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娇妻不许逃 > 第一卷 冷夜的城
第二十二章 回威海
作者:易水儿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19-02-02 23:55:42 全文阅读

最后我和梦瑶两人勾搭着肩膀慢悠悠地往家走去,一阵晚风吹过吹起她的发梢,我嘴角飘进她的几根头发,问着她身上的香味有些入迷,仿佛嘴中都是甜味。

就连我都不知道,我居然跟梦瑶这么亲密地走在街上,也许我喝醉了吧,在潜意识里想找一个女人依靠,放无处安放的心找一个避风港,不再劳累。

又一阵寒风吹过,我的醉意已经逐渐清醒,梦瑶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她在酒吧喝了几杯,看来酒量真的有限。

察觉到我在看她,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加浓,对我问道:“寒,你没事吧?”

“没事。”

“那你......”

“别说话,让我安静一会。”我现在只想闻着她身上的芳香,感受着她的温暖,这让我在这寒冷的夜里有点安全感和依靠。

我和梦瑶一路沉默,直到回到家楼下,才各自回到家。

刚开门就看到我妈在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看着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了,便疑惑地问道:“妈,都十点了,你还不去睡觉?”

“等你。”我妈脸色不变的说道。

我笑着说道:“等我干嘛。”

我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我说道:“儿子来,坐。”

我试探地走近,深怕我妈使绊子,脑海里想了数种我妈要兴师问罪的原因,但我依旧想不通我妈会说我什么。

“妈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妈将电视的声音调小,对我说道:“我跟你爸商量好了,你跟梦瑶以后也别去威海了,在苏州两人重新创业,一起打拼。”

我皱眉道:“你们怎么会突然这么想,是不是觉得我会在威海过不好?”

“你的能力我还不清楚?我和你爸都多快老了,还不指望你给我们养老?”我妈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脸。

我看到我妈的脸多了几条皱纹,我不由多了几分心疼,我知道我妈注重保养,这几条皱纹意味着什么,为此我动了留在苏州的心思。

我试着让我妈暂且放下这心思,说道:“可你也知道,我公司还在威海,梦瑶的公司也在威海,我们要是留在苏州,公司怎么办?”

“林淑伊,你还年轻,不老,再等几年我一定回来给你养老,成吗?”

我妈笑了笑,接着脸色逐渐认真,说道:“如果你能说服你爸,我就不拦着你。”

我听到这话多半悬了,虽然我爸一直表现的很怕我妈,但大事我爸抉择小事我妈管,我爸性格又有些倔,决定的某些大事就是我妈都不一定让他改变。

沉默之后我说道:“妈,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因为你们觉得自己老了,想让我留在你们身边,但是作为儿子的我,我也有自己的梦想,也有自己想实现追求的目标,能不能让我过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看到我妈眼睛突然有些黯淡,沉默许久,叹气地说道:“等我跟你爸再说说。”

说完回了卧室,我待在客厅脑海一阵空洞,随手拿出烟独自一口一口抽着。

抽到最后烟被抽完了,靠在沙发上看着狗血的韩剧,一股睡意袭来,在沙发上终于睡着。

......

一早便听到我妈拿着吸尘器在客厅打扫卫生,我睁开朦胧的眼睛,手捂着眼眯着看她,说道:“这么早就干家务,不嫌累?”

“几点了?都快九点了还睡的跟头猪一样。”我妈看也不看我一眼,清完灰尘又用抹布擦着玻璃。

我了眼挂钟,真的快九点了,也许是昨晚喝醉的原因,早晨起来头昏昏沉沉,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再次入睡。

......

再次醒来,有人在敲着我房间的门,我边走边向外问道:“谁啊。”

“我。”梦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一脸疑惑,开门便见到梦瑶穿着精致的衣服在门外看着我,对我笑着说道:“寒,去吃饭了。”

“去哪?”

梦瑶古怪地看着我,提醒道:“昨天不是说好了吗?等今天我爸爸回家了,我们就一起出去吃饭啊。”

我敲了敲头,真是被酒灌完了脑子,连这都忘了。

让梦瑶先在门外等我,快速洗了一个头,又换掉身上散发着酒气的衣服,和梦瑶下楼就看到我爸妈和梦瑶爸妈已经在楼下等候多时。

“各位久等了。”

我爸哭笑不得的说道:“哪学来的鬼话。”

子衿姨和宣叔笑了笑,示意我赶紧上车。

在外面找了一家酒店,解决了午饭,走之前宣叔问我:“今天天气还不错,怎么不出去玩玩?”

