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娇妻不许逃 > 第一卷 冷夜的城
第五十八章 小桥流水
作者:易水儿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19-03-13 00:05:12 全文阅读

“你要养我,我现在要花你的钱。”梦瑶将手伸来,一副不给不走的架势。

“给你。”我只好把自己的银行卡递给梦瑶。

虽然疑惑,但还是给了梦瑶,在我的印象里梦瑶可比我有钱多了。

梦瑶接过银行卡一连高兴,熟练的将银行卡放好,对我说道:“那我就先走啦。”

看着梦瑶离去时略显轻快的背影,我才想起她还是我的未婚妻,结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用我的钱也是理所当然,也许在她看来,钱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钱。

没一会儿苏可又回来了,小嘴嘟起,气鼓鼓的看着我。

我好奇的问道:“是谁欺负你了?”

“是你这个大坏蛋!”苏可生气道。

我一头雾水,疑惑道:“小可,我没欺负你吧?”

“反正大叔就是欺负我姐姐了,欺负我姐姐就是欺负小可。”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姐姐了。”我哭笑不得地看着苏可。

“哼!”苏可生气的转过头不理我。

“不说话了?”

“真的不说话了?”

连着哄了几句小可都没理我,我也没在意,低头忙着手里的工作。

苏可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低头工作的我,俏皮的眼睛眨了眨,借着板凳坐在了桌角上,短小的细腿在空中摇曳着,几分钟过后觉得无趣的苏可离开了办公室去找琳达玩去了。

察觉到苏可离开,看着白发的身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道:“一大一小,脾气倒是不少。”

......

苏漓刚回公司,苏可就朝她跑了过去来了一个拥抱,在苏漓怀里的苏可,对苏漓问道:“姐姐,你去哪了?小可找不到你。”

“姐姐在工作,没空陪小可,不是让小可在家里不要乱跑吗?”苏漓板着一张脸严肃道。

苏可低着头,委屈道:“可是小可在家里好无聊,没有人玩。”

苏漓眼神顿时温柔,轻轻捋了捋苏可的头发,说道:“等姐姐给小可办好了入学申请,小可就能天天跟小朋友玩了。”

“可是小可不想去学校啊。”

“小可,听姐姐的,好吗?”

苏可沉默了下来,看着姐姐满怀期待的眼神夹杂着丝丝泪水,小小的心也忍不住心疼,点头说道:“好吧,我听姐姐的。”

“小可真懂事。”苏漓紧紧抱着苏可含着泪水笑道。

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这对姐妹拥抱在一起,我笑道:“所有人都知道你们姐妹感情深,但也不用天天这样吧。”

周围正在工作的人也都投来目光,羡慕这对感情至深的姐妹。

周围人投来的目光让苏漓浑身不自然,尴尬的将怀里的苏可分开。

苏可愤愤地瞪了我一眼,替姐姐打抱不平道:“哼,就会欺负我姐姐。”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姐姐了。”我再次疑惑道。

苏可拉着苏漓的手,问道:“姐姐,大叔是不是欺负你了?”

苏漓疑惑地看着我,又看着苏可,满脸疑惑,周围也投来好奇的目光,苏漓茫然道:“没有啊。”

苏可凑到苏漓的耳边,悄悄说道:“姐姐,你知道我刚才看到谁来见大叔了吗?”

“谁啊?”苏漓好奇道。

“我看到一个跟姐姐一样漂亮的女人,大叔居然偷偷背着姐姐交了一个女朋友。”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苏可,没想到她生气会是因为梦瑶。

周围的目光带着笑意,憋着笑不敢出声,继续将目光投来,一副看好戏的样。

苏漓一愣,没好气道:“我知道啊,他有女朋友关我什么事?”

苏可微微一愣,没想到姐姐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这可不妙,急道:“可是,大叔不是我未来的姐夫吗?”

“大叔这样是要跑的节奏呀!”

苏漓的脸黑了下来,身上的气息冷的可怕,揪着苏可的耳朵就朝里面走去,边走边说:“我什么时候说了?谁告诉你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大人猜忌?......”

“疼啊......姐姐快松手,小可疼......耳朵要坏啦!......呜呜呜......”整层楼都传出苏可的叫喊声。

闻声赶来的琳达看着耳朵被揪的通红的苏可,有些心疼。

看到琳达,被拎着耳朵的苏可可怜巴巴的看着琳达求助。

“琳姐姐救我......小可被虐待了......”

