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将军溺宠:逃嫁公主太顽皮

正文纸条里的秘密

[更新时间] 2018-12-19 09:36:13 [字数] 3892

“子灵啊,你哥没在家?”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还没进院子就嚷嚷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正坐在床边和月珩讲她小时候的故事,听到这声音,下意识的就把月珩挡在了身后,然后赶忙几步跑出了屋子,“我哥不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男人有些贼眉鼠眼的四处打量着,“不在家呀,这又是去哪儿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没说话,清澈的眼神中显然易见的警惕和厌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男人也不理她,就往屋里张望,张子灵伸开胳膊拦住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弱小的身躯却挡不住月珩,那男人看到月珩,有些惊讶,随即坏笑着问道,“哟,这是谁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说了他不在家。”张子灵似乎有些生气,说着就把人往外推,她力气倒不小,三两步跑到了门口把那刚刚闯进屋子的男人推了出去,那人也不计较,一边走一边回头斜睨着月珩,用手揩了下嘴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气哼哼的跑回屋子,揪着袖子好半天不敢抬头看月珩,月珩有些奇怪,“子灵,那是谁呀?有事找你大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欲言又止的点点头,“阿珩姐,你要相信我大哥,刚刚那个人再来,我们就把他打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回忆了一下那个人的样子,背着光看不太清,只记得好像长得不太仔细,大概自己这眼神要恢复正常还得再歇一日,为了不让张子灵担心,月珩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松了口气,听门口又有动静,便往外探头,欢喜的叫起来,“大哥回来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摘了些草药回来,张子灵把月珩往被子里塞,“我要去煎药啦,等会药好了,阿珩姐喝了便睡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的床吧,我睡这儿,那你呢?”月珩看着这张小的可怜的床铺,感觉两个人实在是挤不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吐吐舌头,“大哥很少回来住的,再说啦,我去和大哥挤一挤就好啦。”她瞥了一眼房子后面,“其实后面原本还有一间屋子的,后来卖给李响家了。哦,就是刚刚来的那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其实有些好奇,因为别的村子她也去过,很少有村子一家家都隔得这么远的,别的村子大白天总是一群中年女人凑成堆侃天说地,聊的不亦乐乎,这里偶然几个妇女路过,也是行色匆匆,不知是何缘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张子灵就端着药碗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吃药难,每次生病,一群太医都愁得吹着胡子团团转,如果他们看到此刻月珩强颜欢笑把张子灵递到嘴边的药满足的咽下去的样子,一定会感叹老天有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实上月珩在喝下最后一口药的时候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好险没吐出来,嘴都不敢张开,冲张子灵摆了摆手,张子灵以为她是困了便乖巧的拿着碗跑了出去。看着张子灵带上门,月珩才使劲拍拍胸口顺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鉴于之前睡了大半天实则是昏迷过去了的缘故,所以这会躺下虽然没什么睡意也觉得迷迷糊糊。躺在这硬邦邦的小床上,月珩只觉睡不安稳,连着惊醒了好几次,总觉得有个眼睛在看着自己似的,说不出的瘆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你是谁?”睁开眼看见自己床边坐着个人,月珩吓得一个激灵,“是你?你——是谁?”看到那人身上的衣服月珩突然想起昨天夜里救了自己的那个人也是这样一身红色的衣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笑了笑没说话,塞到月珩手里一个纸条,在月珩额头上点了一下,眨眼的功夫便没了踪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砰——”月珩摸摸被砸的有些疼的脑袋,看了看空空的床边,摸了摸,一丝温热也无,这么说刚刚是做梦?手里也空空的,确实没什么纸条,月珩再次摸了摸有些疼的脑袋,刚刚什么东西砸的本公主这么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四处摸索了一下,映着小窗子里微弱的月光,月珩发现了一颗白色的小石子,呃,准确的说是一张包裹着纸条的小石子,纸条?月珩摸了摸有些疼的脑袋,刚刚梦里那人似乎也是点了一下自己脑袋的这个位置,还挺温柔的,还真的存在纸条这种东西啊,虽然和梦里的待遇不太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揉了揉眼睛,点上一支蜡烛,对着微弱的一点烛光仔细辨认着纸条上的字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些……离开?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烛光闪了一下,竟似乎是变成了吓人的青色,月珩醒了醒神,再看却恢复正常了。摸摸脑袋还在疼,现在应该不是做梦了吧,离开这里?她是要离开的,但是为什么要快些?是谁丢进来这个纸团的呢?为什么要提醒她这个?还是说这个丢纸团的人有什么阴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吸取了空想不会有结果的教训,月珩起身推开了门,院子里比起屋子里还是亮一些的,漫天的星光熠熠,四处却没有人影,篱笆墙有近一人高,推开是有比较大的响声的,跳进来也有些不易,似乎没有什么人来过的痕迹,月珩走到篱笆墙边上,看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白天也没仔细看过外面的情况,不知道贸然出去会不会有些危险,月珩把手搭在篱笆门上,思量着要不要出去看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这会怎么起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一惊,好像偷东西被抓包了的感觉,心脏跳的快要挑出来了,手指也不知被哪根不长眼的树枝划破了,月珩哎呀一声,顾不上受伤的手指,缓缓转身看向身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白日不同,这会看到这个男人,月珩莫名觉得有些心慌,这心慌说不出是不是有些害怕,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纸条的影响,或者是因为刚刚后面突然有人出声有些吓到了,但感觉就是诡异。