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45:16 全文阅读

夏日的深夜,冥府十八层地狱。厉鬼多,煞气浓。冥缨带着琴在此修炼,他研究着那本琴谱上的曲子。这时魔尊华瑟走到他旁边听着,一曲过后冥缨停下说道“好久不见魔尊。”华瑟拿起琴谱“魂灵祭?这琴谱倒是没听过,你在修魔道?”冥缨回答“我以为上次你带我去乱葬岗时你就知晓了。”华瑟说道:“我只当你是为了这邪门的琴,没想到你是修魔道,小子胆子真大。你虽不是凡人可却是肉身,魔道修为非肉身可以驾驭。”“我修魔道可摆脱这肉身。”“但愿如此。对了,鬼市就要开市了思璃和伊莣已经去了,她们让我来找找你。走吧,我今年也来看看这冥府的鬼市有多热闹。”

鬼市,冥缨和华瑟边逛边搜寻着思璃和伊莣的身影。就在这时冥缨一眼中了一块玉佩。红色的绳子下是白色的玉,上面刻的花纹异常精致。他突然觉得这玉佩很适合林坤哥哥便买了下来,华瑟说道:“我没见你配过玉佩,还以为你不喜欢。”“不是我戴,送人。”这时华瑟发现了思璃的身影“走,她们在那。”二人快步走到她们跟前。思璃和伊莣正挑选着各自心仪的东西冥缨抱住了伊莣,华瑟牵起了思璃的手。伊莣拉着冥缨笑着说道:“我们就不凑你两的热闹了,去西边逛逛。你们毕竟不是鬼魂,小心被发现。”思璃说道:“会的,难得见识鬼市可不想被赶出去。”之后伊莣便带着冥缨往西边走去。

就要天亮了,闵士和子枫在山里刚收了一个厉鬼准备带回地府。就要离开时闵士看见不远处缩成一团的白狐,那狐狸看上去还有些修为只是道行尚浅,受伤不轻。子枫也发现了那只白狐“我说刚来的时候这厉鬼明明像是在和谁打架异常凶狠,可走近却不见那人,看来是这只狐狸了。”两人上前查看,片刻后子枫道:“看起来被厉鬼给伤的不轻,再这样下去怕是本就不高地修为要都废了。老白,你带药了吗?”闵士蹲下给那白狐喂了丹药道:“她伤的太重了,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再离开吧!”“安全的地方?这小狐狸伤得不轻放到哪都不安全。”闵士看着那白狐“可她是妖,你还想把她带回冥府不成?”“也是,要找个隐蔽些的地方。”闵士道:“你把那厉鬼带回去,我安置好这小狐狸就回冥府。”“好。”闵士抱起白狐安置在了一处相对隐秘的地方,而后在狐狸周围设了结界以防万一有山林野兽或孤魂野鬼伤到她。闵士刚起身那狐狸就醒了,小狐狸有些睁不开眼,隐隐看到前面白色的衣角就伸出爪子抓住。小狐狸马上就要渡劫,可却被厉鬼伤成这样,若在这荒山野岭待着等天劫降下就算不死也是修为全废,她辛辛苦苦修炼可不想从头再来。闵士见此开口说道:“周围设了结界,至少三日内不会有东西靠近。”小狐狸此时昏昏沉沉听不到闵士的话,只知道自己要是一个人留在这就完了。闵士蹲下想要把自己的衣角从狐狸的爪子下拯救出来,可才碰到爪子小狐狸就呜咽了一声然后抓得更紧了。小狐狸伤得重闵士也不敢硬来,只想着过会等小狐狸睡得安稳些再试着取下她的爪子。

子枫见闵士许久不回来去找他就看见小狐狸抓着闵士的衣角,他笑着上前蹲下摸了摸狐狸的头“小家伙晕过去了,看她的修为程度应是要渡劫了,此时浑身是伤怕是凶多吉少,你帮帮她也无不可。”“为何是我?”子枫起身看着闵士嬉笑着说道:“小狐狸的爪子可没勾住我的衣服。”“过会还有亡魂我不能耽搁太久。”闵士伸手想把她的爪子从衣服上取下,小狐狸爪子太尖勾住了衣服的布料。闵士又不敢太用力只能一点一点来,好不容易把衣服从爪子下拯救出来,尽管动作很轻还是弄醒了狐狸。小狐狸慢慢睁开了眼,看清前面站着人下意识站起想要往后缩。她腿上有伤,往后的时候摔了一下碰到伤口,伤口瞬间重新开始流血,疼的小狐狸打颤险些又晕过去。闵士伸手抱过她“别动,止血。”小狐狸真真安分地没动,主要也是实在没力气。在闵士的怀里上下眼皮直打架,她努力抬头看清闵士的样貌想要记住。她盯着闵士看了许久,血止住后闵士想把她放回去,她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就往闵士怀里钻去。闵士说道:“周围有结界,这几日邪魔妖物都去法靠近的。”小狐狸不为所动,想着邪魔妖物是暂时无法靠近可挡不了天劫啊,按她现在的状况怎么可能顺利历劫。小狐狸爪子勾着闵士的衣物不肯下来,子枫在一旁偷笑看戏,闵士知道狐狸在想什么于是说道:“我们是阴差,帮不了你渡劫。”闵士声音冷清,小狐狸抬头看他表情冷漠只好拉拢着脑袋从他身上下来,看着他生人勿进的模样小狐狸闭眼缩在原地。闵士再次喂了颗丹药给她说道:“这丹药能提升灵力修为。”随后起身,子枫对着小狐狸说道:“小狐狸别理他,熬过天劫我们有缘再见啊!”黑白无常离开后狐狸想着那位一袭白衣的阴差,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明明是帮了自己的,可真是矛盾。

