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娇妻不许逃 > 第一卷 冷夜的城
第六十三章 垂暮路灯
作者:易水儿  |  字数:3058  |  更新时间:2019-03-17 23:55:05 全文阅读

就在我快到门口的时候,李染然叫住了我:“等等!”

我停下脚步,看着她,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李染然眼神复杂地看着我,沉默了许久,就在我不耐烦的时候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还怀疑我,但是我真的没有对水染之梦做过什么,也许是林安背着我做的。”

我皱起眉,疑惑道:“他为什么这么做,而且他还是你丈夫,他做这些不可能不告诉你,因为水染之梦曾经也是你......一手打拼下来的。”

“有些事情我也不清楚,我跟他已经快一个月没见过面了。”

如果李染然说的没错,那可以说明发布会的事情并不是她做的,但是又会不会是林安做的,他又为什么做这些?仅仅是因为我是她前任?

至于李染然跟他的感情我并不想掺和,哪怕她有太多的苦衷,背叛了就是背叛了。

“我知道了,我先走了。”

就在我离开的时候,李染然再次出乎意料地叫住了我,对我说道:“水寒,我找你不是跟你聊这些,你能不能坐下来跟我好好聊聊?”

我看着李染然,说道:“我家那位说了,不让我跟你聊太久,她很不好哄的。”

“她要是吃醋了,你来帮我哄吗?”

李染然眼神黯淡,再次沉默了下来......她身处的位置灯光暗淡,鬓发如柳丝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眼眸,最后红唇微动,抬眸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我的心深深地触动了一下,经历了这么久,知道这个时候的李染然情绪正处于崩溃的边缘,我没再说什么,也没如往常一样哄着,因为我知道那个位置已经不再适合我,我也没资格。

她哭、她闹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已是路人如何倾心。

离开后我去了守心河,试着让浮躁的心安静下来,这时梦瑶打来了电话,问道:“寒,你们聊完了吗?”

“聊完了,已经走了。”

“哦”

梦瑶在另一头沉默了很久,说道:“寒,你现在在哪?”

“守心河。”

“天渐渐冷了,河边会更冷的,我很担心......”

我笑了笑,轻声道:“放心吧,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之后又坐了一会,对着眼前的河发着呆,波光粼粼的湖面映射着夕阳,挂日西下,洒下金色光晕渲染了大地,现在不是秋季,却有了秋季的枯寂......

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原本平静的湖面瞬间开始“波涛汹涌”,那金色的太阳扭曲着虚幻的身影......不知何时身边走进一道模糊的红色身影,她身上传来熟悉的淡淡清香,在守心河原本的能力加持下我的心瞬间归于平静,还没看清她的脸就靠在她肩头,贪婪地吸着她的发香,仿佛是迷香一般让人着迷。

“好累,真的好累,难道成长就是建立在分离后的痛苦之上吗?”

最后我眼圈湿润,抑制不住地流下了泪,靠在她肩膀无声地哭诉。

她试着用被压在一侧的手来让我更加贴近她,轻声安抚道:“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哭累了,身心也乏了,渐渐来了睡意,呼吸渐渐均匀,我安详地靠在她身侧熟睡。

......

醒来后睁开眼就看到那张熟悉地脸近在咫尺,看到我醒来笑着说道:“醒来了?睡得香吗?”

我尴尬道:“不好意思,睡着了。”

“你怎么来了?”

我像是忘记了之前的一幕,依旧像是以前那般。

梦瑶叹气道:“你说每次心情不好都会来这里,所以我就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快被朦胧的云遮住的月亮,惊讶道:“我睡这么久了,我们快回去吧,天好像要下雨了。”

我打算起身离开,拉着梦瑶的手往外走去,却现在梦瑶抵抗我的力量,坐在原地不动。

我疑惑道:“怎么了?”

