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将军溺宠:逃嫁公主太顽皮

正文风退残红青杏小

[更新时间] 2018-12-25 08:41:01 [字数] 3709

听到阮二离开的声音,月珩深呼吸,握紧了手里的发簪,门打开了,天已经大亮了,光线照进来,有些刺眼。$=&%?首发www.zongheng.com$|~%!

李响走进来,没有关门,看到月珩手里的发簪,愣了一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身边一把便夺了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愣愣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有些怔忪,死在她手上或者因她而死的生命也不算少了,自己在这种时候该死的愣什么神?月珩望了望那微敞的门,闭起眼睛,为今之计,能保全自己的方法,也唯有——咬舌自尽,而已。似乎人一旦到了生死关头,反而没了那么些赌气的执着,或者说,因为不得不失去,也便有无数个理由劝服自己懂得放手,过往的一幕幕在脑子里反复上演,那些曾经快乐的失落的兴奋的伤感的,在这一刻,都这样让人感觉欣慰。$=&%?首发www.zongheng.com$|~%!

父皇,母后,皇兄,还有那个襁褓里软糯的皇弟……$=&%?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首发www.zongheng.com$|~%!

果然梦到你是要倒霉的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只是没想到,以后便是连梦见你,也没可能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永别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很佩服自己,最后一个念头想的竟然是,不知道咬舌自尽算不算是死无全尸呢?$=&%?首发www.zongheng.com$|~%!

李响拿着簪子好似有些无措,“刚刚……我……”$=&%?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看着这个有些窘迫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和之前有些不同,但被“刚刚”这两个字弄得有些脸红,“咳咳……那个,要杀便动手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李响点了点头,又赶忙摇了摇头,试探着问道,“你叫,月珩?你,该不会姓月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姓月又不犯法?法律都是她月家写的,不对,好像只有皇室才姓月……月珩突然发现自己这姓有点纠结,纠结着透露身份可能不算明智,又想着如果告诉他自己就是柔嘉公主月珩,再答应给他些金银美女,是不是能够让他放了自己呢?弄不好要丢了命,要是被拿来威胁父皇,又不利于江山社稷有损皇室尊严,月珩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还真是好大的赌注……$=&%?首发www.zongheng.com$|~%!

看月珩没有回话的意思,李响接着说,“刚刚阮二哥来又问了你的事情,原本他要我昨天杀了你埋起来,不知道他从哪儿又听说皇室的公主和你似乎一般无二,虽然都说公主是卧病,但……”$=&%?首发www.zongheng.com$|~%!

“啊,那个……咳咳……”月珩刚想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又觉得如果有一天被人发现她曾经否决了自己作为当朝公主的身份,必然会被月知玉那个小贱人嘲笑,果断改口道,“他猜的没错!本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柔嘉公主月珩,就是蹲在你面前的本宫我……”可是话出口了却有些没底气,为了壮胆又加了句,“你要杀便杀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李响有些激动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拉住月珩的胳膊,“糟了!刚刚阮二哥问了昨天埋你的地方,已然去寻了!这下被你害死了!我……这……是断断留不得你了。”想着便拿出刀子来,要下狠手。$=&%?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闭眼认命。$=&%?首发www.zongheng.com$|~%!

“啊!——”$=&%?首发www.zongheng.com$|~%!

突然,空气里两声破空声传来,李响只来得及喊出一声,便软软倒下。$=&%?首发www.zongheng.com$|~%!

逆着光,月珩睁开眼睛,看到倒下的李响,和站在门口的那一抹剪影。$=&%?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觉得好歹碰上这么一回英雄救美,竟然演变成这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所谓英雄来晚了便也罢了,总算赶在了关键时刻,这满身是血嘛也算有英雄气概,好歹把她救了出去也算没白跑这一趟……不过按照戏本子里演的惯例,这时候她应该先啜泣一番,然后扑到英雄怀里,英雄安慰两句,什么放心吧,有我在之类的,然后她就可以华丽丽的晕过去了……结果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好吧,首先她的衣服恰好被晕倒的李响压住,一个起身又摔下;其次,她完全没想起来可怜兮兮的啜泣这回事;再次,她当时真没认出来那个浑身血污脏兮兮的剪影是凤九卿;再再次,也怪凤九卿把李响从她身上揪起来的时候力道大了一些,连带着扯开了她好不容易勉强系住的残破的衣带,她这一巴掌也就这么一顺手的,挥了过去……$=&%?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咳咳……”凤九卿显然完全没想到会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刚刚受了伤,这会又全然没有防备,纵然月珩力气不大,还是感觉嘴里有点咸咸的,他用袖子胡乱抹了把嘴角的血迹,无奈道,“我还以为这些年没我在身边纵着你,你这脾气能收敛些,看来皇上和皇后也是愈发拿你没办法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听着这声音这语调有些耳熟,看着这一身红衣服,突然想起来那天从地道出来时在林子里遇到的那个人,“救命恩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看着月珩不整的衣衫皱了皱眉,一边不动声色的给她把衣服整好,把自己有些残破的外衣脱下来裹在月珩身上,一边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是啊,救了你没有千次,少说也有八百次了,还是小时候的你要可爱些,还会扑到我怀里说’阿珩最喜欢九卿’什么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早就觉得这个人给人的感觉熟悉的很,但又与记忆中的那个人不太相同,如今细细想来,这人和记忆中的那个人竟然有七八分重合,“呀!你这个骗子!该死的凤九卿!”又是一拳,命中左眼……$=&%?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再次被打了个正着,揉了揉眼睛,觉得还看得清路,无奈的摇摇头,将她拦腰抱起,“好歹小时候没这么暴力……”$=&%?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挣动了一下,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才发现,方才隔着红色的外衣看不太真切,此刻他仅着一件雪白中衣,才分明看出他竟是带着一身的伤,都还在流血,“九……凤九卿,我能走,你,放我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能走,只是走的慢些。倒也无妨,只是那些人恐怕又要出不少幺蛾子四处作乱了,喏,看咱们家这娇俏可人的大美人都给折腾成什么样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听他语气有意在耍流氓,伸手刚要打过去,又想起他满身的伤。心里明白这村子的确不宜久留,闭上眼把心一横,伸手小心揽住了凤九卿的脖子,尽量提着一口气,生怕自己太重,又怕自己触动到他身上的伤口,等了一会还在原地,她抬头看凤九卿,正撞进他戏谑的眼神里,恼羞成怒,狠狠在他脖颈处没有伤痕的地方拧了一把,“还不快走。”$=&%?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看她放松了许多,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把怀里的月珩揽的紧了些。$=&%?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虽然想要多一刻温存,但凤九卿却是片刻也不敢耽误的,当他们回到营帐的时候,岳琪已然带了人和地图去寻那地宫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将军……”刘副将匆匆忙忙的跟进营帐,另一只脚还悬在半空。$=&%?首发www.zongheng.com$|~%!

