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生死局

第一卷第一局 一局开端,局局相谋

[更新时间] 2018-12-14 09:13:10 [字数] 3137

青砖路上,一黑衣男子正骑着快马,一路上扬起灰尘无数,引得路上行人频频咳嗽。仔细一看,路上却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不过随着灰尘的扬下,行人的走动,血迹很快便被隐藏起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子勒马,停在一家名唤“一局”,大门紧闭的建筑外面,利落的翻身下马,沉思了片刻,颤抖着的双手,轻叩三下紧闭的大门,随后从荷包内取出三两碎银并一张字条:“肉镖”放在紧贴大门,悬空的小匣子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后,黑衣男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高处的牌匾,复又上了马,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诶,你看,又有人去那家镖局了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斜对面,俩贩货汉子互相交流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搞不懂,怎么有人这样子做生意啊,做生意的哪有把来客拒之门外的道理!”这是贩胭脂的汉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真是太古怪了,就这样,这镖局还能坚持开在这里,要我说啊,要不是城里就这一家镖局,这镖局的店主啊,早就该换人了,说不定店铺都换成别的了!”这是贩饰品的汉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座镖局怎么从我还光腚的时候就一直在这里了?”买胭脂的汉子整理了几下自家的胭脂,从桌布下的箱子里掏出几盒新胭脂摆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对!我爷爷那一辈,这家店就一直开在这里了!”贩卖饰品的汉子激动的挥挥手,险些将货架上的坠饰跌落在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胭脂汉子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颤抖着说道“这家镖局,到底开了多久,你不说我还没注意看,这家镖局干净的有些可怕了,这种开了有些年份的店子,就算经常打扫,也不会这么干净啊!”胭脂汉子突然浑身颤抖了起来“你快看!!!这家镖局怎么一下子就变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不定人家有什么特殊的打扫技巧,能让自家的店面始终亮洁如新呢!你别瞎叫唤,多大的人,跟个小孩似的……”说罢,饰品汉子转头去看了一眼镖局,伸出一只手,指着镖局上下摇晃,“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怎么一下子变了样啊啊啊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胭脂汉子着急忙慌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跑了,等到饰品汉子回头,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大郎!你这个不讲义气的!你竟然敢留下你爷爷我一个人在这里??等我一下啊!”饰品汉子嘴里不停念叨着,手上也没停下来收拾东西,不一会儿,也背着收好的货架朝着名唤李大郎的的胭脂汉子那里跑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羽!又胡闹,仔细别吓着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镖局二楼,一黑色劲装女子轻轻呵斥坐在自己身旁的穿着浅蓝罗裙的女子。坐在二女对面的一青色劲装男子,看了一眼黑色劲装女子,以拳掩口,轻笑了几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姐姐!我没有吓他们啊,我在满足他们的愿望啊,姐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名唤清羽的浅蓝罗裙女子,靠在黑衣劲装女子身上,使劲摇着黑衣劲装女子的胳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黑衣劲装女子,无奈的摇摇头,伸手点了点清羽的额头:“你啊,什么时候能长大啊。”复又转头看着对面的青色劲装男子:“乔兄见笑了,舍妹顽劣,是弦安管教失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黑衣女子一击响指,几坛酒赫然出现在桌面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这是何意?”青衣男子不解的看向弦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欲为舍妹的顽劣,向乔兄赔不是,,乔兄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弦安,咕咚几下,喝完了一坛酒,正要去开下一坛酒时,却被青衣男子的手死死地攥住了“弦安这是看不起在下啊!我乔木堂堂正正一男儿岂会这般斤斤计较,弦安此举伤透我心啊,我本是收到弦安的邀请函,赴约来此商讨如何处置师父留下的镖局,不料还未商讨大事,弦安就给了在下一个下马威啊,乔某人的心啊,凉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木攥着弦安的手,就势坐在了弦安的一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羽从弦安身上起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恨不得巴在自家姐姐身上的乔木“喂!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离我姐姐远一点!”清羽从小圆凳上站起来,双手叉腰,大大的眼睛瞪着乔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羽!我和乔兄是过命的交情,彼此以兄弟相称,你却这般羞辱乔兄!你!你先回房冷静一下!待我与乔兄商讨完具体事宜之后,你再出来吧!”