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咕嘟而过

正文7.迟到的上午

[更新时间] 2018-12-17 17:34:54 [字数] 1863

当时是认真努力的想着怎么收回自己说过的话了吧?要不是悠悠。。。。。就这个问题撞上第一场期中考,予安不仅名次得掉,头发也得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29岁的予安不敢在深夜里再吃薯片了,最喜欢的原味,吃完要跑步45分钟或者在泳池里往返6次才能抵消心中的罪恶感,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她当然记得自己刚刚吃的葱油拌面,那是她迟到的晚餐,是她来这里给自己的放纵。收好录音笔,点开自己的安眠曲,穿过20多年光阴的乐声伴她如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Dear god:#+~&=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敬爱的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I know that she's out there...#+~&=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the one I'm suppose to share my whole life with.#+~&=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那个我想要与她共度一生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不在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And in time...you'll show her to me.#+~&=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我相信,某个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将会让我见到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Will you take care of her,#+~&=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按照生物钟的时间醒来,这在辞职后实在算不得什么好事情,毕竟,要是可以躺着做废柴,予安是不想爬起来做社会伪精英的,7点15分,小镇的早上是有鸟叫的,细细的声音婉转而下,落在树梢间,屋檐上,窗棱前,落进装糯米的粢饭桶里,炸油条的油锅里,日益平滑的青石板上。啾啾声忽近忽远却从未断绝,一下下仿佛少时的暗号,轻重长短,催着予安起来,去看看清晨的小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设计狗的优点被凸显了出来,无论加班到多晚,只要早晨起来了,就又是新的一天,睡三个小时和睡7个小时的差别就是下午多喝一杯咖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非节假日的小镇实在让人惊喜,游人少,早起开铺子的商家相对也少,但景色却完全被凸现出来了,小桥流水,石墙瓦缝,窄窄的巷子有略破败的窗,木质的门槛被岁月和屁股磨出一小块泛亮的凹陷,镇上的居民和游客一样去早点铺子吃早饭,一碗粥,一个茶叶蛋,还要一笼包子,荠菜猪肉馅的,想想就很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一点也不饿,也许五个小时前,她刚吃的葱油面根本没有被睡觉这项运动消化,但她看到铺子就立马坐下来要东西了。这是期景和她来小镇的早晨两人吃早饭的地方,予安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但只看到那两个横亘在外的条凳她就没办法不坐进去。她觉得自己忘记了,忘记了和期景商量了一个月的出行计划,忘记了期景订票她定民宿时两人一边念叨行程一边抢特价机票的紧张,忘记了他们在五点半就到达这个小镇并且无法入住,只能放下行李溜达的窘迫,那样的窘迫里,他们在六点坐在一间铺子吃早点,有暖暖的白米甜粥,卤了一夜的茶叶蛋,还有蒸腾出全部热量和香气来招揽客人的包子,荠菜猪肉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隔了这么久的记忆,随着甜粥进到胃里,记忆的爪牙仿佛被甜味滋养,开始伸展试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烫烫烫,你慢点啊~~,”期景是杜期景,是顾予安命里的劫数,15岁的顾予安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29岁的顾予安却明明白白,从自己16岁知道那个人叫杜期景开始,把他们放进总裁文里,自己就是家族联姻的二小姐,杜总裁发现真爱路上的垫脚石,求而不得,还要假装大度,全力支持。放进军阀文里就是战线不同,理想不同,为了民族大义活不过20集,永远活在英雄杜期景回忆录的白月光,放在武侠文里就简单多了,自己是根骨奇佳练成神功的武学奇才,一日掉下山崖,奄奄一息,遇到杜期景,传尽所学,只求一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予安比谁都知道,杜期景很爱笑,有两颗小虎牙,会不厌其烦的和顾予安说,你慢点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粥喝完了,包子也吃了大半,予安擦擦嘴,也不用太思考,身体按着模糊的记忆跑,窄巷里他们拍过照,穿刚买的白衣红裙,期景转换着位置,比对光线,似乎说,“安安,侧过来一点”。。。。。。。。照片里予安温婉的似乎被时光漏掉的模样,太早了,巷子里还没人拍照,再往前是商铺,老板娘也没上货,正拿钱准备去买早点,门板合着,里面关着稚嫩的予安和期景,衣裙要500多,自己犹豫的说算了吧,期景却压着她的手,说买下,很好看,你穿红色,很好看。两颗虎牙露出尖尖角,眼里的期待,一点也不比予安少。铺子外的予安,后来收到过包,香水,首饰,电子设备,可给她买过衣服的只有现今的未婚夫,可能衣服显得太过亲近了,只有亲近到要一起生活,才会为彼此准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初是不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觉得期景可以被期待?想不明白,也没必要较劲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往前是木质手艺铺子,是棉麻布料庄,是义乌进来的小纪念品,是被滴了雨水的水墨画,是他们挽手走过的小桥,是他为她点灯的小河堤,是卖出了名声的臭豆腐店,是情侣打卡的祈愿处,是兜兜转转找不到面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印证的记忆让予安有点烦躁,又有点莫名的归属感,现在,她补回当初自己错过的上午了,这里的下午和晚间她都见识过了,现在,她要打乱自己的生物钟,回她的雕花床上去,去补回昨晚错过的睡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