“宣叔,我不小了,早过了玩的劲。”我苦笑着应道。

我知道宣叔的意思,是想我带着梦瑶一起出去玩玩。

“年纪轻轻的就说自己不小了,你让我们这些老年人算什么?快入棺材了?”宣叔生气道。

“爸,水寒不是这意思。”梦瑶嘟着嘴说道。

“好好好,不是这意思。”宣叔顿时没脾气。

我无奈地说道:“车钥匙。”

宣叔立马换了一张脸,将手里的钥匙丢了过来,我接过钥匙看了一眼他们四人,心里想道:“这是合伙团队啊。”

路上梦瑶期待地问道:“寒,苏州新开了几家购物中心,我们去逛逛吧?”

我点头应了一声“嗯”。

跟着梦瑶进了一家红星购物广场,被梦瑶拉着不断试衣,再次体会到女人的体力在购物这方面完败男性。

在更衣室外无聊地等梦瑶换衣服,李染然突然打来了电话。

我疑惑着接还是不接,最后还是看了眼更衣室走到外边接通了电话。

我平淡地说道:“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你星期六有空吗?”

我沉默之后说道:“没空。”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许久,声音轻微颤抖,“我星期六要结婚了,你不来吗?”

“我在苏州,过不来。”我内心几近崩溃,还未等她开口,祝福她新婚幸福便挂断了电话。

酝酿好自己的情绪,转过身看到梦瑶站在我身后,她身着刚才选的衣服,转了一圈对我笑着问道:“好看吗?”

我挤出笑容,却有些僵硬,回应道:“好......好看。”

梦瑶与我对视一眼,点头嗯了一声,回去结了账。

我跟梦瑶各怀心事,梦瑶终于说道:“寒,我们回去吧。”

“好。”

......

直到晚上,梦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出来。

早已躺在床上的我哆嗦着穿好衣服,单刀匹马迎着寒气走了出来,梦瑶穿着厚厚的衣服,我发颤着说道:“这......这么冷的天还出来干嘛。”

看着我身上略显单薄的衣服,将身上的围巾套在我脖子上,问道:“暖会点了吗?”

我点了点头,围巾还残留着她的香气和体温,不由得将围巾裹紧,好在梦瑶不知道我是真的冷了还是......

梦瑶提议道:“我想走走。”

“哦。”尽管我疑惑下午时候就不对劲的梦瑶,但我还是没拒绝。

“那我陪你走吧。”

梦瑶应了一声,因为寒冷,我躲在梦瑶身后,让她这个“大粽子”给我当当风寒,虽然可耻,有失风度,但我觉得她应该不怕冷。

“寒,你相信爱情吗?”梦瑶突然说道。

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个问题,想了一会便说道:“相信。”

“那什么是爱?”

“感情你让我出来就问我这个?”我有些生气,这大冷天的让我冻死在外边说相信爱情?

梦瑶突然停在河边,看着我,眸子中闪着点点,说道:“寒,我知道你很爱很爱她。”

“既然那么爱她,干嘛放手呢?”

我试图让自己平静,语气依旧带着一丝愤怒说道:“你不懂,不要问了。”

梦瑶继续问道:“我知道,她要结婚了,你不去看看吗?”

我终于克制不住,怒道:“让我去看一个女人跟另一男人结婚?”

“你TM是怎么想的?”

梦瑶落下泪水,哽咽道:“叶华偷偷告诉过我李染然这个星期六结婚,我梦瑶做不到那么伟大,让自己喜欢的人还爱着另一个女人。”

梦瑶几乎恳求道:“寒,放手吧。”

“我已经放手了。”

“不,你没有,如果你不爱她了,一个死心的人不会因为抛弃过他的人而伤心难过,而且我看的出来,李染然她还爱着你。”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梦瑶,梦瑶靠近我,哭着说道:“寒,如果你真的忘不掉她,就去看看吧。”

说完梦瑶便哭着转身离去,我独自站在河边,几滴泪水从眼角滴落。

胸口的吊坠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是被路灯反射的光芒,我轻轻拿起,思绪回到了从前,一点一滴,不断转变,直到那日分身和决然离别。

我知道自己是该为这段感情真正有个决断了,好在还有最后一班去威海的机票,定好后回到家拿了几件衣服便离开了苏州。

......

凌晨四点,我再次回到威海,这里的远比苏州冷,我裹紧身上的衣服,她的婚礼还有一天,我回到自己的家等待后天的到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