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弑夫
作者:恋飘雪  |  字数:2614  |  更新时间:2019-01-05 01:23:11 全文阅读

南宫九儿这会儿正在罗腾的房间里翻腾,可是她都把这翻来覆去找了好几几十遍,依旧没有她要的地心乳液。

  “该死的罗腾!你到底把地心乳液藏到哪去了?”

  南宫九儿生着闷气,她就差没把天花板底给掀开,再掘地三尺!

  其实是她有点想多了,像地心乳液这种高级货,肯定都在他老爹罗祥那收着呢。

  正当南宫九儿打算展开第四十七次大搜查的时候,屋外却是传来了异响。

  她竖起耳朵刚好能听见某人的脚步声,脚步声的频率不算快,甚至还有些杂乱无章。但那声音的主人依旧是一步一步朝这里走来。

  南宫九儿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她大慨已经猜到了来人。她的呼吸略显急促,脸上更是缭绕着一抹红霞,这告示着她此刻的心境并不平静。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却见房门应声被一脚踹开。

  黑暗之中一道瘦削的身影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他反手就把门把给扣上了。进来后,他用充满淫-秽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南宫九儿,嘴里还流出了贪婪的口水。

  南宫九儿则退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盯着他。

  “罗腾,你爹的地心乳液呢?”她紧张的问道,并不时的摸了摸揣在怀里的短匕。

  “哦?娘子可是说的这个东西?”

  罗腾听了这话,他一脸淡笑的望着她,并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玉瓶,被他拿捏在手上随意的把玩着。

  他轻轻的摇着小瓶子,那里面大概装着有四、五滴乳白色液体的样子。

  事实上,南宫九儿也没见过地心乳液到底长啥样。于是她连忙沟通识海内的仙女姐姐,向她问询道。

  “姐姐,那便是你说的地心乳液吗?”

  南宫卿言微笑着点了点头,九儿耗费了半年时间,如今可算是把这炼制孕灵丹的材料给找齐了。

  听闻此话,南宫九儿终于是会心的笑了,宛如一片明媚的春光乍泄。

  而在烛火摇曳的浪漫情调之下,她这一笑比那满月儿还皎洁,像是广寒仙女舞袖凡尘。

  罗腾看呆了,他一个不留神松了手,手里的小玉瓶极速的朝着地面坠去。

  “不!”

  南宫九儿大惊失色,她奋不顾身的向前扑去,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那装有地心乳液的瓶子。

  “太好了。”

  她轻轻的笑着,继而准备起身。

  可是结果……罗腾的一只大手跟了过来,他又将那玉瓶给抓去了。

  “呼。刚才真是好险。”罗腾拍了拍胸口,然后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着趴在地上的她。

  他再一次目光邪邪的笑了起来。

  “你知道这几滴地心乳液我是用来干嘛的吗?”

  南宫九儿茫然的摇了摇头,她哪里知道他究竟是要用来干嘛的。

  “嘿嘿。这玩意是我特地向我爹求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今晚让我在你面前重塑男人的雄风!”罗腾得意忘形的说道。

  南宫九儿一开始没听懂,但过了没一会儿她就明白过来了。她的脸一下就胀的通红,那全是被他给羞的。

  “啊!啊!啊!”

  她尖叫不已,原来这小白脸是为了壮阳!真是太可怕了!

  “桀桀!叫吧,你就叫吧。反正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今晚也不会有人理你。”

  罗腾一把拽起了还在地上“躺尸”的南宫九儿,他另一只手则打开了小玉瓶,准备将那地心乳液给喝下去,重振男人的雄风。

  “不要!”

