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照的那天
作者:你是握不住的沙  |  字数:2403  |  更新时间:2019-01-06 20:16:55 全文阅读

“老铁,快点穿好你的学士服,咱们要去主楼前面拍毕业照了,全班我看就等你了,我说你今天是到底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磨叽啥呢?”。声音是从楼道那头传过来的,他是我相处了算是一年的舍友吧,但是呢,大学这几年和他关系确实不错。

“来了,来了,催什么催呢,一天到晚的怎么和去实习前一个德行呢,有啥子都慢慢来,你说就你这急性子,以后去了社会上比谁都急,不得吃个亏啥的?为父很是担心你呀”。

“哎呀,行了行了,你麻溜点,我先过去了,别磨叽,抓紧的啊”。“知道了,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不耐烦的回答到。

其实我很久就已经醒过来,在宿舍里的五个人都走的差不多,才勉强爬出了自己的被窝。洗漱完以后,胡乱的往自己的脸上拍打了点润肤露,然后对着镜子简单的梳理了一下自己头发,顺手拿起香水对着自己的胳肢窝喷了点。要说搁在以前我是不会这样的,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对比起来简直就是精致了很多。踏着清晨的七点钟的阳光,我走在校园的路上,很多小学妹,小学弟从食堂吃完早饭以后,匆匆的赶往了去学校的路上,这一切看似如此的温馨,但是我却显得格格不入。六月风迎面轻拂过我的脸庞,深深的吸一口,原来是这么的甘甜,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闻一下,就要离开了,大学四年好快啊·····

“我应该站在C位吗?”我走过去嬉皮笑脸的问道。我冲着说话的这个人是我们的班长,大学四年我们班也换过一次班长,上一任班长现在还是兵哥哥。现在的班长是我大一时候的好朋友,可是因为大二时候我在校外住了一段时间以后没怎么说话,现在的关系也陌生了很多只是会偶尔的寒暄几句,也就当是挂个面子吧。

“就差你了,可把你等来了,你就和老黄站在一块儿吧,这样一会拍照时候也简单点".班长对我说。顺着目光我和老黄简单的对视了一下,他冲着我挤眉弄眼的,卖弄着自己的姿势。他是贵州人,说着一口不算是普通话的普通话算是贵普吧。

“来来来,老朱,靠的近一点,怎么看你瘦下来了?”他问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苦笑着对他说“可能是太想你了吧”。

“前面有三排,后面有两排。男生总计24个,女生一共65个都到齐了可以拍照了导员”。团支书在一旁说到。没错这就是我们这个小专业的大概情况,典型的女多男少,不过医学类还有师范类的学校大概都是这个情况吧,男生挺好找对象的这个是真的,但是我现在应该算是单身吧。

“后面的那个穿黑色半袖戴眼镜的男同学看镜头了,不要想别的。”摄影师在后面冲着我喊。“该拍照了呀”我心里暗自想着。

“好了同学们,大家可以解散了”摄影师吆喝了一声。大学四年也就定格在了这一瞬间,所有的一切似乎就是为了拍这一张照片,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凝聚在了这里,这张照片里有我讨厌的人,当然也有我舍不分开的。那些讨厌的已经好久不曾说过一句话,而那个我喜欢的人在似乎也将要像有我讨厌的人一样的结局。

“大家先别急着走,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项目,中午时候一起去永聚阁吃个散伙饭”。团支书在一旁大声说着。说起团支书,她是我见过最帅的女生,啊,不,对不起,应该用“他”,东北人,性格也很彪悍,虎老娘门儿一个,当然也很直爽,话说这种直爽的人人我还是很喜欢的。

“朱先生,你今天怎么回事呢,又愣住了,是不是心里有事儿呢?还是舍不得呀?”我顺着声音看过去,霍,这是谁呀!"哎呦,曹先生呀,好久不见你了,你越来越像神棍了呀,这22刚出头,小胡子留的倒不是像是你这个年纪该有的呀,最近这是时来运转,悟出啥东西来了?”我旁边说笑着。忘记和你们简单的介绍一下了,这个人算是我的道友吧,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是我把这个小伙子领上道的。之前在大二一段时间迷恋周易,然后就向我这个朋友推荐了一下,可是呢最后因为一些事情我被迫把那些书都烧了,学道也就差不多就此为止了吧,可是这位留着胡子的曹先生悟道路上没有停止过,当然啦他的梦想就是想着毕业以后可以开个命馆,然后可以里面坐着,品着小茶,顺便帮别人参悟一下八字。在他的身上浪费了这么多笔墨,怪可惜的。

“走吧现在都快中午了,准备去吃最后的午餐吧。”我对他说。

忽然感觉背后一个庞然大物跳在我身上,这是谁呀,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来个断背跳,我把他抖下来。真是冤家路窄,又看到这个活菩萨了,这个人就是一开头催我的那个,河南人,性格温和。我总是亲切的称呼他飞飞,他叫周飞,理所当然他的名字和这个外号是搭边的。

“老朱好久不见,你瘦下来了哈,瘦下来还有个人样子”他笑着对我说

“可拉倒吧,我这是忍受着思念之苦啊。”我一旁苦笑着应付着。

“对了,曹先生你在广州有没有泡到黑妞呢?”我露出来鬼魅的笑容。

"他也就是玩的嘴皮子的功夫,你还不了解他呀,胆子怂的很”飞飞在一旁插话道

"你妹的,我还是不是那个咱们宿舍有威信(微信)的人了?不把我当舍霸了是吧”说着曹先生跳上了飞飞背上,然后剧烈抖动着自己的身躯,最后颤抖了几下,然后下车了。我把这种跳称呼为“泰迪”跳,在临实习之前曹先生发明了这个动作然后大家都学会了,每天在宿舍跳来跳去。

”好了好了,我错了,泰迪哥你快下来吧”飞飞喘着气说着。曹先生也顺势跳了下来,一个完美的落地。

“老白和小青你们看到了吗?他俩是在一块呢?胡闹走了过来。名字是这个名字,他爸当时可能是觉得生了一个男孩,高兴之余喝了点酒,就势起名,也难怪他爸当地人管他叫酒仙呢。名字就显得很有醉意。

“不知道啊,小青和老白可能已经去了吧,他俩在一块呢,我现在也不知道啊”飞飞在一边说着。

“算了吧,咱们先往过走着,别耽误正事儿,反正一会吃饭时候不久碰到了吗?咱们先回宿舍坐会去”曹先生一旁说。

曹先生,飞飞,老白,小青还有胡总都是我们宿舍的,我们六个人除了我和胡闹不是之前宿舍的,剩下的那四个都是从大一到大四一起走过来的,当然实习时候除了我在北京,他们五个人都在广州。

说罢我们四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回了宿舍。大家还是像以前那样有笑的,可能都明白在一块相处的时间都不多了分离也就在眼前了·········再多的不舍,再多的留恋也挽留不住吹响分别的号角。

你是握不住的沙
作者的话

小学,初中,高中,每次要分别都要拍毕业照,似乎毕业照成为了见证我们四年留下来的点点滴滴。你们有在毕业照拍完以后难受的感觉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