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稻草人scarecrow

正文六 “知道吗?她有精神分裂症”

[更新时间] 2018-11-24 08:58:44 [字数] 1397

爸,她是谁?”父亲送走患者,踏进房间权佑指指放在桌上的照片。“哦,她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她是纯惠家族的七十代传人。”父亲拉开凳子坐下。“是善用巫术的家族吗?”权佑也跟着坐在旁边。“是啊。”父亲整理着凌乱的书桌。“那么,爸。巫术可以封锁记忆吗?”权佑也帮忙整理着。“也不能说是封锁,因为自古以来就没有完全封锁记忆的巫术。巫术只能冷却某个时间段的记忆,完全封锁记忆的巫术在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父亲不紧不慢的整理着。“是这样吗?”权佑停止了手上的事情。父亲扶扶眼镜。“你今天怎么对巫术感兴趣了?”“那催眠可以唤醒那段冷却的记忆吗?”“当然可以了,只不过副作用比较大,那段记忆本身是属于自己的但是他本身却不知道,倘若那段记忆被唤醒,患者可能会精神分类,乃至死亡。”父亲将整理好的东西放在一边。“还有其他的可能吗?”许久权佑问道。“也是有的,患者可以通过找回那段记忆重新生活。单这种可能性是百万分之一。”父亲抬起头。推推眼镜。“怎么了?是有同学这样吗?”父亲认真起来。“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爸,我先去休息了。”权佑起身向卧室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样吗?权佑躺在床上忽然想到卉子的日记。那关于第一个弟弟死的日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记得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昨天下了大雨。我不讨厌弟弟,我很喜欢他怎么可能杀了他呢?可是,为什么事情所有的动向都是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和父亲带我去了医院,好笑的是,医生说我是精神分裂症。母亲和父亲竟然也相信了。明明没有病的,为什么说我有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弟弟死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我的围巾落在了哪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弟弟死了。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我的刀落在了那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弟弟死了,我已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我的药竟然在那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权佑扶扶额头。如果是这样,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她是她的女儿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卉子。”卉子出门。仲羽静静地站在门口等着她。卉子双手握紧肩带。索性不理他转身离开。 “卉子,你听我解释,昨天……"仲羽抓住她的胳膊。“佑,你迟到了。”卉子不看他一眼甩开他的手。微笑着走向权佑。“哦,我来晚了。对不起。”权佑看看仲羽被甩开的手答道。“若是以后在迟到,我就不等你了。”卉子笑笑挽起他的胳膊欲走。“额,那个,仲羽要一起吗?”权佑招呼发呆的仲羽。“嗯?嗯。好,”仲羽将手放进口袋向他们走去。三人一路沉默着走向学校。路过的同学打探着这三人。“我是多余的?”权佑尴尬的想着。卉子抬起头,初生的太阳像蛋黄。散发的光并不刺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启纯卉子同学。我喜欢你。”有一个男生。“我有男朋友了。”卉子不接那封包装精致的信封。“啊?”男生大惊,卉子不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仲羽依旧接过信封紧随而去。平时都是他们同行,而现在……仲羽看看前面并排走的他们。低头又看看手里的信封。是该苦笑吧?也是嘲笑。“好般配。”偶尔会传来赞叹声。讨论声,他就这样被淘汰了?他就这样出局了?他与她十多年的感情竟比不上他们十几天的感情?仲羽停住脚步,将信撕得粉碎。丢进垃圾桶里。仲羽好帅。他被无故的赞美。嘴角扬起一丝邪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灰蒙蒙的,卉子觉得天气让她窒息。是要下雨了吗?“知道吗?她有精神分裂症。”“何止这些,她还有间接性失忆呢。”“啊?真的吗?”……卉子刚踏进教室就听到他们的议论声。卉子腿忽然软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卉子……”她已听不出是谁在喊她。轰隆隆,一串闷雷响起。窗帘被吹得高高的。全班乱了阵脚。 没有人注意有一抹邪笑。没有人注意窗前的黑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