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686  |  更新时间:2020-01-20 20:52:45 全文阅读

来到筱莫面前闵士看得出她似乎有些忐忑,问道;“你似乎有些紧张,是有什么事?”见闵士过来筱莫方才的忐忑早一扫而空,摆摆手说道;“无事,今日来我只是来看看你,刚刚还想你会不会过来。”闵士回答:“既然答应自然做到,只是聊天并非我擅长的,如果你有什么不吐不快的事我倒是可以倾听且保证绝不泄密。”筱莫拉起闵士的手腕“你陪我去玩吧?”“玩?”“对,陪陪我。”闵士说道;“我答应你的是聊天。”“边玩边聊,你自己也说了你不擅长聊天,真干坐着聊天会闷死人的。走啦,就一会,不耽误你做事。”说完拉着闵士离开。

站在后面的子枫在看见筱莫拉起闵士的手腕竟然没有被甩开的时候已经很吃惊了,这会看见闵士直接被拉走更是目瞪口呆,望着闵士离开的地方低声自言自语道:“老白这是招了什么邪了?”

闵士被筱莫带到了繁华的闹市,筱莫说道;“今日是中秋,这人间可热闹了,所以才想着来找你一起逛逛。”闵士看着四周说道;“今年貌似比往年还要热闹些。”筱莫笑着说道;“热闹才好玩。”

筱莫穿梭在闹市还买了一些小玩意,闵士在她身后跟着难得参与进这人间的节日。

筱莫玩够后二人在离闹市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处适合观赏的月色的屋顶。筱莫拿出方才在小贩那买的几个月饼,把其中一个递给闵士。闵士说道;“我不用吃东西。”“我知道,但毕竟中秋佳节怎么也吃一口月饼。好吃的,要是实在吃不惯再吐掉嘛。”闵士接过月饼咬了一口,筱莫在一旁拿起一个月饼咬了一口后躺了下来。她望着月亮说道;“好美的月色。”“你今天可是觉得孤单了?”筱莫转头看向闵士,闵士此刻望着月亮说道;“不然你也不会拉我出来赏月。”筱莫笑着重新看向月亮说道;“应该不是吧。”想了想后肯定地说道;“不是孤独。我修成人形后想着好好感受这人间的热闹,那中秋佳节自然不会错过。然后我就想到了你。在想到人间繁华和中秋月色的时候想到了你。所以这不是孤单,孤单是你不知道这热闹与月色要分享给谁。”闵士看着筱莫道;“有幸你能想到我,只是这赏月时间不会太长,到了时辰我还有未收的亡魂。”筱莫微微撅了撅嘴道;“知晓了,这月色皆是被你辜负。”

阎王殿,林坤处理完事务正画着画等着伊莣来找他,可最后一笔画完抬头望向大殿前方伊莣还未过来。林坤挥了下手纸上墨迹瞬时干了,随后将画卷收了起来。就在此时,一位阴差来报;“阎王,天兵总将领杨荀托人带话,说是望您明日酉时能去云封楼玄字号包间一叙。”林坤问道;“带话的人可还说了什么?”阴差回“并没有说什么其他的,带了话后还没等回话就急急走了。”“知道了,先下去吧!”那阴差刚要退下便碰上了刚到的伊莣,阴差行了礼后出了大殿,待他走远伊莣大步上前扑进林坤怀里。林坤伸手接住她笑着说道;“比我想的晚了些。”“鬼魂有些多,方才阴差找你有何事?”“说是杨荀明日约我。”伊莣想了想问道;“是那天兵总将?”“对,也不知找我何事。”“可我未见天界的人来传信啊?”林坤说道;“那传话的人怕是在地府外随便遇见到一位阴差便传达了,没有进来吧!你也知,天界的人一向对此处避之不及。”伊莣拉着林坤的手歪头笑着说道;“今日中秋,去赏月吗?”林坤带着笑意问道;“去哪赏月?”伊莣拉着林坤小跑出了阎王殿。

伊莣拉着林坤来到临宇山。站在山顶,月光照亮了周围的景色,而月亮看上去也离得特别近,举手摘星辰仿佛可以立即实现。伊莣开心地说道;“这里赏月是不是特别好?”林坤微微扬起嘴角道;“这人间所有美景你可是独爱这月色?”伊莣抱着林坤的腰点了点头,而后抬头看着林坤问道;“你呢?可有什么喜爱的景色?”林坤道;“这天上人间所有绝色,皆不及你。”而后,所有的蜜意都揉进了吻里,周围的月光也变成了糖霜。

第二日,林坤穿着一身藏青色的简约衣袍如约来到云封楼。店内布置雅致生意很好,大厅里几乎坐满了客人可也不会过分吵闹。楼内小二见他上前热情招呼道;“这位爷可有什么需要?”林坤说道;“与友人约在玄字号包间,麻烦领路。”“好勒,我带路,客官跟我走。”

林坤在小儿的带领下来到了包间,开门就见到了杨荀。黑色的外衫,上面的花纹用金线所绣,身形挺拔气宇轩昂,看样子是早已坐在里面多时了。此时小二道;“二位爷,既然带到我就先退下了,若有什么需要再吩咐。”说完关上包间的门退了下去。

