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390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38:03 全文阅读

跟着子枫后面在人间转悠了一圈,回了地府刚摘掉帽子伊莣就进来了“去干什么?竟然还带上了匿影,偷偷摸摸的。”“就是随处溜达一圈,在地府瞎逛还是戴上匿影为了不让别人看着我,我舒坦些。”“你别玩心太重闯了祸了。”“不会的姐姐,我注意着呢。”

这段日子清儿没能偷到黑无常的束魂绳正烦躁,想着下次何时再试试,此时周围突然烧了起来。火势迅速扩大,清儿开始身体发软走不动道,秦政的声音传来“这炼狱之火你且好好受着,也就几个时辰,我想也并不难熬。”秦政说完离去。清儿被炼狱之火包围,想冲出去可是摇摇晃晃站不稳还被灼伤了。她的视线变得模糊,隐约看见一个孩童冲了进来拉起她的手就往外冲。

离开了地狱之火的包围清儿缓了口气,渐渐回复后看清了拉她出来的孩子。是上次她偷偷跟着黑无常那天遇见的小男孩,冥缨说道:“你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放了炼狱之火,上次你跟着黑无常也是为了这事吧?是想要什么?”清儿说道:“是想要束魂绳。”“那困住他之后你想干什么?”清儿握紧了拳头,还有些颤抖“要让他灰飞烟灭。”冥缨微微扬起嘴角“你们是冥婚夫妻,他灰飞烟灭后你也逃不过地府惩罚。你能瞒过地府?”“惩罚?你也看见了,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惩罚。”“我可以帮你。”说着取出束仙带 “这是束仙带,虽然对于亡魂来说效果不及束魂绳但用来绑你那丈夫绰绰有余了。我可以帮你一起捆住他,但你们两的亡魂都要用来祭我的琴。想清楚了,你可是想要一同灰飞烟灭?”清儿接过束仙带“永生或轮回都不是我想要的,不如全没了,什么都不剩。”冥缨道:“现在束仙带在你手上,你想什么时候动手?”清儿看着冥缨“你能瞒过地府?”冥缨道:“不用瞒,是他自己烧的这把炼狱之火,引火上身,可与我无关。”说完看着身后熊熊燃烧的大火“动作要快。”清儿说道:“他既然放了这炼狱之火就一定会回来查看,看看我有没有被烧死,等他。”

两个时辰后,房子被烧成了废墟。冥缨坐在废墟前面旁边还放着琴,没多久秦政就过来了,他看见了坐在废墟旁的冥缨“怎么会有小孩子?”“哥哥,这里烧起来了,地府的东西原来也会着火。”秦政问道:“你可有看见一个姐姐?”冥缨摇头“没有,哥哥在找人吗?”“没有就算了,真不知道是这丫头命大逃了还是烧的灰飞烟灭了。”冥缨起身朝他走去“哥哥,你知道这里原来住着谁吗?被烧成这样很难过吧。”秦政想说些什么冥缨就伸手指了指秦政身后“你刚刚说的是那个姐姐吗?”他转身看见了清儿“你躲过了炼狱之火?”“是你说的,也不难熬。”清儿说走到他面前“你偷取炼狱之火,想过万一失手没能烧死我会是什么后果吗?”秦政想说些什么一阵琴音传来他突然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勉强站稳,是冥缨在弹琴。琴音停后秦政站不稳摔在地上,清儿走上前蹲下,趁着他还没缓过劲来用束仙带将他捆住“还记得那天你带我去墓地吗?你真以为我们两真的合葬了?我父亲这么一个自视清高的人,怎么会让你进我们家的墓?你是我杀的,尸体是我叫人处理的,早扔在在荒山野岭不知道被野兽啃食成什么样了,那墓里的只是衣服而已。秦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死无全尸,而且还暴尸荒野。”秦政缓过劲来骂了一句“贱人。”冥缨把琴放到秦政面前“也不知道用你来祭琴效果如何?”说着拉起秦政的手放在琴上,秦政想往后缩可他使不上劲,冥缨把符递给清儿“你这么恨他,定想亲自来。”清儿接过符,秦政还在挣扎清儿把符贴在了他手上,秦政开始慢慢消失祭了那架琴,看到秦政消失后的清儿仿佛得到了什么大赦一般的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终于,哈哈哈哈哈,终于结束了。”她看着冥缨“谢谢。”说完抚上琴弦后也祭了琴。

冥缨离开寻见了几个阴差对他们说道“好像有人偷取了炼狱之火。”说着指了指先前被烧的地方“那里着火了,地府的东西只有炼狱之火能烧着。”那些阴差听后便朝冥缨指的地方赶去。

伊莣和魍在住所外坐着闲聊“伊莣,你最近听说没?天庭有两个小神仙,不知道着了什么道,走火入魔了。”“走火入魔?怎么会?”“谁清楚呢,说是修魔道导致的,突然发了狂。”伊莣说道:“怕是没那么简单,不过天庭的事就不去想了。”这时冥缨回来了“姐姐。”魍看见冥缨后问道:“冥缨好久没见了。”“好久不见姐姐。”这时远处传来了乐器的吹打声,魍说道:“又一个鬼新娘出嫁了。人间的事情可真好笑,让两个死人结婚,然后困在这地府永生永世。”

