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去若归来

正文第十章:女人才用的玩意

[更新时间] 2019-01-12 23:56:47 [字数] 2301

“咚——咚——咚——”沉重的钟声响起,预示着开学典礼的开始。新老生门按着系排好队,有秩序地进入礼堂。礼堂的位置分布是一个圆,圆心是主席台,海棠学院共有五个系,每个系的地盘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而每个系的座位安排都是低年级靠近主席台高年级依次往后。^-#&?首|发www.zongheng.com?$+#?

  机械系位置的颜色是黑色,对应着他们系的院服也是黑色,时月排在机械系黑压压的队伍中左盼。^-#&?首|发www.zongheng.com?$+#?

  “找啥呢?”高佐伊压低声音问他,虽然进场的人很多,但大家都自觉地没有吵闹,交谈都是压低了声音。^-#&?首|发www.zongheng.com?$+#?

  “凛啊。”时月依旧左顾右盼。^-#&?首|发www.zongheng.com?$+#?

  “对哦,她怎么不在?她不像是会迟到的人啊。”高佐伊突然反应过来,也开始左顾右盼。凛平时上课开会都很准时,没见过她迟到。^-#&?首|发www.zongheng.com?$+#?

  “她昨天叫我给她占个位置。”^-#&?首|发www.zongheng.com?$+#?

  “那她应该是有事,既然交代了那就帮她占个位置。”^-#&?首|发www.zongheng.com?$+#?

  学生们全都进场了凛还是没有出现,时月和高佐伊特地给她留了夹在两人中间的位置。^-#&?首|发www.zongheng.com?$+#?

  今年的开学典礼有点冷清,主席台上竟然只有院长一个老师。^-#&?首|发www.zongheng.com?$+#?

  “同学们好,我叫欧阳若寒,是海棠学院的院长。当然这段自我介绍是说给新来的小家伙们听的,你们高年级的都知道了可以不用听。”^-#&?首|发www.zongheng.com?$+#?

  “每年的开学典礼都是先欢迎新生,再开始介绍学院历史,然后开始总结上个学期的光荣事迹。这些事情又繁琐又无趣,而且说了你们也不想听,所以今年我们就不说了。新入学的小家伙们想了解的话,可以到学院的藏书馆里借阅学院的院史。”^-#&?首|发www.zongheng.com?$+#?

  “我这老头子年纪也不小了,近几年来也感觉没心力管理学院了,所以老头子我觉得该退位让贤了。趁着开学典礼这大好的日子,我来介绍一下我的继承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台下都喧哗起来,海棠学院是欧阳若寒一手建立起来的,他在学院里的权利无限,如今他年事已高,退休是早晚的事,但没想到会宣布得那么突然,学院甚至没有透露出一点他要让位的消息。^-#&?首|发www.zongheng.com?$+#?

  “笃笃——”欧阳若寒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台下的学生们片刻就安静了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的继承者呢?快上台来。”欧阳若寒笑眯眯近似开玩笑地呼唤。^-#&?首|发www.zongheng.com?$+#?

  主席台上的一块地板缓缓打开,那是通往礼堂地下室的一个通道口。脚步声从里面传来,一个人影从里面缓缓走出登上主席台,等那人立定众人看清,台下又喧哗了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笃笃——”院长又敲了敲地板,但这次学生们安静下来的时间比上一次的要长好多。^-#&?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的继承人,凛。以后凛就是学院的代理院长,在我完全退休后凛将全权接手学院。日后学院的大小事务找不到我来处理的,都可以去找凛。”^-#&?首|发www.zongheng.com?$+#?

  凛站在欧阳若寒旁边,她还穿着机械系的院服,高扎着马尾,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的办公室在院长室旁边,找不到院长的可以到旁边找我。”^-#&?首|发www.zongheng.com?$+#?

  “好了老头子我的事也说完了,接下来就交给其他老师们了。”院长拍了拍凛的肩,自己走进了地下室的入口,主持接下来事项的老师从地下室里出来接手主席台。凛径直地从主席台上走回机械系的座位席,座位席里的学生都很安静,只是目光追随了凛一路。^-#&?首|发www.zongheng.com?$+#?

  凛找到自己班的位置,穿过人潮坐在了时月给她留的位置。^-#&?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现在是不是要叫你凛院长?”时月偷偷问她。^-#&?首|发www.zongheng.com?$+#?

