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向幸福加速

正文第八章 偷肉

[更新时间] 2019-01-05 08:04:35 [字数] 3327

转眼之间,春节即将到来。紧接着,距离中考只有一学期的时间了!秦月所在的镇上中学更是对初三学生的外出严防死守!甚至就连许多个周末都在补课!除了补课,便只剩下做不完的作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母亲一次在电话里问秦阳春节回不回家。秦阳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便告诉母亲只要是工厂不加班就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春节是中国最盛大的传统节日,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秦阳是打心眼里想回家的!眼瞅着出来大半年了,自己也已经大半年没有见到亲人们了。尤其是她最记挂着的还是父亲的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当面对工厂提出的优厚条件:春节期间,主动提出加班的员工享有平时五倍的工资待遇补偿时,秦阳心动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工厂一共放10天的假,按照这样计算下来,就相当于自己将近两个月的工资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然而,只有在多年之后,秦阳才明白:你永远都以为橱窗里的那些看起来美丽诱人的大蛋糕一定会是非常美味的!其实,那不过是个美丽的装饰品,毫无用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此,她第一时间给母亲打电话说是工厂要加班,不能回家了!为了给自己的“加班”再上上一把安全锁,秦阳直接告诉母亲由于春运,回来的火车票已经买不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作为西南小山村里最普通本分的农妇的母亲蒋翠莲自然是女儿说什么,她便相信什么!她只是在心底叹息:女啊,如果你这次不回来,恐怕你就会再也见不到你的爸爸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春节放假,秦月的学校硬是补课补到了农历腊月二十九,更狠的是大年正月初三又要开始补课!美其名曰:初三是学生的重要转折点,每一分每一秒都必须得抓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但秦月放假回到家里时,却意外的发现妈妈蒋翠莲没有在家,她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正当她有些纳闷为什么明明爸妈都不在家,门却没有上锁时,从父亲房间里传出的咳嗽声引起了她的注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父亲的病比秦月想象中要严重得多!进入父亲的房间,一种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这种味道跟三年前奶奶临终前几个月的是一样的。虽然那时候只有十岁,可秦月却还是对这种味道格外的熟悉,她的心底瞬间升腾起一阵恐惧。所以,当她看到躺在床上爸爸已经与曾经那个高大魁梧的爸爸判若两人时。这个被大家称为没心没肺的姑娘跑出房间伤心地大哭了一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时的父亲已经完全下不来床,床边放着一个两个盆子!秦月哭过之后,再次来到爸爸的房间里!父亲抬起虚弱的手指了指床边,示意要撒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起初,秦月并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会意了半天后拿起床下左边的一个盆,父亲点头后却又摇头!她赶紧换成右边的盆,这下父亲才点点了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不容易,帮助爸爸方便完毕,年仅13岁的秦月已是满头大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妈妈究竟是去了哪里呢?秦月心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母亲蒋翠莲从外面拎着一块五花肉回来时,秦月正在做作业。她看到母亲的眼圈是红的。但她却又不知道妈妈究竟是怎么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任秦月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前脚进门,警察也后脚进了家门!原本每次从外面进门回来的第一时间,母亲都要去父亲房间里看看的。当她回头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已经跟在她的后面进了家门时,她整个人失态了,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继而,还没等警察开口,她却一下子恢复了理智,抬起袖子擦去了脸上的眼泪,清了清嗓子对警察说:“我家娃他爸还病着,受不了刺激,娃也还小,求求你们,我们到外面去说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时的秦月已经不知所措的站了过来。警察看也已经被急哭的秦月,抬手在脸上扇了扇风。兴许是想要驱走从父亲房间里飘出来的刺鼻气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男一女两个警察都带着同情的目光看了秦月一眼,其中来的那个女警用温柔的语气对秦月说道:“小姑娘,你别怕,我们就是找你妈妈问点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母亲蒋翠英回过头看了秦月一眼,拿出她一向女汉子的气势厉声道:“写你的作业去,这里没小孩子什么事!”便跟着警察出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种情况下,秦月哪里还写得了作业呢,她轻手轻脚的跟在了他们的后面。她站在门口目送着妈妈和那两位警察一同坐上了一辆警用摩托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知道妈妈一定是犯了什么事,警察才会找上门来,她在家门口抱头痛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刚才警察到来的对话,父亲在屋子里听得清清楚楚!只是等他呼喊秦月时,秦月正在家门口痛哭,病榻上的他却也只是干着急而毫无办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蒋翠莲这位一向要强的女汉子式的农村妇女终于在跟着两位警察刚刚迈进镇派出所的大门时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警察同志,大哥、我真的是没办法了啊,娃她爸爸的病耗得我家现在全都空了,我今天去借钱也一分都没借着!