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轻思夜话之十年旧忆

正文第十一章 往后时光

[更新时间] 2018-11-14 16:08:58 [字数] 4603

往后时光,快乐而又纠结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唯有一个很大的不足,就是我始终都没有勇气跟周静宜说一句我喜欢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或许是自卑所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状不曾改变,反倒是时间不停在流转着。不知不觉,初二就结束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年的寒假一如往常。无所事事着。但也莫名的有着几缕安然。仿佛是忽然松了口气一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接近过年前我却是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一件我一直想要去做但又从来没有去做的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莫名其妙的决定这个寒假一定要去小叶家乡看看。于是就召集了兽兽,一起探讨起这件大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不其然,兽兽也并未去过小叶家里。但所幸,我知道小叶家是在一个叫俞寨的地方。只是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空手去不太好。于是就拖着兽兽和我一起去了一家正在盖房子的主人家。一番商量。对方给出了一人一天五十块钱的价钱。没什么犹豫,我就答应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至于兽兽嘛,他本来是不太想同意的。但在我的循循善诱之下也答应了。我颇感欣慰,然后就放下了手里抓着的砖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别说,搬砖还真是累啊。一天下来,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不过还好,两个人一共赚了一百块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幸好,兽兽颇为懂事的把钱交给了我保管。我甚感欣慰。于是再一次放下了手里的板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用家里的固定电话打了个电话给兽兽。但也不出所料,他墨迹了许久才终于来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两个先是一起去集市上买了一桶色拉油,那时的油的确便宜。十斤的一大桶才不过四十八块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随后又花了二十五块钱买了些普通水果。这样一来就还剩下了二十七块钱,加上我身上本来就还有四块钱,也算是小有财富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防兽兽偷吃,我就把水果一并装到了我的破书包里。然后把油丢给了兽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时间接近九点,我们两个就正式开始出发了。俞寨的方向好巧不巧,正要经过镇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两个骑着自行车行了好久,才终于是来到了镇上。经过了学校,假期之中,学校格外的冷清。只看了一眼我们两个就接着行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周静宜家的路口旁。我有意无意的向里面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倒也果然,没有周静宜的身影。速度放慢了许多,但还是始终未曾看到那个活泼的身影。仿佛略有些遗憾,我和兽兽终于还是经过了那个路口。接着向前行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镇上的早集热闹许多,但现在接近十点的时分,却也难免有点冷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不其然,兽兽便要拽着我一起用剩下的钱去大吃一顿。但被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不明白我的计划。这三十一块钱,我自有我的用处。要不然我又为什么不坐公交去,反而要骑自行车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就带领着兽兽拐进了镇上唯一一家的新华书店。这家书店不大不小,但也算书籍丰富。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整套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莎士比亚的书我只看过一次,是在周静宜的手上看到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也只有一本并不完整的诗集,那本书对我而言很有些枯燥无味。但小叶却莫名其妙的喜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吧,既然是她喜欢的。那就送给她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显然我还是低估了这一套书的价值。我身上的钱根本不足以买下一整套。好巧不巧的差了五块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商者,唯利是图,斤斤计较都是难免的。又更何况这穷乡僻壤的一个小小书店老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谈了半天这中年油腻的书店老板都不肯有半点退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这般局面。看来也唯有一个办法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拿五块钱来。”我向兽兽说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不其然,兽兽并不愿意。但好在我耐心丰富。循循善诱的开导了他半天。他才终于是觉悟了。主动拿了五块钱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倒也不算是节彻头彻尾的朽木,为父我甚感欣慰,便也扔掉了手里的板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十四行诗就这么轻松愉快的到手了。我们两个便也接着往前行去。前方道路,便是要穿越整个镇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叶家所在的俞寨是多么的凑巧,整整齐齐的在我家的反方向。一样的生僻,一样的离镇上很遥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偏离了柏油马路,拐进泥泞小路又走了许久。