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血魔
作者:恋飘雪  |  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19-02-14 15:05:22 全文阅读

南宫九儿无恙,眨巴着闪亮的明眸。反倒是渡劫神种在吸收了大片大片的雷光之后变得越发的焕发着生机,实在是有违常理。

  但是,天地万物本就是相生相克。雷击古树可把树给劈死,但是那树亦可能熬过去,新生为渡劫神树,反身专克于雷霆!

  南宫九儿毫发无损,但是穆铭彦就惨了许多。

  他浑身上下都缭绕着乌黑的光芒,那刚从嘴角溢出的鲜血瞬间又被乌黑的灵光侵蚀化为虚无。他那一身坚硬的蛇鳞也全部软化了,被震散了其中的灵性。

  更致命的是,他的头颅被一道凌厉的乌光击穿,眼看着是要活不下去了。

  下一刻,穆铭彦的瞳孔急剧放大,他似乎真的离死不远了。

  但是他却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尽全力将那个装有一滴黑血的瓶子从灵戒里取出,然后打开往嘴里咽去。

  做完这一切后,穆铭彦边没了呼吸,整个人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虽然穆铭彦倒地不起,眼瞳内毫无神采,可是直觉告诉南宫九儿,这家伙还没死!他一定会以一种更诡异的方式站起来!

  但是她等了好一会儿,穆铭彦依旧倒在地上,被天穹洒落的黑白劫光不断冲击,简直快没了人形。

  南宫九儿强忍着作呕的感觉,她皱了皱眉,她还是觉得那瓶子里的黑血有诡异!恐有惊世变局!

  她想的虽然是夸张了些,但是那黑血确实是透发着诡异。

  南宫九儿平静的望向天空,看着六道在轮回生息,她的眼里像是多了些什么。

  她见证了生灵之始,于死后归于混沌,在天道的转轮下再次新生,经历着死亡……

  看的久了,她有些麻木了。

  “天道无情人有情,一次次经受轮回的意义何在?我只要卿言姐还能回来,哪怕是踏碎轮回也要把她找到!”

  在她抬头的那刻,不远处的“死尸”穆铭彦居然稍微的动了下手指,继而五指蜷缩……

  最终,六道往生劫结束,劫云散去了。

  星云古阵的星光顿时向这边扫来,所过之处但凡是血肉之躯都被“净化”了,只留下岩体。

  “哎。姐,九儿终究是要来找你了。”南宫九儿叹了口气,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异变再生!

  “桀桀……”

  “死尸”穆铭彦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发出不似人声的邪恶笑声。

  继而,在他的后背突然探出了一对魔爪,然后将整个背部撕裂……

  一个浑身长着脓疱的“穆铭彦”从那撕裂的背部钻了出来。

  南宫九儿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顿时被恐惧覆盖……

  

    她看到了什么?居然会流露出如此恐惧的表情。

  只见,那个长满脓包的怪物随意的舒展了下身体,背生一对狰狞的魔翼。然后他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尸囊”,说了一句话。

  “呸!低级的种族。”

  说完这话,这个从“尸囊”里钻出来的怪物还忍不住踢了“尸囊”一脚。

  南宫九儿强忍着作呕的冲动,她小心的问道:“你……你是穆铭彦?”

  这个怪物本来是背对着她的,但是听到她在问他,他便把头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脖子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穆铭彦?你是说原来的那个人?”

  这个怪物扯了扯狰狞的嘴角,分明在笑,可却让南宫九儿不寒而栗。

  “桀桀。我已经不是穆铭彦了。不过……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这怪物在笑,笑声无比瘆人,像是从坟墓里传来的鬼魅之音。

  “你……你是魔!”

  南宫九儿瞪大了眼睛,她道出了自己的推论。

  “桀桀。人族的小女娃,你的眼光还不错嘛。我就是魔,我不过是魔君大人身上的一滴血精,吞噬掉这家伙的生机后……诞生了我!”

  异魔怪叫道:“你也可以叫我……魔将大人。”

  南宫九儿的情绪有些低落,她在听见这怪物承认自己是魔以后便神游天外了。

  在她脑海里的那个少年,一袭白衣出尘灵动的他。他曾追求能够守护她的力量而甘愿堕落成魔,那个为情而入魔的少年啊……他还能再回来吗?

  不觉间,南宫九儿的眼角流淌出一滴眼泪,晶莹剔透的水珠滑落地上,一如她那破碎成数瓣的心。

  “跟本将讲话你居然敢走神?人族的小女娃,本将要吸干你的血!”

  背生双翼的魔将“穆铭彦”飞速向她袭来,周身笼罩着一层滔天魔焰,竟是将那星光古阵的力量都给逼退了。

  南宫九儿顿时大惊,她还以为星光扫荡间便能将她和魔将给共同净化,结果却大出所料!

