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三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256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29:13 全文阅读

到了午膳时间,吴邢坐下后莫卿盛了一碗鱼汤给他“刚出锅的,你慢些喝别烫着了。”吴邢接过吹了吹喝了一口“还是你煮的鱼汤最香。”“你最会哄我了。”“不是哄,你煮的鱼汤我最爱喝,喝不腻。”莫卿笑着“我以后天天给你煮,看你什么时候能喝腻。”吴邢放下碗起身抱住莫卿“反正我喝腻之前你要一直煮给我喝。”莫卿回抱住他“好,一直煮到你喝腻了为止。”

地府,秦政最近和不同的艳鬼厮混,原先清儿懒得理他,可最近竟然带到了房里。清儿也不生气,正好重新找了房间住下,她一直在想法子解除冥婚的捆绑离开秦政。重新投胎也好,实在不行灰飞烟灭也罢,总之她是不想在天天对着秦政了。清儿在三生石边坐着想着怎么才能结束这样的生活,这时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姐姐,你能帮我在这张纸上画符吗?姐姐画过符后这纸折的纸船能在忘川河里漂很久呢!”清儿接过纸“好,你等等。”清儿死后无意中发现自己描画的符效果异常的好,鬼节的时候给孩子们用画了符的纸做成的风筝成功在地府放飞。很快清儿将画好了符的纸给了孩子,这时她突然想到既然自己画的符效果好为什么不用符去折磨秦政?单纯的想法子离开他都太便宜他了,不能只有她一个人煎熬,也要让他受尽折磨。她自己也是鬼,有些符她也怕,画符折磨秦政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可如今她恨毒了秦政。就算受地狱烈火永世不得超生也罢,就是不能让他好受。况且无论怎样,总好过如今天天都要面对他,心里恶心。

冥缨把从魂乐坊买的琴弦换上,按着之前获得的谱子弹了一小段,发现这琴音的比原来有杀伤力。自己只有十几年修为若不是冥府阴差照顾根本没自保的能力,现在这琴弦加上之前得到的乐谱,日后再好好修炼一定能更快地提高修为。他伸手慢慢抚上琴弦,这琴的威力如何才能完全发挥出来呢?

十八层地狱,地府怨气最重的地方,在这可以听到最愤怒的嘶吼最凄凉的哀嚎。那些生前或死后犯下了重罪的鬼魂们都在此受罚。冥缨此刻拿着琴站在这里,汇集怨气修炼。这琴弦本是妖王的所有物,还染过妖王的血,现在浸在这地府怨气最重的地方应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冥缨在魂乐坊买的笛子是某位仙子修炼的法器。仙子心善,法器自是至纯至净之物。那是灵笛,用来净化邪物最好不过,怕是不能带来这十八层地狱。冥缨在此抚琴,感到琴声威力大增“果然没错,这怨气能让这琴威力大增,看来是找到合适的地方了。”

伊莣拿着孟婆汤递给对面准备投胎的鬼对方没接,伊莣说道:“陈华,永州人士,阳寿32,打鱼时不慎溺水而亡,可对?”那人急急摇头“不,我不是,你们勾错魂了,我没死,我不能死。”说着激动地拉住站在一旁的勾魂小鬼“一定是你们弄错了,放我回阳间吧。我孩子还小母亲老了,我妻子要是发现我死了她一个人可怎么办?这不是要逼死她吗?”那人一直拉着不肯松手,勾魂使说道:“我不可能勾错魂,你明明就是想回阳间罢了。”那人不松口一口咬定“不是,就是你们弄错了,我怎么会死呢?我不会死的,放我回去。”伊莣道:“我相信勾魂使不会弄错,你已到了地府,纵然阳间再有放不下的任何事你都不能回去了。”说完伊莣再次把手里的汤药递给他,对方依旧不接,伊莣劝到“喝了这汤药投胎去吧,你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那人摇头“不,我不喝。”勾魂使捆了他“你要再不喝,可就要去受罚了,到时候可有的你受的。”那人情绪激动起来,红着眼吼道:“不是我,我不喝,你们弄错了,弄错了。”那人一边吼着一边试图挣脱束缚,孟婆和勾魂使正想办法让那人安静下来,这时有人突然制止道:“放开他,你们没听他说那你们勾错魂了吗?”勾魂使转头“蒙煞童子?你不在度厄星君跟前来地府做什么?”“我来了地府才能看到这一幕啊!原来你们勾错魂之后就强行让人入轮回的吗?”被捆住看见有人帮助自己愈加剧烈地反抗着,勾魂使反驳“我可以确定我没有勾错魂,你别瞎说,他只是不放心家人想回阳间罢了。”“你勾的魂怎么说都可以了。”伊莣说道:“如果有鬼魂说我们弄错了我们就要让他还阳那地府岂不是乱了套了?你莫名阻挠轮回可想过会有什么后果?”蒙煞说道:“怎么?还威胁?你们地府如今真是肆无忌惮。”伊莣还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林坤的声音传来“我地府的人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指教。”林坤站在伊莣面前,几人规规矩矩行礼,林坤说道:“什么时候你也管起我地府的事了?公然挑衅阴差阻挠轮回,还说我孟婆威胁与你,也是好大的气魄。”蒙煞被训斥心有芥蒂但对方是阎王只能低头说道:“不敢。”伊莣说道“你既然觉得我地府勾魂使出了差错勾错了魂魄不如我们验证一下,免得你无中生有倒成了我们的不是。”伊莣在纸上写了那人的生辰八字和阳寿,拿过他的手按了上去,纸张发出淡淡的光,一旁的勾魂使开口“这回你可信了?我根本没出错。”林坤说道:“你家度厄星君在地府门口等你回去,你可要我带你去找你家星君?”“不敢劳烦,我这就去。”

