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0-03-14 14:08:41 全文阅读

天帝看着林坤道:“香火供奉起来的神大多是重要神职,他们若是消散天界怕是没了秩序。林坤,你原先也是声名赫赫的天界上神,真当待在地府不回天界?”林坤道:“当初离开便决定不再回来,所幸我现在不用烦心香火功德这类事情。人间众生,活着的时后几乎过得都不太好,所以会多积阴德愿自己死后舒坦些。因而地府阎王还有各阴差判官,我们收到的的香火功德都还算不错。”天帝想了想不再劝说:“罢了,当年之事是我欠你。”林坤道:“让它过去吧,从今之后都别再提了。”

天庭宴会就要开始,林坤在赴宴途中遇见了百花仙子想起先前答应伊莣的香膏便上前与仙子打了招呼。

百花仙子见他过来打招呼便问道:“可是有什么事?”林坤道:“是有事相求,不知仙子可否给予我些许香料?不只花香,如若可以给些果香的。我可以与仙子交换我有的东西,以换取香料。”百花道:“香料与我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赠与你也行,只是殿下要香料做什么?”林坤回:“做香膏。”“做香膏?”百花有些疑惑但也没细问:“好吧,我也不多问。”说完转身吩咐身后的小丫鬟回去取些香料。

“吩咐丫鬟去取了,让她过会直接给你送来。”林坤说道:“多谢仙子。”百花仙子说道:“不必,殿下客气了,先前殿下在天宫是对我也有所帮衬。我去找其他仙子了,说好宴会前先会合的。”林坤道:“好,那我也先去入席了。”

宴会开始前,水果酒水就已备好。神仙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相互寒暄几句也少不了暗暗比较。

林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想安静等香料送到便离开,可偏偏不如意。

杨荀来到宴会瞧见林坤坐在那便走了过去坐在一旁,神色不善的低声问道:“你手下鬼将篱落折损我天兵之事你可知晓?”林坤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的事,平静回复:“我是阎王,自然知晓的。虽然这事已经过了许久了我还记得。”“我可不管过了多久,所以当时是你让她这么做的?”林坤回答:“不是,但我知道后也并没觉得她做错了。”“你!”杨荀被激起了怒气可又不敢当场发怒,林坤道:“杨荀,我原以为你至少会找个像样的理由说服天帝后向我地府借兵,可是万万没想到你既然为了让百姓多多供奉与你不被其他天神抢了香火竟然私自向我借阴兵。你此刻觉得愤怒只是因为那件事之后我阎王庙香火供奉增多,你觉得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很不甘心。可是杨荀,这事一开始就是你错了,所以也不用不甘。”

杨荀轻笑一声道:“民间好积阴德,你地府的香火供奉从来不用担心自然可以心无杂念。可你原先也是香火供出来的神仙,你应该知道断了香火就会神识消散。”林坤道:“你若想要香火功德好好庇佑苍生履行神职,而不是把苍生至于危难后再大显神威。”

杨荀嘲讽一笑:“呵,天界上神果然高风亮节。想当年琨玉上神之事你也是颇多忍让,多么……”“杨荀!”林坤愤然低声打断;“当年之事一再提及有何益处?如今已经天上地下毫无瓜葛。”“是没有任何益处,只是感慨上神真是品行高洁之辈。”杨荀愤然离开,林坤坐在原地无奈叹了口气自己轻声说了句:“真当是过多久都不会变。”说罢喝了一口面前的酒。

没多久林坤收到香料道谢后便起身离开了宴会。

地府宴会阎王自然不该缺席,可伊莣到怨林时已经开始摆上酒水却没看见林坤。

伊莣走到正吩咐摆放果盘的魑身边问道:“就要开席怎么不见阎王?”魑回答:“今年我们设宴的时间与天庭宴会撞上了,阎王受邀赴宴去了。”这出乎了伊莣的预料:“天庭宴会邀请地府阎王?”魑说道:“谁知道怎么回事,可能因为我们阎王先前好歹也是天界上神吧!”“天界上神?这我倒是不知道。”魑说道:“据说当时也是声名显赫,我也就知道这些,我们地府对天庭的事向来不多做打听。”伊莣道:“确实知之甚少。”魑说道:“我们与天庭从来少有交集,多打听那做什么?”说着指了指左边比远处的位置说道:“给你留的位置,今年的酒可是我自己酿的果酒不容易醉。”伊莣笑道:“过会我好好尝尝。”

