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婚婚欲醉:娇妻不许逃

第一卷 冷夜的城第一章 冷夜

[更新时间] 2019-01-05 12:07:34 [字数] 2093

这下雨的傍晚,冷风卷着如梨花针般的雨肆虐着这座城,我独自撑着伞游走在街道,在周围慌忙寻找归家路的人群中,像一个幽魂飘荡在凡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手里拿着花伞,神色慌张的从人群中挤出,看到人群中的我,松了口气,微微扫视四周,略微不解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寒,她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点了点头,依旧漫无目的地走,叶华跟在我身后,就怕我一时想不开自寻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着,站在一间咖啡厅门前停下,我呆呆的看着店名:冷夜的冷与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恍然,我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间我以前开的咖啡吧,也许是我与咖啡吧的心心相印,也或许是在这冷夜中的我,需要这间咖啡吧的滋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不管是哪种结果,我都来到了这,我曾经遗弃的咖啡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推开门走了进去,跟我临走时一样,一如既往的冷清,两个服务员一个咖啡师在吧台闲聊,还有一两对情侣坐在情侣座诉说着感情与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欢迎光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咖啡吧的门开了,其中一个服务员脸上带着职业性的温柔笑容走过来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我不常来,又将这间咖啡吧一直交给别人来打理,这些人可能不知道我这个背后的神秘老板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在旁边偷着笑,一个老板下来视察,员工居然没有一个认出来是老板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着服务员说:“两杯冷与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请稍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咖啡吧太冷清了,仅仅是我要了两杯咖啡,就让这个女孩儿开心的像一个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我哪会知道,在这座城市里,一个工作哪里是我们想的那么好找,虽然这间咖啡吧人少,但赚着微薄的工资已经很是满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咖啡吧经营不下去,对她,还是对爱着这间咖啡吧的人来说,都是苦难的折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打破了冷清,说:“你们真的结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沉默不语,心里带着苦涩和无尽的伤感,不愿将心里的苦说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最终,还是耐不住他的询问下带着哽咽的声音下说了出来:“结束了,早该结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意思?”叶华始终不解“早该结束了”这话的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清楚,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夜的风摧残着这片城,而我虽然在“暖炉”的庇佑下,但我的灵魂与那些夜里无处可去的流浪者一样,默默承受着,无处躲藏,享受着,独自享受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的质问,像是要把我在这冷夜中剥光了一样,在人性的侮辱中,包含屈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服务员将两杯冷与暖端了上来,就像是雪中送炭一样,我不禁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杯冷与暖,入口即冰,全身都有一股冰凉之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同时,又有一股暖意从胃里,涌上心头,照耀心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服务员越说越激动,也难怪,这两杯叫做“冷与暖”的咖啡是本店的招牌,也是我当时遗弃咖啡店前的得力之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的咖啡吧还没有现在这般冷清,每月的盈利虽然没有百万,但是过万还是轻松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里想着,便有些哭笑不得,我自己做的咖啡还不了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话像是命令,可能是潜意识中已经将这间咖啡吧重新“捡”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她说的那么牛逼吗?”叶华满脸不相信,一杯咖啡还能说的那么玄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轻笑的鄙夷道:“井底之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小喝一口咖啡,细细品味,等待独特的咖啡芳香在口中融化,一股清凉薄荷味充斥全身,随后一股暖流温暖冰冷的身体,带来冰与火的双重极致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寒,这,这,这太牛了!”叶华惊叫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独特的咖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不,就这么一杯,一百多呢。”我指了指那价格表,冷与暖的价格置于顶部,一杯“冷与暖”足足有一百零八的大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啥,这玩意怎么做的?”叶华好奇的问道,心里却是打着小九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滚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跟叶华从小长到大,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打的算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如此,我们多年的情谊与兄弟两字的分量根本就不是这些话所能撼动的。我相信他,他也无条件的相信我,哪怕是全世界都背叛我,他也一定会站在我这边,鼓励我,安慰我,诉说:我相信你,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一口喝完咖啡,语重心长的说道:“水寒,既然分了,那就分了,人要往前看,水往低处流,女人没了,还有大把大把的漂亮姑娘等着你,咱不缺这一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操,我是这么肤浅的人?”我不禁爆了一句粗口,感情我看上她是因为她外表的皮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老实说,你还就是这么肤浅的人。”叶华看着我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谁都知道咱们水寒大学的时候可是闯过女澡堂大闹女寝室的英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听到这陈旧的往事,即使是再厚的脸皮,也是老脸一红,狡辩道:“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没关系,我知道就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我试探的问道:“水寒,你看你们既然分了,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再说下去,而是看着我等待我的下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装傻道:“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摊牌说:“阿姨以前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们关系闹得那么僵,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回去跟阿姨解释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听到我妈,我心里便有满肚子的怨气,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怒意:“感情你就是我妈找来的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就是你妈让我来,哦不对,是我让你妈来,也不对......”叶华一时紧张的说不清话来,这让我哭笑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至于我妈那,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我叹了口气,虽然这件事与我妈没什么关系,但我心里那道坎,曾经被我妈硬生生逼出来的伤,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叶华也知道自己无法劝我这头“牛”,便打算告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钱还没付呢!”我在他起身离开前笑着提醒了一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