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211  |  更新时间:2020-05-08 23:30:59 全文阅读

任萧兄妹二人出了赌坊便感到有人跟着,他们把那人引到僻静些的地方后任萧便把剑架在了那人脖子上“别再继续跟着我们了。”那人见打不过自然麻利地走了。

任瑶说道:“跟着我们的不止一位。”任萧道:“另外那位是赌坊伙计,应是发现我们被那人跟了来看一眼情况。”任瑶道:“如果是伙计那应该是赌坊的老板,就是那位姐姐让伙计来查看的吧!原先觉得她冷冰冰的,还直接说不留我们了,现在看来并不是。”任萧想了想笑着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今日鬼魂颇多,伊莣皆送走后只觉得自己被那些鬼魂扰的浮躁,处于就要控制不住情绪的边缘。回到孟婆庄躺在房间里,想着先前上午林坤才为自己弹奏过‘安魂’应该不会失控。可伊莣越想越心烦,最后索性起身跑去阎王殿。

前往阎王殿的路上遇到不少小鬼阴差,这些阴差小鬼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总是爱边走边聊。伊莣一路听着这小声的聊天声总觉得惹人心烦的吵闹,她加快步子往阎王殿走去。

走进了阎王殿伊莣看见林坤正坐着写东西,她小跑过去扑进了林坤的怀里。

林坤放下笔:“小心些。”察觉道怀里的伊莣情绪不对便问道:“怎么了?”伊莣微微摇头:“没事,想你了。”林坤轻笑:“今日上午才见。”伊莣闷闷地重复:“我想你了。”林坤自然察觉了伊莣的反常,轻轻拍了拍伊莣的背安抚的说道:“老爷爷给小婆婆弹首曲子吧!”伊莣摇摇头:“在你怀里最能静心。”林坤揉了揉伊莣的头发:“我何时有了安魂凝魄之效?”伊莣说道:“让我抱会。”林坤柔声应道:“好。”

约莫半炷香的时间伊莣一直静静地缩在林坤怀里,林坤任由伊莣抱着也没说什么。

这时伊莣抬头看向林坤问道:“你今日事务可多?”林坤道:“就要做完了,今日你定是有事的,与我说说。”伊莣说道:“一个时辰前还未送完鬼魂时就开始心神不宁,方才来的路上听到的所有声响都觉得吵闹。最近这种莫名的怒意和失控让我真的有些慌乱。”林坤安慰道:“虽然觉得难以控制可你依旧控制住了不是吗?你在我这阎王殿休息会,我你弹一首‘止水’我新会的曲子,安魂凝魄的作用应该是比‘安魂’好些。”伊莣依言在阎王殿休息,林坤为她弹奏。伊莣日渐加重的情况让林坤愈加担心,他试着寻找其他更好的法子却一无所获。

林坤收集学习了许多安魂凝魄的曲目,那日之后试着每日一次为伊莣弹奏不同的曲子。有时一日也会弹奏两次,可是只要伊莣依旧无法取下那条链子就得不到彻底地解决……

这日一早伊莣便在奈何桥边等着将被送来的鬼魂,不多久几位阴差押着准备投胎的鬼魂来到了奈何桥头。

一位老奶奶动作稍慢了些,伊莣盯着她沉声说道:“喝了它。”仅三个字却让一旁的阴差和鬼魂一个激灵,皆不知孟婆是怎么了。伊莣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但却控制不住无能为力,只得先安静送完那批鬼魂……

伊莣在鬼门关前找到了刚办完事的黑白无常,她上前:“闵士,你的扶魂笛吹奏安魂凝魄的曲子可是会有用些?”闵士点头后问道:“是发现那些曲子不起作用了?”伊莣说道:“我怕这阴邪之气会控制我。”子枫听后想起了冥缨的灵笛说道:“丫头,老白的扶魂笛怎么说也是阴界之物,用它吹奏曲子效果再好定也比不过冥缨的那支灵笛。”伊莣微微摇头:“那支灵笛是仙界法器,我们冥府之人谁能操控它发挥最大效力?到头来说不定还不如扶魂笛有效。”闵士道:“先不说这个,我先帮你吹一曲而后再想法子。”

……

冥缨刚做完事从阴财司回孟婆庄,正走着遇见了黑白无常。见黑白无常朝自己走来冥缨问道:“是有事来找我的吗?”闵士点了点头:“你笛子吹的可好?”冥缨回:“会吹,但不如琴弹得好,怎么了?”子枫说道:“是你伊莣姐姐,寻常演奏安魂凝魄的曲子效果越来越差于是想到了你的那支灵笛。”

闵士说道:“你吹奏那支灵笛效果如何?”冥缨修魔道,那仙界法器予他自然是发挥不多大的效用,事实上他吹奏灵笛能发挥如今的效力都实属意外让他不解了。冥缨如实摇摇头:“我见过闵士哥哥扶魂笛的效力,我吹奏那灵笛达不到如此。”

子枫呼了口气说道:“看来这地府真是没有可以很好操控那支灵笛的人,仙界法器,难不成找神仙帮忙?”