直到接近十一点我和兽兽才终于是到了。所幸现在天气寒冷,要是夏天的话自行车轮胎肯定是要沾上厚厚的一层柏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虽然已经到了俞寨,但又该去哪里找到小叶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幸我向来都算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带着兽兽一起在这陌生的村子里一处处寻找起来。乡村里基本都大差不差。都有着那般多的忠诚家犬。我们两个陌生人的贸然闯入就像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声声凶悍的吠叫声在四面八方传来,真可谓是让人胆战心惊。就这么忐忑的逛遍了整个不大不小的俞寨。说来蹊跷。由头到尾都未曾看到过小叶的身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两个又没有勇气去别人家里询问。临近十一点半,我和兽兽再次站在了进入村口的位置。不知所措的四处看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计划这般的漏洞百出。我倒是没曾考虑到我这懦弱的本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呆站了许久,犹豫着,却始终都不曾有冒昧打扰别人的勇气。不过幸好,这时有一位年纪挺大,看起来面相朴实,扛着一柄大锄头的老汉路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便鼓起勇气请教了一番。惊喜的是,他倒也知道小叶在哪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依他所言,小叶现在八成不会在家里。应该是在村子另一头的羽毛厂里。老先生又非常和善的为我们指了指羽毛厂的方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表感激,我便从背上书包里掏出来了两个苹果作为谢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后便和兽兽一起向着老人所指的方向而去。一路颠簸,不多时一处破旧的宽大平房出现在眼前。房门大开,里面放着一堆堆鸭毛,约有着七八个人在里面忙碌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的工作就是将羽毛中的硬芯去除,只留下柔软的羽绒。这些,便是制作羽绒服的原材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在我家附近亦有着这样的一家羽毛厂。或者说,这所谓工厂也不过是座小作坊罢了。工作的人并没有个固定员工,基本上都是些农村闲来无事的老太太偶尔赚些零花钱罢了。就如这样辛勤劳作一天,若是动作慢了些,说不定还难以赚到十块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想来,这些也都与我无关。凝神扫视一圈。果不其然,小叶确实也在其中,向来安静的她此时更加的安静,手脚麻利的撕开一片片洁白羽毛。无比专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专心到丝毫未曾注意到悄悄靠近的我和兽兽。直到我猛地骤然拍了拍她纤柔的肩头,她才仿佛受惊的野兔一般猛地抬起头来。看见我们两个时先是一愣,随即就又惊讶的问道:“瑞瑞,兽兽,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实说,一听到瑞瑞两个字我不自觉的嘴角抽了抽,果然,还是不能适应这个称呼。反观兽兽,他倒是颇为平常的傻笑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顿了顿,我才接着开口道:“我们两个是专门来找你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叶有些疑惑的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你可是我亲爱的闺女啊。”我很是厚颜无耻的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这所谓的玩笑不仅不好笑,还莫名的在三人间平添了几分尴尬。好在这时有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开口打破了这令人难受的尴尬。这男子显然是这小作坊的老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听他看着我和兽兽开口问道:“小伙子,你们两个也是来干活的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口无遮拦的说道:“不是,我们两个是来玩的。这活是女人干的,我才不干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不其然,兽兽一句话说完,小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去。虚荣心不光我们两个有,便是小叶也不例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这话便如猛然戳痛了小叶的伤疤一样,试问,谁又愿意将自己狼狈的一面展现在异性面前呢。尤其这两个异性还是自己的朋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狠狠地瞪了兽兽一眼,毫不犹豫的向中年男子谦卑道:“老板,我们两个是来干活的。您看看有没有点什么是我们两个可以干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年男子也是个好脾气,又或者是刚好缺人。就自动忽略了兽兽的话语。接着说道:“这里都是这个活,你们两个要是想干的话就自己看看找个地方干就行了。不过能赚多少钱就要看你们的速度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又向中年男子笑了笑道:“好,谢谢老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语落毕,我毫不犹豫的拿过了一个破板凳坐在了小叶身边。一把抓过一大片鸭毛开始撕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果然是个傻子,只是颇有些不解的看着我傻站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见状便吼了一声道:“傻站着干什么,破烂你都能捡。干这活委屈你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声音洪亮,一语落毕顿时引得不大不小的屋子里一阵大笑。当然,也包括小叶。她低垂着的洁白俏脸同样悄悄地勾起了一抹笑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颇为尴尬的讪笑了片刻,但却也还是老老实实的找了个板凳坐了下来。一同动手撕了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板拿了两个破旧的大框子放在了我和兽兽面前。照他说的,我们两个把撕好的鸭毛放在框子里。等到要走的时候称重量算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些倒不是我在意的。