冥河,伊莣闭眼躺在小船悠哉地随着冥河水流飘荡,正悠闲着突然感到船撞上岸边。伊莣睁眼看到了一枚白色的玉佩用红色的挂绳系在腰间,再往上望去看见了那人的脸,是林坤。伊莣起身“你怎么在这冥河边?”“出来走走罢了。”伊莣笑着望向林坤“既然无事要不要一起游冥河?虽说没什么风景可欣赏但躺在船上随着冥河水流飘荡可惬意了。”林坤微微弯起嘴角“不了,我过会还需去趟判官那里。”“可惜了。”伊莣重新躺下“这冥河水流常年汹涌,难得有如此平静的时候。”那船还未离开岸边多远冥河水流突然湍急起来,小木船开始摇晃,伊莣没反应过来弄湿些许头发和衣衫。她刚起身打算离开木船就感觉被人拦腰抱起,随后带到了冥河边上。站稳后伊莣看清那人正是林坤,伊莣微微撇嘴说道:“现在我也游不成冥河了。”两人看着彼此不由相视而笑,林坤说道:“待下次。”冥河水流愈发湍急翻上来些许水浪,伊莣蓦然觉得两人之间的氛围不太妙。她稍稍后退了些离开林坤的怀抱问道:“你说去判官那可是有什么发生?”伊莣后退后林坤也反应过来方才莫名的气氛“有一个叫萍儿的鬼新娘变成了厉鬼,生生把她的冥婚丈夫魂魄撕碎都喂给了那群饿死鬼。冥婚夫妻永世在地府,不得转世投胎。如今那丈夫身形俱灭姑娘又成了厉鬼,判官不知如何处置那鬼新娘就告知了我晚些时候去看一眼。”伊莣说道:“既然现在游不成冥河了,我也想去看看。”“和我一起去便是。”

到了判官那两人见到了那位鬼新娘,和寻常厉鬼不同,她身上并无怨气反倒是有那么几分柔弱。她跪在地上异常平静,如同一潭死水。判官崔珏对林坤说道:“所有的事她都供认不讳,只是她是鬼新娘不得轮回,惩戒之后该如何处置?”伊莣在一旁说道:“她不像寻常厉鬼,倒是可以让她重入轮回。”林坤摇头“从没有鬼新娘重入轮回的先例,况且终究是厉鬼。”崔珏说道:“冥婚夫妻只剩一人,总不能让她一直飘荡在冥府,鬼新娘的魂体是不会消散的。”听到这始终沉默的萍儿突然开口“所以我会一直如此?不生不灭。”林坤看着她道:“是。”听到回答萍儿重新低下头又陷入了沉默,眼底是方才不曾有过悲凉。林坤走到萍儿面前蹲下问道:“你想要结束这不生不灭?”萍儿看着林坤小心翼翼地期待着什么微微点了点头,林坤起身对崔珏说道:“惩戒,扔进无间地狱。”“是。”崔珏应下后便让鬼差把萍儿带了下去。伊莣说道:“无间地狱关着的鬼一个个都凶狠异常,怕是要魂飞魄散。”林坤说道:“她自己的选择。”

……

伊莣在奈何桥边抚琴,她想到了那天林坤的怀抱和两人的相视一笑,像是着了魔一般。曲子出了错伊莣才回过神来,她停下不再抚琴,自从上次和林坤在判官那分开后总是能想到他。伊莣有些想见他,她收了琴躺在彼岸花丛中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多时,黑白无常带来一对殉情的短命鸳鸯来找伊莣。喝了孟婆汤二人顺利投胎,伊莣说道:“这两人何必,投胎之后再刻苦铭心山盟海誓都会忘却且不复存在。”子枫说道:“生死相许,对于他们来说独活之后饱受相思之苦不如共赴黄泉,思念致爱却阴阳两隔不能相见也是残忍。”伊莣想了想问道:“若是喜欢就会想要见到他?”“自然。”回答完子枫来了兴趣凑过去问道:“丫头,你想见到谁?”伊莣推了子枫一把“去,少瞎说八道。”子枫笑着说道:“本就是,何时见你思虑过这痴男怨女之间的事?是吧老白?”闵士说道:“莫当谁都像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你与多少人说过?”“哎,那都是她们倾心于我,我若说毫不记得那些姑娘该多伤心?话说老白,你可有受过相思苦呀?”闵士一如既往地不再顺着接话,抬脚离开说道:“走吧,还有需要引路的鬼魂。”子枫跟上后仍在闵士边上絮叨着,伊莣则躺回了花丛。

想见他吗?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