冥缨沉默了一会后想到思璃原是天界仙子,匆忙与黑白无常告别后离开了地府。

冥缨来到魔界找到了华瑟:“思璃姐姐在魔界吗?”华瑟见冥缨颇为着急的样子说道:“我直接带你去找她吧!”

魔界血河边一处住所,华瑟带着冥缨进去见到了正躺在院子里看话本子的思璃。思璃见二人走进来问道:“是发生了什么?”冥缨上前将灵笛递给思璃问道:“姐姐,这灵笛你可能操控?”思璃看着手里的灵笛说道:“我早是堕仙了,这仙家法器对我来说恐怕是不能很好的操控,是要用它做什么?”

冥缨将伊莣的事与华瑟和思璃说明,思璃说道:“我可帮忙请天界仙子帮忙。”华瑟在一旁说道:“仙子也不能总离开天界,不是长久之计。”冥缨道:“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让天界发现,但如若再没有更好的方法只能如此了。”思璃说道:“先看看伊莣的情况吧,假如真的不行我再请仙子帮忙。”冥缨道:“多谢!”

冥缨在回地府的路上路过一处野坟地,一群凶煞恶灵正聚集在一起欺凌取乐。冥缨本不想管,毕竟野坟地这种事颇多。可当他看清被欺凌的那位姑娘时他改变了主意。

那姑娘是灵,由世人的思念汇聚成的,至纯至净的灵。

冥缨上前将那些邪物尽数驱赶后站在姑娘面前。

倒在地上女孩抬头,周围月光笼罩,微风徐徐。此刻清风明月之下,一位紫衣少年朝她伸出了手。

微风吹动着少年的衣衫和长发,女孩想伸手可又有些胆怯,少年主动将她拉起。

“我带你走。”

朦胧月色向来醉人,多少人,一醉不醒……

冥河水流难得平静,伊莣和林坤躺在小船上随着冥河的水流飘荡。伊莣靠在林坤怀里,注意到了林坤腰间的白玉玉佩。看着玉佩的红色挂绳伊莣对林坤说道:“我去和月老讨一对红绳怎么样?”林坤道:“月老怕是不会给。”伊莣取下那白玉玉佩挂在自己腰间而后躺下说道:“当然不能直接要。”林坤看着伊莣带着笑意说道:“那你是偷还是抢?”伊莣争辩道:“怎么能说是偷抢呢。是巧取。”林坤了然道:“知道了,是骗。”伊莣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是秘密,到时候将这玉佩上的普通红绳换成月老的红绳再给你。”林坤抱着伊莣应了一声“好。”

两个时辰后,伊莣总算是送走鬼魂,得空起身去往天界。

当伊莣来到月老这儿时月老正站在挂满红绳的树下翻着他的姻缘簿,伊莣走上前伸出右手在月老面前晃了晃。月老抬头还未等伊莣开口说些什么月老看见了伊莣戴着的手链先问道:“你这手链可是我这的红绳?”伊莣抬手说道:“是,灵霄送我的。可是绳子的法力被收了,如今只是普通红绳了,算是个念想。”月老摇头:“我的红绳只要回到我这法力便会恢复,如今这红绳是有法力的。”伊莣记得自己先前就带着红绳来过这,所以这红绳的法力是早就恢复了。

伊莣还在想着月老瞧见伊莣腰间的玉佩说道:“你这玉佩上的红绳与这手链是一对。”

这是伊莣绝对没有料到的,她抚上腰间的玉佩问道:“是一对?”月老确认:“是一对,既然是灵霄留与你的念想,一对红绳又都在你身上我便不收回了。”伊莣有些愣住了,月老问道:“话说你今日来我这儿可是有事?”伊莣回神摇了摇头答道:“没有,随便走走,还要回去送鬼魂先走了。”说完便稍显慌张地离开了月老那。

回冥府的路上伊莣的手不断摸索着玉佩上的红绳。所以,她与林坤这些时光算是相爱吗?或者只是由于红绳罢了?

她想起了上次独自游冥河时莫名朝林坤靠去的船只,还有当时莫名的亲近之感,再到后来彼此所谓的心意相通互相喜欢。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有这红绳罢了,林坤爱自己吗?

现在想来,林坤若是无意于自己摘了这玉佩便是,可她若摘了手链就会虚弱异常,没了阴邪之气的支撑说不定会是魂飞魄散。她不能选择不爱林坤,而自己却随时可能被抛弃。

林坤不爱她是这么简单,可她不爱林坤却要以魂飞魄散为代价,这不公平……

此刻的伊莣感到一波又一波的负面情绪不停地翻涌而上如同潮水一般将她淹没,一次又一次……她觉得之前所有都是假的,渐渐开始扭曲到觉得周围的一切皆是谎言。

伊莣没有像往常去克制这些阴暗的情绪,而是任由其疯狂滋长,此刻甚至起了杀意,觉得一切皆该毁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