蒙煞退下后林坤问道:“你们之前可有与他发生过冲突?”勾魂使想了想说道:“并没有过多来往,天庭的人我们向来不去主动招惹,可能他就是看不惯我们。天界的人向来自视甚高,觉得我们冥府都是些不入流的。”伊莣说道:“也不重要了,不是你也可能是别的人或事。”林坤说道:“地府还是少于天庭的人牵扯。”之前挣扎着不肯投胎的鬼魂此刻面如死灰地瘫坐在地上林坤对他说道:“投胎吧,你改变不了什么的。”说完林坤先走了,孟婆重新把汤药递给他“你这是何必?”那人颤巍巍地接过良久依旧没喝,勾魂使劝道:“喝吧,别错过投胎的时辰。”那人最终喝了汤药被勾魂使带走投胎。冥缨走了过来“是刚刚送走一个鬼魂吗?”伊莣看见了冥缨回道:“嗯,去投胎了,阴财司今天没事了?”“没事了我就先回来了,刚刚回来的时候我还看见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是来地府做什么的?”“来找你林坤哥哥的,具体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冥缨拉着伊莣“走,我还没吹过笛子给你听呢,既然没事我们回去吧,给你吹我刚学的曲子。”“好,你上次新买的笛子我听听看你吹的好不好听。”

这几天清儿一直坐在自己的房间的床边偷偷画了着符,那些符威力都不小,清儿自己画的时候也受不小的影响但她依旧画着。这时秦政晃晃悠悠地撞开门进来,清儿飞速收拾好那些符“你过来干嘛?”走近后清儿闻到了一阵酒气“你喝酒了?不对,你现在是鬼魂是不会醉的。”秦政脚步飘忽地走到清儿面前“是丽娘给的酒,好喝极了。”“丽娘?你新认识的艳鬼?她给你的恐怕不是什么酒。”秦政眼神迷离“不管是不是酒,就是好喝。”“你去找她吧,从我房里出去。”说着就想推秦政出房间,秦政强行抱住她,清儿打心里抵触厌恶,浑身发颤甚至觉得恶心“滚出我的房间。”“我才来怎么可能走,这几天怪想你的。”说着就要伸手摸上她的脸,清儿拍开他的手“少恶心我。”秦政抱着清儿的力道加重“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越是让你感到不舒服我越是开心,你觉得这样恶心,我就偏要。”清儿望着刚刚把符收起来的地方“你最好祈祷自己不会落到我手里的那一天。”“你又能怎样呢?我说过的吧,你现在杀不了我了。”秦政步步逼近清儿慢慢靠近自己刚刚画的符,伸手可以够到的时候她趁着此刻醉醺醺地秦政没有防备取了一张符瞬间贴在了秦政身上,秦政本来就不知被灌了什么东西迷迷糊糊这一下直接晕了过去。清儿也被符伤了一下,威力比画符的时候厉害,钻心的疼,只是她提前有准备情况要比秦政好不少。看着倒在地上的秦政清儿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本不想这么快用上符的,她什么都没准备好。太突然了,清儿想了几秒决定现在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还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要画符对付他的事。想到这清儿没有理倒在地上的秦政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又折回来铆足了力气狠狠地踹了他几脚才走出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政慢慢转醒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记得之前喝了丽娘的酒,迷迷糊糊地去找清儿之后就晕了过去“丽娘给的到底是什么?”他现在浑身不舒服还有些迷糊。走出看见清儿在院子里,清儿看见他就想转身离开秦政抓住她“怎么?看见我就想走?”“你难道不知道我从来都不想看见你,最好之前倒在地上之后永远也不要起来。”“可我还是醒了,你就继续忍着吧。”说完秦政倒是先离开了。确认他走远后清儿回到房里继续画着符,再画一些应该就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