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向幸福加速

正文第九章 年夜饭

[更新时间] 2019-01-06 07:51:02 [字数] 3171

父亲原本是一家人的顶梁柱,病魔却在一点一滴的消耗着他的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她的最后一句话却说得很轻很轻。通过早上的对话,她心底明白,警察之所以会找上门来,一定是因为母亲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因此,对于先前脱口而出的话,她仅仅是出于条件反射,在心底却是一点底气都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妹妹,你妈妈没事了,我们是专门来看望你爸爸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秦月刚刚还是紧锁的眉头和发怒的脸总是逐渐恢复了正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月,卢警官和江警官可都是好人啊!”蒋翠莲伸手掖了盖在丈夫身上的已经洗得褪了色的被子,转过身对秦月说到:“小月,你去给两位警官同志倒点水喝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继而她又转过头,有些尴尬的对卢江两位说道:“卢警官、江警官,这里很窄,连个坐处都没有,二位到堂屋里坐吧,我马上就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卢川和江小环退出了秦嘉树的房间。秦月招呼他们在堂屋里一个已经有了破洞坐上去“咯吱咯吱”响的皮沙发坐下,拿了两个玻璃杯各自给他们倒了一杯开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卢川将摩托车后座的箱子搬了进来,一面对秦月说:“告诉你妈妈,早点把肉腌上,今天太阳挺辣的,晚了的话,肉可能会臭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嘴巴真臭,这大过年的,你这怎么说话的!”江小环在一旁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是,是!您老说得对!”卢川一脸调笑,他故意将那个“您”字拖了很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月像看一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侣似的一样打量着他们。这让江小环的脸上有些羞红,立刻给卢川使了个颜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从父亲的房间里出来的妈妈已经是累得满头大汗。秦月知道,母亲肯定是又帮爸爸翻身、洗澡了!每一次,只要母亲有空,她都会亲力亲为。在母亲蒋翠莲心底抱定的是,无论丈夫还能支撑多久,都一定要让他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卢川已经悄悄在纸箱里留下了600块钱,带着江小环骑上警用摩托车走了。秦月挽留两人在家吃饭,他们都客气的说是要各自回家团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蒋翠莲将纸箱里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包括卢川塞在箱子底的那600块钱。她虽知道东西是江小环买的,却并不知道那另外的600块钱是卢川给放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心底默默的感叹: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然而,当看着桌子上这些丰盛的年货时,蒋翠莲心底五味杂陈,最终还是忍不住掩面啜泣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怕屋里的丈夫听到,她一直都是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看到母亲哭,秦月心底也不是滋味,她走过去轻轻抱住母亲,小声问母亲:“妈,你怎么啦,今天是怎么回事,你能和我说说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蒋翠莲先是摇了摇头,继而又重重的点了点头。因为,她在心底打算将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切当成重要的一课讲给自己的女儿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告诉秦月,她今天早晨去姑姑秦香梅家借钱。姑姑一家人听说是要借钱,便纷纷拉下脸来,说是医生都判了死刑的病,就不应该再浪费一丝一毫了,更何况家里又不宽裕什么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起来,他们是为了我们一家人好。其实小月,你知道的,他们…….按照他们的想法就是想着把你爸爸推向鬼门关啊!”母亲再一次伤心的啜泣起来。年少的秦月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慰哭得梨花带雨的母亲。于是,她自己也跟着母亲一同哭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蒋翠莲像是为刚才对女儿吐露丈夫病况的实情而感到后悔!可她也知道,她的这句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顶多也就只是求个安慰。毕竟自己的女儿,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自己女儿的个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我也相信我爸一定会好起来的,妈!”秦月一边安慰母亲,与其说是安慰母亲,这话倒更像是她自己的一个憧憬,一个美好的愿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她始终为姐姐的辍学感到不安,为姐姐感到难过。