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既来之,则安之
作者:倦鸟阿郎  |  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19-03-04 22:27:51 全文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并无影射他人之意,如有相似之处,敬请原谅。

因故事背景设置于现代,因此难免有雷同之处,敬请读者谅解。

英龙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出生在一个这样的地方,在一个如此奇葩的季节。

成年的英龙坐在滨江河边,望着悄无声息流逝的河水,拈着一根香烟吐着烟圈。

多年来的不顺,使他不免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他是怎样离开滨城,后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然后又回到了这里,他曾经经历了什么,现在又变成了什么样子,而自己一直期待的缘分究竟在哪里,让他怀着几分没落和失望无奈望着不断流逝的河水,从眼前滚滚而过。

而他经历的种种,几经辗转,在这片土地上奋力拼搏,最后他又得到了什么。

一个草根,虽然立志奋斗,但过程却是如此艰辛。

他抹了抹眼角,竟然有点湿润,“这江风吹的,都快成见风流泪了!”

英龙咒骂了几句,站起身来沿着风光带散起步来,脑海里却坠入了神思遐想。

随着时光流转,他的思绪回到了七十年代。

四月滨城市的天空漂浮着焖躁的雨丝。

清晨太阳从朦胧的地平线上跃起,一直升到半空便堕入云层,仿佛害羞的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

郊外的菜花地里,不时有躲闪雨点的蜻蜓与蝴蝶在四处飞舞,想找寻一个安全点的地方栖身。

而在滨城医院的妇产科里送来一个孕妇,一进医院便小声呻吟着,腹中的胎儿即将出生。

经过一番挣扎,当护士们洗去婴儿身上的胎脂和血迹时,这个男孩小声啼哭着,弱弱的声音仿佛是在向人间宣告他的到来,虽然他有点微不足道。

英南站在病房里,守护着刚刚生下孩子的米兰,米兰仿佛经历了一场痛苦挣扎,显得非常虚弱,身边放着她刚刚生下来的孩子。

英南显得焦虑不安,走到门外吸着烟,直到香烟快燃烧到手指时,他才扔掉烟头,踱着步子走进病房,无奈看着病床上的米兰。

过了大半天,米兰才清醒过来,护士将婴儿抱到米兰身旁,送进她的怀中给孩子喂奶。

米兰显得有气无力,默默给孩子喂着奶。

英南低下头,凑到米兰身边,小声问:“米兰,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米兰见丈夫虽然平时不太管理家事,但此刻还是关心孩子的存在,就小声说:“英南,你觉得取个什么名字好?”

英南还算是个挺有主意的男人,他凝神想了想,片刻便有了主意。

“今年是龙年,不如就叫英龙吧!听上去蛮吉利的。”

米兰吃力地点了点头:“那好吧,就叫他英龙吧,听上去还挺不错的。”

英南显得老成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那好,就叫他英龙,这名字也满大气的,我觉得还不错!”

英南是滨城一个机关的小干部,地位不高,生活过得挺拮据,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这小英龙的出生,显然让英南倍感焦虑,今后的日子该怎么筹划。

滨城市面积不大,是这个省面积与人口最少的一个城市。但自古以来,因为地处滨江河畔的黄金水域,一直是贸易发达的商埠,曾经各地的货物在这里集散流转。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滨城市的经济面貌日渐衰落,变成了一个带着旧时代印记的没落小城。

随着时代的变迁,这里建起了工业厂房,浓浓的黑烟从河边高大的烟囱里滚滚而出,半边天空掩映在灰黑的雾霾中,使得滨城市的天空总是显得那么阴霾。

随后的日子里,滨城涌入了大量外地人口,人们经常会在街头听到半懂不懂的外地口音,但这里的人们仍然很快接受了外乡人的融入。

或许因为早年这里就是个贸易发达的商埠,人们的观念并不那么保守,对于外乡人的融入,观念上仍能很好的接受。

午夜人们躺在床上,能够听到从远处传来火车在轨道上滚滚而过的轰鸣声。

小城的夜晚总是大家忙碌一天之后翘首以盼的良辰美景。

米兰是从东北迁来加入滨城市建设的一员。

虽然是东北沉阳人,却有着江南女子的白皙肤色,生得眉清目秀。

她和丈夫英南一家蜗居在小小的两室一厅筒子楼里。

英龙的出生使这个家庭增添了不少的烦恼,毕竟六口人,房子太小,天气又闷热,使得这个原本拥挤的家庭显得窘迫不堪。

但是英龙的出生毕竟是一件大事,里里外外的忙碌让大家忘记了暂时的烦恼。

为了让小英龙能够保持营养,作父亲的英南特地购买了一筒奶粉。但是这个时代的物资非常匮乏,英南还是托人才买到这筒奶粉的。

因为拮据,英南紧皱的眉头更加如刀刻一般,脸上的法令纹也显得更加深厚了。

一家六口的生活开支毕竟不小,米兰的收入也不乐观,但日子还是要熬下去的。

可是在这个大家都不富裕的年代,能让婴儿喝上奶粉已经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英南,快来抱抱孩子,别躲在那里抽烟了!”

