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20-01-21 21:50:41 全文阅读

安悠走后伊莣依旧想着此事,杨荀来借兵天帝定然知道,林坤如若执意不借该如何解释?想到这伊莣决定过会去见见林坤,问问他可有什么对策。

林坤离开云封楼刚回到阎王殿就有阴差来报;“殿下,篱落总将领在殿外求见。”林坤已然猜到是为了何事,对阴差说道;“让她进来吧!”

篱落进了阎王殿步伐匆匆,她在林坤面前行礼跪下道:“求阎王切勿将我手下将士借出,如若天帝责问就说是我阻拦,篱落甘愿受罚。”林坤道:“你先起来再说。”篱落不为所动依旧跪着道:“请殿下答应。”林坤看着篱落思索片刻后说道:“篱落,我知你与自己所带的将士感情深厚,你想保他们再正常不过。可是除了来求我和抗下罪责你可有想过其他方法?”篱落抬头看着林坤,见此林坤接着说道:“我这次可以拒了杨荀下次呢?杨荀不可能私自向地府借兵,所以此事天帝定然知道,如若天帝亲自来借又当如何?你要强行阻拦惹怒天帝后牺牲自己?你若牺牲了就更没有人保得住你手底的一众将领?你指望我吗?以天庭的手段我只怕是有心无力。强行拒绝到时候只会牺牲更多,谁都不想这样。篱落,成为总将带领士兵不能只靠一腔热血。比起求助于人,你要试着学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将士。你很聪明,也善兵法。此事你可想过该如何处理?既不牺牲自己,还能保全手下将士。”林坤说话时篱落便一直在思考,现下林坤话毕后篱落行了个礼道;“多谢殿下,篱落知道了。”之后便退出了阎王殿。

伊莣偷偷溜进阎王殿见林坤正写着什么似乎有事处理,于是伊莣就想在边上安静坐着。伊莣刚坐下林坤便放下了笔,伊莣问道:“怎么了?”林坤道:“你若是这般坐在这看着我,我实在心神难安。”伊莣起身上前坐进林坤怀歪头笑着里道:“心神难安?不该是神魂颠倒吗?”林坤轻笑着环抱住伊莣说道:“这下可真当是神魂颠倒。”伊莣注意到了林坤腰间的白玉玉佩“上好的白玉上面是龙纹图案,这怕是人间皇家之物。可是绳子和坠子为什么是红色的?看上去倒像是新官人身上的物件了。”林坤道:“冥缨买来给我的,我便戴上了。”伊莣还在打量着玉佩时林坤看见了伊莣手腕上的链子问道:“还是不能取下来?”伊莣点点头继而说道:“也无事,既然摘了之后撑不住就不摘,阴邪之气护体也无不可。”林坤道:“我担心这被封住的阴邪之气会失控。”伊莣环住林坤的笑着安慰道:“无妨,地府之人还会怕阴邪之气吗?先不说这个,杨荀可是来向你借阴兵了?”林坤点了点头道:“但我没借,此事篱落也知道的,我信她。”伊莣问道:“她可是来找过你?”林坤回答:“是来找过。她信我所以此事她求助于我,我信她所以此事我托付于她。”伊莣说道:“既然篱落会解决我也放心了,原还想着要是天帝知晓你拒绝了会怎么样呢。”看着林坤桌上的笔墨书信道:“你既然还有事要不我过会再来?”说着想要起身,林坤重新抱住她道:“陪我会儿再走。”伊莣轻笑一声道:“你要是不怕心神难安陪你会就是了。”林坤道:“你在旁边我安心。”

林坤继续方才手头的事,伊莣在一旁心不在焉地看书。片刻后看不进书的伊莣索性放下书手撑着脑袋看着林坤轻声道:“真是,心神难安。”……

篱落自从上次离开阎王殿后这段日子一直在等,等杨荀来找她。杨荀不会那么容易放弃,除了阎王那他定会试试来她这总将的态度。约摸过了三日后篱落收到杨荀传信约她见面。

准时到了约定的酒楼篱落看见早早就坐在那的杨荀,她上前坐下后直接问道:“杨总将找我何事?”杨荀见篱落来后说道:“篱落姑娘这么直接我也不拐弯抹角,我想借你手底的阴兵。”篱落道:“这事你需要和阎王商量。”杨荀说道:“你们阎王说他不借。”篱落看着杨荀说道:“既然阎王这么说自然就不能借了,还来找我做什么?”杨荀笃定地说道:“这事可不是阎王说不借就不借的,如今还只是我来借,到时天帝看我迟迟借不到是不是会亲自来要阴兵?真到那个时候可就不会还了。”篱落听完似乎略做思考一番后问道:“我若此时调一批阴兵给你你可会如约将他们送回来?”杨荀道:“我定尽力将他们送回来。”篱落又说道:“可无论如何阎王既然说了不借我私自借你要是被罚可怎么好?”杨荀似乎早一想到此时,脸上的笑容带着毫不掩饰的高傲,他说道:“除了正式军不是还有储备兵力?你不用把正式军借我,从储备军里挑一批就可。这些既然是预备兵便不是阴兵,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了。”篱落被杨荀的那句“算不得什么。”引起了怒火,篱落压下怒火尽力平静,盯着手里的酒杯片刻后面上略带笑意地抬头看着杨荀说道:“倒也可以,省得天帝质问的麻烦,这批兵我三日后集齐给你送去可好?”杨荀道:“不用你亲自送来,到时你来天庭找我我亲自来领就是。”篱落仰头喝完了杯中的酒道:“好,一言为定,若无他事我便先走了。”杨荀道:“无事了,你若没有喝酒的兴致可先离开。”篱落离开后杨荀因为借到阴兵心情颇好还在酒馆中待了一会喝了些酒。

