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神复活计划 > 正文
第三章 初带队出门 魔屋·魔偶
作者:咖兔  |  字数:4030  |  更新时间:2019-01-20 00:38:45 全文阅读

“那现在怎么办?”米加继续不合时宜的问着。

“完全不明白是什么吗?”日影皱皱细眉继续问向梅尔森。

“也不是,我虽然不太懂他们唱的什么,但是我好像以前听过这幕歌剧,特别是这段旋律很相似,但是这里变音太诡异了,以至于我一直没有想起来。”

“那你到是快点想啊。”

“米加!不要急。”

这像外貌狗熊的家伙,性格和狗熊也差不多,暴躁,激进。罗伯特在第一次介绍米加的时候就这么对日影说着。

日影皱着眉,低低的警告着,散发着一些意味不明的冷气。

米加哆嗦一下。安静下来。他始终记得眼前这人满身是血的样子。和老大那头追着他屁股后猛咬的那头银灰色的狼。

“影哥。”莫特察觉了日影自己都没发现的那些散发不友好气息的焦虑,他压压嗓子,难得严肃的喊了日影。

“你守着他们,准备战斗。”

还没有等莫特说什么,日影丢下这一句话,身形已经窜了出去。一把小刀抬手直射到对面的墙上,轻盈的跳起,踩到剑柄,借力飞身向上,一气呵成,手中则不知什么又拿出那柄窄刃的银色匕首,跃到二楼的贵宾席。

贵宾席上的人对此似乎视而不见。三人身着宫廷华服,正交头接耳指着下方的剧目低低的笑谈着。和攀爬上来的日影,仿佛处在不同的空间。

日影举起手中的窄刃匕首直接刺向被围坐在中间的一位的头颅。鲜血并没有溅出。但贵族的头,直接扭转过来,银色的假面具下,看不见眼睛,只有一张挂着诡异笑容的嘴。

他扭头后,一瞬间所有的人偶都停下了。他们都看向了日影的方向。熙熙攘攘的0院突然之间安静下来,静谧到没有停止。

“影……”莫特正准备说话,又再一次被眼前改变的局面嚇住。

停止不过瞬息。

接下来人偶们四肢向下爬行,华服和肚子在地上摩擦出可怕的摩擦声。急行军的向着日影的方向而去。近在下方的已无视重力的在墙上横向攀爬。

歌声再次响起。女人高亢嘹亮的声音里,竟还带着丝丝的战意。

“莫特!去舞台,杀了还在唱歌的人偶。”日影抽出窄刃的银匕首,躲开人偶的扑击,迅速的收到怀中。另一只手,反手砍掉了他们的脑袋,跳到贵宾席的白色栏杆上,朝着莫特大声喊道。

“快,快去影哥那边。”米健已经跳入一群横行移动的人偶中,边举着剑边大喊道。

莫特闻声丝毫没有犹疑和一行人朝着不同的方向移动,边砍手边的人偶,边径直朝着舞台奔去。

白色栏杆陡然消失,日影一瞬间没有反应及时,顿时失去重心,身体向下掉去。

“影哥!”正在人偶群中几人顿时一惊,皆大声呼喊道。

“我没事。”日影扯掉已经攀附上胸口正被啃着他肩膀的人偶,伤口因撕扯而直接被啃去一片血肉。他毫不在意的站起,反手砍掉人偶的脑袋。另一只手也抽出一把手里剑,两手开弓的砍着这些不断朝着他涌来的怪物。

其他人,见他应答,都松了口气。

“大家小心点。这些人偶没什么攻击力。但是并不会死亡。最好砍成块,恢复和动起来都会慢点。”日影起跳,站在一摞被砍的四分五裂的还在蠕动的人偶上,朝着舞台的方向看去,边对着众人喊道。