另一边,萍儿坐在花轿里心情异常忐忑,之前她还糊里糊涂的到现在她有些反应过来了,家人给她办了冥婚,她成了鬼新娘。萍儿被送到了房里,那几个送亲的小鬼走了之后她就解开了盖头准备离开。她可不想和自己不认识的人在地府过日子。刚开了门就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口,那人穿着喜服有点呆,壮壮地,一脸老实样,应该是自己冥婚的对象。萍儿站在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男的开口“你逃什么,我们结婚了,现在你是我妻子。”“我才不是。”说完就打算离开可又被对方拉回了房里“你现在就是我的妻子,你不能逃的。”萍儿挣扎着拍打对方奈何力气实在太小没能挣脱,萍儿使上腿踢了那人一脚,对方恼火了一巴掌打了过去。萍儿被这一巴掌扇的摔在了地上,那男人看着萍儿说道“你不能打我,我是你丈夫。”“呸,你才不是。”“那些阴差说你嫁给我了,我是你丈夫,你是我妻子。”萍儿站了起来“我不是你妻子。”萍儿的再次否认使她遭受一顿拳脚,男人拎起萍儿又扇了她一巴掌“我打你是因为你不听话,我是你丈夫。”萍儿之后的日子总是不好过了……

伊莣送完了今天所有的鬼魂,冥缨还没从阴财司回来。她搬出了许久没弹的琴坐在忘川河边,琴音划过忘川河水宛转悠扬。一曲终了站在她身后的林坤往前走到了伊莣身边“你琴弹得很好,不枉冥缨给你买的这把琴了。”“阎王可会弹琴?”“会一些。”伊莣把琴递过去“你想听我弹?”伊莣点点头。林坤接过琴坐了下来,手指拂过琴弦琴音宛转如同置身于春日郊外的阳光下。一曲奏完伊莣说道:“平日里总感觉你是沉稳老派,今天听你弹琴曲风明媚,一点也不像是我印象里你平时的心性。”“原来你一直以为我是个沉稳老派的人。”“原先是这样认为的,后来发现你不是,至少不是个严守规矩的。”“真不知道你这话是不是夸。”伊莣撑着脑袋道:“当然是夸,那些规矩刻板又无趣。”“我好歹也是地府阎王,你在我面前说这些真不怕我罚你?”“你不会,之前有很多罚我的机会可你都没有。”“除非太过分迫不得已,不然我也真不会用惩罚那套手段。”“现在倒是让我感觉你弹出的曲子和你的性子一样了,其实这两种性格都是你,看似沉闷的人也可以弹出明媚的曲子。”林坤道:“之前听你弹的曲子总是平静悠扬,可我觉得你的性子可没有那般恬静。” “可能是因为我学的曲子都是曲调都是这般,和我的性子没什么关系。”“其实这天地间的所有事情都不止一面。”伊莣接过琴说道:“想听我弹轻快些的曲子吗?”林坤道;“当然。”

夜晚,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在月光的照应下如同给人间蒙上了面纱一般。子枫馋酒了,冒雨来人间,那家深夜酒馆的酒总是最香的。

子枫打好酒准备回去找闵士喝酒,这时看到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看起来是个女孩。子枫上前了几步,发现那人走路姿势僵硬。他走到那人面前拦下了对方,看清那人的脸时子枫就认出那是之前遇见的傀儡师,女孩明显也认出了他有一些吃惊,子枫道:“你的这副肉身是撑不住了吗?”女孩有些僵硬的点头说道:“不知道怎么办了,准备试试能不能附在什么物件上,不然魂飞魄散了。”子枫看了那女孩片刻想了想说道:“走,带你去个地方。”

画皮坊,阮娘刚吩咐好伙计要做的事准备去休息就看见子枫拉着一个姑娘进了画皮坊“哟,这是怎么了。”阮娘打量着女孩“这姑娘真奇怪,像是人可又不是。”子枫说道:“魂魄不全,仔细说来也不算是人。”“我说呢,看姑娘的样子怕不是肉身出了什么问题?”女孩点头“嗯。”子枫说道:“阮娘,选一副画皮给她,肉身终有腐烂的一天,用画皮比较合适。”阮娘拉起那姑娘的手“跟我走吧。”

女孩穿好画皮出来阮娘问道:“怎么样?若不喜欢还有其他的。”女孩适应了一下说道:“很好,谢谢。”阮娘拉起她的手“走,我们去给子枫那小子瞧瞧。”阮娘带着姑娘走到子枫身边“怎么样,我画皮坊的画皮可是名不虚传。”子枫道:“确实让人眼前一亮。”阮娘对姑娘问道:“还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呢?”“葵乐。”子枫问道:“你可是在害怕?声音这么小?”“就是,有些不自在。”阮娘说道:“不用不自在,适应就好,记得常来换。”“嗯。”葵乐用镯子换了这副画皮后边和子枫一起离开了画皮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