我只在意我这颇为机智的举动轻松地打破了先前令人难受的尴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身边小叶依然安静的工作着。好吧,看来无论何时她都是一样的安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故作出一脸神秘的表情看着小叶道:“亲爱的闺女,为父有个礼物要送给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叶头都不抬,显然我这玩笑又开的比较尴尬。讪讪笑了笑。我也不再啰嗦。一把将背上沉重的书包放了下来。从里面掏出了那套崭新还带着书香气的十四行诗。一把放在了低着头专心劳作的小叶眼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明显可以看到小叶愣了愣。我接着说道:“这是为父昨天搬了一天砖换来的。送给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边的兽兽连忙不忿的叫道:“还有我好不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显然我并不会搭理他,小叶一样不会搭理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片刻后,小叶还是伸手接了过去。抬起头看着我和兽兽说了句谢谢。自此之后,便再无言语。她从来都是这样的安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别说,这活虽然看起来轻松。但实则挺辛苦。才没做多久我就觉得手指头有些痛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也是一个鸟样,时不时的抱怨着。不过,没人搭理他就是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倒是小叶看起来做的颇为得心应手,轻松自如。想来应该是熟能生巧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这么艰辛的撕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内一干埋头苦干的人终于是停下了手上动作。一个个慢慢的站起了身来。许是要下班了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倒也果然如此,小叶见状亦是停下了动作。缓缓站起了身来。略显慵懒的活动了一番手脚。接着我们三人一起向着门外走去。中年男子见人都离开了就将大门锁了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午,便要在小叶家蹭饭吃了。不知为什么,我仿佛隐隐有些期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泥泞土地上,尚还有着大片残雪。小叶揽着崭新的十四行诗。带领着推着自行车的我和兽兽一路前去。她一如既往的安静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便如路旁老树上那一片片洁净的积雪一般,纯白无声,但却沁人心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距离不远,紧走了约有七八分钟。小叶家就到了。一样是破旧的瓦房。不过面积很有些小。便是比起我家来都差了许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进了不大的屋内,是两个看来慈祥但却也风烛残年的老人。显然,便是小叶的爷爷奶奶了。小叶和我一样,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爷爷奶奶应当便是最亲近的人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位老人十分热情的招呼着我和兽兽。一番客气的话语后。我便拿出了书包里的许多水果放在了那唯一 一张破旧木桌上。兽兽见状也连忙从书包里拿出了那桶不大不小的油。一起放在了桌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如大多数人一样,小叶的爷爷奶奶无不是说些:“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之类的客套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既是客套又何须过多在意,我便也回了一番客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简单单,午饭就这样吃完了。几碟简朴的农家小菜,倒不知为何我却格外的有食欲,连吃了四大碗米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让这一桌人颇为震惊,不过也所幸米饭煮的多。倒也未曾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吃过午饭后,我们三个便又再度去了羽毛厂。依旧是辛勤的劳作着。不过这次只到了约有下午三点半左右的时候。小叶便主动提出四处走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我们三人便跟老板打了个招呼,结了工钱。小叶赚了七块钱,我赚了三块钱。至于兽兽,则就更加的少,只有一块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兽兽可谓是非常不愉快,从老板手里接过钱的时候不忿的说了一句:“还不如去拣破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顿时引得众人一片大笑。老板是个和善的人,也没有同他计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平平淡淡,我们三个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四处转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叶是个不善言语的人,我明白她也想要尽力带我们去找到一个好玩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这偏僻的乡村,又时临冬季。哪会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就这样安静的转转,不也挺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如果可以排除身边欢脱而又苍老的兽兽的话。我想这一幕应该会更加唯美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简单单,也不知过了多久。看了看天色,似乎也有些晚了。我和兽兽便告别了小叶,骑着自行车再度往回行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仍是再一次路过镇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仍是再一次路过周静宜家的路口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仍是再一次失望的没有看到周静宜的身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