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该怎么和你不分离

第一卷绿皮火车

[更新时间] 2019-01-23 19:46:10 [字数] 3844

“很抱歉,我不小心又发呆了,咱们快点吃饭吧,都快凉了”说着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筷子,往嘴里巴拉了几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的手还是这样啊,还没好利索吗?”她放下自己的叉子,然后把我的手抓起来仔细的看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啊,应该就是这样了”伴随着一声叹息,“不过没关系,又不碍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说的手是我再大一暑假打工时候弄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年大一暑假,我不是很想回家,就和我的发小去了浙江的一个工厂,作为一个北方人,那是我第一次去南方城市,心中很期待,也很兴奋,虽然家里父母不是很同意,但是也没有说服我,最后还是同意让我去了,要是放在以前,家里铁定会百般阻挠,可能是因为我长大了,最后还是尊重了我的决定,不过那次暑假去工厂打工,让我经历了很多。生平第一次坐了一晚上的绿皮火车,第一次没有感受到来自家里的束缚,第一次获得了自己梦想已久的‘自由’,那一晚上我对即将到达的南方城市充满着无限的期待,兴奋的我看着窗外,一宿没有睡着,窗外若隐若现的灯光,然我充满着无限的想象,想象着这片土地以前经历了什么。火车上人很多,大家在后半夜都开始入睡了,火车和火车之间的隔道里站着几个中年男性抽着烟,偶尔还会过去几个没火的人去借火,推着小车的乘务员走在过道里喊着“南来的北往的,哈尔冰的香港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今晚最后一次了,水果十元两盒”其实说实话开始是15一盒,到现在已经十元两盒,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看着可怜巴巴的钱,狠狠的把吐沫星子咽下去,过去以后还要花钱算了吧。在我对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不知道是哪里人,嘴里的方言我根本听不懂,一路上她的小孩一直都很乖,不过她的妈妈却是尽显老态,额头上的几缕黑发中夹杂着隐隐若现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已经爬上眼角,面色枯黄,我的右手边坐着我的发小。不过我俩挨得并不是很紧,甚至可以说他在尽可能的靠近着走廊,而我尽可能的靠近着窗,中间有一个很长的空隙,留出来放着对面中年妇女的脚,碍于面子,我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谦让着,而且也是后半夜了,不好意思把她叫醒了,就让他多睡一会吧。开往南方的火车在铁轨上慢慢的开着,我已经开始想着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我会遇到哪些新奇的人,我还会遇到哪些新奇的事儿呢?脑海中不断地开始浮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窗外的天色慢慢的变成灰色,我耷拉着脑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五点,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晚上没睡觉,感觉脑瓜子很重,很沉,轻飘飘的,全身也没什么劲儿,对面中年妇女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去了。她的孩子已经苏醒了,小眼睛盯着我一直看,我木讷的看着她的眼睛,可能是我看起来很憔悴吧,孩子再母亲的怀抱中开始哭起来,中年妇女突然惊醒,然后很熟练地把自己的粉色半袖从下面撩了起来,双脚顺便盘坐在座位上,然后另一只手把背后的胸罩扣子很熟练地解开,我看到了自己不应该看到的一幕,小孩子的嘴很快被饱满的rf占领,开始有节奏的吧唧吧唧着吸吮着母爱,大概她已经习惯了这一幕,这一切在我看来就好像是第一次窝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黄色小说一样,让我感到了脸红,我惭愧的低下头,余光看到她有节奏的晃动着自己的孩子,嘴角似乎洋溢着满意的笑容。我转头看着发小,他依然在睡觉,已经睡了一晚上了,不知道他这一晚上伴随着或者是不是发出的轰鸣声睡得是不是很舒适,不过看着他半靠着靠背,腿脚也放着很不自在,这一晚应该是迷迷糊糊的度过的吧。我尝试着把自己的眼光重新移到对面中年妇女的身上,看见她还在重复着几分钟之前同样的动作。‘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孩子的成长,鬼知道这位母亲经历了什么,曾几何时这位母亲又何尝不是天天在她的母亲怀抱里撒娇,可是现实已经把她拉到了为人父母的地步,可能这才是真正的现实吧。我的母亲为了我又何尝不是操碎了心,可是我已经厌倦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叮嘱,此刻的我走出去,似乎才是摆脱怀抱的唯一方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站起来从仅有的缝隙中跳了出来,在我坐的地方已经被很多中年妇女的物件占满了,过道里也摆满了很多物件,我瞅着可以落脚的地方,然后很艰难的走向了绿皮火车上的洗手间,火车上的洗手间是独特,很简陋,不过很幸运的是还有一个显得很阔气的镜子,我有气无力趴在洗漱池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经历过一夜的锻炼已经占领了眼窝处大部分领地,嘴唇已经没有一丝血色,我可能需要睡一觉了,可是这里并没有家里可以让我躺着的床,我拧开水龙头,双手捧着冷水,颤颤巍巍的敷在自己的脸上。习惯了每天用牙刷刷牙,用香皂洗脸,可是现在的我却没有任何洗漱用品,我只能象征性的用手狠狠地搓这自己的牙齿,脸上虽然用清水洗了很多次,可是依然是油光满面......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湿巾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脸,然后转身开了门走进了厕所,把膀胱里憋了一晚上的尿,都排出体外。瞬间清醒了很多。