好在月珩是做惯了公主的人,而且是一个经常被抓包的公主,所以早就修炼了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不是特别熟悉的人轻易也看不出什么来,“我白天睡多了,突然醒了便想出来走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张子全走近了,月珩的手也在背后握的有些紧,好在张子全离月珩两三步的时候停下了,看了看月珩身后的篱笆门,笑道,“想出门?山里晚上许有些野兽,想出去也不应该一个人呐,要我陪你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觉得张子全这话说的有些暧昧,其实这话本没什么问题,不过他总是谨守着书生的一份礼仪,极少在她面前说你或者我这样的话,或者说除了那个该死的凤九卿,极少有人是用你和我这样的称呼和她说话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必了。”月珩笑着摆摆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看着月珩也愣了一下,自觉有些失礼,“天色还早,姑娘不妨再睡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方微微有些泛白,远处已经有人起来忙碌了,月珩点点头,走回屋子。记得小时候学课的时候常常这个时候便起了的,后来上了太学便再不曾起得这么早,算起来也有七八年了吧,许是八年多了呢,那时候凤九卿随军西征,咳咳,月珩摇摇头,想着自己十七年的人生里除了父皇母后和几位娘娘,外加两个哥哥一个幼弟和一个和凤九卿同样讨厌的堂妹月知玉以外,就只识得几个吹胡子瞪眼的老夫子了,难怪一想起些什么陈年旧事,脑子里蹦出来的总是这么几个人,恩,一定是这个缘故,至少月珩并不认为她常常想起凤九卿也许是有些思念他的缘故。月珩这么想着,便又睡下了,直到天大亮了,才神清气爽的爬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子里没有人,篱笆门倒是开着,想必人也没有走远,月珩伸伸懒腰,去寻张子灵,打算看看自己能帮上些什么忙,再不济看看能不能教村子里的孩子认认字也是好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张子灵在地里忙活着,月珩伸手在她右肩上拍了一把,顺便躲到了左侧,“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吓得一跳老高,往右看看没人,又往左看看,看到月珩才松了口气,“阿珩姐你怎么出来了,身子好些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吃了药都好了。”月珩看着张子灵拿着个小锄头拨弄地上的几棵小草,旁边还放个小篮子,里面似乎是,“这是玉米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自豪的点点头,“长得很好吧,大哥说让我给阿珩姐煮些新鲜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锄草么?我来帮你。”月珩接过张子灵手里的锄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笑的前仰后合,赶忙往回抢,“阿珩姐你快别逗我了,你看你拿锄头这架势都不对,一看就没干过活,别再伤着自己。再说也没几棵草了,我就是盼着它们快些成熟,才老想着来看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确实没做过这种活,不过月珩也曾学过射箭和骑马,身子并没有到弱不禁风那个程度,便死活抱着锄头不给张子灵,非得要帮忙干点活不可,张子灵拗不过她,便教她怎么拿锄头,怎么锄草,月珩倒是学得快,至少看上去有些像模像样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怎么都不说话?”月珩看看那边也在锄草的几个女人,问张子灵,“我见过别的村子的女人,都是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说一句话能传出半里地去,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呢。有些聊着天都忘了干活了,挺有意思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摇摇头,似乎是见惯了这样的情况也不觉得奇怪,“我也不知道,大哥不让我和她们接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挽起袖子,额头上已经见了汗,一个手拿着锄头接着锄草,一个手搭在腰上揉着,“我昨儿见了也觉得有些奇怪。对了,你们这儿的人家怎么隔那么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概是咱们山上的地收成不好,也不好种吧,有地的地方就有人家,咱们这儿是最差的一块地,人家也就格外少些。”张子灵看月珩有些受不住了,赶忙抢过锄头,“阿珩姐你坐那儿歇会,病才好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搓搓有些疼的手心,着实有些吃不消,四下看看似乎没地方坐,就站在地边上一边揉腰,一边看张子灵干活,“你们这儿可有学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先有的,后来便没了。原来大哥会教小孩子识字,这些年大家来往的越来越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我还以为这儿就你大哥学问好呢。”月珩有些好奇,这么偏僻贫穷的地方,会识字的竟然不只一个张子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年我爹开过学堂,他们学了些吧。不过那些女子我识得多不多,基本都不是本地人。”张子灵看到正挎着篮子走过的一个女子,吐吐舌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一个路过的女子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脚下一滑,那么正好的就栽倒在了月珩身上,月珩赶忙扶住她,自己也被带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个步子踏空,险些摔倒,那女子倒是反应的快,不仅自己稳住了身形,还拽了月珩一把,露出的胳膊上一道青紫的痕迹,看月珩站稳了,那女子一句话不说的小步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不是见过她们和孩子说话,我都以为她们是哑巴呢。”张子灵撇撇嘴,帮月珩拍了拍身上的浮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低头看到自己刚刚踩到的那块地土质格外松软,不过这会她没心思想别的,因为刚刚摔在她身上的那个女人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纸条,她小心的把纸条握在手心里,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问旁边的张子灵,“子灵,你认得她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撇撇嘴, “刘老虎的媳妇,在村那头住,她这人奇怪得很,我也从没和她说过话,算不得认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些乏了,想先回去。”月珩握着手里的纸条,想着昨晚那个给她纸条的人,会不会也是这个女人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点点头,指指篮子里的玉米抿着嘴笑,“走吧,我给阿珩姐煮这个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