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婚途有诡:娇妻闯入怀

正文第四十二章 故意生事

[更新时间] 2019-01-18 20:33:46 [字数] 3026

伊舒落疼得站不起身来,文眠赶紧上前将人扶起,“没事吧,我抱你上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说着就将人抱了起来,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光,蔡医生赶到的时候,伊舒落被烫伤的地方已经起了血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情的发展和温婉婉想的一点都不一样,所以她现在也有些慌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能佯装关心的问道,“医生怎么样啊?伤的严重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艺轩在一旁站着,慕老爷子也只是象征性的说了他几句,暮艺轩的道歉也显得有气无力,伊舒落根本连听都不想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伤的很严重,还是将人送到医院去吧,要不然很容易留疤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艺轩听到蔡医生这样说,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文眠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他就知道,自己说的话,暮艺轩根本没有听进去半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是闯出了大祸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蔡医生和文眠连夜开车,将伊舒落送进了医院,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所有的人仿佛都像是置身事外一般温婉婉的表面功夫做完了以后也回房休息去了,而王怡雪打从一开始就没表露出来任何的关心,仿佛两个人是陌生人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忍着点,一会儿涂抹着药膏的时候,可能会有些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烫伤到现在,伊舒落一句疼都没掉过,一滴眼泪都没流,文眠这才算是清楚伊舒落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找了一块干净的毛巾,让伊舒落咬着,蔡寻知道这种痛苦不是一般的姑娘能承受的,所以涂抹得异常迅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尽管如此,当药膏涂抹结束以后,伊舒落的额头上还是渗出了汗水,眼角也微微带着几分湿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晚上可以好好休息了,但是记着千万不要触碰这些受伤的地方,要不然会落疤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蔡寻嘱咐完以后便出了病房,文眠一脸担忧的开口说道,“都是我不好,我就知道温婉婉和暮艺轩聚到一起不会有什么好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伊舒落到现在,都还没有从涂抹药膏的伤痛当中挣脱出来,她紧紧皱着眉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并不是要伤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伊舒落居然还会帮暮艺轩说话,他在沙发那边看的清清楚楚的,明明就是暮艺轩推了她才会酿出今天的事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用再替她说话了,我知道你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个暮艺轩实在是太过分,等西晨回来了,我一定让他好好教训一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都和你说了,她并不是为了伤我,她只是希望我把手里的汤都洒到温婉婉的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当时是突发情况,事态紧急,可是伊舒落还是在仅有的反应时间里面判断出了事情的经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伊舒落现在终于明白了温婉是什么样的狠角色,她居然要用这样的招数,自损一千,也要损人八百,实在是太狠毒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温温婉婉是故意去和你搭讪,然后串通暮艺轩让他推你,好让自己受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相信,好歹温婉婉也是大家闺秀,不至于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们总是愿意被一些固有的思想困住,就像是文明,他从认识温婉婉的那天起,就觉得温婉婉知性优雅,这样肮脏的事情都和她不沾边,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难测,便是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算了,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伤是在我自己的身上,我也能心安了,我没事,你回家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伊舒落的双手和手臂都已经被烫伤了,如果不是真的坚强的姑娘,现在早就已经鬼哭狼嚎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找人就已经算是独立了,还往外赶人,这算是怎么回事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蔡医生还有自己的病人要忙,他照顾不到你,既然我答应了西晨要好好照顾你,就不能在这个时候回去,你放心好了,我这个人照顾病人还是有一套的,我一定不会让你留疤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伊舒落现在已经疼得没有力气了,她很是虚弱的开口说道,“那你要是想留下就留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在电话里面听文眠说,伊舒落被热汤烫伤,现在在医院住院,他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好好照顾落落的吗?你就是这么给我照顾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在打电话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自己是这个下场,费力不讨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一直都在好好的照顾她,可是终究男女有别,我没想到她们居然。