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假如我还能活着

正文98天

[更新时间] 2018-12-11 19:36:42 [字数] 2046

2018年10月17日 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感觉有液体在脸上流淌,我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乱在脸上一抹,伸手一看,是血液,我的鼻子流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的四点多,妈妈和莉莉应该还没有起床,我用纸巾把血擦干净,不让妈妈发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弄好了这些我又躺了下来,想着昨天晚上那个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我梦想的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娘是美惠,而我为她戴上那象征永结同心的戒指,厮守一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围在我的身边叫爸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天起床都可以看到她美丽的侧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起床为她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亲吻她的额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梦里的最后,我们在石老人的旁边,两人的头发已经白了,相拥在一起,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我感觉死亡并没有那么的可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现在的我好害怕这种死亡即将到来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着想着,天已经大亮了,我的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不是妈妈,而是莉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岁半的莉莉来到我的床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在福利院的原因,莉莉一晚上已经融入了这个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脸上带着笑容的喊着我哥哥,叫我起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摸了摸她的头,从床上爬起来,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答应美惠今天要回学校那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单吃了点早饭,嘱咐了一下莉莉,就离开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车站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巧不巧的在这里遇到一个熟人,我的初中同学,一个胖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叫李丰磊,我们经常叫他李丰满,因为他实在太胖了,初中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有了联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再遇到,我想既然是旧人,不如打声招呼,以后可能永远都看不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胖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立马四处寻找着,看到我,他的脸好像突然一坨肥肉挤在一起一样,疯了一样向我跑过来,那坨肥肉在那晃悠晃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把我扑倒了,疼得我龇牙咧嘴,他还在那哈哈的大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张!这么多年,死哪去了,混的咋样。”我俩就这么坐在地上,车站本来人就多,看着我们的都是异样的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好,现在在青岛大学上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啊,考上了大学,我们这几个就只有你自己考上了大学,我和杰子他们都去了技校。”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小惠那丫头呢,你俩人成了没有,你俩当时可是班对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说到了我的痛处,我承认,我喜欢美惠,我相信美惠也是一样的,我们之间只有一层窗户纸,可我们谁也不敢戳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太熟了,我们也都在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挺好的,你这是要去哪?”我直接岔开了话题,不想再说这个事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胖子嘿嘿一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杰子今天订婚,而且你猜猜谁是新娘,是我们班上那个恐龙,周青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真的,我有点惊讶,要知道杰子和那个周青青一直合不来,闹的天翻地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不要去,前两天杰子还到处找你,找不到你。今天正好,和我一起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直接拽着我就走,看来今天的行程是没有办法进行了,只好打个电话和美惠说了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做了两个小时的车到了一个城市,这个城市叫平度,很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青岛的一个县级市,是全国人口最多的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小时候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姥姥家就是在这里的一个小乡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姥姥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次回到这里还是有些感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也是我和美惠认识的地方,那时候的我们都是跟莉莉差不多大小,我分给了她一颗糖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此以后她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我后面了,我们就再也没有分开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杰子那里,布置的很漂亮,假如我还能活着的话,我也要像这样举行自己的婚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杰子从进门就看到了我,冲了上来,跟我抱在了一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两个根本什么都不用说,就明白对方的想法,后来我好奇的问过杰子跟周青青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这俩人早就勾搭上了,别说,长大后的周青青简直就是女大十八变,杰子赚大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订婚礼如同设想的顺利的进行完了,他们要约一起去喝酒,本来我不想去的,我想去姥姥家的老房子看一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被他们硬拉着去了,上次喝过酒之后,对酒这个东西也就不抗拒了,他们喝的酩酊大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没有想到我这个从来没有喝过酒的人,居然这么能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完之后他们都去杰子家睡一觉,而我感觉没有那么难受,干脆去我姥姥家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到了姥姥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遇到了很多熟悉的人,那些人都是我的一些长辈,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立,你好多年没回来了,晚上来二姥爷家吃饭,给你做好吃的。”这是我二姥爷,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只是按照我们我姥姥这边辈分叫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姥爷,您老的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晚上我过去吃。我先去姥姥家看看。”我勉强笑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姥姥去世之后,钥匙也在二姥爷那,我拿了钥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那种老式的木头门,上面有一层绿漆,不过因为好多年,已经脱皮很严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推开门一阵尘土,我走进熟悉的门,里面还是一如往常,只不过都蒙上了一层灰尘,莫名的有一些伤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推开里屋的门,熟悉的陈设,一张破旧的方木桌,上面还有一个我姥爷的烟斗,一切都好像在昨天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清晰的记得小时候一次吃饭,姥姥做了鱼,那鱼有鱼籽,吃在嘴里咯吱咯吱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姥姥骗我说,那是小鱼在叫,吓得我到现在都很少吃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找了个水桶,找了块抹布,把家里都收拾了一遍,一眨眼天已经要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下来,洗了一下手,就去二姥爷家吃饭了,很丰盛,吃的很香,睡的也很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的轻风吹着窗户,天空中的几片乌云飘过,好像在预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