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绝世逆凰:废柴九小姐

觉醒篇第12章 良辰美景奈何天

[更新时间] 2019-01-05 01:19:13 [字数] 3372

南宫九儿双眼无神的盯着窗外,她就跟个犯人似的被软禁房间内,失去了自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她并不担心自己后天就要作为亲事的女主角嫁给罗腾,但在她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有种淡淡的失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曾无数次幻想,成亲的那天她会穿着红衣,高高兴兴的和陌白拜天地、拜高堂、入洞……可是现在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身影曾经是那么清晰,那么孤傲啊。可她蓦然回首,却发现他变得好不真实,像是从来没有遇见过,那只是一个美丽而又虚幻的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陌白。我违背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就要嫁给了罗腾了……你还在这个世上吗?如果在。那你为什么没给我一点点的消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卿言感受到了九儿那异常起伏的心绪,于是她叹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丫头。他可能已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她也不看好陌白那小子,觉得他早就和其他的弃子一样死在了边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他没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肯定的道:“她和亲亲娘亲一样,永远活在我心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屋外传来一道刚劲有力的敲门门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九,是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见这声音,南宫九儿呆滞了片刻。在她的记忆中,自从亲亲娘亲去世后她爹就再没来看过她了,甚至对她漠不关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爹爹居然还会来看望九儿?”南宫九儿的话语流露出一股怨气,继而自嘲道:“爹是怕九儿偷跑吧?这才会亲自来盯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晖闻言,他浑身一颤,继而用不可置信的目光透过薄薄的窗纸落在少女的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九,爹在你心里就这样不堪吗?”他苦涩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而是比这更甚!”少女执拗的说道,只是她那双玲珑剔透的眼瞳里不知何时泛起泪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已经不再是童年时候的那个爹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九,是爹对不起你。但是爹不能让南宫家在五大世家除名,否则我将无言面对南宫家的列祖列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晖摇了摇头,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家族利益着想。当然了,他也替南宫九儿考虑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他相信,凭他女儿的美貌绝对能够俘获那个纨绔的心,成为第一夫人也翘首可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爹你走吧,九儿不想与你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对南宫晖早已经失望透顶了,她再不会奢望他能替自己做些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早些休息,明晚我再让底下人替你梳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晖的声音戛然而止,伴随着“嗒嗒”的脚步声远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他走后,南宫九儿又是忍不住的叹息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啊娘亲,九儿真替你委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翌日,冯老妪来到窗台前,她将一大碗馄饨递了进去,嘴里喊道:小九,出来吃饭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睡眼朦胧的走过来,那小模样要多可爱便多可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难得露出盈盈的笑容,说道:“冯婆婆,你来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冯老妪一脸心疼的看着她,嘴里叨唠着:“哎,丫头真是苦了你了。这都快成亲了,你爹还把你当犯人似的锁在里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从他把我锁里头的那刻起便不再是我爹爹了。”南宫九儿捏着粉拳,她气呼呼的道:“我们生为女儿家,就都该这么凄惨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冯老妪的脸色一僵,她凄然的点头应道:“女儿家生来便是被祸害的命。亦如你那娘亲,这都是命啊。历来便只有第一夫人才能在后院为非作歹,残害其他姐妹们的性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心中燃烧着怒火,她只要一想起死去的娘亲,她对大夫人冷筱雨和二夫人颜沫的怨恨就会又多增加一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乃至到最后……她再也不会忍受下去的时候,她就会去把那两贱人给杀了!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九?你在想什么?你这丫头可千万别胡来啊!你娘亲还在天上望你好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冯老妪见南宫九儿的脸色不对,她赶紧劝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儿明白,但这笔账我迟早是向那两人讨回来的!”南宫九儿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是心中这股怨恨再一次的被积压了起来,静待触底反弹的那一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天晚上,天煌城内不少地方都燃起了烟花,像是在过节一样,无比的闹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南宫大院内,那些底下人也都变得忙碌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忙着剪花纸,忙着贴“喜”福,忙着点蜡烛,忙着挂灯笼,忙着啊忙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在她身侧有好几个底下人在替她打扮妆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那光洁如玉的脸上先是被敷了层铅粉,又被胭脂涂抹了厚厚的一层,被擦得红艳艳的,显得异常的妩媚动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她那对弯弯的柳黛更是被细致精描,唇上匀好口脂后,再配上眉心处那粒米粒大小的朱砂痣……远远看去,她就像是从古画里走出的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美的虚幻,美的朦胧,美的让在场的女子都为之沉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小姐真漂亮。”一个面容娇小的底下人这般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那是因为九小姐有个貌美如花的娘亲。”另一个底下人笑了笑道,但她很快就闭嘴了。