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四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30:27 全文阅读

乌云胧月,万物沉睡,四个盗墓贼刚刚挖通了墓穴,他们陆陆续续进了墓,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举着火把观察着墓穴的结构“这墓这么大,葬的定然是达官显贵,里面一定陪葬品少不了。今天结束了我们吃香的喝辣的去,好好痛快痛快。”跟在一旁看着年轻些的盗墓者说道:“大墓为了防偷盗机关颇多,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的好。”先前那人不以为然地说:“我干这行时间可不短了,对这墓里的机关也是再熟悉不过。这行拼的就是胆子大,怕什么?”他们几人之间年长一些的吴爷说道:“既然你自己也说干这行很久了就应该知道需要胆大心细,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最先说话的东哥再次开口道:“小李有顾虑也就罢了毕竟才干这个,你怎么也这么谨小慎微的?”一直没说话的小周道:“就你胆子大,墓里面情况多变留心些。”

之后几人在墓里遇到了不少机关阻碍但好在都一一化解,这一趟对他们来说是收获颇丰。几个人在酒馆楼上的包间里喝酒吃肉庆祝着今晚的收获。

“我就说怕什么,今天遇见的几个机关还不是没能拦住我们。”说着搭上小李的肩膀“以后不必这样畏首畏尾小心翼翼地,胆子大才赚得多。”小李道:“我没有东哥的本事自然要小心一点。”东哥豪爽说道:“你多跟我下几次墓就好,到时候我会的都教给你。”一行人在包间里都喝地醉醺醺地,有趴在桌上的有倒在地上的,都是烂醉如泥。突然,吴爷和小周诡异地支起了身子站了起来,片刻后睁开了眼睛,又一瞬间倒了下去。碰倒桌椅的声音吵到了另外两个,东哥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奈何眼皮太沉只能眯着“怎么了?”小李动了动换了个姿势说道:“他们可能醉的太厉害从凳子上摔了。”之后又纷纷睡了过去,房间里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第二天接近中午东哥和小李先醒了过来,二人先下楼结了账,再上来时那两人也醒了,吴爷道:“头疼死了,身上也不舒服。”小周也说道:“跟散了架似的,下次再也不喝这么多的酒了。”小李倒了些水“喝点水缓一缓在上路吧,昨天酒喝地太猛了。”那两人分别接过水喝了下去,一行人稍作修整后又重新上路。

找到了客栈安顿,几个人在房里稍做歇息。到了夜里,他们一行人摸黑进了另一个墓。凭着微弱的火光几人找到了放陪葬品的地方,吴爷说道:“东哥,小周你们两在门口看着点小心被看墓人发现,我和小李去装陪葬品。”

进去后,正装着陪葬小李突然发现身边的人没了动静,他走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还好……”话还没说完对方转过身,七窍流血,嘴角僵硬地向上翘,小李看清后刚想尖叫可还没出声两个人就一起倒了下去。门口守着的人半天没听见动静“他们怎么这么慢?”东哥刚抱怨完就感到一旁的小周拍了拍他“怎么了?”他刚转过头就看见小周皮肤惨白七窍流血,东哥被吓到很快缓过神“你是被墓里的机关伤……”没能说完话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半柱香左右小李先醒了,浑身酸痛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缓过来后看见倒在地上的吴爷。他走近伸手推了推,对方身体僵硬,他立马意识到吴爷已经死了。顾不得身体的不适慌慌张张地朝外跑去,还没跑多远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东哥和小周。他慢慢上前,伸手探了探东哥的鼻息,虽然微弱但还活着,他摇了摇东哥“醒醒东哥,你还好吗?醒醒东哥。”躺在地上的人渐渐转醒,睁眼看见了小李“为什么我浑身这么痛?”小李把他扶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我刚刚也晕了过去,现在身体很不对劲。”东哥站稳后小李走到倒在地上的小周面前推了一下他想把他叫醒却发现他浑身僵硬,小李愣住了,看他半天没有动作东哥问道:“发生了什么?他情况还好吗?”小李转过头看着东哥,整个人呼吸都不稳“他,他死了。”东哥听后也开始些慌了“那,吴爷呢?他不是和你一起?怎么没看见他?”小李陷入了恐惧身子开始有些颤“他也死了,就在里面,怎么办?”东哥开始吼道:“怎么办?当然是赶紧出去啊!”小李此刻冷静了一些“这墓里邪的很,但总不能把他们扔在这。不管陪葬品了把他们带回去再说。”两人把尸体背出了墓地,刚出墓地没多久两具尸体就开始迅速腐烂,不稍片刻就化成了白骨,小李再次慌了神咽了咽了口水“怎么办?现在是什么状况?怎么会这样?”东哥还算镇静一些“找个地方埋了他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然后在做打算。”“好,好。”小李脱了自己的外衣准备把骨头包起来,东哥也连忙脱掉了自己的外衣,两人一起把两副骨头包了起来。