“出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很少听到凤九卿如此冷冽的语气,饶是跟随他多年的刘副将也愣了一下,没敢多问的退了出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把月珩放在榻上,给她盖好被子,抚了抚她额间散乱的头发,“先睡会吧,醒了我就回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临出门又回头道,“我没告诉皇上和皇后,如果你乖乖呆着,处理完这儿的事情,去江南或者塞北,都随你。但是如果你还要跑……”$=&%?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用被子蒙起头,闷声道,“啰嗦……”$=&%?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看着把自己藏的严实的月珩,无奈的摇摇头,笑的宠溺,刚一踏出门,就是一惊,只见以刘副将为首的一群把眼睛瞪的铜铃大的士兵正凑着脑袋往里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轻咳一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到一边说话。$=&%?首发www.zongheng.com$|~%!

“将军,那是……”刘副将一本正经的八卦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瞥了他一眼问道,“岳琪带了多少人?走了多久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回将军!”$=&%?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声些。”$=&%?首发www.zongheng.com$|~%!

“是!”感觉到愈加凌厉的目光,刘副将又压低了些声音,“有小半个时辰了,岳都统只带了一百精兵,和十个精通机关之术的士兵和工匠。”$=&%?首发www.zongheng.com$|~%!

“足够了。张子全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啊?”刘副将一脸茫然,忽然听到身后高处有人搭话,好险没伸手拔刀。$=&%?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在这儿。还以为你起码得卧床个三五天,不会这么快想起我呢。”张子全依旧是一身书生的青衫,坐在树枝上,感觉上有那么点错位。$=&%?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皱了皱眉,“我说,若不是今天发生这么多变故,你还真打算和他们一起干不成?你不会不知道……”$=&%?首发www.zongheng.com$|~%!

张子全一跃从树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假戏真做有何不可。”$=&%?首发www.zongheng.com$|~%!

刘副将看看凤九卿,又看看缓步走过来的张子全,觉得这俩人好像在打什么哑谜,“将军,今晚……”$=&%?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冲张子全挑挑眉,“你跟着他们还不是为了那东西,此刻正是时机,你还不快去地宫看看?”$=&%?首发www.zongheng.com$|~%!

张子全恶寒的抖了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笑着拍拍他肩膀,“别搞砸了。”还没等张子全反击,就一大串吩咐下去,又拍了拍刘副将的肩膀,“速战速决吧,这几天大家都累坏了,而且……”凤九卿凑到刘副将耳边低声道,“我也想我媳妇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啊?柔嘉公主……”刘副将赶忙把声音压低下来,赶忙找话题掩饰,“咳咳,那段地道找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感受到刘副将灼热的目光,张子全也愣了一下,赶忙道,“我可没有。这个真没有。”$=&%?首发www.zongheng.com$|~%!

“对了,调一队人跟着我。”$=&%?首发www.zongheng.com$|~%!

“啊,可是将军,虎符……”$=&%?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挠挠头,“对哦,我忘记虎符给别人了……这样吧,把四号出口的人直接调过去,反正那儿有岳琪。”而且岳琪有虎符,凤九卿小邪恶的想了一下,他应该想的到自己会把他那儿的人抽走的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刘副将撇了撇嘴,暗自为岳琪鸣了个不平,领命下去了。凤九卿打发走了刘副将几个,回头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妹妹安顿好了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已经安排人送她到城里的宅院了。”张子全神色有些尴尬,“只是当时……让阮二逃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点点头,倒是笑的纯良无害,“妹妹没事就好。对了,月珩无意中发现了入口,倒省了咱们许多时间。”$=&%?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听着外面安静下来,才从被子里钻出来,稍稍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情景,觉得十分不妥,羞得又躲回了被子里。$=&%?首发www.zongheng.com$|~%!

其实凤九卿也十分委屈,等他赶到的时候恰好听到阮二和李响的对话,差点以为月珩已经死于非命,便要跟着阮二去寻那土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幸好及时发现李响面色有异,这才赶了个及时。$=&%?首发www.zongheng.com$|~%!

凤九卿满身是伤口还一路抱着月珩,为了让月珩主动揽的自己紧一些还专挑难走的路走,这一路血流的……身体再好,能这么任性么?也差不多该吃上几碗红豆饭补一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月珩躲在被子里,不知道是因为氧气不足还是什么,只觉得心跳极快,而脸上又是火辣辣的热,虽然是段不完美的英雄救美,但她却清晰的记得自己在他怀里仰起头看到的那张脸,记得他的体温,记得他,宠溺的笑……$=&%?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