林坤在杨荀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杨荀率先开口道;“我们有很久没见了。”林坤喝口茶后道;“自我离了天庭就未曾见过了,无事你也不会来找我,直说吧!”杨荀道;“那我直说了,你冥府阴兵可否借我?”林坤反问道;“有何理由?我总不会无故借你阴兵。”杨荀继续说道;“你可知崇柯村发生了什么?”林坤道;“近段时间我冥府又开始大量收到里的亡魂,我自然会去了解一下。前些年大旱死了不少人。后来熬过大旱平静了十几年后最近又开始突发大水,又是大量的伤亡。我向掌管生死簿的判官询问过,他说是天界旨意我便懒得深究了。”杨荀道;“我借你阴兵就为此事。”林坤放下茶杯只说了两字“不借。”语气坚定不容动摇“你手底下有天兵天将何须在我这里借。”杨荀道;“天兵天将自有护卫天界保护天帝的职责,不可随意调动。”听到这句话林坤隐隐有了怒气,他闭眼尽量压抑着怒火说道;“你天兵天将有职责在身不可随意调动,难道我冥府阴兵鬼将就无维护冥界秩序之责可随意差遣吗?”杨荀察觉到了林坤有些怒意可是却不理解为何而怒,他继续说道;“你冥府阴兵鬼将选拔训练可有我天兵天将严格?到底哪一支更容易重建恢复?为何……”杨荀显然还想说些什么被林坤愤然起身打断;“不借!杨荀,崇柯村一事我虽未深究但也有所了解,我不是猜不到你借阴兵有何打算。如今我也只说一句,我冥府阴兵鬼将,可战损,不替亡!”说完转身想离开,就在林坤要拉开门时杨荀在身后起身对他说道:“林坤,仅是一批阴兵。”林坤听后连怒气都没了,只觉得可笑又荒唐,他说道;“果然永远都是如此。杨荀,今日你让我再次想起我为何离开天庭。”说完开了门离开包间。

冥河旁,站着一身玫红色衣裙二十七八岁模样身形挺拔的女子便是这地府统领阴兵的鬼将,篱落。站在篱落面前的一身水蓝色纱裙的姑娘是龙王之女安悠。二人不知在那聊些什么,篱落的神情也是颇为严肃。

伊莣经过冥河边的时候遇见了安悠,二人算是许久未见伊莣自然欣喜“安悠,好久没见。”见到伊莣安悠也很开心,说道;“刚想着难得来一趟冥府要去见见你呢。”伊莣问道;“既然如此去我那聊聊天?”安悠道;“好。”

二人到了伊莣的住处,伊莣拿出糕点说道;“前段时间去人间发现了一些新式糕点带了些回来,尝尝看。”伊莣在安悠身旁坐下,安悠尝了一块糕点道;“味道不错,我也是很久没尝人间的糕点了。”伊莣问道;“这次来地府是有什么事吗?”安悠放下糕点道;“我想崇柯村的事你也应了解过一些。”伊莣回忆了一下道;“先前大旱那村子死了不少人,后来渐渐好转了一阵子。但近来好像又发大水,我送走了那不少的亡魂。虽然觉得奇怪但不在我的职责之内所以并没有过多关注,是怎么了吗?”安悠简单的给伊莣说了下此事的经过。

原先的崇柯村寺庙不少香火旺盛,不少神官都受过那里的香火供奉。但那里的人们却过分信奉那些神,无论遇到何事都求神拜佛。所有的痛苦和欲望都等着神的解救和满足,甚至家中有人生病不去及时求医问药反而烧香拜佛。天生神仙自不会管你的病,最后的结局自然是病故。长此以往当地父母官不能坐以待毙,开始鼓励大家与其烧香拜佛不如脚踏实地。带着当地百姓种植作物,经商贸易,识文断字,学习医术。久而久之供奉和信仰神佛的人越来越少,寺庙渐渐被拆改成了学堂,医馆和商铺。本来这也没什么,天界也不缺那个村庄的香火功德。但渐渐地村里的人开始带动周围的村落开始不信神佛,还说了一些在天庭看来是藐视天威的话。所以天帝大怒下旨让龙王不再降雨,从此开始那片地方连年旱灾。原以为只是稍加惩戒,可此后龙王却没有等到可以再次降雨的旨意,那片土地仿佛被天庭遗忘了。日子一久龙王实在看不下去了,偷偷让手下降了雨。天庭似乎是真的遗忘了这件事并没有发现,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后来天庭设宴,龙王也被邀请。聚在一起各路神仙免不了暗暗比较一下谁的香火旺,寺庙好,功德多。后来发现久居深海的龙王居然香火比天界神官高。几位神仙不服此后开始找龙王的错处,便发现了龙王违背天帝旨意擅自给崇柯村降雨一事。天帝大怒,收了龙王的降雨职权并任命了一个什么雨神。并且崇柯村的大水天灾也是天帝的旨意。

伊莣给安悠泡了一杯茶递给安悠后问道;“龙王现在可还好?”安悠喝了口茶回到道;“挺好,父皇如今只需管理海底龙宫倒也乐得清闲。这次来是因为知晓杨荀似乎有意向你们借阴兵。”伊莣也喝了口茶道;“借?我可不觉得他们会还。”安悠想到杨荀那厮语气中不由带了些嘲讽,说道;“他借了你们的阴兵到时把崇柯村发大水原因说成是那些阴兵所为,到时他们再来个神兵天降灭了那批阴兵,最后停了那崇柯村的洪水天灾。这一下可就是救苍生于水火,崇柯村的百姓们自然会再次开始修缮寺庙,供奉香火。”伊莣道:“折我们的阴兵,立他们的天威。真是厚颜无耻。”安悠说道;“我已经将此事告诉篱落了,也答应若有需求会帮助她,她是阴兵的总将领需要知晓此事。”伊莣道:“但愿能有什么法子避免折损了篱落手里的将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