  “叫老大。”^-#&?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大。”时月乖乖叫,在家他是怕老妈听到不好叫,在学院他是什么都不怕的。^-#&?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我怎么叫?”高佐伊也凑热闹。^-#&?首|发www.zongheng.com?$+#?

  “随你。”凛吐出两个字。^-#&?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可以也叫老大吗?”^-#&?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可以,我只收了一个小弟。”凛拒绝。^-#&?首|发www.zongheng.com?$+#?

  “……你看我,难道我不比时月有震慑力吗?你带我出去绝对比带时月威风多了!”不服。^-#&?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要。”凛说完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假寐,任由高佐伊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收。^-#&?首|发www.zongheng.com?$+#?

  台上的老师在给上学期有优秀表现的学生颁奖,这么无聊的步骤台下的学生睡倒了一大片。终于在老师们进行完那些听起来华丽而事实上无趣的事情后开学典礼结束,与开始时有秩序地进场不同,散场时学生们都熙熙攘攘。^-#&?首|发www.zongheng.com?$+#?

  “下午五点记得过来找我。”出了礼堂后凛对时月说完这句话就要走。^-#&?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不吃饭了啊?”时月问她。^-#&?首|发www.zongheng.com?$+#?

  “不吃。”^-#&?首|发www.zongheng.com?$+#?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怎么行。”^-#&?首|发www.zongheng.com?$+#?

  凛没有理他,在散场的学生中穿梭,不一会就消失在人群中。^-#&?首|发www.zongheng.com?$+#?

  “你真的要跟她去参加舞会啊?”高佐伊问时月。^-#&?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不是。”^-#&?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小子究竟是怎么在一个暑假里跟她那么熟的?”高佐伊实在不解,这话这两天里他问了时月无数遍,时月就是一直没跟他说怎么回事。^-#&?首|发www.zongheng.com?$+#?

  “秘密 。”^-#&?首|发www.zongheng.com?$+#?

  下午五点,时月敲开凛家的门,开门的是张妈。张妈对他还是很恭敬,引着他穿过客厅到一个更衣室里,再给他拿了一套礼服。^-#&?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小姐在楼上梳妆,她交代我如果你来了就带你来换礼服。”张妈说完就出了更衣室,还给时月关上了门。^-#&?首|发www.zongheng.com?$+#?

  时月拿着那套礼服左看看右看看看仔细了才换上,换好后站在镜子前仔细观察。他身上的是一套黑色的燕尾服,礼服裁剪合体,衬的他倒也算是身材高大修长。他又穿上张妈给他拿来的黑漆皮鞋,穿完一整套后在镜子前摆骚弄首,不断感叹自己的帅气。^-#&?首|发www.zongheng.com?$+#?

  发完一阵骚后才走出更衣室,回到大厅。^-#&?首|发www.zongheng.com?$+#?

  刚好凛已经梳妆完毕提着裙摆从楼梯上走下来,她穿着白色的鱼尾裙,鱼尾裙的上半身紧贴着身躯,勾勒出纤细的腰身,下半身紧贴着大腿衬得腿部修长,裙子到小腿处又如花般绽开,这一身完美地衬出了凛高挑窈窕的身材。^-#&?首|发www.zongheng.com?$+#?

  凛散着长发,妆容精致,从楼梯上走下就像从画中走出的美人,一时间把时月看呆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凛走楼梯走到一半,看到了大厅里的时月皱了皱眉:“你跟我来。”说完又提着裙摆上楼。^-#&?首|发www.zongheng.com?$+#?

  时月还没反应过来压根没听到她说什么,直到张妈提醒他才知道跟上。^-#&?首|发www.zongheng.com?$+#?

  他跟着凛上了楼,走到二楼最里面那间房间,跟着凛进了去。那应该是凛的房间,房间大多以白色为主,东西不算多,除去一个巨大的衣柜外还有一个巨大的梳妆台。^-#&?首|发www.zongheng.com?$+#?

  凛压着他坐在梳妆台前,时月才知道凛要做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不会是要给我抹这些吧?”时月智者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问。^-#&?首|发www.zongheng.com?$+#?

  “不然呢?”^-#&?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要不要!那都是女孩子才涂的玩意!”时月激动地站起来,被凛一巴掌拍回椅子上。^-#&?首|发www.zongheng.com?$+#?

  “要不要?”^-#&?首|发www.zongheng.com?$+#?

  “……要,我要还不成嘛……”时月感受着凛抓在自己肩膀上那大的能把他肩膀捏碎的手劲,只好妥协。^-#&?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