  情急之下,南宫九儿掏出了藏在怀里的短匕,一刀子就朝着他的心脏位置捅去。

  她的动作很是娴熟,似乎她对这必杀的一击已经操练、蓄谋已久了。又或是她天生就对拿刀子捅人这种事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噗。”

  殷红色的血浆迸射出,浇满了一地,勾勒出一朵怵目惊心的血花。

  罗腾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子毫无防备,一瞬间便负了重伤。

  毕竟,在他的印象当中南宫九儿是个毫无灵力的弱女子,也绝对不会想到她会随身携带这种凶器。

  罗腾捂着短匕,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那道伤口。他清楚的感受到心脏已经被刺穿了,他体内的血根本就止不住往外流!

  他完了!他风流了一世,还有大好的余生没有挥霍,可却尽数葬送在了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手中。

  他不甘啊!他面色狰狞的看着南宫九儿,他马上就要死了,但他也不想让她好过。

  “该死的婊子!你也去死吧!”

  他疯狂的将自己修灵五层境界的灵力汇集到右手上,随后狠狠地朝着她的心口处印去!

  “啊!”

  南宫九儿看着罗腾的灵光手印在自己的瞳孔里极速放大,她尖叫连连。

  当她以为自己就快要死了的时候,一道神秘的光华在她身上流转,强光猛烈灼灼的扫向了出手的罗腾。

  “啊!”

  又是一声惨叫,这回却是从罗腾嘴里发出来的。而且这声音听起来都不似人声了。

  他的手像是触及到一片炽热的岩浆流,那被灵力包裹着的手掌却是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这一刻的罗腾真的是体会到了何谓痛不欲生。

  “杀了我吧!你快杀了我吧!我好难过!”他不停的大叫着,那声音让人听着感觉到瘆人。

  南宫九儿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她颤抖的闭上了双眼。

  毫无疑问,这一幕的缔造者是她那仙女姐姐,南宫卿言。她回想起上次自杀的经历,她身上也被强烈的光华笼罩着,继而一动也不能动。

  最后,还是她那姐姐主动撤回了魂力,她才又能够自由指挥着躯体。

  最终,罗腾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死去。对此,南宫九儿摇了摇头,她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说过的那句话——你敢碰我,我就杀你!

  现在,她用事实行动证明了自己,她还真不是个会开玩笑的女人。

  罗腾死了,但却对她没有造成任何的困扰。因为他本就是个纨绔,在这天煌城内祸害的女子还算少吗?她算是为民除害好吧?

  光就是他娶回家的小妾,除却她以外便有七十七个之多。更不用说,还有那些他没有娶回家的那些人!

  总之,他可谓是罪大恶极!而在女人面前,他的这条罪责更是会被无限制的加重!

  “还好,我需要的地心乳液还在,完好无损。”

  南宫九儿把那小玉瓶从他手上夺了回来,一想到他之前说的那番话便感到异常的烧脸。

  “我呸,你死的好!死的妙!下了地府还要呱呱叫!”南宫九儿一路哼着曲儿,她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血腥味扑鼻的房间。

  她知道,要不了多久罗家的人便会得知罗腾的死讯,到时候肯定会立马召集人手来缉拿她。

  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南宫九儿一早就制定好了逃亡计划,等事成之后便向着正东方向去往那更加繁盛的天都。然后就在那里开始自己和姐姐新的生活!

  至于陌白……

  她不得不承认南宫卿言说的话,他确实应该已经死了。否则的话,这些年来她也就不至于连一个关于他的消息都收不到了。

  可是紧接着,一件令她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黑暗之中,南宫九儿一路跑一路跑啊,结果当她跑到一个路口转角处的时候。

  “砰”的一声!她迎面撞来了一位少年,随即这两人撞了个满头彩。

  “谁啊!在这大半夜的还不睡觉!”南宫九儿使劲儿用手揉捏她的小屁股,这会儿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呢。

  “谁!你是谁!”那位少年亦皱起了眉头,而那对齐平的剑眉却是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事实上,他太惹人注意了,想不惹人注意都难。因为他周身都被浓浓的死气和邪气缭绕着,就像一只堕落已久的魔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