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娇妻不许逃 > 第一卷 冷夜的城
第十四章 病变
作者:易水儿  |  字数:2625  |  更新时间:2019-02-01 21:59:43 全文阅读

李染然沉默许久,沉默之后,关心的说道:“抽烟对身体不好。”

她的关心像是让我回到了以前甜蜜的时光,但我知道这已经是梦了,而且这梦,不过是活在我的幻想里罢了。

愣神片刻之后,我看着她说道:“说吧,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不会是来看我抽烟?”

现在的我,对她莫名的反感,甚至厌恶,在知道她从来没爱过我之后,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但我内心对她之前的话充满怀疑,或者说疑虑。如果并不爱我,为什么要跟着我五年之久,每次见面眼眸之中的爱意难道是装的?

李染然这我身边坐下,我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李染然看了我一眼,说道:“如果我说,我找你出来只是想跟你聊聊天呢?”

“你觉得我会信?”我并不相信,看着她自嘲的说道:“来看看你前男友离开你后堕落到何种地步?”

“毕竟,曾经的我......是多么爱着一个人啊。”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依稀感觉到我脸上滑过两道冰冷的冷意。

李染然红着眼,哽咽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那张娇美的脸上出现晶莹的泪珠,如果是平常我会感觉造物主的不公平,同样是人,一个人的泪会是这样的美,让人怜爱。

“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恶心!”丢下这句话,我冷眼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在我离开不久后,竹林湖中,竹新亭内传出李染然撕心裂肺的哭声。

离开竹园,我找了一个街边长椅坐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失神到黄昏......

这一个下午,我都在想着我当初为什么会爱上李染然,难道是我真的眼瞎了?

我喜欢她的一颦一笑,喜欢她的纯洁无瑕,喜欢她的冰清玉洁,喜欢她的天真可爱,喜欢她的善良纯真......

直到现在,我依旧相信她的离开一定是迫不得已,我不相信一个那么爱我的人会离开我。

想着昨天出现在餐厅的男人,我心里对他出现了一丝怨恨,如果他不出现在这世上,我跟李染然是否依旧恩爱?

想着想着,伤神过度的我靠在长椅上沉沉的睡去。

直到一名清洁卫生的阿姨将我叫醒,天已黑,路边的灯已亮,威海的路边摊已经沾满了商贩,一道道菜香刺激着我,很多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路边摊的味道比那些酒店的菜还要香?

肚子传出“咕咕”的饥饿声,在抗议我不给它吃饭。

“忍忍,马上给你买好吃的。”我揉了揉肚子,有些怜爱的说道。

走向一辆做炒米线的商贩,说道:“老板,一份炒米线,多点醋,加根鸡腿。”

“好嘞,马上。”

年过半百的老人独自为我炒着我的晚饭,手里的锅铲飞快的铲着锅里的米线,小半勺盐和味精,加上一叠青菜豆芽。

独属于夜间绝味的人间美味在老人的手里每天百份千份的做着,为日夜奔波的行人做上简易而又温暖的“家饭”。

老人熟练的将米线倒入碗里,要给我包上在他眼里的精美包装时我对他说道:“不用了。”

我接过他手里的米线,说声谢谢后,他便马上投入工作,媒瓶发出的火光比路边的灯还亮,驱散了夜的冷,夜的黑。

几个桌子和凳子给了我们方便,我坐在这吃着热乎的炒米线。

吃完米线,嘴里还残留着余香,看着碗里的米线有些意犹未尽。

时间已经接近八点,我拿出手机翻了翻信息,六点时叶华发来一条短信:“水寒,明天出来聚聚,叫上梦瑶。”

“行,地点你定。”

叶华几乎秒回:“到时候发你位置,一定要叫上梦瑶。”

“好。”

我们每个月总有一天叫出所有人一起聚聚,不过往常我带的都是李染然,梦瑶是一次也没参加过,也因此一次也没见过我的前女人。

一次我找叶华怎么不叫梦瑶,而叶华却对我说:“我也找过梦瑶,但她每次都拒绝了。”

我想,她是怕见了李染然尴尬吧,这次我跟李染然分手了,叶华不想放过这次机会,于是叫我一定要叫上梦瑶。

往下翻了翻其他短信,除了几条头疼的流氓短信外,梦瑶在半个小时前打了一个电话,我没接,又发了几条短信,其中一条问我:“水寒,你怎么还不回家?”

“水寒,我做好晚饭了。”

之后一条,有些焦急的问道:“水寒你在哪里?怎么不回我短信?”

手快速打了一行“我在外面,刚才不小心睡着了,我吃过了。”

但在发送的按键上停留了片刻,迟疑后,将这行全部删除,重新发送一句:“我没事,待会就回来。”

发送后等了会,梦瑶迟迟不回,我也没在意,可能她也在忙。

向四周看了看,距离爱山广场还有一条街的距离,而爱山广场距离家还有几站的路程。

爱山夜间商家的活动几乎爆满,舞台灯光通明,如同白昼。

只有几人流浪歌手默默地在角落拿着吉他,唱着对“生活”的歌,我听出了他们对生活的无奈,对生活的绝望......

也有几人默默的流下一点钱,对流浪歌手颠沛流离的生活感到同情。

但他们并不在意,每每遇到施以援手的路人报以感激的眼神,若是刚巧不在唱歌,还会起身鞠躬。

我翻了翻身上的钱包,只有三百零二元,留下两元将剩下的全部给了流浪歌手。

他感激的看着我,以至于弹着吉他的手弹错了调,若是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

我在边上等他弹完,他放下吉他对我感激的说道:“谢谢!”

“不客气,我曾经也有一段在外献唱的经历,不过我是在地下室。”

他意外的看了我一眼,对我邀请道::“来一首?”

我点头笑道:“好,不过献丑了。”

他同样笑了笑,认为我是谦虚了。

虽然一段时间没碰过吉他了,但感觉还在,调试下,有些惊讶的说道:“吉他很好,不便宜吧。”

他有些得意,但眼里闪过落寞,稍纵即逝,我并没有发现。

我脑海中闪过几首我满意的歌词,但一道女人的身影闯入我脑海,我心有些刺痛,很痛苦。

她的背叛如病变般让我颓废,嗓子一时间沙哑,带着悲伤开口唱着:“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

在我的右边是你曾经喜欢的玩具

可当我站起身来在房间里寻找你

留下的只有带着你味道的一封信

就在昨天还一起看我们的照片

可现在让我感觉像烂剧里的主演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边

是不是老天没能看到对你的疯癫”

......

与李染然的记忆如电影一部部在我脑海飞快的放映,直到我与她分手的那晚,再转到下午的亭子。

我看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都对我的嗓音有些着迷,不少人听出了我歌中的悲伤压抑,对爱情的绝望和死透的心......

也有人对相信爱情感到可笑和愤怒,为我打抱不平......

真挚的爱情也有一拍两散的一天,健康的身心也有病变的一刻......

我还是想看到她在危险的时候想到我,想在晚上打雷的时候抱着我,想在玩游戏的时候有我在身边的安全感......但她已不是她,她病变了......

“是不是老天没能看到我对你的疯癫......”

强压着泪不让它流出,我眼中模糊的视线看到穿着红衣的身影,是那么耀眼突出。

她朝我一步步走来,我再也压制不住我眼中的泪,而我眼中的世界再次清晰。

我看清了她的脸,“梦瑶”

你会是我下辈子的依靠吗?你会是我在玩游戏时的辅助吗?一生一世的辅助?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