  可更诡异的还在后面。

  “渡劫神种!”南宫九儿面色吃惊的看着身前这一幕。

  那由渡劫神种构筑的生命屏障居然被魔将“穆铭彦”给一爪撕开了,那股生灵之力像是遇见了什么克星一般正在飞速的逸散。

  “魔气!”

  南宫九儿郑重以待,她可不想被眼前这丑陋的怪物给吸干精血。

  于是,她以魂力凝结成一管魂箫,开始吹奏着天葬魂灵曲。

  奇妙的音律从魂箫中吹奏出,化作玄妙的道音冲击着异魔的魂海。

  但令南宫九儿感到奇怪的一点是:当她施以此曲向异魔发动攻击时,居然会从魂箫中冲出莫名的音符,像是一串奇异的文字符号,全部冲进异魔的躯体里。

  “吼!该死!”

  那边,异魔则痛苦的咆哮,它面色狰狞的盯着南宫九儿,盯着她手里的魂箫!

  “该死的天葬魂灵曲!已经十万年了!怎么又出现了!”

  异魔发出不甘的怒吼,然后爆发出恐怖的魔气朝着南宫九儿卷去。

  南宫九儿赶紧又取出玲珑仙鼓,为它注入一股经济后令其自主发动魔音守护着她!

  同时,她更是急促的吹奏起天葬魂灵曲,顿时飞舞出大片大片的异色符文。

  “血魔大法!血魔傀!”

  异魔浑身燃起血光,对着地上的“尸囊”施展这种异术。

  尸囊一下子变得血淋淋的,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朝南宫九儿咬去。

  南宫九儿的脸色早已变得卡白,但她却紧咬着银牙不说话。

  “我会死吗?死在这怪物的嘴下?”

  她好不甘心,就是要死也不能这样死去!

  “啊!”

  她疯狂运转神凰不死术,继而凄厉的吼道:“神凰不死术!异火降!”

  她更是拼着燃烧了部分精血,以此来施展此术。至于燃烧灵魂,她不敢了,因为多次燃烧之后就会步她姐姐南宫卿言的后尘。

  所幸的是,她强行从体内引出了一团涅槃神火,然后以此来对抗血魔傀。

  血魔傀本就是异魔动用异术召唤出的,两相对抗中,神火对其形成了克制。不过血魔傀的力量要比涅槃之火强,所以南宫九儿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低贱的人族的小女娃,你居然会这天葬魂灵曲!留你不得!”

  异魔张口一啸,吐出滚滚的黑色魔焰,然后将南宫九儿给包裹起来,开始剧烈焚烧。

  “啊!”

  被魔焰覆盖,南宫九儿顿觉浑身不适。而她居然无法再凝聚灵力,会被魔焰焚烧成虚无……

  “桀桀,低贱的人族女娃,你就在我这魔炎中慢慢享受吧。享受着灵力一点一点被吞噬,然后再是血肉和骨头。”

  异魔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像是在审视一件雕刻艺术品一般注视着南宫九儿。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面目全非的脸上全程挂着丑陋的笑容。

  “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异魔陶醉其中,已经在脑补南宫九儿被烧成一撮灰的场景了。

  南宫九儿身处魔焰之中,清晰的感受到灵力在被不断吞食,而她却啥也不能做。

  “一切结束了吗?”

  她嘴角有一丝苦涩的味道,慢慢的把眼睛给上了。

  南宫九儿在被魔焰焚烧了将近有半柱香的时间后。终于,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灵力。

  她现在只是一个失去了灵力的凡人,她回到了像从前一样的无助。

  那时候她无法修灵,而此时则是被废去了一身的灵力。

  她好不甘心,她的灵力是亲亲姐姐以生命为代价为她换来的!

  凭什么!这异魔凭什么要剥夺她的灵力!

  “啊!姐姐……”

  她心中的苦痛远比身上的更甚,即便她的血肉在魔焰中已经快被点燃了……

  “桀桀!”

  异魔狂妄的笑着,身上的魔气更是随着魔焰吞噬掉南宫九儿的灵力后大盛起来。

  远远望去,他就像一个旺盛的火炉子,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然而,就是他身上着旺盛起来魔焰,像是一根导火索瞬间引爆了整个山谷!

  “轰轰轰!”

  一连九声巨响传来,九座星峰轰然爆碎!

  一时间,无数的碎石泥块激射而出,深深的砸进地壑之中。

  “吼!”

  凶煞的龙气也很不安分的在空气中张牙舞爪的比划着,然后便没了生息,发出不甘的咆哮。

  至此,九座星峰的地势算是被彻底给毁了,而且毁的一塌糊涂,变成一片废墟,到处都是碎石子。

  而那异常的坚硬的星耀石和星耀圣石也在这场意外中爆碎开,浓郁的星之力弥散在整座山谷之中。

  这场变故突如其来,但是异魔将的反应自然也是无比迅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