哦,不是不是,她们是突然发生了这种突发状况,我也没有办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心里很清楚,如果让暮西晨知道是暮艺轩推了伊舒落,才导致她现在住院的话,暮西晨回来一定会要了她的命,所以他才会这样帮着隐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马上就去机场,你给我好好看着她,别让任何人接近她,明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白明白,我明白,但是你那边的工作可要好好收尾,其实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需要每天定时抹药膏就行了,你别太着急了,知道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现在没有心情听他在这里废话,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就让李牧给他订了最近时间的机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下了飞机就往医院赶,文眠看到如此迅速就到了,都怀疑他是不是坐私人飞机回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看着伊舒落手上的血泡,心疼的说不出话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伊舒落昨天晚上疼了一夜,今天蔡寻才敢给她打麻醉针,所以暮西晨来的时候,正是伊舒落睡觉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到底是谁把落落弄成了这个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和暮西晨认识了十几年,从来没有见到他如此阴狠的模样,就算是文眠看见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西晨这个事情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反正这事儿其实是一个偶然发生的事件,并不能说真的怪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偶然发生的事件?那你就跟我好好说一说,这偶然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事,不是偶然,我自有判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文眠虽然不希望暮艺轩受到责备,但是这件事情毕竟是她做错了,文眠和暮西晨相交十几年,从来没有跟对方撒过一句谎,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艺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听完这些只是默念了一遍暮艺轩的名字便收进了拳头,直接出了病房,文眠知道,大事不好便赶紧追了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边暮艺轩因为伊舒落受伤,一直惴惴不安,十分心乱的找到温婉婉,焦虑的开口问道,“嫂子这事情和咱们预想的也不一样啊,如果要是哥哥回来了,他肯定是要打死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婉婉悠闲的坐在梳妆台前擦着自己的护肤品,“你担心什么呀?我不是说了吗?如果你哥哥回来了,问你一说我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就咬紧牙关说自己是不小心说是地上太滑,反正当时那么混乱,也没谁真的看清你,别自乱阵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婉婉婉一开始确实是想着让暮艺轩推伊舒入一把,让她把汤洒到自己的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来,他也就有理由赶伊舒落出暮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当她看见伊舒落手上的烫伤时,忽然有几分庆幸,庆幸的汤并不是洒在自己身上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嫂子,我只是有些担心你忘了上回你的钻石项链丢了人赃俱获,我哥问都没问那个女人直接就站在了她那边,如今那个女人住了院伤的也挺严重的,我哥怎么可能听得进去我的解释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婉婉此时已经有几分不耐烦了,暮艺轩字字句句都在说伊舒落对暮西晨来说多么重要,这样的话她又怎么愿意听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之前我听爷爷说你哥哥明天才会回来,明天伊舒落的伤说不定都已经结痂了,看上去应该也没有那么严重了,我在旁边帮帮你想来,你哥在我和你爷爷面前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艺轩,你给我滚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暮西晨已经站在了温婉婉的门口,他像是鬼神一般,沉声说了这么一句,暮艺轩感觉自己的腿都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你怎么回来呀?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不愿意在这里和她废话,并直接进门拽住了暮艺轩的胳膊,“你给我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艺轩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便死死地,抓住了温婉婉婉的胳膊,“嫂子你快帮我说几句话呀,哥昨天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厨房实在是太滑了,我才不小心推到伊舒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少跟我废话,我让你跟我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怎么样温婉温婉,刚才刚在暮艺轩的面前,保证会在暮西晨回来的时候替她说话,如果这个时候翻脸不认人,她将会失去暮艺轩这个挡箭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这个时候,温婉婉直接站起身说道,“昨天的事情我可以证明,确实是厨房地上太滑了,艺轩没站稳才会推落落的,不管怎么样事情都有两面性,你不能单听一面之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暮西晨本来想着给温婉婉婉留几分薄面,毕竟她背后还有温家的实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现在他也是忍无可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