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254  |  更新时间:2020-02-07 00:15:21 全文阅读

伊莣一人在遥香阁逛着,那是鬼市的一家脂粉店。来这家店的胭脂水粉的大部分都是傀儡师,买些脂粉香膏回去修饰掩盖自己那批腐烂发臭的傀儡。或者是鬼市那家妓院春宵阁的人来买些香膏回去,做些手脚好吸引恩客。

伊莣看中了一款香膏,那味道是遥香阁少有的果香,且香味不会过分甜腻恰到好处。林坤来到遥香阁看见伊莣拿着一小盒香膏似乎正准备招店内伙计询问,他上前拉住了伊莣说道:“想要香膏我送你,别买这里的。”伊莣见是林坤便放下香膏挽上他的手臂笑着道:“我是孟婆,这儿的香膏无论什么用料对我来说都只是普通香膏而已。不过你既然答应送我就可不能食言。”林坤笑着道:“定不食言。”伊莣拉着林坤往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们去外面逛逛,我刚刚看见有新的商贩。”

几乎瞧遍了所有新的商贩店铺来到了鬼市的赌坊----八方赌坊,林坤和伊莣坐在赌坊最上一层的包厢里。包间不许外人进入林坤与伊莣便摘了面具,伙计将茶水点心上齐后问道:“二位要的东西上齐了,既然来这赌坊可要试着下些赌注玩玩。”林坤看着伊莣问道:“想玩吗?”伊莣点了点头很有兴趣的样子说道:“既然来了就赌一把,试试运气。”林坤问伙计:“可有什么玩法?”伙计说道:“二位是我们赌坊的上层包厢的贵客,玩法自然由你们来定。这楼下那么多赌徒和谁赌,用什么方式,赌注是什么都由您来决定。”林坤想了想说道:“你去问问今晚输得最惨的是哪一位,告诉我后再想想怎么赌。”伙计应下后退出了包间。伊莣对林坤说道:“你要和今夜输得最惨的人赌?”林坤说道:“自然是要找疯狂的赌徒才有意思。”伊莣笑着凑到林坤身边问道:“过会让伙计拿副骰子来我们玩会。”林坤笑着应下:“好。”

片刻后伙计回到包厢对林坤说道:“今晚输得最惨的是一位男客人,是个活人。”鬼市位于阴阳交界处混进活人也不稀奇,林坤问道:“这一局他赌了什么?”伙计回道:“赌注是他夫人20年的寿命,若赢了换他官运亨通。”林坤微微皱眉:“所以还是个当官的?”伊莣放下手里的糕点撇了撇嘴说道:“升官发财死老婆,真是好打算。既然输得最惨先前估计输了不少类似的东西。”伙计道:“他母亲的健康上一局时输掉了,老人家余下几年怕是不好过。”林坤对伙计说道:“我想好怎么赌了,若是此人这局输了后离开那算我输他,他死后入地府从轻惩罚。若是继续赌下去那便是他输,十八层地狱等着他。”伙计应了声:“是。”正要退下伊莣说道:“麻烦拿一副骰子来。”伙计道:“好,稍等片刻。”说完伙计算是退了下去。伊莣说道:“刚刚你说的赌局你赢定了,可别指望一个疯了的赌徒会收手。”林坤说道:“自己定规则当然要有利于自己。”伊莣微微眯起眼睛扬起嘴角说道:“我怎么觉得过会我们赌着玩我会输呢。”林坤喝了口茶笑着说道:“过会见分晓。”

赌坊大厅一对凑热闹的兄妹,这对兄妹是天庭掌管一方运势的闲散小神仙,哥哥叫任萧妹妹叫任瑶。二人看着赌坊的各种玩法正投入突然听到一个男声说道:“这把我的赌注是我夫人20年的寿命。”任瑶听见后不由朝那方向望去看见一位衣着不俗的男子,任瑶对身边的兄长问道:“他可以用自己夫人的寿命做赌注?那毕竟不是他自己的阳寿。”任萧说道:“夫为妻纲,他夫人的一切都由他说了算。”任瑶不能认同但也无法。

此时那男子对面与他对赌的是一位姑娘,带着黑色面纱身着薄薄的黑色纱裙,纱裙上点缀着几瓣的银色花瓣。站在赌桌前,虽然此刻眼带笑意却没有半分亲近之感。那模样看上去是胜券在握,最后的结果不用多说那名男子自是输了。正赌上瘾的他自然不会离开,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说道:“再来一局。”对面的姑娘声音冷冽没有任何情绪:“你今晚可是输了不少,你还有什么是可以做赌注的?”那人红了眼已经不管不顾了,他说道:“我这次压上我女儿的运气。”任瑶听后刚想低声对任萧说些什么那位姑娘微微摇头再次开口:“不值,你女儿的运气做不了赌注。”那位男子听到此再次思索着还有什么可以作为赌注的,可对面的姑娘似乎没了耐心“若是没想好不如离开,我好找其他人玩。”对面那姑娘是这间赌坊的老板安熙,难得坐在赌桌前。除了她没人能以他的官运亨通做赌,若错过这次怕是没机会了。那男子急了想要往上再加赌注,任萧看不过去上前说道:“既然姑娘想换人我来陪你赌。”那男子还想说些什么被任瑶把他拉到一旁,赌场看热闹的妖魔鬼怪一时都被任萧吸引管不到先前那位了。任瑶在不起眼的一处直视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出鬼市。”那人收到指令木然的出了赌坊朝鬼市的出口走去。