出了院的米兰在房间里收拾着孩子的衣物,不耐烦地喊着丈夫英南来帮忙。

英南赶紧扔下烟头,跑进房间从床上抱起啼哭的小英龙。

英龙就是在这个多变的年代里倔强成长,充满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与对生命的渴望,倔犟而顽强地吸收着并不丰富的营养,一天天伸展着小胳膊小腿大声啼哭着向这个世界宣告自己的到来。

连父亲英南都觉得,既然来了,就要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不然又到哪里去找“回头路”呢?既来之,则安之。

时间在慢慢流逝,人们在不知不觉中继续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

米睛是米兰的妹妹,长得有几分像姐姐,只是个头比米兰稍微高一点点,但是皮肤却带着点黛色。

米晴早年随姐姐来到滨城。

她看到米兰一家的窘况,然而她也只是单身,收入还不如米兰高,因此对姐姐家的困境显得束手无策。

但是每到周末便来到姐姐家里帮她带孩子、打理点家务活。

米睛对滨城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并不满意,她很怀念东北老家的生活。那里没有这个小城嘈杂的环境,而且东北的大城市相对繁华,远远超出了这里人们的想像。

一天,米睛来到姐姐家,看见小英龙躺在床上一个劲的啼哭,此时英龙已经快两岁了。

米兰手忙脚乱地拿着一块湿毛巾给英龙的姐姐英珠搽拭着身体。

英珠只比英龙早一年出生,刚满三岁。

米晴发现英珠满身的红疹,无力的抽泣着。

米睛惊讶的对姐姐说:“英珠这是怎么了?”

米兰急得快哭了:“不知道啊,昨天就这样,我快急死了,英南又不在!”

“快到医院去看看吧!”米睛说完抱起小床上的英龙,让姐姐带上英珠去医院。

医院里显得有些拥挤,走廊里不时传来小孩子们的哭闹声,有些尖锐刺耳。

米兰带着英珠看完医生后愁眉苦脸走了出来。

米睛焦急地问道:“英珠怎么了?”

米兰心情沉重:“是湿疹,以后每天都要打针,要连续打好几天。”

“那英龙怎么办呢?”

米睛着急了。

“唉,我也不知道。”

米兰深深叹了口气。

说完米兰、米睛就带着英珠和小声哭着的英龙去打吊针。

几个小时后她们离开了医院。

晚饭过后,米睛对姐姐、姐夫说:“我说不如这样吧,姐姐、姐夫,英珠病了,你们忙不过来,家里这么紧张,为了英龙好,我就带他回老家去住几年好吗?以后就由我带着英龙,反正我也不想在滨城待了,早点回去看看爸妈也好。”

“那怎么行呢?英龙还小!才两岁。”

米兰着急了。

英南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慢慢说道:“米兰,你得为英龙考虑考虑,万一英龙也病了该怎么办?再说家里这么紧张,以后谁来照顾他们啊?”

米兰反驳道:“这也离得太远了,而且英龙才两岁多呀!”

英南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无奈叹了口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你怎么同时照顾得了家里四个孩子!”

英南觉得此时有人帮着带一个孩子,正好可以减轻一下负担,米晴的主意未尝不可。

米兰看了看正在灯光下写作业的另外两个孩子,英龙的哥哥英鸿和姐姐英云,双眸流下了酸涩的泪水。

她垂下头,几缕乱发搭在了瘦削的脸颊上。

在这样的窘况下,她不得不低下倔强的头颅。

米睛小声说:“姐姐,就这样吧,反正英龙不久也快三岁了,到时候可以上幼儿园。”

米兰低声抽泣起来。

英南看了她们俩人一眼,扭过头去,沉闷地吸着手中的香烟,烟雾在闷热的房间里弥漫开来。

但是,沉重的现实不得不让他们选择屈服。

在北上的火车里,米睛抱着沉睡的英龙呆呆望着窗外的田野,车厢里的广播中正播放着列车员耐心的讲解。

米睛此刻的心情也是挺复杂的,现在她可以回家了,但是英龙怎么办?

靠她一个人是带不了的,干脆就让英龙的姥姥、姥爷帮忙带带吧。

米睛抱着英龙心事重重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田野,怀里的小英龙正撅着小嘴巴迷迷糊糊睡得正香。

他还沉浸在梦乡中,不知这一去就是千里之外,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他刚刚来到不久的这片热土还没完全弄清楚,就立刻飞奔去往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在那里他又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

小英龙如此年幼,完全弄不明白外面的世界,也无法弄懂人世间的许多愁苦。

而他只有被这么抱着送到了离滨城千里之外的东北大地,在那里他将怎样度过他的童年时光?

倦鸟阿郎
作者的话

新书发布,希望亲爱的书友们多多支持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