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将军溺宠:逃嫁公主太顽皮

正文出门应该看黄历

[更新时间] 2018-12-17 11:33:36 [字数] 3491

如火的红洋洋洒洒从皇宫一路铺到安国将军府门口,又浩浩荡荡的延伸到城门,整个皇城的人都三三两两的谈论着得胜还朝的安国将军凤九卿和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柔嘉公主,以及他们即将到来的大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然而,此刻的柔嘉公主月珩正背着一个小包袱小心翼翼的蹿出了城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洛绾尘,站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啊哈?”月珩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十来个彪形大汉,四处看看,有些疑惑的指指自己的鼻子,“叫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少给老子装蒜!”为首的一个大汉一脸得意,冲着身边的几个小弟挑了挑眉,“抓住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有点傻眼,还没搞清楚呢,这就上了?堂堂皇城,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唉呀,月珩好险闪过一把呼啸而至的大环刀,又见一柄铁棍横在眼前……王法?咳咳,这时候还是先逃命要紧……月珩撒腿就跑,后面十来个大汉举起武器便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们玩真的啊!月珩有些心慌,越跑越快,没留意什么时候偏离了官道,窜进了树林子,虽然林子里好躲藏一些,但也跑不快,脚步声愈来愈近,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哥,洛绾尘号称梁上飞燕,咱们这样就追上了,当心有诈啊!”那贼眉鼠眼的大汉越追越觉得不对劲,眼看人就在眼前马上追到手了,赶忙提醒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大哥倒是一脸无畏,“再厉害不过一个小女子,给老子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有诈!”那大哥一副了然的模样,“这林子不算大,老二回去叫人,其他人都给老子睁大你们的狗眼,盯着那小女子,我就不信她能跑出咱们的五指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此时的月珩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咳咳咳咳,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月珩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抬头一看,少说有三丈高,地上的树叶一层层的不知道究竟有多厚,身边的蜘蛛网层层叠叠都能当被子盖了,“那个,有人吗?”虽然知道这种地方不可能有人,月珩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太安静了有时候也怪吓人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除了回声,便没有人回答了,月珩无奈的抬头看着那个已经被封起来的洞口,上有追兵,下面是洞,今天出门应当看看黄历才是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有回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从地上捡起一根略微粗壮的小树枝,小心的拨开眼前的蜘蛛网,有些惊讶,这土坑显然是有人特地挖的,还有些开凿的痕迹,谁在这儿挖这么大的坑?捕兽坑么,皇城的城郊一带按说不会有什么大型野兽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随着蜘蛛网被逐渐拨开,月珩发现了一个洞口,半人高,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会是蛇洞么?没有这么大的老鼠洞吧?兔子洞?巨型兔子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东西需要这么大的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人?人洞?那就是——地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是地道,那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吧,月珩如是想,然后把包袱背紧了些,一手拿着小木棍,一手摸索着往里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话说,这时候应该先想想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地道,这个地道通向哪里吧,再不济也好歹应该略微纠结一会,或者考虑考虑沿路留下记号以防迷路什么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吧,其实很快月珩就后悔了,当然即使她之前努力的想清楚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她就算想破脑袋也不可能知道地道究竟通向哪儿,就像她现在尽管后悔也改变不了她一脚踩空,掉到了一条水流湍急的地下河的事实,所以月珩决定不去想这条河有多长通向哪儿,只是顺着水流漂来漂去,事实证明月珩再一次判断失误,因为有好几次她都可以从这刚刚及腰深的水里站起来,但是由于她的随波逐流而错失了机会。这也证明这世上的事总是无常,什么经验教训也不能保证有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月珩恢复意识的时候,才想起来刚刚自己可能是昏倒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珩觉得有些眼花,大概是有些发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要知道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可以塞牙缝,当月珩感觉衣服都湿了有些冷的时候,悲哀的发现她的包袱钱袋都不知去向了,当然如果说她今天遇到的并非都是倒霉事的话,勉强有这么三件可以算的上顺利的事情,第一,她成功从皇宫逃了出来,没有被发现,并且没有被抓回去;第二,虽然丢了所有的衣服和钱,但好歹没有死于非命,并且没有被野兽吃掉或者被禽兽非礼什么的。所以这个第三就显得格外重要,因为正是由于这个第三,才让第二成为可能,那就是她遇到了“救命恩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虽然说这年头救命恩人什么的并不值钱了,但如果你救的是位公主也就另当别论,但显然这位救命恩人并不知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醒啦?能走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救命恩人什么的,月珩这辈子还是第二次遇到,虽然第一次的经历让她有些阴影,但对于这种在她十七年的岁月里,唯二出现的人物,月珩还是好脾气的努力笑了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哑巴?聋子?瘸子?