鬼抬着鬼新娘的花轿,这又是哪家鬼新娘?伊莣正想着冥缨就从阴财司走了出来“姐姐。”伊莣转身“今天的事都结束了?”“嗯,结束了。”冥缨看到了走远的花轿“里面坐着的是鬼新娘吗?”“应该是阳间的亲人给结的阴婚,那鬼新娘怕是连丈夫是谁都不知道。”冥缨有些不理解“阳间的人为什么要让去世的亲人结婚呢?”“怕他们孤单吧!可是阳间的人不知道的是,本可以去投胎的亲人因为他们擅自安排的阴婚,要在地府永远守着对方不能轮回了。”冥缨没有纠结鬼新娘的问题开心地说道:“不说这个了,我这几天跟闵士哥哥学了首新曲子回去吹给你听。”伊莣看着他这么开心的样子问道:“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是謀䞗那个抠门鬼多发工钱了?”冥缨回答“发工钱了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过几天就要到鬼节了,可以出去玩所以开心。”“你倒是心心念念了好久了。”冥缨点头“你说可以出去玩开始就一直盼着。”冥缨和伊莣一路聊着天回到住所……

花轿里的鬼新娘死了没多久,本来准备要去投胎了,可突然被一支诡异的迎亲队伍给套上嫁衣送上了花轿。她此刻才反应过来,阳间的亲人为她安排了阴婚。轿子外面,那些穿着红色衣服的瘦弱小鬼正吹吹打打。明明锣鼓喧天可却感受不到半分喜庆,那颇为刺耳的锣鼓之声比哀乐好不了多少,不像是送亲倒是像送葬……

不多久轿子停下了,鬼新娘被牵引着来到一个陌生的房间后那些小鬼便离开了,此刻坐在房间里有些发抖。见没有了动静鬼新娘想要跑,可刚掀开盖头就看见了朝她走来的男人,瞬间僵住了。对方看见她后也楞了一下随即大笑道:“想不到啊,我还以为是谁。”男人看见她害怕的样子更加高兴了“怎么?你没想到你那老爹为了家族名誉可以给我们办阴婚吧。也是,你一个大家闺秀千金小姐,死后被人议论是偷情被人发现后与情人双双自杀这确实有辱家族脸面,不如说成是一对痴男怨女因为世俗偏见双双殉情,最后来一场阴婚皆大欢喜。看来你那精明父亲也是这么做的啊!”坐在床上的人浑身发抖“你这个流氓无赖,谁和你殉情。”她看着对方浑身抑制不住的怒气,对方看到她在这般生气的模样往前走去调戏道:“小丫头别抖啊,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行这周公之礼了。”那鬼新娘愈加羞愤“那是你强迫的。”“是又如何?”那人耍起了无赖“如今你我皆成了这鬼魂,你还能再杀我一次不成?看你这样子,来到这里怕是因为杀了我以后依旧羞愤难当自杀了的吧!”鬼新娘起身,丝毫没有了千金小姐的仪态揪住对方的衣领“你就是个畜生。”“可惜了,如今你要和我这畜生一起在这阴曹地府永远待下去了。”……

