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八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34:42 全文阅读

天牢,天兵把那个青年单独带到了林坤面前,天兵退下后林坤说道:“我知道那两个并不是你的妹妹和母亲。”那人听后突然勃然大怒,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她们是。”林坤毫不退让“她们不是,你接受不了母亲和妹妹的离开于是你把自己对与她们的回忆灌输给了两个陌生人。为了不和她们今生的记忆产生冲撞你就欺骗她们,骗他们那些记忆是前世。”“够了。”对方愤怒地打断了林坤,近乎吼着说道:“她们没死,没死,我救下她们了,我真的救下她们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弱,慢慢蹲在了地上,轻声念叨着“我救下她们了,我怎么能没救下呢?我救下了。”身子在那颤抖,林坤说道:“坦白吧,倘若你依旧抱着虚无的幻想不肯坦白我会把我知道的情况告诉天庭。关着的女孩和老妇,她们上一世的身份翻翻生死簿即可,你瞒不过去的。”那人依旧不执迷不悟“不,她们就是我的母亲和妹妹,她们还活着,我为什么要和天庭的人说她们死了呢?你们有生死簿又如何,我一口咬定你们那是假的你们又该如何?”林坤道:“你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这件事结束后无论结果如何你们三人都要重新投胎。你没能救下母亲和妹妹看着她们死去分外自责我能理解,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你的母亲和妹妹她们生前并无犯错早已投胎,你还要这样下去吗?”那人瘫倒在地上低声抽泣,林坤继续说道:“那女孩和老妇原本阳寿未尽,她们也有自己的亲人,可因为你的私欲他们阴阳两隔,你自己经历着这种痛苦,难道还要继续吗?你好好想想。”林坤正打算离开身后的人突然开口道:“我能见见已经投胎了的母亲和妹妹吗?”“抱歉,不能。她们已经投胎而你是个鬼魂。你们始终,是阴阳两隔了。”林坤走了,那青年在原地泣不成声。哭累后木然地被天兵带回了关押的地方,可是却只剩他一个人了。他拍门叫来天兵“我母亲和妹妹呢?”天兵回答“带走了,本就不是你的母亲与妹妹。”“不不不,她们是,你带我去见他们吧!”天兵没有理他转身走远,他拍着门分外急切“求求你们带我去见她们,我想见见她们。”天兵在远处看守,没有人回应他的请求……

地府,伊莣搜寻着以往的生死簿终于找到了半年前抢劫被杀害的那对母女的记录。生前并无作恶早已投胎,天庭关押着的那两个根本不是那个青年的母亲和妹妹。这时林坤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看来你已经找到。”伊莣转身看到林坤后说道:“多谢,听他们说这些天你一直在费心我的事。”“你是地府阴差我是阎王,分内的事,无需道谢。”林坤看着生死簿“这上面的记录你到时呈给天庭,我会和天庭禀明情况。”“好。”“我让外面的天兵往远处退了,这几天盯得这么紧,你怕是不舒服。”伊莣笑了“确实,之前还冲他们发过火。”“看来你发火也没什么威慑力,他们依旧盯得紧。”伊莣笑意更深“这地府自然没谁有和阎王一样的威慑力。”林坤心情也好了些许“看来这几天的事并没有影响你。”“我还好,除了天兵着实看的紧了些。”“明日天庭重审此事,这件事弄清楚了那些天兵也就撤了。”林坤拿出一包东西递给伊莣“这是随魂草,以后往孟婆汤中加入一点魂魄喝过后手臂上会有标记,若没喝很快会被发现,这次虽不关孟婆汤的事但总是防范着好。”伊莣接过笑着道:“有心了,我之前还想这用什么法子标记那些喝了汤药的人。”“这些若是用完了去魑魅魍魉四位要,这也是她们寻来的。”“记得了,我到时找她们道声谢。”

魔界,冥缨把曲谱上的曲子在那两个神仙身上都试了一遍,弄清楚了所有曲子特点。那两个小神仙躺在地上神志模糊,冥缨收起曲谱,既然知道了这些曲子的用处他现在只要把这些曲子练熟就可。

冥缨准备去找华瑟可在华瑟的房里看见一个气质出尘的姑娘,穿着蓝色的纱裙躺在华瑟的软榻上看着书。看模样气质不像是魔界之人,倒像是天庭仙女。能躺在华瑟的软榻上这让冥缨有些吃惊,那姑娘注意到了他“小孩?魔界怎么会有孩子?”他乖巧问好“姐姐好,我只是暂时住在这,今天想过来找华瑟哥哥的。”听冥缨说到华瑟那姑娘显然有些心气不顺“谁知道他又在哪个妖精那里。”冥缨听出了醋味想着华瑟这个不着调的既然也有人喜欢他,冥缨嘴甜地问道:“漂亮姐姐叫什么名字?”冥缨嘴甜姑娘很受用刚刚的小怨气也一扫而光“我叫思璃,你可以在这等会华瑟。”说着还指了指桌子“那有我带回来水果和点心。”又指了指旁边的书架“那里有一些连环画,你应该喜欢看。”反正也没事冥缨应了下来“好,我在这等哥哥。”说着他拿了本连环画坐下来吃水果。

