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向幸福加速

正文第四章 巧遇妹妹

[更新时间] 2019-01-19 08:17:55 [字数] 2573

作为已经年过六旬的村长,基本区分不出本村姑娘的声音,自然是对方说什么也就是什么了。同时,也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境,所有打进来的电话,他只是负责传达,其他的他一概不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在餐厅里当服务员也并不比刷碗轻松。除了体力上轻松一点,秦阳还是倍感压力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用餐的群形形色色,有的客人总爱说些不中听的话,或是提一些无理取闹刁难人的要求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过分的一次是一位男客人抱怨酒店的饭碗上有黑点,秦阳给他换了四次他都不满意。秦阳便不厌其烦的给他换第五次,由于担心他第五次还是不满意。秦阳最终没忍住哭了出来,那位男客人总算才罢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起工作的姐姐安慰秦阳,做酒店的服务员就需要经得起客人的粗言粗语和无厘头的各种要求,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只需要顺着客人就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甚至有好几次,有客人趁着秦阳上菜的时候在她身后伸出咸猪手。秦阳又气又恼,但却不敢吱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个月,秦阳故技重施,她依然给妈妈银行卡里打了1000块钱,之后又找同学给村长打了电话告知母亲打钱的事情。甚至,她想过自己打电话,但她清楚地知道村长家的座机电话有来电显示。如果村长看到是本地号码,一不小心说出去那可就麻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第三个月结束,秦阳起码是准备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编出了一套她自认为滴水不漏的谎言提出了辞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经理不知道因为希望她能够再回来还是什么原因,破天荒的多给她结了200块钱,也就是这样,秦阳第三个月的工资拿到了1500块。在这个小县城里,其实算是不错的工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情的凑巧是就在秦阳在饭店打工的最后一天下午,那天刚好是周六!秦阳忽然被临时安排服务一个包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包间,秦阳忽然发现那一整个包间里的三桌顾客竟然清一色的都是中学生。秦阳对学生有着某种特别的亲切感,想想自己三个多月前,依然还是和他们一样朝气蓬勃,同属于学生的美好时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切却只不过皆因父亲的重病而改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这间包厢有三十来号人,但秦阳还是在这群学生顾客入座的第一时间发现了三十号人群中的妹妹秦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刻,秦月也正好发现了姐姐秦阳,让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时自己应该还在上高二的姐姐为什么会在这里,更让她想不通的是,原本成绩优异的姐姐为什么居然还会穿着工装在这里当服务员呢?秦月的心底顿时写满了十万个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着秦月一声怯生生的“姐姐”的喊声以及她稚嫩脸上写满的狐疑,秦阳拉着她走进了隔壁的洗手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进洗手间,秦阳便忍不住抱着妹妹哭了起来。秦月还是问出了那句从一开始就写在她脸上的疑问:“姐,这到底是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还是哭泣,这让年幼的秦月非常错愕:“姐,你成绩那么好,老师都说你考个本科没有问题,你不会是选择退学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今日,父亲的病确诊已经差不多四个月了,一家人还是一直隐瞒着妹妹秦月,她还一直都被蒙在鼓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一个假期的时候,秦阳妈妈带着秦阳爸爸一直在外四处求医。两个大人就隐瞒姐妹俩说是去外地打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毕竟比起年幼的秦月,瞒住秦阳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终于在高二刚开学后的几天里,秦阳从母亲焦灼的脸上还是感觉到了事情并没有父母说的外出打工那么简单。待秦月不在身旁的时候,硬是动用自己的伶牙俐齿好不容易撬开了妈妈的嘴巴,因而得知了爸爸的病情。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秦阳便打定了退学的主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一开始并没有选择正面回答妹妹的问题,反而是定了定心神问妹妹:“你们现在应该是初三补课的时候,为什么你还跟同学混出来吃饭呢?不是应该好好复习,争取考上高中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月从姐姐哭得梨花带雨的脸上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见姐姐哭,她也忍不住哭了,但她还不知道具体原因,她掏出纸巾撕开了一半给姐姐。被撕扯成两半的纸巾中间,凸起了如牙齿一样的痕迹,像极了被撕开一道口子的生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实在是无法再隐瞒下去了,秦阳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后说:“小月,你一定要记住姐的话,也不要告诉妈,她现在的压力已经够大了!”秦月点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着,秦月将父亲重病以及确诊为癌症的消息以及自己退学的缘由和打算统统都告诉了妹妹秦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完姐姐的叙述,还是年少懵懂期的秦月的脸涨红了起来,接着便是哇哇大哭起来。秦阳连忙给她做个了禁声的手势,告诉她这里人太多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月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抬起脸:“姐姐,要不我也退学和你一起打工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瞎想什么呢,家里还有我和妈呢!再说了,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人,打工人家也不会要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好好读书吧,争取考上高中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此刻的想法是,竟然自己的梦破碎了,就让还是初中生的妹妹来继续延续自己未来的梦想吧!自己不能继续上学,但若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妹妹能继续上学,父亲的病能好起来,那也该是多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理智告诉十七岁的她癌症晚期的确诊对于父亲意味着的其实只有死路一条,尤其是在他们这种贫困的家庭里。但是人就是这样,即便是处在绝境的边缘,也愿意无数次祈求上帝的保佑,渴望自己以及亲人都能够创造出奇迹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妹俩在卫生间里抱在一起哭了一会儿,还是秦阳说:“既然是你同学过生日请客,那你就赶紧去吧,我稍后就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迅速的跑回宿舍用主管在她被调到餐厅当服务员第一天送给她的化妆品简单的补了个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学“半途而废”的秦阳起初不知道为什么要化妆。主管告诉她,服务员在人前人后都不能让自己的气色太差,可以要求不高,但起码也不能灰头土脸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包间时,传菜员很不高兴的对秦阳说:“你到哪里去了 ,我们菜都快上完了,你再不来的话,我们只好叫你主管了,你总不能说因为今天发了工资了,明天不干了就消极怠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被她气得发愣,妹妹秦月脸上露出了你TM竟敢欺负我姐,我给你找事的神色。秦阳愣是用眼神制止住了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面露难色的对着指责她的传菜师,用眼神告知:“对不起,刚才肚子实在是不舒服。”毕竟那么多的人都在用餐,她总不可能说我刚才肚子疼,到厕所拉肚子去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月一伙同学们吃完后,秦阳塞给了妹妹100块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阳在这里打工的最后一天,在饭店巧遇妹妹秦月,她把一切都告诉了妹妹。唯独没有告诉妹妹的是,她明天清早九点钟就要去沿海的莞城了!也至于一个月后,秦月到饭店找姐姐时,饭店工作人员告诉她:“你姐姐不是一个月前就辞职了吗?”这也是秦阳最后悔没有告诉妹妹的一点。否则,妹妹也就不会再去和妈妈刨根问底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边,秦阳的妈妈依然是一直以为辍学后的大女儿在她离家的第一天就去莞城了。秦月由此推测,姐姐秦阳这次一定真的是去找同学去了。想到此,她便不那么担心姐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