伊莣还未入座黑白无常也赶来了,子枫稍稍加快脚步来到魑身边:“我可听到了,有你亲自酿的果酒。”魑说道:“这果酒怕是不能让你这酒鬼满意的,准备了醉今朝。”子枫这下可比刚才还要愉悦:“我就说这宴会交给你们出不了差错。”伊莣道:“只要有美酒在你这就是极好的宴会了。”子枫搂着闵士道:“可惜了,老白不陪我喝。”闵士说道:“这次依旧你自己喝。”子枫道:“不是吧老白,今年魑酿的果酒你也不陪我喝几杯?”闵士似是觉得特地酿的果酒是该尝尝便回道:“就几杯。”子枫乐呵呵地说道:“放心,就几杯。”

随后几位入座,除了阎王林坤外陆陆续续开始入场。

冥缨赶到了宴会在伊莣身边坐下,看见前面放着果酒便伸手倒了一杯:“姐姐这酒好甜。”伊莣道:“解馋可以不要多喝。”子枫带着他的那坛醉今朝走过来倒了一杯给冥缨:“尝尝这醉今朝。”冥缨喝了醉今朝:“酒香醇厚,闻着酒味本以为会很烈但却没有。”子枫道:“喝着不烈后劲很大,很多人以为它不烈,结果喝多了就醉了。”说到这喝醉子枫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先前葵乐醉酒的事。她那晚醉酒说的话,她的表情。甚至是当时空气里的酒气,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又想到了?子枫不由暗自问自己是中了什么邪了?

伊莣问子枫:“你怎么过来了?老白不是答应和你喝了?”子枫似是有些不尽兴:“老白他说喝几杯就真的是只喝几杯,已经不喝了。可我的酒虫吊起来了,早知道和他喝酒没意思。”

烤全羊抬上来后冥缨便被香味吸引了,拿着盘子去分羊肉。子枫看见陆判前来赴宴说道:“终于有人陪我喝了,丫头去喝酒吗?”伊莣摇头:“你去喝吧,我就不是太爱喝。”

喝了几杯子枫见陆判带了几包吃食,里面包着的是并不常见的小吃。子枫拿起一包对闵士说道:“老白接住!”然后把东西抛给了闵士,看闵士接住后又拿起一包转向伊莣说道:“丫头,接住!”

伊莣接住了,正想打开看看都有些什么就看见林坤坐在自己身边。也顾不得打开拿包东西看看,对林坤说道:“你要坐在我旁边?你的席位应在上座”林坤反问:“我的席位是你身边,不行吗?可有那条规矩是不许坐在你身边?”伊莣道:“可冥缨回来坐哪儿?”林坤指了指和篱落还有几位阴兵玩得起劲冥缨;“他正尽兴哪能这么早离开。”说着拉起伊莣的手,光明真大。

宴会上渐渐有人注意到了阎王入席了,坐在伊莣身边。刚开始不明白,细想后明白了也并无多说什么。

林坤喝了一杯果酒问道:“我刚刚听见子枫叫你丫头,他一直叫你丫头?”伊莣回道:“是啊,一直如此。”说着笑嘻嘻地走近林坤问道:“怎么?是不是有些吃醋。”林坤回答:“有些。”伊莣说道:“吃这醋做什么?那不如你想一个你对我的称呼?”林坤说道:“那可要好好想想。”

伊莣闻到了林坤身上的花果香气,问道:“这下轮到我了,你见了百花仙子?”林坤微微闻了闻自己的衣物说道:“是,向她要了我所需的香料。我记得你要的香膏。如今香料不在我身上这香味依旧没有淡去,用这些做香膏最好不过。”伊莣说道:“做香膏要费不少事。”林坤道:“有百花仙子给的香料这制成的香膏应该不会太差,只是你可能要等上些时日了。”伊莣问道:“可以再乞巧节赠与我这香膏吗?”林坤笑着回:“乞巧节做成送你。”……

葵乐引着几个傀儡赶路,那些傀儡暴尸的日子有长有短,生前多是流浪之人,葵乐打算到了郊外埋了他们。葵乐一边走一边次想着自己先前遇见的凶悍傀儡。一般傀儡师控制的傀儡不会有攻击性,所以总觉得那傀儡不简单,可又不知要从哪里了解。

郊区偏僻之处,葵乐挖坑处理了这批傀儡。结束后走了没几米路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原来是两个去郊外坟场巡夜的看墓人,只听其中一个抱怨:“要不是最近盗墓猖獗何必这个时辰去坟场巡护守夜。”另一个说:“缺德的真是越来越多,普通盗墓贼偷陪葬钱财,这次的专偷年轻力壮汉的小伙子的尸体。”“别说了别说了,还是赶紧去巡夜完吧!”说着二人加快了脚步。

葵乐觉得这尸体被盗说不定和那傀儡有些关系,便有了要注意此事的打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