傻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人在刚刚脱离生命危险醒过来的时候,没有温暖的大床期待的眼神,反而听到救命恩人这样评价自己也许都要发疯了,也许月珩应该感谢这十七年来夫子和嬷嬷把她教养的很好,以至于这时候她仍然能够保持得体的笑容,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并略微有些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谢谢。”当然月珩把她的咬牙切齿解读为打冷颤也是可以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救命恩人却笑了,“可别乱跑,这儿晚上有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更可恶的是,在月珩反应过来之前,那救命恩人就走的不见踪影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子,树影婆娑,什么昆虫鸟一直吱哇乱叫的,还真有些吓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从来没来过,许是离开京城很远了吧。月珩默默的紧了紧救命恩人出现过的唯一证据——身上的大红色的袍子,小心的沿着那救命恩人的脚印往前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知道走了多久,月珩拖着沉重的脑袋和摇摇欲坠的身躯,之所以没有倒下的唯一原因,就是地上不时出现的动物尸体,和浓重的血腥味,她想,如果她不快点出去的话,也许就会成为这些尸体中的一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诚然,如果她能仔细看看地上的尸体,会发现这些动物全部死于剑伤,而且还都在流血,血还是温热的。或者如果刚刚那几只死兔子她能想起来生堆火烤着吃了,她现在也不用蹲在人家面馆的门口干看着流口水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姑娘,吃碗面?”一个沙哑的几乎听不出性别的苍老的声音在月珩耳畔响起,这声音因为这句话的内容在月珩听来却是如同天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我的钱丢了。”月珩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你也不像穷人家的孩子,改天把钱送来就是了。”老婆婆咧咧嘴,应该是笑的意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笑的猫儿一样眼睛弯弯,“谢谢婆婆!等我回去给您一百碗面的钱都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一刻对月珩来说等同于新生,因为就在刚刚她又累又饿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就近找个官府亮出佩玉让他们把自己送回宫呢?是不是应该就这么嫁给那个该死的凤九卿呢?虽然那个男人蛮横无理、咄咄逼人、恣意妄为、油嘴滑舌、恃强凌弱、朝三暮四、祸国殃民、背信弃义……但是,好吧,虽然没有但是,但也好歹不用出来受这份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姑娘,在下可以坐这儿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嗯。”月珩点点头,侧头看到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端了碗面坐在了桌子对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姑娘是一个人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咽下嘴里的面,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仪表堂堂,书生什么的比那些练武之人就是强,虽然在月珩的记忆里,所谓练武之人也就只得一个凤九卿而已,想到凤九卿再看看面前这个书生,月珩笑的更灿烂了些,“是一个人来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姑娘看着不像本地人,莫不是来青云山拜佛的?”那书生很自来熟的讲起来,原来最近青云山有庙会,不少人都赶过来拜佛游览,月珩也有些好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姑娘若是无事,还是早些回家去吧。”那面摊的老婆婆瞥了那书生一眼,“最近人多口杂,这一带也不算太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书生笑着附和,“的确如此,姑娘若是一个人确实有些不妥,不过在下家住青云山上,离那青云寺十分近,姑娘若是想去,倒是可以和在下一路同行。” 那老婆婆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从里屋跑了出来,“奶奶,我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稚嫩的童声有些奶声奶气,却有些小心翼翼,月珩回头一看也愣了一下,只见那娃娃粉团子似的脸上几个黄豆大的水泡绿莹莹的看起来有些吓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哎呀妈呀……”几个胆小的客人都怕被传染跑的比兔子还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老婆婆虽然长的鹰钩鼻子,眼神浑浊,看起来有几分凶恶,但显然对这个娃娃十分珍爱,忙不迭的盛了面领着那娃娃回了里屋,好半天不曾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此时在吃面的除了月珩之外,就只有她身边的这个书生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想着大概应该说点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只听“啪”的一声,一把三尺三寸长的金边大刀擦着她的面碗拍在了桌上,“来碗牛肉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看那刀不似寻常物,还带着编号,想来是个官家,抬头,只见这人似乎二十出头的年纪,衣服头发与五官皆是端正无比,让人看着便觉精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低头刚吃了几口,只见对面那官家抬头又喊了一声,“再来三个馒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看看他那已经空了的面碗,嘴张成个圈——这官爷好饭桶!不是,好饭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官爷随意地用衣袖擦擦脑门上的汗等着馒头,看月珩正打量自己,有些拘谨的低下头,似乎是有些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倒觉得有趣——这人还真老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姑娘,在下要先行一步了,这里离青云寺不过一个时辰的路,只是大半是山路,姑娘如果现在不去,到时也最好找人同行。”那书生站起来行了个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月珩想着自己是偷溜出宫来的,还是少与官家扯上关系,“那个,我其实也是要去的,一起吧。”月珩默默的扯了扯已经半干的衣服,去那什么庙借宿一晚总可以的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