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稻草人scarecrow

正文四 “不是我杀的。安乐死是我自己要吃的”

[更新时间] 2018-11-22 14:41:12 [字数] 2477

  “我交男朋友了。”餐桌上,卉子对母亲说。“男朋友?小羽吗?”母亲问。“不是。”“那是谁?”母亲放下碗筷问道。“权佑。”“他是谁?”“我男朋友。”“他知道你有……”母亲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停了下来。卉子放下碗筷“我吃饱了。”她起身。“卉子,……”母亲轻声叫道。“等你爸爸回来我们坐一起好好谈谈行吗?”她的声音仍然很低 “我不要。”她向卧室走去。卉子坐在书桌旁,她打开抽屉。绿地上稻草人微笑着静静的立在那里。张开双臂仿佛迎接她。天蓝的透明,地绿的晶莹,枯黄的稻草人与它们融合在一起。卉子轻轻拿起,翻开。一张折叠很公正的纸静静的躺在那里。经本院鉴定,患者启纯卉子患有精神分裂兼间接性失忆症。卉子将本合上。虽然枯黄,它依然微笑。卉子看看它。将它慢慢放进自己的包里。=?*~^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分手吧。”卉子走进教室,权佑坐在她身边。“为什么?”他不解。“因为我有病。”卉子将证明抽出递给他。权佑看了看,轻轻放下,“卉子觉得自己有病吗?”他问。“什么意思?”卉子抬头迎上他的眼。“我只相信卉子的话,这些证明什么的也可以是伪造的。”他将纸按印路折好放进她手里。“你不觉得恐怖吗?"经本院鉴定,患者启纯卉子患有精神分裂兼间接性失忆症。她打开纸指着那排字给他看。权佑笑道“这些都是次要的,只要卉子说没有我是不会相信的。”他再次折好“为什么?”“因为卉子同意和我交往时,我已经说过,无论什么事我只相信你说的。”他微笑着用手揉揉她的头发。窗帘被风吹起。点点的阳光洒进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卉子,今天为什么没等我?”仲羽踏进教室问道。卉子不答,将头转向一边。“又怎么了?”“没有。”她将证明紧紧的撰在手里。仲羽见状,将纸从她手里抽出。“你拿这做什么?”他打开问道。“没事。”她将纸夺回忙塞回自己的包里。“帮我请假。”卉子搁下这句话欲走。“去哪里?”仲羽一把抓住她。“不用你管。”她甩开他,东西洒落了一地。她慌忙去捡将东西胡乱的塞进包里,向外跑去。“你怎么她了?”他转头问权佑。“我没……”话还没说完仲羽已向外追去。权佑无奈。转身看到桌角下安静的躺着一个本子。他捡起。蓝天,绿地,稻草人。他翻开第一页卉子。右下角落下她的名字。大概是落下了。他拿起本向座位走去。他打开是日记。要不要看?要不要看?他纠结着,忐忑着。好奇心驱使着他读了下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卉子?”卉子蹲在田间,望着稻草人发呆。仲羽走来轻轻唤她。“怎么了?”他蹲下问道。“没事。”卉子在草上画着圈。“是不是他对你说了什么?告诉我我去收拾他。”“没有。”“卉子。”他怒了。用手扳过她的肩。“告诉我,他怎么你了?”“你抓疼我了。”她轻轻吐口气。“你会完完全全相信我吗?包括杀人,包括病。”她迎上他的眸。“嗯?”仲羽疑问。“他说,无论什么事他只相信我的话。”卉子没等他说下一句,甩开他的手转身离去。“卉子。我相信。卉子。”无论怎样你都犹豫过。卉子头也不回。一阵大风吹来。稻草人晃动着。“啊……”仲羽躺在地上看着摇摆的稻草人。手机响起,他挂掉。将手机关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他……只想,静静地躺在这里……额前的碎发随风飘起。=?*~^首发www.zongheng.com#&*-?

    “才刚死一个没多久,你又抱来一个?”卉子刚进家门就听到母亲的骂声,“这孩子我会牢牢的守着他。”“你能守他一辈子?”母亲吼道。“我就要守他一辈子。直到我老去。直到我死去。”父亲接到。“启明生。你不得好死!”母亲骂着。“纯惠香,你也好不到那去!”卉子听到他们的吵闹声更是心烦。“闭嘴!”父亲见是她连忙停止。母亲也随之停止了。卉子没有去看他转向房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姐……小姐……快醒醒。快醒醒。”卉子被一阵拍门声叫醒她起身去开门。“小姐……小……小……小少爷……死了……”“什么?”卉子慌忙看看自己的身子没有血迹。她连忙向婴儿房跑去。“谁放的安乐死?”父亲看到地上的瓶子。卉子认识那瓶子,那是仲羽送给他的药,她想安乐死,仲羽不愿意却又怕她自己去买药就买了一粒放进瓶中封闭的严严实实。仲羽也有一粒,他告诉她如果她死了他就会随她一起死。她不愿仲羽死就没在提过。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会在这?她明明记得自己一直随身带着。时刻提醒着自己。她摸摸领口……什么都没有。“卉子。这是你的吗?”父亲问。“我……我……是……是我的……”她吞吞吐吐说不出话。“哎,”父亲甩下胳膊狠狠的叹了口气“卉子……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我……我没有杀他。没有……”“那这是什么?你哪来的安乐死?”“是……是……不是我杀的,安乐死我是自己要吃的……”“什么?”父亲叫道。“我……我……”卉子向外跑去。仲羽……仲羽。她用公话一直拨打仲羽的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已经数不清自己打过多少通电话。“权佑……”她想起他。用公话拨通他的电话。“喂?”“佑,权佑……”她已经没力气了。“卉子?你在哪?”“我在……我……救我……”卉子惊慌的倒地。“卉子……卉子……”权佑焦急的叫着。卉子蹲在地上靠在门上。我没有杀他……没有……权佑打开定位,找到卉子的位置连忙跑去找她。=?*~^首发www.zongheng.com#&*-?

    仲羽在稻草人旁躺了一夜。这个夜里,他想了很多。他应该告诉她。他爱她。他应该告诉她,她永远相信她。他应该向她道歉。对不起,他怀疑过她。对,我要告诉她。他起身向卉子家走去。门口又多了张婴儿床,仲羽连忙进去。“伯母,卉子呢?”“小羽啊……卉子没和你在一起吗?啊???”“没有啊”“哎呀,她刚刚跑出去了,我以为去找你。……哎呀,启明生都怪你。都怪你,这可怎么办啊?快去派人找啊……”母亲对着父亲叫道。仲羽打开手机好多未接电话消息。这……是公话?仲羽连忙向有公话的地方跑去……卉子……我该死。摆脱……拜托你不要有事。……卉子……求求你,他一个个的找。终于…… “我相信你没有杀……不要怕……”他看着他安慰她。他看着他抱着她……“伯母,别着急。我找到了。她没事。”仲羽打给纯惠香。“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羽,麻烦你照顾她……拜托……谢谢你。”“我知道了。伯母。”仲羽挂掉电话望着电话亭里的他们……=?*~^首发www.zongheng.com#&*-?

    风吹着。稻草人在风中摇摆晃动。卉子,对不起。我来晚了。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