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稻草人scarecrow

正文五 “因为我不相信情”

[更新时间] 2018-11-24 08:56:21 [字数] 1766

  "你为什么不问我原因?”两人并排走着, 卉子问道。“因为我说过,无论如何我都相信你。"权佑笑笑达到。“你为什么喜欢我?”“因为你的头发和侧脸。”卉子抬起头 满脸疑惑。权佑笑道“你相信一件钟情吗?”他问。“不相信。”“那就是相信日久生情了?”“不。”“为什么?”“因为我不相信情。”卉子静静的回答。“那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相信一切的情,”权佑停下脚步,面对着卉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是因为……”权佑第一天进班路过她身旁头发打在他手上的触觉。“起初,我以为对你只是欣赏,可是后来……”追你的时候也只是担心会出现第二个同桌,他在想如果我真的说出来后面的话,她应该会很害怕?她肯定很恨我吧 …“后来?”“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卉子不做声。权佑也沉默了。两人就那样静静的走着。“带你玩点不一样的,”权佑打破沉默。 “我……”卉子想要拒绝。“不准拒绝,从你给我打电话那一刻起,你今天必须听我的。”卉子低头不语。权佑微笑着拉起他的手。脚步轻盈的向前迈着。仲羽跟在他们的身后,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权佑拉着她来到湖边。“要试试吗?”权佑指指划船的人,“可以吗?”卉子反问。“当然了。”说着他拉起她的手向岸边走去。卉子站在石桥边望着湖面。她看着湖面嬉戏的情侣,嘴角微微上扬。权佑拿着钥匙走来,风起。权佑呆呆的望着她。她的笑真的好美。“卉子……”他忍痛打破这美景。卉子转头。“好了”他伸出手。卉子迎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脚放在这里就行了。就像骑自行车。”权佑指挥者,卉子很听话的将脚放在踏板上。“来,我们一起咯。一 ,二,三走”权佑握着方向盘。“好玩吗?"卉子微笑点点头。”那好,加速了哟,”船随之加速转弯,转弯,转……两人开心的笑着闹着。“好累啊。”卉子停下,身体向后躺去。“舒服些了吗?"权佑也停下问道。“嗯,谢谢你。权佑。”“叫我佑”他轻轻将她揽入怀里。卉子不语。“再叫一声佑吧,没记错的话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叫的是佑。”卉子抬头迎上他的眼神,"没…没有吧。”她的声音很小,小到自己快要听不清楚了。“权……”卉子还没说完,他的唇贴上了她的。“权……”她还未说完又是一吻。“你…”“以后再叫我权佑,我就这样惩罚你。”卉子捂上嘴巴,轻轻将头低下。权佑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微笑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是我先认识卉子的,明明是我陪伴她十几年的。明明是我明明都是我。仲羽站在远处,望着船里的他们。怒火,嫉妒一起涌上心头。这到底是什么感觉,现在又是什么滋味?卉子,你知道我也爱你吗?他摸着自己的右心房。望着,静静地望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权佑将卉子送到家。家里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父亲平静的坐在沙发上读报纸。母亲见卉子回来拿着沏好的茶走出来。“这是?”“正式介绍一下,我男朋友,权佑。 ”“权佑?小羽呢?”母亲将茶放在桌上。父亲依然翻阅着报纸。“你觉得可以就行”父亲头也不抬,继续盯着报纸。“伯母好,伯父好。”权佑鞠躬打招呼问候。“先做下吧,我再去沏点茶。”母亲转身再次回到厨房。“不用麻烦了。伯母,我只是把卉子平安送回家就走。今天来的匆忙也没为你们准备什么东西,改天我一定正式拜访你们一下。”“别这么客气,什么拜访都是一家人。快坐下吧。”母亲招呼着。“权佑,你先走吧,”卉子道。“嗯。”权佑看看她气氛不太好“伯母,我就先走了。下次好好拜访您。今天真抱歉。”卉子和母亲将权佑送到门口,权佑笑道。“好啊,那下次一定做你爱吃的饭菜。”母亲微笑的回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送走权佑,卉子向房间走去。父亲仍在翻着报纸。“饿吗?吃点东西吧。”母亲道。“不饿。”欲走。“打算结婚吗?”父亲收起报纸,抬起头问道。“先处着吧。现在谈结婚太早。”母亲将茶递给父亲。“你让她回答。”卉子转身,“不一定。”“那仲羽怎么办?”父亲抿一口茶。仲羽?呵~一丝苦涩涌上“在说吧。”卉子关上门。仲羽?仲羽,仲羽。卉子苦笑,翻开手机好多未接来电。都出自同一个人,仲羽。仲羽,在乎我吗?她将手机扔在一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权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为什么那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你看到了什么?”权佑推开家门传来父亲的声音,他关上门悄悄走进里房。一个妇女正在接受催眠。他轻轻打完招呼。准备离开。“我看到一个女人。”那名妇女回答。一个女人?一个女人。他反复的念着四个字。一个……女人?是一个女人。他快步走进父亲的房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