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倾国是故国 > 正文
1.生死考验
作者:红小亮  |  字数:2826  |  更新时间:2018-11-13 11:13:05 全文阅读

东汉末年,百年不见的乱世,宦官与外戚明争暗斗,使得朝廷腐败至极,民不聊生。

  

  终于激起了黄巾军起义,以张角为首的黄巾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劫富却不济贫,各地皆陷兵戎,朝廷发布了自主募兵讨伐黄巾的诏书,各地纷纷起兵,不久战乱被平定,但是乱世并没有终结。

  

  各路诸侯想位居九五的野心日益膨胀,纷纷争夺地盘,这时,他出现了。

  

  -----他,是黑夜的使者,也是希望的化身,在城池陷入兵戎时,他会想尽办法的进去,一人一剑,救出几个五六岁的女孩,也不曾引起别人的注意。

  

  因为,没有人会在意一座死城~

  

  他浑身穿着黑衣,黑色的斗笠,黑色的披风像是黑夜的使者。

  

  没人知道他是谁,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会把孩子带去哪里。

  

  事情发生有一个月了,百姓都人心惶惶,官府对此也无可奈何,一个月的时间,事情发生了只有一个月,他就消失了,永远的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渐渐地人们对此淡忘了,但没忘的是被他抓走的女孩。

  

  他一共抓了二十个女孩,他把她们关在一间小屋里,屋子很简陋,有二十张床,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二十张桌子,拼成的~

  

  晚上孩子们就在里面睡觉,纵使孩子们怎么叫喊他也不会开门,只是在外面吹箫。

  

  一天,他开门了,给孩子们二十个馒头,孩子们看见馒头都争先恐后抢去,等孩子们吃完,他给孩子每人一把刀,又拿了十个肉包子,一双杏眼狡黠的看着她们,眯着眼睛,淡淡的对孩子说:“拿刀杀死一个人,活着的人才可以吃包子,半柱香为期。”

  

  说完他走了,而屋中的孩子们怎么会杀人,但是弱肉强食就是这样,

  

  终于有人意识到了这场生死之局,“啊。”一个女孩应声倒下~

  

  适者生存,你不杀她,她就会杀你,这就是乱世的生存之道。

  

  半柱香之后,出来了十个孩子,她们拖着和自己相处了几个月的姐妹的尸体出来了,孩子们都跑去吃肉包子了,至于有一个孩子,她身材比起其他的女孩子娇小,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样柔弱的女孩选择了逃跑。

  

  他武功高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抓了回来,把她和别的孩子分开,他开始留意这个逃跑的孩子,他在这些孩子们的眼里是魔鬼,是最可怕的,也是神秘的,没有人会反抗,没有人会逃跑,因为那样只有一个下场----死。

  

  这晚他去看那个女孩,推开门他看见蜷缩在一旁,他摇了摇手里的馒头,打趣的问道:“想吃吗?”女孩将头别过去,不去理他,虽是夏季但是夜间还是很凉,女孩不禁瑟瑟发抖。

  

  他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女孩披上,又把馒头递给女孩,第一次女孩看到他如此温柔,轻轻靠近他,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梅花香,很是好闻,在这血腥弥漫的地方是特殊的存在。

  

  他走到门口,与女孩说起话来,“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吃得太猛噎着了,他出去拿了一杯水给女孩,“慢点吃。”说着他又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女孩说:“没有名字。”

  

  人怎么能没有名字呢?名字虽说只是一个代号,但正因为这个代号人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分的,“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他说话的语气也很温柔,如春风拂面,谁也没想到抓她回来的恶魔会是这样的人!

  

  女孩从来没见他说过这么多的话,他淡淡吟诗道:“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你就叫粉蝶好吧。”

  

  女孩浅浅的念道:“粉蝶,粉蝶,好名字。”

  

  女孩望着他,眼中有一丝迷惑,“想问什么就问吧。”他说。

  

  女孩直言不讳的说:“你为什么不杀我?你不说逃跑的人你都会杀了吗?还是你只是说说而已?”

