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前夫请走开

正文第九章 人间蒸发

[更新时间] 2019-06-18 18:34:43 [字数] 3030

眼看着傅凉川离开病房,玉冰清原本用力伪装的强势瞬间就败下阵来,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蹲在了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样?先缓缓,别太激动,身体要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邱连钰凑过来,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试图给予一些安慰,想让她别那么难受,然而明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一些安慰的话,就更难出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冰清抬起头来,转过去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心里所有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靠在多年的好友怀里,似乎所有的软弱都被释放出来,眼泪又开始汹涌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好了,哭吧,把委屈的事情都哭出来,会好一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怀里的人从来都是那种坚强的性格,无论多么困难,多么心痛的事情,都能强忍着坚持下去,换做是谁,一瞬间所有的信仰和心里建设都崩塌了,也都会崩溃,就算是她也不例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抱着她哭了多久,终于渐渐感觉到她有些安分下来,本来身体就不支,现在情绪宣泄出来了,就更加疲惫不堪,瘦小的身体靠在他怀里半分力气都没有,让邱连钰更是心疼的要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伸手稍稍用力就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往床上轻轻放过去,想让她躺下来再休息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帮她掖好被子,转身想要搬凳子坐下,却被拉住了衣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一双浸满悲伤的眼睛,还没有完全干的眼睫毛,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邱连钰声音低沉的开口,心脏像是被一根细细的丝线反复拉扯着摩擦,疼的有些难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我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玉冰清的声音微弱,却充满了决心,坚决的像是要从刑场逃跑的犯人一样,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做停留,生怕会死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她这个样子,简直能直接让人心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外一边,离开的病房的傅凉川并没有再回到洛柔那边,而是吩咐了手下照顾,自己直接离开了医院,一路上开着车子,在路上也在不停的回想,八年前,她一脸纯真笑意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想这段时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忍不住都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怎么可以这样,居然近在眼前都没有认出来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分明两个人是那么的不同,就算拥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可是眼神却是截然两种,再仔细想想,当初她就是为了钱离开自己的,可自从结婚之后,玉冰清虽然几次三番的开口要钱,却从来没有在身上体现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把一切都理解成是玉城在背后指示的,那么一切也就说得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傅凉川拨通了自己手下的电话号码,接通后薄唇轻启,低声吩咐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调查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玉冰清何和玉城的账户,所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最直接的方式能够解释内心疑惑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吩咐完了要调查的内容,傅凉川直接把车子停在别墅门口,转身进了她的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心里已经隐约开始相信她口中的话了,但那双眼中散发的绝望和冷漠,却总让他耿耿于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印象中的小女孩,从来不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表情来,更不会伸手给自己一个耳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叮咚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话铃声在口袋里响起,傅凉川拿到眼前看了一眼,停下了手上正在翻东西的动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声音明显压低了很多,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不是很好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电话,是还在医院的洛柔打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哪里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只是惊吓过度加上轻伤,却还是要住院好几天的洛柔,声音小小的,听起来极度委屈温柔的样子,让人只是拿着电话听着,都能想到她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凉川内心一凛,不由得叹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刚才一直沉浸在玉冰清的言语中,甚至都忘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是洛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是为了故意刺激玉冰清才找了这么个人故意做出恩爱样子的,其实心里,对这个女人,无非就是各取所需的想法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公司有点事,很快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不是洛柔这个电话,傅凉川真的差点就不清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怎么就没有想过,既然两个人长了一模一样的脸,现在又处于这么尴尬的时候,她完全有可能反利用这个说法,来给自己增加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想这一年来所有发生的事情,还有她伸手去推洛柔的事,越来越觉得,刚才自己听到的是一句谎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非就是和那个叫什么邱连钰的串通好,演给自己看的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想只觉得好笑,玉冰洁,你觉得我是这么好骗的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右看看这房间里的一切,傅凉川脸上的情绪开始慢慢凝固,最终回到了之前冰冷的状态,这才重新离开了家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回到洛柔的房间,看着她低眉顺眼,巧笑嫣然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傅凉川的侧脸火辣辣的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意识的伸手捂上那半张脸,终于是觉察到了,这是被那个女人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明目张胆的当着自己的面,就做出过分事情的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总有种记忆中的人和她重合的错觉,傅凉川的内心也从内疚到悔恨来回几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你想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不觉的自己就入了神,再回过神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半天,只是感觉有人伸手拍了自己的一下,顺着力气回过头去,是洛柔的手,脸上满是委屈的,正在看着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看起来下一秒又要梨花带雨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司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凉川向来不是耐心十足的人,只不过大部分时候,都带着目的在做某些事情,才能忍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却是格外的奇怪,莫名的就有种烦躁的感觉,无论洛柔说什么,他都想要逃跑,似乎从听到玉家有两个孩子开始,他的心就始终处于这样的状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去八年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抚了一下还在委屈的洛柔,傅凉川终究拗不过自己,抬脚往隔壁的房间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病房门口,几次深呼吸调整情绪,甚至还不忘侧耳听听里面的动静,他不想再看见任何让自己不开心的画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以为会看到那个女人躺在床上睡着的样子,却没想到,整个病房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床上干净整齐的,就像是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问一下,这张床的病人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眼前的空旷,傅凉川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慌张,简直是有些不敢相信,伸手拉住路过的小护士,指着病房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可能去厕所了吧,我没看到她办理出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护士抬眼往里面扫了一眼,淡定的开口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凉川往里面走了两步,看着到处都空空荡荡的样子,甚至连拖鞋都还在,怎么可能是去厕所了,这一定是偷偷溜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那么不想看见自己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憎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就复杂的心里,这下更加复杂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吩咐手下先放一放之前的调查,优先去寻找那女人的下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论她是玉冰清还是玉冰洁,都是他的人,在他点头之前,谁也没有资格带走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以为,和之前一样,快则一两个小时,慢则一两天,很容易就能确定到那个女人的下落,却不料,一直到洛柔出院,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新回到别墅,每天早上临走之前,傅凉川都会下意识的往楼上看一眼,那是她之前住的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天,一星期,一个月,始终还是没有她的消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的最后,留下来的线索,居然就只有医院监控录像拍摄到的,她和那男人乔装打扮了一般,推着轮椅离开的画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遍遍的反复看着,傅凉川心里越发的生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烦躁的关系,越发感觉工作没办法得心应手,总要出点什么差错,然后重新返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份艺人的策划详情,里面巨大的漏洞都没有看到,以至于差点在放松的时候,造成事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难集中注意力的傅凉川紧皱着眉头,看着桌面上手下送来的资料,不由得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真的被这件事打击到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是一个自己一直视为草芥的女人,但至少也是他的人,凭什么说走就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他当成什么了?宾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住房退房都随意,甚至连招呼都不用打,直接离开就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国外那边要跟您接听视频会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坐在桌子前面,不知道第几个回合的沉默,傅凉川伸手正在揉眼睛,这才被边上的人提醒,自己已经对着这个黑了屏幕的电脑,傻呆呆的看了很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还在努力寻找的傅凉川并没有想过,之所以玉冰清那么决然的离开,等到再回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姿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更不知道的是,此刻阴谋得逞的洛柔,正坐在玉冰清住过的房间里,大摇大摆的兴奋着,手上拿着一部小小的手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真的做的漂亮,下一次继续努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按照洛柔原本的想法,就是打算置她于死地的,但却也知道,一旦这么做了,那傅凉川都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