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395  |  更新时间:2020-05-04 23:04:18 全文阅读

任瑶闭关结束后两兄妹便按先前打算的准备将供奉他们的地方一一走遍,竭力为那里的信徒完成祈愿斩杀邪祟。二人走了三座城,来到第四座城是山城。

正是春天,山城的均是一片万物复苏的景象。山城树林颇多,常有人在林中迷路死亡或是上吊自杀。怕林中会有恶鬼邪祟,兄妹两兵分两路去了不同的林子。

在月光的笼罩下林中的朦胧夜色极美,任萧这边除了几个未来得及送走的孤魂野鬼并没有什么异常。正打算离开却在林中小溪边看见了安熙,任萧怕又有一场疫病,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该做何表情。

安熙看见任萧也很吃惊,察觉任萧的表情有些许不自然略微猜到了任萧的想法,轻笑着说道;“放心,我只是闷得慌到处游玩,这片山城不会有瘟疫。”任萧听到这话放松了下来,见任萧手里还握着剑安熙问道;“你来这林子可是有事?手里握剑可不像是游山玩水。”任萧回答:“来斩邪祟,受此地供奉,职责所在。”安熙道;“看来你的神职不仅仅是掌管运势。”任萧道;“护一方百姓。”安熙笑着道;“你总不在天庭还游走四方,这神仙被你当的倒是像个游侠了。”任萧收起剑说道;“自在惯了。”安熙说道;“真当是逍遥神仙,我先走了。”

安熙走远,她依旧是不多说话也不亲近,月色为她的身影更添了几分清冷。

任萧望着那冷清的身影,莫名觉得安熙拒人千里之外不是因为冷漠,而是因为害怕……

这一日,伊莣送完鬼魂打算回孟婆庄,林坤过会回来给她弹‘安魂’。

回去的路上伊莣遇见几位阴差正压着无法投胎等待处置的厉鬼,厉鬼也是极不安分。几位阴差正押送着,那厉鬼突然用力向左边的一位阴差攻击,虽然没逃脱但也引起了混乱。

那厉鬼开始横冲直撞的,两位阴差都被撞倒在地。伊莣上去帮忙抓住了那厉鬼的胳膊,无奈那厉鬼力气大得很险些抓不住。伊莣下意识的加大了手里的劲还是有些吃力,伊莣想拽住厉鬼于是手上使劲拉了一下。就在伊莣用力的瞬间那厉鬼发出一声惨叫,而后灰飞烟灭……

伊莣望着方才还抓着那厉鬼的手,看见拿手腕上戴着的手链突然想通了这段时日以来自己情绪易怒的原因,怕是与这链子里封印的阴邪之气有关。

旁边一位回过神来阴差说道:“孟婆,这是……灰飞烟灭了?”伊莣收回思绪;“是的,抱歉。”另一位阴差说道;“这厉鬼本就不得投胎,灰飞烟灭倒也没什么。只是孟婆,你真当无事吗?”伊莣回答;“我也不知道了,我……先回去静静心。你们继续做事便好,不会有大事的,不会。”

最后的那句更像是伊莣的自我安慰。

伊莣回到房间坐在桌前,桌上放着琴,她望着右手手腕上的链子发了许久的呆而后伸手取下了那条链子。取下手链后伊莣浑身无力使不上劲,但她总觉得不能再戴那链子了。

伊莣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此刻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空的。不仅身体像没了支撑一般精神上也脆弱异常,恐惧、惊慌、压抑、各种阴暗负面的情绪一时间通通翻涌而上。

伊莣正依靠着身边能支撑的东西朝前走着最后靠在了墙上,此时有人推门而入,那人是林坤。本是来为伊莣弹‘安魂’的,此刻却看见伊莣毫无力气的扶着墙边。

林坤快步上前抱住伊莣,靠在林坤怀里的瞬间伊莣本就脆弱的情绪一下子得以释放,她哭了出来。

“它不受我控制,我,我可能真的没法离开那链子了。那厉鬼灰飞烟灭了,我要怎么办?我控制不住这阴邪之气,我被控制了……”伊莣带着断断续续的哭腔混乱地叙述着,林坤抱着她安慰道;“无事,怎样都无事的。”

林坤看见了桌上那条被伊莣取下来的手链,他打横抱起伊莣坐到桌前将手链重新给她戴上。伊莣渐渐恢复了力气,那些翻涌的负面情绪得到了控制,慢慢地在林坤怀里安静了下来。

安静下来的伊莣还是紧紧的抱着林坤,身体还有些细微的颤抖。林坤见伊莣平静了不少轻声道:“发生什么都没有关系,这链子也可以不取下来。别担心,我在。”遗忘松开了林坤,林坤抬手给伊莣擦干眼泪抱到床上;“今日不妨换成催眠的曲子,睡上一觉吧!”伊莣微微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后点了点头“好!”

林坤弹起了‘入梦’,是很短的催眠曲,一曲完毕后伊莣已然入睡。林坤确认伊莣安睡后走出孟婆庄唤来手下:“去收一些醒神安魂的花木材料。”手下应道;“是!”