我家小月只有一学期就要中考了,大过年的,我不能让她连点肉都吃不到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刚刚还是一手拎着剔骨刀凶神恶煞的在派出所和警察大闹必须得把今天偷肉的小偷抓出来的猪肉摊主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听完蒋翠莲的哭诉,“桄榔”一下子将剔骨刀丢在地上:“大嫂子,你快先起来再说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蒋翠莲的哭声缓和下来:“大哥,我知道我做了最丢人的事,真的对不起你!我这就回去把肉给你拿回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没等猪肉摊主说话,一旁的女警察接过话茬:“可是你要知道,你这是盗窃,你违法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蒋翠莲的刚刚缓和下来的情绪瞬间又开始激动起来:“我知道,偷东西是要坐牢的,我愿意坐牢!但请给我一点时间,回去一趟给他爸爸的事处理一下就回来坐牢。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派警察跟着我一块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知不觉间,刚刚还在给蒋翠莲训话的女警去一下子红了眼眶。对于蒋翠莲的叙述,她沉默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旁边的男警察接话了:“大哥,你那被他拿走的猪肉卖的话大概多少钱,我出钱买了算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算了,算了!没多少钱,我早知道这位大嫂子家这么困难,就根本不会追究!”猪肉摊主的语气里充满了同情!刚刚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这下变成了一位和蔼的中年大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不起,这怎么可以?”蒋翠莲对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天下午,就是之前那位去到家里的女警察独自去市场里买了很多东西,她出去后就打电话回去说,一定要先把蒋翠莲留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到她满载而归时,派出所的其他警察问她,为什么这么晚了才置办年货,她只是笑了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把蒋翠莲拉到一旁:“大嫂,知道你家里苦,失主刘大哥已经原谅你了,我刚刚出去给你家买了点过年的东西。另外,刘大哥又割了点肉叫我带给你拿回去做腊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蒋翠莲又扑通一声一下子跪倒在了女警察的面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又怎么能要你们的东西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即便是警察,但女人终究还是女人,这位女警察又跟着蒋翠莲一道红了眼眶。她弯下腰拉起欲给她跪下的蒋翠莲。转身对早晨和她一起到蒋翠莲的家里的那位男警官说道:“卢川,今儿下午只有先麻烦得跟我再跑一趟了,开年后,我请你吃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位叫卢川的男警官爽快的回答说:“没问题!”当然,他也绝不会拒绝美女同事江小环的请客吃饭!他自然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与江小环相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样吧,小环,我在隔壁办公室,你这边忙完后来叫我就行,反正今儿下午我也没什么事了!”卢川说完便走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江小环安排蒋翠莲在警务室的办公室凳子上坐下后,便到超市里找了两个大纸箱,将先前她给蒋翠莲买的那些东西,以及猪肉摊主送给蒋翠莲拿回去做腊肉的那一块前腿肉分别装了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一切准备好后,她来到卢川的办公室门口喊道:“我们出发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卢川把两个大箱子绑在了摩托车的后座上。用手晃了晃:“你也看看,这下应该没问题了。”江小环在一旁笑道:“你办事,我放心。”二人相视一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嫂,我们送你回家!”江小环用肯定而不容推辞的语气对蒋翠莲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啊,那我不用坐牢了呀?”蒋翠莲有些疑惑的问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是自然,失主王大贵大哥已经原谅你了,不追究你了!只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下,偷盗是一种违法犯罪的行为,不论再困难都不能做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蒋翠莲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称自己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或许都曾遭遇贫穷!在这本地有句老年人的土话是:只有受得了贫穷,当富贵在日后来临时才有享用的福气。然而有时骨感的现实生活经历起来的困难到底有难恐怕就连当事人都难以描述清楚。尤其是当看到亲人受苦受难时,我们恨不得自己代替亲人去承担那样的苦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卢川和江小环把蒋翠莲送回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半!此刻的秦月正在给躺在床上的父亲擦身,累得满头大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转过身,看到还是早上那两个跟在母亲身后到家里来的那两个警察现在还是阴魂不散的跟在母亲的身后进了父亲的房间,她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挡在了他们的面前怒吼道:“你们想干什么?不许你们伤害我爸妈!”她的这一声怒吼吓得原本在闭目休息的秦嘉树一下子睁大眼睛,醒了过来。或许,他压根没有睡着,只是因为身体实在太虚弱,而选择将眼睛闭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