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落凰山
作者:恋飘雪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19-02-14 11:02:50 全文阅读

而南宫卿言则带着陌白随着天凰腾飞而去,在无边的天际上空极速穿行。

幽寂的天穹因为有月的阴晴而变得不再单调,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月的轮廓正在一点点的消失、淡隐。

  天凰驮着南宫卿言和陌白一路腾飞,深深扎进了云堆里,像那翩然起舞的仙鸾,挑拨着翻涌的云气。

  南宫卿言此刻盘坐在天凰背上,她并不时的咳出鲜血,在天凰的背上雕琢出一朵又一朵殷红色的血花。

  那怵目惊心的图案其实是最凄婉的哀歌,每当出现一股流动的温热都会使得天凰浑身一颤。

  它在害怕,并不是害怕自己会随着南宫卿言死去。它只是不舍,不舍得离开她。

  “主人,求求你不要离开小凤。”它发出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

  南宫卿言没有说话,她只是微微的笑了笑,伸手在天凰的翎羽上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

  随后,南宫卿言从手上的空间镯内取出一堆的药材,这些都是用来炼制孕灵丹所需要的东西。

  “姐姐?你就别为九儿的事耗费心力了!快些休息吧!”

  南宫九儿在识海内哭腔着道,她的心真的好痛!像是快被撕裂了!

  “傻瓜,这孕灵丹只有六级以上的玄品灵医才能炼制出来。我不替你操心那就没人能帮你了。”南宫卿言亲昵的骂道。

  于是,她强行打出一道魂火将这些药材给包裹起来,开始进行熬炼。

  别的药材还好说,提炼起来并不费力气。但是那颗天火蜥蜴的内核提炼起来就比较麻烦了。

  “小凤,替我把这个给化开。”

  说罢,她将天凰的涅槃火接引了一缕过来,不过顷刻便是将这内核给融化了。

  之后,她用自己强大的魂力将所有的精华液熬炼在了一起,再与那蕴有狂暴因子的内核液凝成一颗火红色的灵丹。

  她又取出一个小玉瓶,那里面装着五滴乳白色的液体。

  当她素手轻扬将瓶塞拧开后,一缕扑鼻的芳香从小瓶子里飘了出来。

  这就是地心乳液,沉天地之灵精,拥有着至纯的灵力。

  她玉指轻点,将那几滴地心乳液滴在了火红色的灵丹上。

  唰。

  灵丹的颜色一下就变了,它由火红转变为暗红,又变成了纯澈的灵白色。

  咻。

  南宫卿言手里的灵丹闪了闪,紧接着猛地爆发出一道绚烂光束,刺破天宇,贯穿厚厚的云层。

  孕灵丹成!这股丹香浓郁到简直化不开了。这是一颗六级玄品灵丹,对那些无法修灵的人而言正是最珍贵的宝丹!而究其本身便拥有足可逆天改命的能力!

  而这颗孕灵丹的品质好的出奇,都是因为融有那五滴地心乳液,蕴含强大的灵力。

  “九儿,这样的话姐姐就算是不在你身边也能够安心了。”

  南宫卿言看着这颗孕灵丹静静的躺在手心,她终于是欣慰的笑了。

  南宫九儿早已哽咽,心痛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凰的情绪也十分低落,不过它突然感受到一股神秘的召唤,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

  “主人,小凤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它展翅高飞,向着大地的另一个方向极速前进。

  天亮了,白露为霜,天穹像是被一场大雨洗礼过似的,恢复了纯净。

  天凰从云层中穿越而下,它俯冲到了一座莽荒气息喷薄而出的山脉上。

  而那蜿蜒起伏的丘陵横亘在大地上,像那天脊断背,流露出一种沧桑古意。

  这片山脉像是原始丛林一般,生活着众多的灵兽,有人畜无害的雪绒球,也有阴狠狡诈的劣魔狼,还有那孤高的游侠在天际腾飞……

  南宫卿言怔怔的站在这片山脉中,她也感受到了那股神秘召唤。

  “这里是?”她柳黛弯弯的皱了皱,说道。

  “主人,我感受到了古凰的气息。”天凰郑重的道。

  南宫卿言听闻后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古凰,历来都是神兽世界中的佼佼者,巅峰时期自当能与真龙一族平起,即便落魄时也从未跌出过神兽榜的前十。

  “小凤,你能找到那处地方吗?”南宫卿言疑声响起。

  “嗯。是在那个方向!”天凰开口,然后又载着他们飞往那里。

  随后,一行人降落在山脉的某一位置。而在这里,因为至尊凰气的存在,周围竟是没有一只灵兽敢靠近。这也免得她们再费一番手脚了。

  南宫卿言正在仔细打量着地势,最终她确定的点了点头,说:“没错,这里的古凰气息是最为浓郁的。”

  天凰就立在她身侧,它的体型早已缩小了数十倍,此刻也不过才一人高的样子。而陌白也被她们斜放在一棵古树底下,静静的睡着。

  此刻它紧张的问道:“那主人能在这里恢复过来吗?”