等到夜深人静,同学们都熟睡时,她总是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当她真正见到躺在床上被病魔折磨得已经不成人样的父亲时,年幼的她才深切体会到了一家人的迫不得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受到了小姑子一家人冷嘲热讽的蒋翠莲饭也没吃就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蒋翠莲在心底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一五一十的把偷拿摊主的猪肉的事以及后面的事情等全部详细的都讲给了秦月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啊,妈妈今天犯的错,希望你和你姐姐无论如何都不要再犯。要不是因为江警官的善良,妈妈的这个年估计就要在大牢里度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说着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年少的秦月慌忙安慰母亲!其实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母亲,只是用她弱小的胳膊抱住母亲的肩膀:“妈,我和姐姐一定会记住的,你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年的年夜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丰盛,然而母女俩却都吃得很少!躺在病榻上的父亲并非对于事情的真实情况一点都没有察觉。只是他不想再为健康的人增添任何一丝一毫的压力!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妻子红着眼圈照顾自己的一点一滴时。他甚至在心底祈祷自己能够早些死去。那样的话,他们母女三人的日子就不会这般难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春节,秦嘉树一直都没有看到自己大女儿秦阳。最终,他还是在外面烟花爆竹声此起彼伏的除夕夜趁着妻子给自己擦洗身体的时候,颤颤巍巍的问了句:“怎么小阳今年没有回来团年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犹豫了几秒钟,蒋翠莲还是告诉了丈夫实情:“阳阳的工厂今年加班,听她说她们工厂所有的员工今年都不能回家国家。”阳阳留在工厂里加班虽然是实情,但那后半句是蒋翠莲为了使丈夫不至于太难过而自己增添的戏码!秦嘉树的脑袋里顿时一片混乱,此刻他才知道原来他的猜想没有错,大女儿已经因为他的病辍学出去打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生活中,大家都知道谎话这东西害人害己!是对于他人诚信的践踏和玷污,对于自己,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加以掩盖。但最终,大多也都会因为纸包不住火而东窗事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善意的谎言却多少能让自己在乎的人心底多少好受点!因此,人们并不排斥谎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的鞭炮声和烟花声此起彼伏,而在这间窄小的屋子里,一向只认定“男儿有泪不轻流”的秦嘉树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失声痛哭起来:“是我害了小阳,是我害了你们母女三啊,要是我不得这个病该有多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情绪一激动,便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不停,蒋翠莲不停的帮他捶背:“她爸,咱是一家人,你千万不要那样想,要安心的养病,两个娃还有我呢!她们都已经长大了,你不要担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经风风火火的他可是一家人的顶梁柱。而现在,他这根顶梁柱却倒下了,不担心显然是假的。虽然医生和妻子蒋翠莲都没有告诉他病的实情。但他还是在一天比一天的虚弱中感受到了自己可能将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因此,他时常在想:明天和意外,或许意外来的几率更大些吧!只是这些,他都只是一个人在脑海里独自想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月给父亲端来足足熬了好几个小时的肉骨汤,一勺一勺的喂给父亲喝下。觉得烫的时候,她便轻轻的一点点替父亲把汤汁吹冷后,再送入父亲的口中!母亲走过来,换了一碗汤:“小月,要自然温的!”这个可爱孝顺的女儿并不知道她好心吹冷的汤喂给父亲,无疑是将细菌送入父亲的口中。她的虚弱的父亲,如今已经难以承受任何的风吹草动了!但年少的秦月对此是不了解的!她以为母亲是嫌弃自己把父亲喂得不好,心底顿时有些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蒋翠莲是何等人?站在一旁的她早就看出了女儿的那点小心思!她拉过女儿,告知医生说的话:给病人吹冷食物,会将自己嘴巴里的细菌吹到装着病人食物的碗里,病人吃了后会对健康不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病榻上虚弱的父亲,秦月不止一次默默的哭过,母亲虽然也没有告诉他父亲的实情,但是姐姐已经全部都告诉她了!加之亲眼看到父亲的样子,她便想:父亲病得这么严重,大概是好不起来了吧!继而她又用巴掌狠狠的抽自己的大嘴巴子:“你怎么能这么乌鸦嘴呢?爸爸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农村,尤其是家里有病人,是不允许说不吉利的话和有不吉利的想法的!其实,客观说,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当年长的秦阳时常因为这样而问母亲:“为何事情的结局很糟糕,可大人们为何却都要自欺欺人呢?”一向大字不识的蒋翠莲每当这个时候,便会板起脸训斥女儿:自欺欺人总好比欺骗他人要好呢!村里人就连死个猪、牛、羊都极少用“死”这个字。按照他们的话说,那叫寻找投胎之路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年后的秦阳和秦月才明白,很多时候,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其实是一种积极正面的心理暗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年初三,秦月便回到学校开始了紧张的初三下半学期的补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