因为她突然想起那位三夫人已经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南宫九儿那无神的眸子颤了颤,伴随着一缕光的生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人不敢再多嘴,生怕触了她的忌讳。毕竟,吴忠的死可是一个鲜活的例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刹那的时间,冷风灌满了房间,屋内的烛火也开始不安的跳动起来。但是这火苗刚一跳,一个底下人便立马用灯罩将它给遮盖住,然后将吹来的风隔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微微抬起眼眸,她看了一眼那火烛,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夜本该无眠,但那一堆子的底下人挤在一块便又沉沉的睡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望向了窗外的那轮圆月,流年无数,它却始终以圆缺的形态更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这一次,它却变得那么圆润,将晚间的天给挤满满的,就连星星的轮廓都快消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不要!你不要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喃喃细语,立时忍不住的抬起了一只羊脂嫩白的雪臂,向着那星星抓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都是徒劳……天上的星星还是暗淡了,他回不来了。他不可能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南宫家的送亲大队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路上洒下落红一片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唯有当五大世家中的其中两家结亲时才有的排面,也的确是无比的壮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煌城内的街上迎来了一堆欢呼、送往的人,他们大多都是自愿的,一切只因罗家家主罗祥庇佑着所有在天煌城的百姓。但罗家家主罗祥却从未迎战过另外的三大煌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自发组织起来的欢呼和呐喊队伍不在少数,天煌城内的各个街角都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端坐在红轿子里,她就这样一晃一晃的跟随着娇子向罗家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道金阳当空高照,却见罗家大门外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大门外站着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他长的眉清目秀,活脱脱的一个小白脸形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他在人群中放声大笑,跟许多前来恭维的人打着招呼。而在他心里,他激动难言,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位娘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嘿。我罗腾就是人中龙凤,这天煌所有的漂亮女人都将是我的!”他在心中邪邪的念叨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家与南宫家相距其实也没多远,但是送亲大队硬是将小半个天煌城给绕了一边。等到正午的时候,送亲的和迎亲的才正式碰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靠!真是让我好等!”罗腾在心里暗骂,他杵在那都快闲出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所幸的是这骄子里的可人儿已经抬到了罗家,这也意味着煮熟的鸭子送到了他的嘴边。接下来只需走过一系列程序,然后他便能一口撕下这眼前的美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到了内大堂的时候,罗家人替罗腾和南宫九儿举行了拜天地的仪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拜天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拜高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妻对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九儿感到异常的憋屈,真的是胸腔都快气炸了!但她为了拿到那地心乳液,也唯有妥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着吧,等着吧,你敢碰我,我便杀你!”她在心里狠狠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拜亲仪式结束后,南宫九儿被底下人送进了罗腾的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罗腾则眼巴巴的看着那位离去的可人儿,他也很想跟过去啊,可是他被另外三大世家的纨绔给拦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说什么也要把他给灌醉,一人一壶死命的往他嘴里倒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腾!凭什么你小子就能娶了天煌城的第一美女?我徐浩表示不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喝的酩酊大醉的翩翩少年激动的怒吼,而他手上还不忘用力的与罗腾碰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老子也不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人直接就把手里的酒壶嘴伸进罗腾的嘴里,将他“咕噜咕噜”喂了个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三人也站了起来,他亦想说自己不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唐伟,你他丫的就别来灌我酒了!别忘了上次,上次那小妞还是我帮你弄到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唐伟闻言后讪讪的笑了笑,这才把举起的酒葫芦又放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场酒宴一直持续到了夜里,罗腾抬头一看,却是突然发现这他么的天色都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你丫的,老子不陪你们喝了。我还有正事要办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腾一脚踹开了正抱着自己大腿的燕飞,从他身上跨过去的时候还忍不住踩了两记闷脚,令他感到一阵暗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都喝的醉醺醺的,他还真不信到了明天有人会记得这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嘿。南宫九儿,你的相公就要来咯。”他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向着他的房间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天煌城内,一人一马以狂奔的姿态一路横冲直闯,顷刻之间便已来到了罗家大门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守大门的人远远的便看见那位穿白衣的少年冲了过来,他们立时警惕起来,并大声吼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者何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没有多言,而是选择霸道的出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将宽大的袖袍猛力一甩,继而从两袖间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灵力抽在了几人身上,然后他们便应声倒地,昏死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儿,我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年的身后是一片暗淡的星海,所有的光亮都被这黑暗给吞噬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