“寒,我想跟你在这聊聊天。”

我再次看了看天,也没那么快下雨,便点头应道:“好吧,不过得快点,要下雨了。”

梦瑶点了点头,将我拉到身旁,将小脑袋靠在我肩膀,突然说道:“寒,你的肩膀好像没有那么多给人想象中那般的安全感。”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我又不是大力金刚。”

梦瑶没说话,就这样我和梦瑶在沉默中看着眼前的守心河,寄托着永恒等待的爱情河,而传说一对情人如果在这相拥一晚,就会被守心河见证这一对情侣,能厮守一生,结下永恒的爱情。

而我想,也许我和李染然也许是上天注定不能在一起的,也许是我的自私注定了现在的结局,如果当初我能将这处曾经寄托爱情和伤心处的守心河分享给李染然,或许我们的结局又会不一样,至少会有它默默地祝福我们。

“寒,如果有可能,你会和她复合吗?”梦瑶突然说道。

我意外地看着梦瑶,许久之后我说道:“不会。”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梦瑶突然笑了,月光下的星眸,那般的璀璨。

她又对我说道:“其实在你睡着后,李染然也过来了,就在这儿,还看着你睡觉。”

我意外道:“她来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当然不能叫醒你啊,你要是被她拐跑了怎么办,那我不得要哭,哭也没地哭呢。”梦瑶理所当然道。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不按常理出牌的梦瑶说话,她总能从悲伤的话题中打动我。

“可是,就在她离开后,我也想了很久,也想通了一些,比如,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了,我不会勉强。”梦瑶又含着泪说道。

“你可以继续去找她,我也不会赖着你,我看得出她还爱着你。”

我没说话,看着现在的梦瑶有些心疼,精致的脸庞略显憔悴,我搂紧了梦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会再爱她了,哪怕我现在心里还想着她,但这并不是爱。”

“嗯。”梦瑶安静地靠在我身上听着。

“瑶瑶,其实女人按很多方式可以分很多种,比如思想上可以分为传统女人和现代女人,但是你知道男人可以分为哪几种吗?”

“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寒你是理想主义型的。”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男人也可以分为传统男人和现代男人。”

“传统和现代的区别就是传统男人会为了一段爱情执着很久,在陷入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时不可自拔,如果这段爱情结束时他需要用很久甚至一生都无法忘记,而现代男人,就可以用三生和叶华来比喻,在遇到真正的爱情之前他会放荡不羁,对于私生活没有拘束,意识不到严重性,但是遇到要相伴一生的对方时却又会改变曾经的自己,变得更加传统,更加成熟,也就在婚后他们往往更加安全,因为他们都经历过其他男人婚前经历过得事情。”

“那寒,现代男人是不是结婚类型的男人?”梦瑶担忧道。

我再次笑了笑,说道:“是,也不是。”

“这种男人,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还能抓住他的心的女人,往往无法真正改变这类男人,一旦婚后对女人厌倦了,嫌弃她的容貌了,他们都的心就会变得摇摆不定,却又害怕,因为成熟有了孩子,有了家庭,会变得小心翼翼。

所以,遇到对的人,才是真正的有缘有分,才能恪守一生。”

“而我,呵呵,就是传统的男人,我会为了她伤心难过,但是如果遇到另一段可以走进心里的女人时候,会渐渐放下心里的过往,会封印它,也许在十年,或者垂暮之年的时候重新拿出来回忆,但是这段过往早已尘埃落定,哪怕还有一点点的希望,但都不可能改变,或许一开始的放下,也或许自己的自尊,所以能重新走在一起除非缘分没尽。”

“所以梦瑶,你不要担心,我跟她的缘分早已断的干干净净,我现在只有你了。”

“我也,只有你了。”梦瑶在心里苦涩的笑了笑,又甜蜜地抱着我。

云遮蔽了月,夜幕彻底降临,乌云压境,风暴来临前的风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却又带着无法呼吸的压抑,雨,淅淅沥沥的,风渐渐开始暴乱,垂老佝偻的路灯开始摇摇欲坠,已经经不起风浪,最后的昏暗灯光给我们最后的温暖,让我们尽快离去。

我背起梦瑶朝外走去,梦瑶包里随身带着伞,趴在我背上给我撑伞,花色小伞庇护着我和梦瑶。

“冷吗?”我问梦瑶。

“有你在,不冷。”梦瑶靠在我背后说道。

我笑了笑,这句话就像给了我无限的动力,将梦瑶往上提了提,脚下也开始生风,一路留下的脚印也越来越远。

就在离去不久,那最后的路灯再也支撑不住倒下,灯光逐渐暗淡,最后彻底瘫痪,它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守心河,也奉献给了我们这无数对过往的路人,哪怕到死,也没有人为它安葬。

在我心里,刚才一直有句话没说完:传统的男人,如果最后累了,最后也会平平淡淡的的找个女人过完一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