听到任萧说他要赌安熙问道:“那你拿什么做赌注?”任萧说道:“不如姑娘看看我身上有什么是可以作为赌注的。”安熙打量着任萧突然侧着身子歪头笑着说道:“我觉得你这个人就不错,可愿以自己做赌注啊?”周围看热闹的纷纷起哄,一时之间赌坊像炸了锅。

楼上的伊莣和林坤听见楼下突然热闹起来也出来看热闹,伊莣站在楼上围栏处看着站在安熙对面的男子打量片刻后对林坤说道:“我怎么觉得他是个神仙?”林坤回答:“是个神仙。”伊莣这下来了兴趣:“这天庭神仙在鬼市可是罕见。”林坤搂着伊莣:“那就看会热闹。”

任萧愣了愣轻笑一声说道:“若真是这么大的赌注不知姑娘押什么?”安熙想了想反问道:“那你有想要的吗?”任萧说道:“不如姑娘将衣服上点缀的几片花瓣赠与我。”安熙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裙上的哪几瓣花瓣后抬头说道:“好,你说玩什么?”任萧回答:“最简单的,就用这桌上的两幅骰子比大小,谁的点数大谁赢。无论什么结果都一局定乾坤。”安熙应下:“好。”

两人摇好骰子骰盅扣在桌面上,边上的伙计倒数道:“三,二,一,开。”二人一起开了骰盅伙计先看了安熙的点数报数道:“六,六,五。”又转头看了任萧的点数报道:“三个六,这位先生胜。”一旁看着的任瑶早就知道结果,掌管运势的神仙怎么可能在赌桌上输。安熙有一瞬间的疑惑但也愿赌服输没有多说什么,她取下纱裙上的几片花瓣朝任萧的方向扬去,任萧伸手花瓣飘落在了他的手心。看任萧接住了花瓣道:“多谢。”安熙说道:“大家继续,今年我便到此为止了,明年若是有这闲情逸致再来赌。”说完转身上楼,赌坊一楼又恢复以往。

楼上看热闹的伊莣说道:“也不知是哪路神仙,竟然赢了安熙。”林坤说道:“不管是哪一路,这神仙看起来只是凑热闹来的。”伊莣拉着林坤:“楼下都散了。”林坤问道:“觉得无趣?”伊莣点点头靠着林坤,林坤望着她说道:“可要去别的地方?”伊莣说道:“刚刚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再玩两把再走。如果今日算下来我赢你多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你赢我多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林坤说道:“明明你就要输了,这是在垂死挣扎。”伊莣不太服气地说道:“那可不一定。”说完二人回到了包厢。

楼下任萧收起了那几片花瓣,任瑶在他边上说道:“哥,你要这花瓣做赌注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任萧摇头:“随口说的罢了,和那姑娘赌只是不想先前那人再加赌注继续赌下去,他家人无辜。”任瑶笑着说道:“哥,我过去也赌几把,毕竟机会难得。”任萧问道:“你有什么赌注?”任瑶回:“我今日身上带的几件小配饰可做赌注,我就就想每种玩法都试一下。哥,你和我一起吗?”任萧摇摇头:“你玩吧,若有兴趣我随机压上几把玩玩。”

之后任瑶在大厅里看见各种赌法都押一把小赌注体验一下,任萧跟着自家妹妹有时也会押上一把玩。任萧玩了几把觉得大厅实在有些喧闹便知会了妹妹一声让伙计开了间包厢进去休息了,任瑶依旧在大厅玩着一切顺利正常。任瑶玩得正开心突然一阵眩晕,她以为自己就要失去意识时一双手扶住她输送了些许法力给她使她又清醒了过来,还带她远离了那张赌桌。任瑶抬头望去对方带着最简单的白色面具头发用发带随意捆起,一身红衣松松垮垮的盖在身上。整个人慵懒随意,但十分吸引人。是个男艳鬼!意识到这点任瑶立刻离开了那人的怀抱,迅速远离后又觉得此举不太妥当,开口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我,我只是……”对方笑了出来:“无事,只是这鬼市赌坊不是寻常地方,还是防备着。这些人为了赌赢会使阴招,方才你就差点中招。”任瑶说道:“多谢!”

那男艳鬼已然离开,任瑶站在原地愣了会摇摇头碎碎念道:“这艳鬼勾魂摄魄的本事我算是见识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