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九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242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35:46 全文阅读

冥缨坐在房里看连环画,华瑟在边上坐着翻着闲书“你说思璃去哪了?怎么没和我说?”冥缨没理华瑟,继续看着连环画吃着点心,没一会儿冥缨就把华瑟的点心吃的差不多了,华瑟抗议道:“我还没吃几个呢,你倒是给我留点。”“这也不是思璃姐姐给你带的,你不吃也没关系。”华瑟用书打了冥缨一下“你在其他人面前就是乖小孩,一到我这就是混世魔王我哪得罪你了?”“因为第一次见面就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华瑟刚想做些什么收拾冥缨这个小魔头就看见林坤来了,冥缨一发现林坤就起身往外跑去“哥哥。”林坤问道:“这几天还好吗?”冥缨点头“好。姐姐怎么样了?事情解决了吗?”“解决了,天兵也从冥府撤了,我来接你回去。”华瑟从房里走出来心里吐槽着冥缨三十几岁的人扮小孩是什么恶趣味,他看向林坤问道:“冥府可还好?伊莣那丫头要是被天庭处罚不如让她来我魔界,我保证她逍遥自在,哪有这么多的事。”林坤说道:“你这话也不怕被思璃听见,到时候看你怎么头疼。”华瑟不以为然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没事,你去和她说、之前她还当着我的面夸那龙王的小儿子如何英俊,今天又不知道去哪了,我正不痛快着呢。”林坤说道:“你们真就是一对冤家。”说完抱起冥缨“冥缨我就带回去了,至于思璃,她之前来地府找过伊莣说是去灵霄仙子那,你可要和我一起去地府看看思璃还在不在。”“去,顺便看看伊莣那丫头。”

人间熙熙攘攘的大街旁有一座装潢考究的茶楼,伊莣还有没送走的鬼魂没能一起来,灵霄和思璃坐在茶楼的包间里。灵霄把自己偷系月老红绳的事告诉了思璃,思璃显然没有想到灵霄会这么做,听她说完后把这事理了一下“你可想过没了这红绳,你该如何?”灵霄低声说道:“不敢想,我总是做梦,梦见他知道了红绳的事,此后他怨恨我是个自私的骗子毫不留情地离开。我觉得我是个小偷,守着不属于我的人,提心吊胆,可心满意足。”“你每天惴惴不安的待在他身边真的能开心?”灵霄笑了笑“你应当明白的,待在他身边的片刻我愿意用任何事物换取。你为了魔君华瑟成了堕仙不得再回天庭,当时你愿意做出舍弃,如今我也一样愿意付出代价。”思璃轻叹“这不同,我与华瑟打打闹闹这么过来也算是可以厮守,可你喜欢的是个凡人。退一万步说,若是普通凡人瞒他几十年也罢,至少这段时光里你能幸福。但你喜欢的是个皇子,还是个功于心计,野心勃勃的皇子。他谋求那把龙椅,你也有意帮他坐上那九五之尊。到时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瞒得过人间还能瞒得过天庭吗?”“我早不能全身而退了,做好了准备。你问如果重来我还会不会依旧这样,我会说不会,可你若问我此刻悔不悔?不悔。”思璃本再想说两句,可听灵霄说不悔便也不再劝说,只是觉得感叹“真不知说你是执迷不悟还是矢志不渝。”“我执迷不悟,矢志不渝,都因为是他。”

伊莣送走了所有的鬼魂想着天兵撤了去魔界把冥缨接回来,还没走出冥府便看见林坤拉着冥缨回来了。冥缨看见伊莣跑上前“姐姐,我想你了。”伊莣揉了揉冥缨的脑袋“我也想你,魔界住这几天可有什么趣事?”冥缨没回答华瑟在一旁先开口“想知道我魔界有什么趣事丫头可自己来一趟,住几天。”伊莣说道:“你和思璃在一起的事我刚知道,我可不掺和”说道思璃林坤问道:“你没和思璃一起去找灵霄?”“我之前还有没送走的鬼魂就没去,她们早已走了。”冥缨看着华瑟“那华瑟哥哥可要难过了,他来地府是想找思璃姐姐的。”林坤开口道:“你若知道思璃她们在哪里不如就告诉华瑟,不然他可失望而归了。”伊莣摇头“思璃走之前可是特意嘱咐我别和华瑟说她去了哪。”华瑟无奈“她可最知道怎样让我不痛快,无事,她不让我找我便不找了,等她回来。”

灵霄回了三皇子府,吴邢还没回来。当今皇上久病不愈,立太子在即,二皇子能干,深得朝中大臣的拥护,吴邢不能任由这般发展最近总是忙一些。傍晚时分灵霄得知吴邢不回府用完膳就做了两个简单的小菜让下人送去。怕他不吃,叮嘱下人多少看着他吃几口。

