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棺门诡话

卷一 棺门诡事第005章 沙碗烛布驱小鬼

[更新时间] 2019-01-04 19:49:09 [字数] 3095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边志恒后背上一团团的黑色头发,摸上去毛茸茸,跟摸在别人头上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我一提醒,边志恒扭头去看肩膀,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正纳闷间,他说:“哪里有什么头发?只是沾了些水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已经晕沉沉的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浑身乏力,没有一点精神。我只得嗯了一声,算是答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脸上有一阵阵的凉风吹过,脑袋里那种昏沉感觉减轻了不少。微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徐哥那张点缀着许多痘痘的脸,这倒把我吓了一跳,瞬间清醒了很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我回过神来,徐哥也长舒一口气道:“吓死我了。你这如果出个什么好歹,我回去怎么跟董事长交代?还好还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边志恒在旁边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地上坐起身,揉了揉脑门道:“还有点晕。这是怎么回事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边志恒道:“这井被封起来太久了,里面缺氧。能走路吗?我们需要马上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地方确实古怪,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事情,让我再也不想待在这里了。实在没有想到,这李奶奶的坟里竟然埋着一口水井,更想不到的是,这里面有具骸骨,不知道是不是李奶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被徐哥背着,沿原路返回。这一次,再也没有停留,直接回城,找了家旅馆先做休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梦里总是被各种各样的鬼追赶着,吓得我惊叫连连,最后实在没办法,徐哥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好歹是熬过了这一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榆木窝回来以后,我就大病一场,住院一周了依然浑身乏力,走不了太多路。但是各项检查表明,我已经没有任何状况,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我决定出院,回家养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段时间倒也安宁。边志恒也像消失了一样,一直没有消息。我让人查到他的电话,拨过去却被提示空号,真不知道他又在做些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日,正在客厅刷着我帅帅的爱豆,我妈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个走路都颤巍巍的老太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等我妈说话,那老太太瞅了我一眼,立即一脸惊恐的模样,威胁我转了好几圈。一会儿拍拍我的额头,一会儿拍拍我的肩膀,把我拍的直愣神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于,那老太太站住脚步,用力一跺脚,冲我妈说:“这孩子身上有小鬼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妈一听,也脸色难看起来,慌张的问道:“皇奶奶,这可怎么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皇奶奶伸手在我额头上轻点一下,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认真的说:“我家菩萨保佑,助我开了阴阳眼,刚才我问了这小鬼。小鬼说,他之所以还留在这姑娘身上,是因为他在阴间被恶鬼欺负怕了,不愿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一听,不禁好笑。这都哪跟哪啊?“老太太,我只是身体虚弱,是体质原因,哪有什么小鬼作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妈立即打断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跟皇奶奶说话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奶奶摆摆手道:“没关系。现在的孩子们都上学学傻了,不再相信老一辈的这一套了。不妨碍。我给开个单子,你照单子准备东西,凑齐了我就作法驱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妈点头答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奶奶从随身布包中拿出纸笔,在那纸条上写着:碗一只,方肉一块,竹筷一双,清沙一平碗,清水一平碗,青布一方,红布一方,黄纸一刀,元宝六对,红烛两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写完便交给我妈,让她去准备了。我妈对此深信不疑,看了一遍之后便安排保姆薛姨去买。之后陪着皇奶奶聊天,从路边听来的奇闻异事聊到九天之外的大罗神仙。我听着无味,撇撇嘴,向旁边挪了挪,继续刷我的爱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约一个小时后,薛姨将准备好的东西摆放在茶桌上。皇奶奶检查完毕后,点点头道:“可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妈立即喊我过来。我打着看你们怎么玩的态度,配合着她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按皇奶奶要求,我平躺在床上。掀起上衣,肚子上用青布覆盖,青布上放碗,碗里放沙,沙中埋肉,沙与碗口平齐,红布覆盖在碗口,一双竹筷压在碗口红布之上。做完这些,皇奶奶让薛姨帮我妈,在床头床尾一起烧了黄纸和元宝,点了蜡烛放在床头地面上。