深夜的山林,小李和东哥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正挖着土。还没挖多深两人已经开始体力不支,东哥靠着旁边的树喘着气“我,我不行了,让我歇会。我从醒来身体就不对劲,再这样下去,我,我怕是在给自己挖墓了。”一边的小李也没好到哪里去,喘着粗气口干舌燥地,他停下来抹了一把汗“再拖下去天都要亮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我接着挖一会,你休息好了赶紧来帮我。”小李还在坚持挖着,东哥深吸了几口气算是调整了一下,然后过去帮忙。

两人赶在天亮前回到了客栈的房间,两人蓬头垢地进了房间。小周拿起桌上的水壶对着嘴就灌了下去,东哥瘫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小周喝完水后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眼神有些涣散大口喘着气“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东哥说道:“明天就走,反正这里是不能待了。”第二天两人收拾妥当便离开那个小镇。

傍晚时分两人找到了住宿的客栈安顿好之后准备在大厅吃晚饭,伙计把酒菜上齐后东哥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下去,小李心不在焉地嚼了几口饭菜“东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东哥有灌了一杯酒“地底下的事现在只有我们两也是做不了了,还好剩下的钱够我们撑一阵子想想该怎么办了。”两人食不知味地塞完晚饭便上楼了。

夜色渐渐开始深了,阮娘带着画皮坊的伙计来此地找新的画皮师便在这间客栈歇脚,他们点了菜坐在了下来。跟着来的伙计说道:“还以为这么晚了怕是没客栈开着了,还好有一家开着。”阮娘说道:“这些日子是累了,好在那画师答应来画皮坊做事,总算是没有无功而返。”伙计说道:“今天吃完饭就回房间休息,明天启程回去。”说话间客栈的小二端上了最后一道菜“客官,菜都上齐了,慢用。有什么事再吩咐小的就好。”

吃完饭后阮娘和伙计就上楼,休息一会后阮娘打算下楼叫小二帮忙打些热水洗澡。大厅里阮娘看到了正在打扫的小二对他道:“小二,过会少些热水送到我房里来。”小二应道:“好的客官,我尽快。”吩咐好小二之后准备上楼刚走到楼梯口就发现有一个人站在那里,那人一动不动像个木桩一样。阮娘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了?你还好吧?”见那人没反应又上前了几步“你没事吧?为什么站在这?”这时那人突然转过身,脸色苍白七窍流血,阮娘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黑白无常在附近,刚刚送孤魂回地府投了胎子枫就拉着闵士来人间喝酒“老白,你就陪我喝几杯,反正我们也喝不醉不会误事的。我和你说,这儿深夜酒馆的酒可好喝了。”闵士有些不情愿“为什么一定要拉着我来?”子枫搭上闵士的肩膀一脸理所当然“好酒当然要和好兄弟一起喝啊。闵士,从当阴差开始我们就一起共事了,发现好东西我怎么可能独自享用。”刚说完手腕上的寻魂链发出了蓝光,闵士说道:“看来这好酒只能下一次了。”子枫看着寻魂链“这附近有鬼魂?可这一片没有死人啊。”“那就是从别处带来的,去看看就知道了。”

闵士和子枫赶到就看到有一个姑娘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副白骨。子枫上前蹲下准备查看一下那个姑娘是怎么了,子枫看清了那个姑娘道:“是阮娘。”闵士正想察看一旁的白骨听到后走到子枫那边,一看真是阮娘 “阮娘?她这是怎么了?”子枫发现靠近阮娘后寻魂链愈发的亮“肯定有什么在她身体里。”闵士蹲下查看“是寄生魂。”这时小二端着热水上楼突然看见一堆白骨后腿一软,尖叫着摔下楼梯后晕了过去“糟了。”子枫还没从眼前的状况中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身影飞上了屋顶“我去追,你来照顾阮娘。”说完把阮娘递给闵士后起身去追那个黑影。

闵士扶着阮娘的身子,不能一直到在楼梯口可闵士不知道阮娘的房间。他暂时先封住了阮娘体内的寄生魂,然后下楼靠近那个晕过去的小二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上楼送水,结果不小心摔下楼。你现在,醒了。”小二眼睛睁开,闵士指着一旁的阮娘“你知道她住在哪个房间吗?”小二眼睛定定地看着前方开口“沁字号房,右转第三间。”“好,你还记得你怎么了吗?”小二有些迷糊地回忆道:“我,刚刚来送水,不小心摔了一跤。”“对,所以现在,回去收拾一下自己。” 小二听从指令离开下了楼,闵士收起那副白骨后把阮娘抱回了房间。他把阮娘放在床上卷起她的袖子,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道小口子后用血在阮娘手臂内侧画了个符逼出被封印住的寄生魂。把她身体里的寄生魂收进集魂瓶后闵士擦掉阮娘手臂内侧的血迹给她盖上了被子便关上门出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