  南宫卿言愣了一下,继而又摇了摇头,她说:“古凰陨落的时间过得太久了,凰气和真血也已经逸散了。所以,我不能。”

  天凰顿时就急了,它真的不想离开主人啊。

  南宫九儿在识海中充满哀伤的看着她的仙女姐姐,她发现她的神魂已经快要虚淡了,那是即将魂消的征兆。

  “姐,九儿舍不得你。”她轻轻的呼唤。这一刻她多么希望魂消的人是她!而不是她的仙女姐姐。

  “唔。虽然这救活不了我,但却能够逆转他的死。”南宫卿言把目光看向气息奄奄的陌白,如是说道。

  “不,不行!主人你不能那样做!小凤不准你施展那种法!”

  天凰哀鸣,她已经猜到了南宫卿言要做什么了,但是它阻止不了。

  南宫九儿听见天凰哀鸣声她亦是一颤,一股不详的预感强烈充斥进她的灵魂。

  “姐!你快停下!”

  南宫卿言身上再次飘荡着魂火,她双手结印,一股玄妙的气息流转而出。

  她先用一只手施法将陌白的身体接引到在半空中,另一只手则牵引这残存不多的凰气,将之尽数涌入他的身体。

  “神凰不死术,逆生死。”

  她施展的是不死神术的秘法篇,借用强大的生之力将濒死状态的人强行逆转,驱尽死意。

  做完这一切,她又咳了口血,这像是抽尽了她的魂力,令她的气息一下就变得黯然下去。

  “九儿,你把陌白躯体放置在一个棺椁内,借助这里的凤凰真气,终有一天他会再次醒来。只是那时间我也不能确定。”

  南宫卿言在魂消的同时不忘提醒识海中的妹妹。并且,她开始着手将自己的真灵印记朝着妹妹南宫九儿的神魂上转移。

  因为两人一体双魂,彼此之间属于共生的状态,所以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可是她做的这一切只会让南宫九儿感到更加的心痛,陷入深深的自责。

  “我好恨!恨我自己为什么只是姐姐拖油瓶。我好恨,恨不能替你死去。我好恨……”

  南宫九儿真的是快要疯癫了,今日她又将失去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上天怎么可以这样来折磨她!

  “啊!姐姐,你不……不要……不要走……”

  南宫卿言的神魂已经于天地间消散,而南宫九儿则重新掌控这具身体。

  “姐姐走了……姐姐走了……走了……”她喃喃低语,眼睛无神的看着大地,宛如一具丢了灵魂空壳。

  天凰哭了,高傲如它也哭了。它只是一道神兽真灵,但其实它和真正凰鸟并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不过便是它与宿主同生共死罢了。

  可是,它与南宫卿言这唯一的链接也没有了。它现在成了南宫九儿的神兽真灵,而且是南宫卿言亲手将它剥离出去的。

  其实相比起这,它更想随南宫卿言消失在这片天地。

  上一世,它便是凤卿言的神兽真灵,她们一起出生,再到最后的一起死亡……它真的是很满足。但是这一次,它不能陪她了。

  “九儿?你是主人的妹妹吗?”这一刻,它向真正的南宫九儿问道。

  “我是,我是!我永远都是。”南宫九儿大哭一场。

  她想起了那时候,她答应了南宫卿言,说这一世再也不会哭了。因为南宫卿言总嘲笑她,说她是爱哭鬼。

  可是她以为的不哭,那只是她以为的罢了……

  “既然如此,那么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主人了。”天凰亲切的看着南宫九儿,想必它的主人会很高兴见到这一幕吧。

  “这个人其实是九儿喜欢的人吧?我就说嘛,我那主人怎么可能会动情。那我们还是按主人说的,先把他埋在这吧。”

  在用木制的棺椁将陌白埋在这里后,南宫九儿还在一旁留下了一块刻字的石碑。她告知陌白,等他醒了后便在四大煌城那等她,等她浴血归来的那一天。

  南宫九儿终于不哭了,但她却咬着银牙,握紧了拳头。她回忆起之前的种种,那一幕幕生离死别的场景……

  她现在只有一个目标——修灵有成!然后她会再回到这里,杀了罗祥替她姐姐报仇!

不!不止这些。她还要屠戮罗家、燕家、徐家、天煌城主府、陈家以及害死了她亲亲娘亲的南宫世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