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46:31 全文阅读

黑白无常走出地府时黑夜刚刚降临,子枫仍然没结束之前的话题。他走在闵士身侧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说道:“老白走慢些,时辰还未到。你还没回答我先前的问题呢,可曾有过对一个人思之若狂的时候?”许是被缠得烦了闵士应了一个字“无。”意料之中的回答子枫感到有些无趣“我还想你要是真有过喜欢的姑娘和我说说呢。”刚说完不远处的巷子口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和两人打了个照面。子枫认出那是葵乐,他走上前看见葵乐手中拿着一小段红豆树的枝丫,上面还挂着不少红豆“此物最相思。”子枫抬头对葵乐笑着说道:“许久不见姑娘的思念之人可是我?”葵乐见到子枫本就颇为意外加上这一调戏一时没说上话来,子枫见她愣住问道:“怎么你该不会记不得我了吧!”葵乐回过神“自然记得。”“原来你当真想着我,都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你说你我之间隔了多少春夏秋冬?”看着眼前的子枫葵乐有些无措,发现她的反应子枫故作失望地说道:“看来并不是真的想我啊,枉我还想着你,你可还记得欠我的酒?”葵乐回道:“记得,你说若要感谢下次见面请你酒喝,我可以去买你爱喝的那家酒馆。”子枫有些疑惑“你知我爱喝哪家的酒?”葵乐答道:“浮生酒馆的醉今朝,我上次见你拎了两坛。”子枫心情颇好,就像是已经喝到了那醉今朝一般“正是,原来你还认得那酒?”“那我去给你买两坛。”见葵乐真要去买子枫拦住“不了,今日过会儿有不少亡魂要送怕是喝不上了。”“那,下次?”站在葵乐面前的子枫是一贯地风流,他笑着说道:“这酒你要一直欠着,不然下次我若想你了可没理由去见你了。时辰要到了,先走了,定不要忘记欠我的酒。”说完转身和闵士一块离开了,看着两人渐渐远去,葵乐望着手中原本是为了作为招引傀儡的媒介随手折的红豆树枝低声念道:“此物最相思。”

走了远些过后闵士说道:“可又是一个被你哄骗的?”子枫说道:“我这可算不上哄骗。”“也是,你若真哄骗起人来可比刚才更甚。我且问你,在些被你哄得七荤八素的爱慕者中可有一个你真心喜欢?算是为她受过所谓的相思之苦?”子枫想了想和先前闵士一样回了一个字“无。”闵士说道:“没心没肺,如今我也好奇了,你若真心喜欢一位姑娘会是什么样子?”子枫揽过闵士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我哪里会是那痴情种,走吧,快到时辰了。”说完两个人便瞬间消失在那街上。

人间遇上难得的太平盛世亡魂减少,送走今日不多的鬼魂后伊莣在忘川河边抚琴冥缨躺在一旁的彼岸花丛中打量着手中的笛子。他修魔道之后这至纯至净的灵笛于他是发挥不出最佳的效用,可惜了。这时琴音戛然而止,冥缨起身瞧见伊莣收了琴闭眼躺在了忘川河边,一只脚悠哉地划着忘川河水低声哼着不知名的轻快曲调。冥缨重新躺下问道:“姐姐,这是什么曲子啊?好好听。”“我也不知道这曲子的名字,无意在人间听见觉得好听就记下了。”冥缨坐起回忆着伊莣方才的曲调吹了出来,那笛子作为法器用其演奏有凝魂安魄的功效。冥缨突然改了曲调,是更为柔和舒缓的调子,吹奏时冥缨能感觉到随着曲调自己能静心许多。吹奏完毕伊莣睁眼问道:“后面那段曲调没听你吹过,是你自己作的曲子?”冥缨点头“我修习乐器也有一段时间了,前段时间试着自己写曲子但写了一段就写不出来了,方才姐姐哼的曲调给了我灵感把曲子写出来了。刚刚只是后一段,姐姐要听整首曲子吗?”“嗯,想听听。”说完忘川河边便响起了冥缨的笛声,作为无需睡眠的孟婆伊莣伴着笛声居然渐渐有了睡意,曲子快结束时睡了过去。冥缨并未发现伊莣睡着,待一曲结束刚想问问姐姐觉得如何抬头看见林坤走来。他想打招呼林坤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伊莣的方向,冥缨望去发现伊莣睡着了。她一只脚还在忘川河中,河水沾湿了衣裳。林坤施法把伊莣的衣衫弄干,脚也重新放回岸上。他低声对冥缨说道:“刚刚那首曲子不错,看来你这笛声有凝魂安魄之效,是件好法器。”冥缨说道:“我也才发现有这作用,哥哥你是来看姐姐的吗?最近好久没见你来了。”“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姐姐不是来找你的?”冥缨笑着说道:“从方才开始你的眼睛就几乎没离开过姐姐。”林坤轻笑“算你说对了,别告诉她。”冥缨撇撇嘴“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姐姐之前带我去找陆判拿东西,本想着正好一起去趟你那可姐姐却说她不去我去就好,如今许久未碰面你来见她却又不告诉她。总之,你们最近好奇怪。”“我自己也就得奇怪,还没弄明白。”冥缨听的云里雾里不太明白但也不打算继续追问,毕竟林坤自己都不清楚。林坤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的那顶帽子匿影只能隐藏身形盖不住气息,这次鬼节我知你待不住地府,你若是想带着它去人间走一遭最好是想个法子藏住气息。”冥缨点头“知道了,若是出地府会注意的,实在不行今年不出去也罢。”林坤看了一眼熟睡的伊莣说道:“走了,记得先别告诉她我来过。”“嗯。”冥缨应下后林坤便离开了。