夜色渐深,灵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感到一双手抱住了她。熟悉的温度,灵霄往身边的怀里钻了钻说道:“这几天都这么晚,明天能早点休息吗?”吴邢摸了摸灵霄的脸蛋“我尽量,你今天给我准备的菜我吃了,现在我都快吃不惯其他厨子做的饭了。”凌霄伸手抱住吴邢抬头看着他,月光下吴邢的面容憔悴。灵霄心疼,摸上吴邢的脸“这么累真的值得吗?”“怎么突然这么问?是因为这几天我没能好好陪你吗?”灵霄把头埋在他胸前“不是,你想要的我自然会支持,会尽力帮助,可你这么累我总是觉得不值。”吴邢轻轻抚上她的后背安抚着灵霄“我没事,不必想这么多。休息吧,不早了。”

另一边,和灵霄分开后思璃又在人间逛了许久,还在夜市上买到了不少喜欢的东西。回到魔界就看见房间里华瑟外衣都没脱就在床上睡着了,床铺乱七八糟的。思璃放好东西轻手轻脚地走近床边看着华瑟轻声抱怨了一句“衣服都不脱,被子也没盖。”思璃想要帮华瑟脱下外衣盖被子刚伸手就被华瑟拉进怀里躺在床上“我当然要等着你给我宽衣解带。”思璃推了推华瑟“你才不会等我,愿意给你魔君宽衣解带的妖精可多了去了。”“可我只要你给我解。”“是吗?你魔君可来者不拒。”“那都是多久前的事了?倒是你,故意提起那龙王的小儿子如何英俊还不让孟婆告诉我你在哪不是故意气我?”“就是故意,谁要你依旧死性不改,对谁都是言语轻挑,风流成性。”“既然我来者不拒风流成性那你这个来者我自然也是不拒,还有。”华瑟低声在思璃耳边说道:“你过会儿就能知道我有多风流了。”思璃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堵上了嘴,华瑟的手摸上了她的腰。灼热的体温,摇曳的烛光,一切都是良辰美景……

地府,鬼新娘清儿在院子里销毁了那些没画好的符。那时刚刚开始画的时候总是画不好,效果不佳毁了很多。这段时间她能成功画出那张符后就画了几张准备秦政回来就用在他身上,让他灰飞烟灭。

晚些时候秦政从外面回来,也不知道在哪里鬼混了,倒在床上没多久便睡了。清儿回到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秦政,这时个机会,清儿摸出之前画的符慢慢靠近。她把符贴在了秦政身上,秦政瞬间感到钻心剜骨的疼痛,他摔下了床,身体发抖魂魄不稳,那样子极度痛苦。清儿拿着笔墨上前,想趁着现在在秦政身上画上符。秦政看到清儿紧紧地盯着她,十分愤怒。清儿拉过他在他手准备下笔,才画上一笔秦政咬牙使出全部力气推开了清儿。清儿被推倒在地撞到了桌椅,秦政也摔倒在地还撞到了墙。刚准备起身的清儿看见秦政强撑着站起来,极力的控制颤抖着的手,撕掉了贴在身上的符。秦政支撑着墙缓了口气大步朝清儿走去,他揪住衣领拎起清儿就给了她一巴掌,清儿头发凌乱,她毫不惧怕地说道:“怎么?生气?我都死了不怕疼,倒是你,那符不好受吧!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恨你,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今天这种事以后还会有,你可防着点。”秦政紧紧攥着她的衣领又给了一巴掌“贱人。”清儿毫不在意,嘲讽道:“老打我巴掌干嘛?再说一遍我早死了,不会疼的。”秦政红眼盯着她“我们还有无尽的时日呢,这种折磨,你一定比我更熬不住。”清儿嗤笑“都如今这般状况了,我还有什么好熬不住的。”秦政突然笑了起来“不,以后的日子,你只会更难熬。”

之后秦政不知道哪里引来的各种小鬼扰的清儿不得安宁,秦政也总是时不时地折磨着清儿。清儿每日提心吊胆,总是需防着突然发生的意外。在这么下去清儿怕是要疯掉。

人间下雪了,月光照在雪上隐隐的闪着碎光。子枫和闵士照例去收鬼魂,正打算带回地府子枫发现远处有几具尸体僵硬的向前移动,他对闵士说道:“你先回去,前面不知道是在赶尸还是做法事,奇奇怪怪的,有必要看去看一眼。”“嗯,过会来找你。”

子枫走到那些尸体旁,正想查看就听到了很轻的铃铛声。循着铃声找去,子枫看见一个穿着粉色披风的姑娘,腰间挂着银色的小铃铛。随着她走动铃铛发出声音,那些死尸就跟着向前移动。

女孩走上了桥,为了不让那些死尸也跟上去,子枫快步走上前拉住了她“是傀儡师?你操纵这些死尸做什么?”女孩挣扎,腰间的铃铛发出声响,那些死尸瞬间东倒西歪起来。子枫伸手想让那铃铛禁声,女孩本能地往后退了一下眼看就要掉进水里。子枫本想伸手拉她,可慌乱之中两人双双入水。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累成狗,有心无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