舞台方向,莫特已经杀到了。人偶也察觉到了他们的行动,一部分密集转向朝着舞台上奔去。

“梅尔森,你去莫特那边!”日影指挥道。仔细的看着剧场中情况的变化。不管一行人怎么砍,人偶数量上仿佛丝毫没有变化。

梅尔森听到日影的呼喊时,已经猜到了情况了,迅速的朝着舞台的方向而去。米加米键则被仍旧在人偶的海洋里挣扎不断。离日影甚至都还有一段距离。

“妈的!这玩意简直跟泥巴一样,粘上了就难甩脱了。好烦。”米加大力的将攀附到肩膀上的一块上半身的,大力的扔到墙上,似乎不在意的人偶尖利的指甲在肩膀上划出了细细密密的小口。

米键皱皱眉,,没有再向前移动,而是站到了米加的身后,背靠背的砍了起来。

莫特动作很迅捷。手起刀落之间,人已经窜到舞台中央了。舞台上女歌手的声音忽 然柔和下来,充满哀怨和悲伤。莫特的刀忽然就停顿下来,迟迟没有落下。

“莫特!”梅尔森在后方大叫道,试图唤醒前方有些状态微妙的莫特。

忽然一把银色的匕首和一只黑色的弓箭直射而来。精准的插在女歌手的口里。歌声嘎然而止。莫特刀惯性落下,一刀斜卡在脑袋上。银色的面具滑落,掉在木制地板上,一声轻响后,化成齑粉。

其他的人偶再一次卡顿式的停止移动。

“我去,怎么总跟什么东西卡了一样。”米加跳出魔偶群说道。

日影也跳出魔偶群,却朝着舞台相反的方向而去,是那只黑色箭雨的方向,凭空而来,从剧场后方的黑色的墙内侧射出。他刚跳到墙边,舞台的灯光骤然熄灭。一瞬间陷入黑暗。一声闷响传来。在场都是身经百战之人,黑暗的惊慌并不是他们会有的情况。

闭上眼睛,不过一回儿便适应了黑暗。

“没事吧?”日影朝着舞台的方向问道。

舞台在陷入黑暗的同时也消失了,莫特在失去重心的一瞬间,下意识的拉住站在身边的梅而森,两人抱作一团,准备下落。莫特落在下方,跌落到并不算高的地上,发出闷响。

“咳咳。”梅而森微微脸红,率先从莫特身上爬了起来。

“没事。”莫特摸摸鼻子,貌似十分自然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回应日影。“影哥,刚才的箭,我看像罗伯特的?”

“嗯,是他的。是从墙后射出来的。不知道是这个地方的幻影没有消失还是这堵墙有机关。”日影收回视线,望向墙,墙很平整,没有任何的装饰。

“我想起来啦!”梅而森突然叫道。很兴奋的跳了起来。“我终于想起刚才哪个舞台剧讲的什么啦!”

“混蛋,你现在想起来顶个屁用!打都……”米加骂道。正在他说途中,众人脚下一阵震动。

那些人偶竟然又开始动了。那些看着很舒适的宽大靠椅开始有些虚化。人偶卡顿的厉害,但还是像几人这边移动。

“舞台剧说的什么?”日影边躲开后来伸过来的爪子和口,边审视面前的墙,问道。

“妈的,怎么这么烦人。”

米加米健等人向着日影的方向迅捷的移动过来。米加抱怨道。

“别抱怨了,先随便砍砍得了。等着影哥解开这个鬼地方。”米健一边挥着刀把人偶大卸八块,一边安抚烦躁的小弟。

“讲的一个大贵族的家族史。”梅而森想想说道。“据说是一个掌握着国家的古老家族,原本很繁盛,但不知是时光无常还是有意谋害,让这个家族的血脉日渐凋零。这时出了一位非常有才华的青年,让这个家族重燃起复兴的希望,但这位青年展露才华不久后就被谋杀了,家族非常哀伤,遍寻杀手,但仍接连死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另一个和他们有密切关系的古老家族,但……”

日影的匕首此时插向一个正在运动的人偶的脖颈之处。一块个刻着繁复鸢尾花纹银色的徽章被匕首刺裂开来。

卡拉卡拉……一阵异响,如同机械齿轮碎裂无法咬合而发出的声音

“他似乎动的比较流畅。”日影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解释道。“那面墙上找不到机关,所以……”