吩咐完后林坤重新走回孟婆庄为睡梦中的伊莣弹了‘安魂’,可以让伊莣睡得更加安稳些。

一曲弹完,林坤轻轻在伊莣身边躺下,握着伊莣的手陪她睡去……

一个时辰左右,伊莣醒了过来,看见边上躺着的林坤往他怀里钻了钻。林坤本就没睡着,感到伊莣往他怀里钻后伸手抱住了她。

林坤说道:“我让人寻了些醒神安魂的花木,到时候制成做香料再制成香膏给你。”

“若是不起作用怎么办?”

林坤低头亲了亲伊莣的脸颊:“不必担心,有我在,无论怎样都没有关系。”

伊莣缩在林坤怀里;“再抱一会。”

……

有了林坤的安慰伊莣自那日之后便放松心情不再深陷惶恐,加上林坤每日为她弹奏不同的安魂曲目她的情绪未曾再失控过,一切又正常起来。

清明,人间正哀思细雨,鬼市却热闹非凡。再次开市的鬼市依旧如同往年迎接着络绎不绝的各方来客。

凑热闹这事当然少不了任瑶,她穿梭在鬼市里看着各式奇怪的物件和店铺。逛着逛着便来到了春宵阁前,任瑶看着门口那几位与路人打情骂俏的艳鬼定力极好,不像上次遇见那几位艳鬼时心神不稳。

看来闭关修习还是很有成效的,任瑶站在春宵阁前正沾沾自喜自己的法力长进身后便传来熟悉的声音“小神仙站在这春宵阁前可是来寻我的?”任瑶转头,对方腰间挂着熟悉的白色面具,一身从未妥帖穿戴过的红衣,加上熟悉的声音,对方正是春宵阁阁主云宇。

任瑶有些心慌,毕竟上次遇见云宇的时候自己连睁眼瞧人家都做不到。但想到闭关后自己法力,定力都长进不少便有了底气。任瑶抬头看着云宇:“不是来找你的,逛鬼市路过罢了。还有……”任瑶想要问带着面具换了一副打扮的自己他是怎么认出的,可望着云宇却渐渐地再一次寻不回自己的声音,这时云宇的声音传来:“还有什么?”

任瑶神识恍惚,此刻云宇的声音对她而言像徐徐微风,似冬日暖阳,而眼前是用美艳来形容都毫不为过的男色……

云宇是春宵阁主,即使是在个个都能勾人心魄的艳鬼中也是一等一的绝色。任瑶怕再这样下去真当要色迷心窍了,她收回望着云宇的视线平生第一次感到无措。

任瑶也偏偏是个不信邪的,视线离开云宇暂时找回理智后再次抬头看向云宇“还有就是……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云宇回答:“小神仙人美心善,上次让我顺利将手下姑娘带回,未有为难,云宇自然是牢牢记得了。还不知小神仙如何称呼?”

任瑶紧紧盯着云宇,对方说的话任瑶听得迷糊。云宇话音一落任瑶算是勉强找回自己,她算是信了这个邪了。任瑶觉得自己就该远离云宇,她说了句“不必知晓。”后强装正常的离开了……

见任瑶离开云宇便走回春宵阁,走到春宵阁门前一位女艳鬼好事问了句:“阁主,方才哪里的姑娘?”云宇笑着回道:“有趣的小神仙罢了,好好做事。”“是!”

鬼市八方赌坊向来是人满为患,任瑶走进哥哥任萧的包间坐了下来。任萧问道:“逛完了?”任瑶回:“嗯,赌几把再走吧!”任萧还未回答便听见外面一阵喧哗,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兄妹两出了包间发现原是有今日运气极佳,几乎是把把都赢,引得其他赌徒不服输的纷纷与他对赌。刚刚又是赢了一把大的,全赌坊的赌徒和伙计都躁动了起来。

任瑶看着那位来了兴趣,对任萧说道:“我去和他赌几把我们再走。”说完任瑶过去和他赌了起来,而任萧则在赌桌旁看着。

掌管运势的神是不可能在赌桌上输的,几把赌下来那人输的狠了。任瑶遵守之前与哥哥说好的赌了几把便想走,可对方输急了正想翻本哪能放她离开。

那人说道:“你怕不是出老千,就这几把下注极大且把把都赢。”任瑶轻笑一声说道:“你这是输不起,急了?”任萧见此站到任瑶边上说道:“八方赌坊的规矩我没记错的话是‘不论手段,愿赌服输’。”说完想带着任瑶离开,那人却拦在二人前面。赌坊伙计拉住那人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便听见安熙的清冷声音传来:“这是想在我的赌坊闹事吗?”

听见安熙的声音那人倒是不再像先前那样拦着,安熙说道:“赌坊规矩‘不论手段,愿赌服输’,谁要是做不到我这也不欢迎。”安熙如此说了先前那位也就没做纠缠默默离开。

之后赌坊恢复正常大家继续赌着,安熙走到兄妹二人面前任萧微微点头道:“多谢!”安熙说道:“可是让那人输得太惨了?”任瑶听后笑着说道:“确实赢得多了点,可也是他自己下注下的猛,我们打算走了可他不让。”安熙道:“原是这样,既然打算走了我便不留了。”

兄妹二人离开了赌场,安熙本打算直接上楼却看见先前与兄妹二人起争执的那位偷偷摸摸地走出了赌坊,显然是不想引起旁人的注意,安熙招来伙计让他跟着对方。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我得更新速度是我的罪......我有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