一切准备妥当,她口中念念有词,说些此处神仙洞府,小鬼莫欺之类的话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妈和薛姨站在后面,大气不喘,眼巴巴地看着皇奶奶施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不懂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但皇奶奶一会儿跳一会儿蹦的,嘴里念着谁都听不懂的词,样子越来越疯癫,看得我只想笑。但是我妈站在那里一个劲的瞪我,所以我只能尽量憋住,没有笑出声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奶奶已经到了忘我的地步,动作越来越夸张,不时的在我身上左点一下右点一下,倒腾了半天,最后捻起兰花指,在我额头用力弹了一下道:“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将我肚子上的碗拿开。若是之前我还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那么,等我看到她把红布揭开那一刻,我震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平齐碗口的沙子,此时只剩半碗,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沙子撒出来。而原本埋在沙子里面的那块方形肥猪肉,此时也是干瘪,蜷缩成了一团皱巴巴的肉丸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沙子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说话!”皇奶奶制止了我。她将那半碗沙递给薛姨,嘱咐道:“去把这块肉埋到外面花坛里,注意埋得深一些,别让猫啊狗啊的刨出来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薛姨答应一声,小心的接过碗出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奶奶示意我先别动。她迈步到床尾,弯腰仔细查看地上黄纸烧过的痕迹,眉头渐渐舒展,这才让我整理好衣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待我走出卧室。我妈正跟皇奶奶低声说些什么,见我过来,转身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醒悟过来,试着伸个懒腰,扭了扭脖子。还真是奇了怪,这会儿只觉得浑身舒服,力气也有了,这老腰也不酸了,一副精力充沛的感觉。哪还有刚才半死不活,浑身乏力的样子!在医院里挂了一周的水,连医生都看不出原因的乏力症状,竟然就这么被皇奶奶轻松治好了,这让我对皇奶奶的“法术”极为好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奶奶对我的状态很是满意,脸上的皱纹也笑的舒坦起来。她对我妈炫耀道:“我就说我家师父灵通嘛,这回信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何止是我妈信了,连我都被折进去了。我这原本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这刚刚发生的神奇的事,完全无法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妈连连点头,从包里掏出个大大的红包塞进皇奶奶口袋里。皇奶奶也不客气,伸手进口袋里,将那红包好好的装了下,又对我妈说了些注意的事,这才转身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天晚些时候,一家子人都回了家。我哥阮世豪带着嫂子和小侄先到家,带了一堆零食,不过,看小侄那样子,这些零食怕是没有多少能进我的口袋。我姐阮世雯不多时也到了,不过啥都没带,这不意外,毕竟是我妈跟她说,今晚必须要回家的。我爸因为集团里还有事情要处理,落了最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却没有什么话说,各自抱着手机玩自己的。开始时候我妈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后来干脆去帮薛姨做饭去了。我爸更是耐不住气氛,去了书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十年来,我虽然被爸妈接受,但哥哥姐姐却一直是对我冷脸。而我也是心气极高,他们不搭理我,我也懒得给他们好脸色。而且哥哥姐姐常年在外上学,极少回家,毕业之后结婚的结婚,创业的创业,一年里也见不到几次面。这一次若非我妈态度强硬的让他们必须回家,或许没有谁会回家吧。因此,我跟他们的关系也一直僵在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吃饭时候,小侄满桌子爬,把饭菜掉的满桌子都是,爸妈说了两句,嫂子虽然出言制止了小侄,但脸色不太好,于是就没有下文了。当小侄再一次爬上桌子时候,我实在是看不惯,道:“能不能管管啊,还让人怎么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嫂子立即尖叫起来:“大家都能吃,就你挑剔,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哥虽然看老爸脸色不好,制止了嫂子的话头,但嫂子依然气鼓鼓的去给侄子盛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不过那就躲喽。我放下筷子,回了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以来,我就是个外人,是个被扔到大山里,又被捡回来的野孩子。他们不认我这个妹妹,我又何必一再地讨好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屋外老爸开启了家庭批斗会模式,从思想品德到唯物历史,最终上升到战略定位,极为全面的给大哥大姐上了一堂战略经济课。之后扯到家庭关系上来,一下子戳爆了火药桶,姐姐极其认真的反驳着老爸的观点,认为他太过时,新时代就应有新思想,要与时俱进。老爸似乎被气得不轻,经常气结,最终以小侄子的大哭而告终。大家不欢而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趴在床上,刷着爱豆,屋外的一切,与我无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刷来刷去,我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是一条新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边皇集团董事长边茂平,昨夜凌晨在边福苑坠楼身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