几个阴差带着刚结束炼狱之火惩罚的水鬼来到伊莣这,准备让他喝了孟婆汤重新投胎,到了奈何桥头才发现伊莣睡着了。阴差叫醒了伊莣,一旁不知何也睡着了的的冥缨察觉动静也醒了过来。这时黑白无常也正好带着一病死鬼来找伊莣,刚到就看见伊莣和冥缨二人一副刚睡醒的模样。伊莣递出两碗汤药后黑白无常把病死鬼 交给了那几个阴差,他们走远后黑无常说道:“这冥缨睡着我尚能理解,这孩子虽区别与凡人可毕竟肉体凡胎。可丫头,你是孟婆怎么也会睡着了?”冥缨主动认下“是因为我吹的笛,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效果。”子枫来了兴致“哪首曲子?一般的安魂曲对阴差可没用。”“我自己刚谱的,还没起名字。”伊莣也想起了她睡着前正听着冥缨吹曲,她轻笑“若是想好了叫什么定告诉我,我总得知道这首让我入睡的曲子叫什么。”冥缨笑着点头“嗯,知道了。”闵士问道:“可是用你上次在魂乐坊买的笛子?”“正是。”“是件好法器,可有名字?”冥缨看着手中的笛子,那不是竹笛是玉笛。笛管是极淡的蓝色,冥缨也还没有给它系上挂坠。他想了片刻“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等哪天想到了再说。”子枫开玩笑地说道:“下次若吹这首曲子记得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我怕这地府阴差都要被你这笛声催得昏昏欲睡。”冥缨应下“自然。”

几月后冥缨坐在望乡台看着人间的景色,今日有极美的夕阳,还有迎着夕阳开始缕缕续续回家的人们。“原来你在这。”伊莣的声音传来“你魑姐姐去了趟江南给你带了不少点心可却找不到你人,她先离开了。”伊莣坐到冥缨身边“想去人间了?”冥缨摇头“人间没有我的容身处,原先还未来地府时带着我的阴差管事总是小心看管我,生怕我被天庭发现。都说我不是魂魄可我感觉我就像个孤魂野鬼一样。”伊莣说道:“不必说这些不开心的,你一直在修炼,若是你的修为若是能到可以收敛气息不被人知道的境界就可以随意出入这地府了。”听到这冥缨颇为兴奋的说道:“我最近在修习隐身,虽然很难但若是能成以后便可以不用借助匿影了。”“那自然是好,对了,我还没问你修习的是何方道法?”冥缨自然不会告诉伊莣在修魔道“只是修习法术,并没有专研哪家道法。”伊莣打趣说道:“你这是打算集百家所长?”冥缨笑着:“但愿,我现在想去吃点心了。”伊莣拉起冥缨“走,我们吃点心去。”

伊莣和冥缨吃着点心望这远处几乎终年不变的彼岸花丛“姐姐,彼岸花是不会枯萎的吗?”“会,彼岸花花开千年并不是永不枯萎。这里的花开了几百年了,再过上几百年就该枯萎了。”冥缨望着那些花“到时候等它们枯萎了我就用画笔画一些添上去。”“上次我见你那画笔上刻着‘涉趣’二字,那可是你刻上的?”“嗯,一来防止与其他笔混淆,二来那笔也算有个名号。”“等彼岸花败你画上些东西也不会显得荒凉了。”“嗯,要想想到时候画些什么比较好。”伊莣说道:“画人间的山川四时风物。”冥缨笑着“那笔画的能维持六个时辰,人间景物如此之多慢慢换着画。”“到时怕是来来往往的阴差都要不认得这奈何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