  

  “不,逃跑的人我会杀,不过你……你很像我,那么倔强,那么不服输,不任人摆布,所以破格留下你,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早点睡吧。”

  

  他走了,只留下粉蝶一人,不知从何时起,粉蝶看到他就会有些紧张,心跳就会加速。

  

  三天后,他又向剩下的九个孩子下手,这次他准备了两只烧鸡,将孩子带到外面,坐在一旁,对她们说:“这次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只有一人能吃到东西,你们都要拼命。”

  

  孩子们都想活,用尽一切办法杀死对方,他就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也不说一句话,不一会儿,绿油油的草地浸满鲜血,血腥味到处都是,最后只有一个人,她拿着刀,血顺着刀留在草地下,草经过血的滋润长得更加旺盛,女孩饿极了抓起烧鸡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他吟诗道:“屏风九叠云锦引,影落明湖青黛光。以后你就叫青黛了。”

  

  他拍了拍手叫出来粉蝶,“你有魄力,我很欣赏你,今后你们要好好相处,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事情呢。”两个女孩子就睡在一间大屋子里,屋子里没有生气,死气沉沉的。

  

  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多问什么,也不知后面的路会是什么样子~

  

  第二天,他便将青黛和粉蝶送往深山,培养她们成为天下最好的刺客,并且对她们恩威并施,使得她们成为自己的心腹。

  

  临风而立,站在最高峰俯瞰人世间,这就是乱世,到处都是烟雾,混乱不堪~天上也是乌云密布,愁云惨淡~

  

  赵鸿郢,字子轩~他带着一腔热血定要将这天下拨云见日,让阳光照射进这天下。

  

  听到有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

  

  “扶风,你可回来了。”子轩打老远看见他来便是满心欢喜,只是注意到后面跟这两个陌生的女孩子。

  

  “子轩,你来了,要走了吗?”看着今日的他和平时不一样,一走过他的身边闻到淡淡的梅花香便知道他穿着自己的衣服。

  

  “是的,来跟你辞行的。”双手抱拳,郑重的告别。

  

  一入乱世,再无归路~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保重。”轻拍了拍子轩的肩膀,他那么的瘦弱单薄,不知在这乱世之中是福是祸,会不会被人欺负。“如果你需要,我会马上出现!”

  

  子轩笑笑,这扶风...扶风自然样样都是最好的,最好的容貌,最好的谋略,最好的心性...

  

  他也算是看着子轩长大的,子轩的大部分谋虑,手段都是他一手教的,年纪虽然是他的兄长不过更像是他的恩师~

  

  “我会的,你的衣服我就不还了。”说着拍拍自己的胸脯,他的衣服一直都是干净的,挑了一件颜色略微深色的衣服,便感觉他在身边,穿着便什么都不怕了。

  

  “想好去哪了吗?”唇角勾出笑意~

  

  如今群雄割据,逐鹿中原,曹操曾集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现在还剩下的也都为自己谋得一席之地,北方曹操绝对不会去,那就只能奔江东去了,江东之主,孙权还是个可以信赖的人选。

  

  “去东吴,去建康。”子轩说的很决然。

  

  他,长大了,可还是一直那么的有主见,有了自己的想法便要去做,别人不能阻止,更不能争论分毫,这才是子轩~

  

  “是吗?”扶风突然一伸手扼住他的咽喉,另一只手将他的两只手禁锢在背后,“但真要离开?你可想好了?”

  

  “我一定要走!”学成出山是每一个谋士的愿望,凭借自己的智谋、手段,翻云覆雨,可以搅得天下不得安宁亦可以拨乱反正、廓清寰宇,为天下人带来和平。

  

  子轩,双手不能挣脱,喉咙被他掐住,不能撕咬,便用脚像他的脚踩去,扶风轻轻抬脚就躲过了,子轩接着抬起腿朝他的膝盖踹去。

  

  他一直站不稳,重心偏离,也因为痛的原因手上的力道轻了些,双手挣脱他的禁锢,转身与他面对面,四目相接,子轩浅浅的微笑,用头大力的朝他磕去,一时只觉得眩晕。

  

  在清醒时,扶风已经被子轩擒住,单膝跪着,背对他的视线。

  

  子轩刚才的目光,凶狠、阴冷,那一刻他是真的想杀了他,倒是不用担心他了,可以出徒了。

  

  “那~我走了。”松开了扶风,理了理衣服,朝着身后扶风摆了摆手,朝山下走去,他那娇小的背影现在确实如此的伟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