三日后,篱落提前了些时辰去到天庭等在文曲星君回自己主殿的必经之路上。不出一会便看见远处一位一身青衫,仙风道骨,还带着些许文人傲气的神仙。那便是文曲星君,文修远。

篱落朝前走去,与文曲星君相遇时一副偶遇的模样规矩地点了点头。本不想搭理冥府之人,但篱落先打了招呼,出于文修远一贯重视的读书之人的修养他也不好无视便微微点头算是招呼。文修远随口问了一句:“不知篱落将领来天庭找谁?”篱落乖巧答道:“是杨荀,杨总将领。”文修远本是随口一问,想着敷衍几句就可离开,但听到篱落回答是杨荀时便想知道所为何事了。要知道天庭的武将杨荀和文曲星君文修远一向不和,杨荀觉得文修远就是个酸掉牙的无用书生,文修远觉得杨荀就是一个妄自尊大的傲慢武夫。

于是此时文修远听到与杨荀有关后带上温文尔雅的笑容,颇为礼貌地邀请道:“篱落总将极少来这天庭,可有时间去我殿里坐坐?”篱落回道:“星君邀请自然是有。”

进了主殿,文曲星君安排篱落入座后让手下童子给她奉了茶。篱落喝了口茶后道:“今日来早了些,没能遇见杨总将领。正想着去哪里消磨些时光便遇上了星君你。”文曲星君开口道:“不妨,就在我这坐上片刻。不知你今日来找杨荀是有什么事?”篱落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先前杨总将向我借兵,我也不好推脱。今日便是带兵来交接的。”文修远不解,他问道;“要借阴兵?是为何?”篱落说道:“原先我也不清楚,可后来我去打听了解到了崇柯村的事便猜到了。崇柯村如今发大水,那里的村民流离失所。他怕是想把这天灾原因全推脱到那批阴兵身上,说成是阴兵作恶在带领他的部下假意收服阴兵停了崇柯村的大水。这一下还怕那些村民不烧香供奉吗?”说完篱落坐在那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文修远自然也了解过崇柯村一事,毕竟龙王因此受了罚。如今听篱落一说自然也明白了杨荀的心思,他若是带手下收服阴兵做了这英雄,那香火功德必是少不了的。略一思考文曲星君喝了口茶问道:“假意收服?也就是说他会归还这批阴兵?”篱落望着文修远说道:“他承诺定尽力送回。”文修远放下茶杯说道:“尽力便是不一定,他若心狠一点你借的兵可是有去无回了。”篱落坐在位子上,情绪低落“这一点我也并非没想到,可杨荀亲自来向我借兵我能如何?先前阎王拒了他,所以此次他向我借的是预备军,若是再不借恐怕徒生事端。”文修远看着篱落说道:“你可想保住你手底下的将士?”“自然想。”篱落停顿了会望着文修远,而后语气带着几分急切地说道:“星君若是有什么法子还望告知。”文修远说道:“你若是信我,我倒是保证阴兵一个不少的给你带回来。”篱落听到这突然发现天帝很有可能根本不知道杨荀借兵一事,篱落片刻的思考沉默让文修远以为她是在犹豫便说道:“放心,我可比杨荀那莽夫守信。”篱落略作为难道:“我不是不信任星君,是我已经答应杨荀总将若不按时送去我该如何准备说辞?”文修远道:“杨荀那不用管,你照常与他交接,但虽然交于杨荀嘱咐你的那批阴兵要听我的命令。”篱落思索片刻后起身笑着对文修远行了礼说道:“那就多谢星君了。”

篱落离开文曲星君宫殿后在地府门口对等候在此的手下们说道:“计划有变,你们到时等候我的命令攻击天兵。”阴兵齐声应道:“是!”

随后篱落按照先前与杨荀的约定将那批交于了他,交接后篱落的副将不得其解问道:“为何的原先计划改了?”篱落回答道;“此次我去找了文曲星君,他根本不知道杨荀借阴兵的事。借阴兵这种事杨荀若是告诉了天帝,别的小神仙不好说文曲星君必然会听说。原本我也只是猜测,可文曲星君方才然我叫阴兵听他命令,而且此事瞒着杨荀正常交接。阴兵之事若是天帝知晓文曲星君怎么会如此偷偷摸摸?所以此事,天帝定然不知。既然天帝不知杨荀就是私借阴兵,我们就没什么顾虑了,自然可以换一种方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