终于到了鬼节,鬼魂们陆续都出了冥府。月光下的街道,难得出地府鬼魂们开心地聊着天都准备去看望自己的家人,一时间,深夜的街道变得如同节日里的闹市一般。

子枫出了地府看见后伊莣却没发现冥缨“冥缨那小子呢?他很早就盼着今天出来玩了怎么不见人了?”话音刚落站在伊莣旁边的冥缨就摘掉了自己那顶帽子出现在子枫面前“我在这儿。”伊莣说道:“鬼门一开就拉着我出来了。”子枫抱起他“你这帽子可有名字?”冥缨摇头“没有,起个名字吧!”子枫想了想“叫匿影吧!销声匿影。”冥缨重新戴上帽子“好。”这时阮娘疾走着过来看见子枫也在,那姿势像是在抱小孩,可怀里分明什么也没有“子枫,你是抱着什么吗?”孩子拿掉帽子“他抱着我。”阮娘看着小孩问道“哪来的孩子?”伊莣回答道:“之前和你说过的,我带回冥府的孩子。”阮娘笑着说道“好乖的小孩。对了,闵士呢?”子枫笑出声“我还在想老白不在你怎么没问他的行踪?果然没忍住。”“少戏弄我了,他人呢?”子枫回答道:“他马上出来,我提前出地府是为了带这孩子去魂乐坊买把笛子,他现在用的笛子可不太好。老白过会需要和其他在阳间的阴差一起在城北看管这次被放出来的鬼魂,免得出什么乱子。”就在这时一个小鬼来到伊莣面前说道:“孟婆,有新来的鬼要投胎。”“我当今日的鬼都送走了,还有呢?”“还请孟婆去趟奈何桥头。”伊莣说道:“我过会去找你们。”子枫说道:“去吧,我们在魂乐坊等你。”孟婆刚走阮娘说道:“既然你们要去魂乐坊选乐器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城北等闵士。”说完就要走,子枫咱在后面急急喊了一句“你知道在城北哪里吗?”听到这儿阮娘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笑着说道:“一时情急忘了,你告诉我呗?在城北哪里?”“城北药材铺。阮娘,就老白那性子,你越是老出现在他面前他就越不耐烦,到时候适得其反。”阮娘回答道:“我就看看他,他要是有半分不耐烦我立刻就离开。”子枫少有的无奈“随你罢了。”

子枫抱着冥缨来到一个小巷的尽头,黑无常吹了一声悠长的口哨前方的地面开始出现台阶,顺着台阶往上看见一幢房屋,子枫拉着冥缨“走,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走进屋子后冥缨发现里面要比在外面看起来的大很多,陈放着各式精美的乐器。子枫把冥缨带到各式各样的笛子前“你先挑着,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去看看其他的过回来找你。”冥缨答应道“好。”

伊莣送走最后一个鬼,地府不被允许的出门鬼孩子们在奈何桥头用鬼火烧了符往上一抛就是一朵烟花,一时间也颇为热闹。伊莣正看着一个孩子跑到她面前递给她一张符“姐姐燃了它,可好玩了。”伊莣燃了手里的符往上一抛,瞬间炸开了一束烟花,孩子兴奋地蹦了几下“姐姐,这是今天到现在为止最大的烟花了,好漂亮。”伊莣给那孩子重新画了几张符“试试这几张符,燃出来的烟花可漂亮了。”“谢谢。”孩子接过符高兴地走了。此时林坤站到了她身旁“今天怎么没出去?”伊莣看见林坤回话道:“原先出去了,但被告知还有没送走的鬼就又回来了,冥缨和子枫去了魂乐坊我不急着去所以看会这烟火再走。”“我倒是第一次看到这奈何桥头的烟火。”伊莣看着烟火很开心“你以后年年能见着了,每年这时候那些小鬼头是不能出地府的,于是这地府将就变成他们玩闹的地方了。”说完塞了一个符给林坤“你也试试。”林坤燃了符往上一抛,绚烂的烟火照亮了奈何桥的景色“这烟火很漂亮。”伊莣说道:“不只有烟火今年那还有几个放风筝的,每年花样都多着呢。”林坤看着那几个孩子“地府无风,他们这是在这风筝上施了法术。”伊莣指了指稍远处的一个女子“那是刚冥婚的鬼新娘,说是叫清儿。这些都是她给扎的风筝,听冥缨说她人善得很又有规矩,生前怕是哪户大户人家的千金。”林坤微微笑着说道:“冥缨那小子本以为是个乖巧的,结果是个机灵的,这地府的人和事数他最是知道。”“说道冥缨,我该去魂乐坊找他了,你可要和我一起去?”“许久未见他了,当然要去看看。”

伊莣和林坤走后小清依旧和孩子们放着风筝烟花,这时一个孩子说道“姐姐,你人真好鬼节留在这冥府陪着我们玩。”小清说道:“我也要谢谢你们,如不是你们我也不知道这地府还可以如此热闹。”正说着小清那冥婚丈夫秦政上前拉起她“今天地府开了鬼门,我们去看看你阳间的父亲。”说着硬拉着小清走,小清拽着不肯“我不去。”“不去?你不想去我偏要你去,去看看你那爹爹给我们办冥婚后是否将你我合葬在一块。”清儿气急了“我看你是存心想找不痛快,故意恶心我。”对方拉过清儿凑近“是,所以今天你是非要和我去了。”……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更新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