随后,弦安挥了挥手,清羽便消失在原地了,只听见从不远处传来的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兄见笑了,弦安与舍妹从小相依为命,不曾严厉管教过她,今天委实过分了,弦安今后,一定会好好管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扭头,下意识地搓动了几下食指,认真的看着乔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木看着弦安,失神了一会,“弦安言重了,令妹只是护姐心切罢了,怪不得她,要我也有像弦安一般的好姐姐,我怕是会直接冲上去打人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木望着弦安笑了笑,弦安紧绷的面容也终于松懈下来,刚准备伸手把桌上的账本拿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被乔木紧紧握住,半抱在了胸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兄,松手,我要给你看下镖局着几个月的进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木略带惋惜的松开了手,“弦安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一脸凝重的翻开账本“乔兄,实不相瞒,弦安并未看懂这份账本,这上面的各类符号究竟代表什么,弦安实在参不透,弦安知道只凭一己之力无法妥善经营师父的镖局,这才邀请乔兄过来帮忙啊。”弦安一直皱着眉头盯着账本,好似要盯出一个窟窿,却没有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乔木一直在盯着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在下若是留在弦安的镖局可谋得个什么职位啊?如若是跑堂的,乔某人就打道回府了啊。”乔木眼含笑意的看着弦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要乔兄肯留下,他日有我弦安一份吃食定少不了乔兄一份,弦安保证乔兄在镖局里跟弦安是一样的待遇!不如乔兄来当这掌柜也是可以的,只要乔兄肯留下来,只要弦安能许诺的,弦安定不推脱!”弦安突然一下从小圆凳上站起来,重重的拍了几下自己的肩膀,满眼真诚的看着乔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何必如此见外,你我师出同门,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再者,此间镖局是师父赠予你的,你又怎可转手赠予在下!这是对师父他老人家的大不敬啊,此事万万不可再提,乔某人留下便是,不需要弦安的什么承诺,只求弦安能保证乔某人的一日三餐。”乔木坐在弦安旁边的小圆凳上,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弦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拿起账本,仔细的收好放在柜子里,坐到乔木的对面“乔兄说笑了,该有的承诺,弦安不会少的,乔兄义举,弦安不敢忘怀,只求乔兄赏脸,今天与弦安一醉方休!”弦安作势要解开酒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木赶忙伸手阻止了弦安“弦安且慢,你我还要大事未商讨完全。依乔某人拙见,此间镖局若只有你我二人,委实人手不够,我们需要招揽一些人手才行,刚巧,在下有一发小,自幼一起生长,乔某人熟知他的秉性,正好可以过来处理镖局内部的生活琐事,以弦安之见,何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沉思片刻“善,乔兄大可自行决断,你我二人无需见外,只要乔兄是弦安兄弟一日,此间镖局的事宜,乔兄只管插手,不必特意跟弦安报备。”弦安说着又要伸手去开酒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女孩子家家的,怎可如此嗜酒!况且,你身上的隐疾也没有完全康复,如此贸然喝酒,定会出大事!”乔木气急了,猛地从小圆凳上站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何时能把自己当作一名女子?”乔木走到弦安面前,双手重重的按着弦安的肩膀,盯着弦安无措的神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后,松开双手,无奈的摇了摇头“弦安,在下先走了,明日再来正式入驻”说罢,化成一股青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诺大的房间里,却只剩下弦安一人,弦安莫名的眨了眨眼睛,随后,打了个响指,手上便出现了三两碎银并一张字条“肉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轻轻一搓字条,空中便浮现出一名双目紧闭,面无血色的黑衣男子躺在荒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沉凝片刻,挥挥手,两眼通红,挂着泪珠和鼻涕泡儿的清羽出现在了弦安旁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羽看到姐姐,跺脚转身,狠狠地说了句“我不想理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清羽,姐姐错了,姐姐刚才太凶了,但是,乔木毕竟是外人,姐姐之前虽与此人称兄道弟,但总归不熟悉,切记在此人面前不可太过恣意,此人深不可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抬手,一只装着黑褐色药汁的白碗便出现在弦安手中,弦安重重咳嗽几声,便将药汁一饮而尽,颇有几分喝酒时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姐姐为什么还要请此人来帮忙,此人狼子野心,不知道以后会对姐姐作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清羽跺了跺脚,转身走到弦安面前,就近坐在弦安一旁的小圆凳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羽,乔木此人风评不佳,你无需过多关注,若不是同门之中,姐姐与此人算是相熟,姐姐也不会找此人帮忙,更何况,此人欠姐姐一份恩情,找其帮忙,正好两清,可以了却一份因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弦安用手摩挲着碗沿,淡淡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羽,随姐姐出趟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