冥缨看完了两本连环画华瑟还没回来,他肚内饥饿可是点心和水果原本就没有多少还被他吃了一些,他转头看向思璃“姐姐,我有些饿,这些点心我可以吃完吗?”思璃回答“都吃了吧,本来是给华瑟带的,可那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没事先和我说,不给他留了。”正中冥缨下怀,没多久他就把剩下的都吃了

在冥缨看完第三本连环画的时候华瑟才出现,一进门没注意冥缨倒是看见了躺在软塌上的思璃他上前坐在她身边凑近说道:“这不是我思儿吗?怎么提前回来?”思璃往里挪了挪想离华瑟远一些“我不是怕扰了你的好事,你说说这么久去哪里了?”华瑟挤上软塌拦腰抱过思璃“别吃醋啊。”华瑟轻声哄着思璃冥缨受不了关门出去了。

冥缨带着琴在魔界附近的乱葬岗练了大半个时辰,乱葬岗的尸体里有些是活着的时候就被扔在这里魂魄永远被困于此处怨气逐渐集聚比十八层地狱有过之而无不及。华瑟找了过来“你把思璃带的水果和点心都吃了?”冥缨浅笑“我太饿了,你们不需要吃饭我需要啊,你今天没有带吃的给我。”华瑟仍了一包吃的给他“这不是带了?晚了些而已,你都把思璃给我带的东西吃了。”“谁要你晚了?思璃姐姐说不给你留的。对了,我倒是不知道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喜欢你这么个不靠谱的。”“我怎么说也是魔尊,哪里不靠谱了?”“浑身上下都不靠谱。”华瑟举起冥缨“真想把你扔出去。”冥缨挣扎“你放我下来,你老是说不过就动手。”“谁要你是个小不点。”华瑟把冥缨放下来问道:“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那两个神仙送回去吧!”“就这样?”冥缨点头“他们从魔界出去时要被人看见,几天后他们就会因为修炼魔道走火入魔而被天庭驱逐。”“你小子坏点子倒是多的很。”“比不过你,这次帮忙多谢了。”“记得欠我个人情就好,下次思璃给我带的东西你不许吃。”“魔尊是个小气鬼。”“说我小气,小心下次我就饿着你。”冥缨毫不在意幽幽说道:“不仅小气还恶毒。”华瑟抱起冥缨,冥缨挣扎“放我下来,你每次都是说不过就动手。”“就欺负你体格小。”“下次思璃姐姐带的东西我一定全部吃掉。”“下次思璃带的东西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现在和我回去,乱葬岗不能待太久,算着日子冥府的人要来接你了。”

天庭给的期限已到,所有人都被带到天帝面前,天帝端坐在前方看着那个青年道:“冥府递了生死簿,寻了你们几人的前世说明了这件事的原委,对于他们所说你可认?”那青年眼里布满了红血丝,衣衫不整颇为狼狈,但还带着些许怒气“我不认,我不认。”天帝说道:“冥府给出的都是真凭实据,且告诉了此事来龙去脉和你篡改记忆的方法。那女孩与老妇如今也已投胎,你不认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坦白少受责罚。”那人站起来指着周围的人“不,我的母亲和妹妹应该陪在我身边的,是你们,是你们带走的她们,我们一家人明明好好地。”林坤说道:“我们带走的不是你的母亲和妹妹,你知道的。”那人冲向伊莣万分恼怒“你为什么要用那汤药让他们忘记我,为什么?他们不忘记我我们就可以不分开了。”正当众人打算阻止他伤害伊莣时那人又渐渐平静下来变得悲痛异常“我们一家人一直都在一起,没有分开过,一直在一起的,怎么会分开?”他站在那里重复着那些话语林坤对天帝说道:“我带他回地府吧,他之前用了禁术怕是三魂七魄有所缺失了。”“也好,带回地府若魂魄不全不能投胎了就关在地狱,使用禁术栽赃阴差,是要受些惩罚!”

那人被带回了地府,为了让那女孩和老妇人有自己妹妹与母亲的记忆他分别祭出了自己的一魂一魄。这是禁术,如今他三魂七魄只剩一魂五魄无法投胎。他使用禁术又栽赃阴差林坤把他关在了第七层地狱不得放出直至其魂体消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