“所以说还是小影牛!你们太废了。” 幽灵的低低的笑声突然从墙后传来。

那堵墙在卡拉卡拉声碎裂,掉落。一身白衣的罗伯特和一团融入黑暗的模糊的物体正站在一片正在消散的黑暗之中。

“没事吧?”日影问道。

“恩,没事的。”罗伯特说道。“我们一直只是站在这里,什么攻击都没有,还能看到你们。似乎只是隔开了我们。”

“要是没有小影,就凭你们只会乱砍。”幽灵似乎是飘的来的日影身边。“徽章,要。”

日影捡起已经碎成两半的徽章递了过去。还是没有看见手,徽章就已经消失不见。

“到底怎么回事?”米加一脸懵,“怎么你们突然就出现了。”

“当然是幻境破了啊!”米健一脸无奈,“我和你到底是不是双胞胎?怎么这么傻!”

“不过,影哥你这幻境破的也太快了,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

“应该和前面那个画像差不多,依附在什么上面。那几个人偶又比较特别。”日影想想,淡淡的说道,转头望向罗伯特。“你们一直看着,看见的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看见。”罗伯特摸着下巴说道,“应该说是除了你们,其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周围太暗,刚分开那一会,我和幽灵几乎就是一抹黑。但过了一回,就能感知到你们的气息了。慢慢越来越清晰。到刚才已经能彻底看清你们了。但是始终间隔着。我呼喊你们,你们没有反应。像在看一出无声的木偶剧。”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那你的箭是怎么射过来的?”莫特疑惑的问道。

“我模糊的看到你定在那里。而且前方还有一丝异样,我就射过去了。怎么样,起效果了吗?”

“如果射中他的脑袋就更有效果了。”梅尔森接话道。

正在几人说话时,黑暗如同雾气一般被模糊的风吹散而去。周围变得清晰。褐色的木质地板还泛着蜡痕,似乎可以证明它曾经得到了使用人的精心保养。白墙相较于黑暗让人顺眼的多,墙上挂着的正是日影他们在走廊中的看到的画像,其中一幅上方有一条细细的裂口。

是一间干净刻板的书房,除了阴暗的画像以外,没有任何暖色的装饰物。只有咖啡色木质的高大书架,一张大书桌,一把坐着不太舒服的木椅。

书架上已经没有书了。书桌上则只剩下蜡黄的纸片和留声机碎裂的机体。从留声机的碎片中有着纹路复杂的鸢尾花的图案,精致的细节看的出曾经的精雕细琢。但碎裂的太过厉害,以至于有些部件竟沙化。一丝银光从一堆碎片细缝中渗出。

日影走过去,拨开碎片。下方是他射出的匕首。那些不知名的微小的浮刻文字正泛着银色的柔缓光泽。日影小心翼翼的从碎片中抽出匕首,擦拭上面的灰尘,用一块厚实的细绒的布将它裹上,放入怀中。

众人见状,也没有问。总有些东西对他人来说不值一提,但对特定的人来说如是至宝。

莫特脸上微微有些动容。“影哥,谢谢。对不起啊。”他明明去了,没有成功便罢了,却还需要人救,眼前这个人接触的时间最短,看似十分冷漠,实际却是默默的关心他们的。那把匕首,他从未见过日影离开过手。

“没事。”日影淡淡的点点头,仔细的观察起其他的留声机碎片起来。再拨开碎片,发现罗伯特的黑箭竟也在下方。日影拿起黑箭递给罗伯特。

“看来,你们刚才就在这个留声机的梦境里啊。我们则是在屋子里欣赏的人。”

“起码还有一个房间。”日影回忆初来接到任务时的消息,判断着说道。

“恩,应该如此。这里最初的主人是三口之家。看情况应该与这相同。”罗伯特说道。

“女人的怨念是最可怕的哟。”幽灵一边如同飘到门边,一边阴阴的喃道。“特别是那些有所牵挂的老女人。”

日影听闻此,眼前瞬间浮现一人的影子,不禁寒颤,又瞬间悲从心来。

她们的可怕是由来的,那些由来可能已经消失不见,才会可怕到毫无人性。因为那些人性已经消耗殆尽。

此时下扇门已开。门后面会是什么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