一切完事儿后我重新走回自己的座位,等待着窗外缓缓升起的太阳,对面的阿姨从看着有点年代的旅行包里拿出了一桶不知道多会买的康师傅桶面,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向了热水间,热水间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排队,看着他们每个人手里的桶面,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起来,我把自己的裤腰带又重新紧了一圈,喝了几口昨天赶火车没有喝完的矿泉水。“你饿不饿?我这边的钱还够买点早饭,要是饿的话就去吃点吧”发小看着我。“我不饿,等到了以后咱找个地方吃一点吧”说着我又喝了几口矿泉水。昨天晚上我俩在上火车之前准备买点可以垫肚子的东西的,可是嫌麻烦就没有买,准备火车上看着什么想吃再买点,谁知道火车上的食品价格超级贵,我俩的打算全部落空,临走之前我只问家里要了500块,而且全在银行卡里。他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了,谁都知道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身上有点毛爷爷是多么的重要,不然就会寸步难行,除去买车票花的钱,盘算起来能够200都算很不错了。其实他心里也很明白我不去买不是因为不饿,而是为了接下来不至于让我俩的处境更尴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过多久对面的中年妇女 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回来了,看着她大口大口吃着平时我看都不会看的泡面,我突然间感觉泡面才是做好吃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窗外的景色和绿皮火车里的情景显得格格不入,有谁又知道现在这个火车上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嘴里说着不饿肚子里却一直咕咕叫,那种强忍出来的坚强恐怕是我第一次真正走出母亲怀抱才能体会到的,我不敢和家里通话,更不想让家里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当时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漂泊,就算现在我躺在走到睡觉,我相信除了周边人们的指责声,不会有同情的声音站出来,这就是现实。窗外的景色从我的眼前掠过,我不后悔自己独自跑出来,我也不后悔没有问家里要足够的钱就急急忙忙的踏上了所谓的‘路途’。南方的城市依旧是很强烈的吸引着我,我似乎已经进入一种痴迷的境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火车按部就班的行驶在不变的车轨上,这一切对于火车来说应该在熟悉不过了,不过却深深地吸引着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火车行驶过安徽芜湖时候正好是阴天,当时我脑海中浮现出一首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这首诗每次都会让我想起一位带着草帽,穿着草鞋,肩上抗着锄头的老头走在很茂密的丛林中,脚下是被踏出的一条小路,而我在后面静静地跟着,他留给我的只有背影,远处的山脚是一个小湖,旁边有黄色的茅草搭起来的小茅屋。让我兴奋的是正好在这里出现了,我急忙掏出手机拍照,但是火车却不断地远去,我恋恋不舍的把它重新放回自己的记忆中。‘假如我现在出去以后,空气会然我很愉快吧。’有一段火车轨道是从长江的上方穿过去的,从窗户看下去很多船慢慢的从江面飘过,火车内很多人都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当然我也没有错过,似乎大家都没有怎么见过这种在当地人看起来早已经习以为常,甚至不屑一顾的场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身边的发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过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列车行驶到十二点时候,我们到达了此次的终点···杭州。这个听起来就让我感到心旷神怡的地方,我拿着自己的书包,书包里当然放着的也不是书,而是几件可以换着洗的衣服,被人流推挤着走出了绿色火车皮,我结结实实的踩在了南方的土地上,不禁想起“这是我的一小步,也是人类的一大步”也许这是我以后所有梦想的第一步。南方的夏天很热,我穿着的半腿裤瞬间被热气包裹着,第一次感觉呼吸这么困难,感觉吸进去的空气,就是刚刚呼出去的空气一样,更感觉像是一个大蒸笼,把我压得很难呼吸。我和我的发小跟随者人群走出了火车站,然后从自动扶梯上到达二楼去买到余姚的火车票,要去的工厂发并不是在杭州,而我只能在杭州,这个让我听起来就很感兴趣的城市短暂的停留,就像是一个逃荒的难民,更像是哥伦布的船队,等待着开辟新的大陆。此时此刻,我的饥饿感早已经一去不复返,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有三顿饭没有吃,身体还在硬撑着,可是我却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这种饿肚子的滋味竟然会是一种常态。二楼的车票站买票的人很多,我把行李放在门口,然后让发小在那里等着我,我一个人排起队,空气依旧很闷,北方的空气似乎从来不是这样的,就算很热,也会有风吹过,而这里一切都不一样了,额头的汗顺着眼镜儿框流到了我的下巴,然后滴答滴答的落在了花色的地板砖上,半袖现在脱下来已经可以拧出一大片水了,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要命的疼,买完票以后我赶忙走到了火车道的台阶,脱掉自己的鞋子,然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水泡,我没在意,觉得没什么事情,殊不知确实以后的一个伏笔。去余姚的火车是在下午的两点,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便走到一个包子店,买了两个包子,蹲在台阶上吃着,天气也很热,我不是很想吃,就把自己的包子给了我发小,他很不客气的接下来,我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鎏金大厦,心里莫名的开心着。可能不清楚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依然会笑的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