“不许哭!”苏漓瞪了一眼苏可。

苏可吓得不敢哭出声,止住了泪眼,愣愣的看着琳达,又幽怨地看着我,在无助中被苏漓带走。

“小可怎么了?”琳达疑惑地看着我。

“调皮呗。”我看着被带走的苏可说道。

琳达看着苏可被带走时的惨状,疑惑不解道:“调皮?”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公司,又去了录音棚,到了门外不需要人带领,根据记忆轻车熟路地到了录音棚内。

此时路易正在对一首曲谱做调整,而小小正拿着手里的歌词练习清唱。

看到我过来,路易放下手里未完成的曲谱,打了一个招呼:“寒先生,又过来了,又有什么建议吗?”

我摇了摇头,对路易笑道:“不是,我只是来看看。”

“有没有兴趣一起探讨一下?”

我微微点头,说道:“好,不过我是业余的,并没有多大的本事。”

“没有人生来都是专业的,来吧。”路易笑了笑,把我推到一个位子上。

他坐在我身旁,将一份写好的乐谱和歌曲递给我,对我说道:“我们决定在微MV融合两首歌曲,再配上独特的乐器,这样才能更好的打造文艺气息的微MV。”

我听着,同时看着手里的歌曲和乐谱,一直知道路易的水准一直属于顶尖,但第一次见到不得不为之震惊,称赞道:“这听起来很不错,我很期待你们的成果。”

“但是......”路易又露出凝重,遗憾道:“但是对于视频尾声部分的歌曲一直找不到完美的乐器和歌词,我们都缺少一点来源于生活的艺术。”

“我想这次的教训让我意识到我远远达不到那种音乐境界,在某种层次上殿堂级大师远远不及生活艺人,因为我们的思想都被高等教育局限化,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街头生活的音乐,缺少了真实。

寒先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想了想,说道:“我想我可以试试。”

“当然,请。”路易将笔递给我。

我接过笔,却没有马上开始写曲谱,而是沉思,开始想着。

这时经纪人走了过来,手里是一张光碟,看到我们都在,便说道:“路易先生,寒先生,这时微MV的视频,但是还没有加入歌曲。”

“谢谢,我想我们需要先观看一下视频,找找灵感。”路易接过光碟,将光碟放入旁边携带的电脑内。

我十分赞同路易,一起观看整部视频。

......

接近十分钟的视频,讲述了童话中的都市生活,但缺少了音乐,少了最后的点睛之笔。

我想起了我的那把吉他,能弹出世间纷扰、哀怨情仇的吉他,曾几何时,我还幻想着用一把吉他走出“江湖”的豪情。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灵感,迫不及待的说:“这里有吉他吗?”

“有。”经纪人马上去找了一把吉他。

路易疑惑地看着我,却是十分耐心。

接过经纪人找来的吉他,调试一下音色,可以听出这把吉他十分昂贵。

闭着眼,当第一个音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安静的看着我。

而路易早早拿过笔,替我写着乐谱,而小小则是期待我会不会唱歌,也是拿了录音笔等我唱着。

此时柔和的暖风带走了焦躁,送来了音色,吉他的声音婉转悠扬,时而流水,时而圆如雨滴,又时而如荆棘般痛苦,最后又是柔和如爱情。

听着吉他声,我仿佛沉寂在自我的幻想中,见到了李染然,与她分手的那个画面,我哭的是那样痛彻,心是伤的千疮百孔。在凌乱的冷夜雨中只有一杯咖啡续命,也因此苟延残喘的活着,也因咖啡见到了那个穿着红衣的女人,她在咖啡店听着我的倾诉,听我的吉他声,在流浪里听我弹奏出爱恨情仇,听我弹奏一曲小桥流水人家。

最后,美好是那般短暂,最好的总是留不住。

梧桐树下傍依人,凤凰枝头守丽人。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唯有断肠人,弹奏着一曲肝肠断,盼远去的故人。

曲终,没有人知道故事的结局是好是坏,没有人知道最后我心里的“谢娘”最后在何方。

所有人还沉浸在吉他声中,最后路易睁开不知何时闭着的眼睛,从沉醉的声音中醒来。

“没想到寒先生还能将一把吉他弹活,受教了。”路易十分认真道。

我微微点头,心中的情绪还在波荡起伏,还沉浸在曲终久久未归。

“可惜,我没能写下来。”路易遗憾道。

小小刚从吉他声中回味过来,听到路易的话,笑道:“让路易先生失望了,我录音了。”

小小挥了挥手里的录音笔。

“哦,那太棒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