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涅槃为后:仙使养成手札

正文第八章 再得相救

[更新时间] 2019-05-22 23:02:09 [字数] 2168

一道身影霎时闪过,定在为首少年的身后,西槃疑道,“少主,你怎么来了”。少年斜睨道“我若不来,这出戏你要看到几时”。西槃赶紧低下头作揖,“属下这就去领罚”,少年看了他一眼,“不必,把这贼子送到公孙那里去。你右手已废,在公孙手下好生做人吧”。最后这句话似是对那偷儿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走向带水,扶起带水,轻声问道,“你怎么样”。带水忍着剧痛笑道,“无妨,倒是你,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多亏你在这里,不然今天我真是要丢了性命”。带水慢慢尝试站起身,遮掩身上的伤处,却没想一双有力的手将她一下翻过身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过神来,她已经到了景尧的背上,看到了少年乌黑的头发和轮廓清晰的耳朵,“对了,你的病好些了吗,不知我上次给你的木雕管不管用,现在还会头晕吗”,带水关切的询问道。景尧对自己这身旧疾再清楚不过了,一个木雕是根除不了这病的,却对带水这突如其来的关心付之一笑,“好的差不多了,谢谢你那木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带水兴奋地叫到:“真的吗!那太好了,下次再见时,我便给你些其他安神的饰物,说不定你这病会好的更快!对了,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我叫带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喃喃道道,“带水...一衣带水勿相忘,这名字倒是洋洋盈耳。”带水莞尔一笑“原来我这名字与这般意境幽幽的诗句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日出天而耀景,尧年不可逃,景尧。”带水点着头默道:“倒也是个十足有深意之名,想必你父母生下你时花了不少功夫在取名上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听后眸色渐沉,自嘲的笑了笑。走了一会儿,转头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带水紧紧拽着身上的包袱,有些紧张的回道“我可以去你家借住一宿吗,我家离这里很远,赶夜路回去我有点害怕。”景尧听闻竟被逗笑的出了声,“未出阁的姑娘去别的男子家中借宿,你倒真不怕这名声被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带水一听玩笑似的轻捶景尧的背,“我在谷中长大,不懂这些个繁文礼节,名声对那些闺阁女子莫为重要,于我不过是个轻飘飘的名头。你若不方便也无妨,我自己寻个落脚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更觉有趣,“这都城的晚上不若白天,也不安全。再说,一会儿那贼子的兄弟折回来找你寻仇也没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都说着都城治安有夜不闭户的美名,如此...你放我下来吧”。带水小脸瘪了下去,不知如何是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转头瞥见这垂丧的小脸,轻笑道:“放心,我既决定救你,又怎会让你露宿街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万家灯火,十里长街,这一路很长,这一背很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走了没多久,景尧放下带水,眼前是一飞阁流丹、雕梁绣柱的宏大酒楼,牌匾由金边彩色琉璃镶裹着,贵气十足,名为——“锦朱楼”。一楼的里堂还有不少人在喝酒吃食,这些人大多衣着锦绣,带水心想这酒楼一定不便宜,拉了拉景尧的胳膊,“咱们走吧,看这楼阁外饰,想必进去里面得花不少银子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拍了拍带水的肩,从容道:“跟着我”。说着便徐徐走了进去,带水忙追了几步跟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一进来,酒楼里的小厮看到景尧,边赔着笑边拔腿跑进二楼内阁把老板叫了下来。一个微胖满脸笑容的中年男人急来到两人前,看着景尧豪爽道,“子尧啊,你小子有多长时间没来老夫这里了”,边说着瞟了一眼带水,“早让你小子找个姑娘,如今看来不需我担心了”,男人大笑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习惯了似的淡淡道,“老朱,玩笑开得也差不多了,带我们去‘锦琼阁’吧”。老朱吸了吸鼻子,“哼,你小子还是这么无情,那饭菜就按你平时老规矩了”,一行人向三楼西边移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眼前就到了“锦琼阁”,老朱推开门,掌了房中的烛灯,房内陈设映入眼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淡淡的花梨木香扑鼻,屋子正中是一张精致的八角绞丝雕云桌,配着四只雕花精致的蓝云理石鼓墩绣凳,低调优雅,左右两侧各摆着三只七屏卷书式梨木椅和茶几,褐红的木色令人赏心悦目。再往里扉门紧闭,想必是卧房。角落两边摆着两盆石梅盆景,墙上有不少墨宝画作,不成想酒楼的房间居然如此雅致、别具一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扇紫镂花琉璃窗在左侧,带水凑上前看,窗外竟有片湖,月色下波光粼粼,湖风吹来凉爽极了。老朱见状解释道:“姑娘,这就是咱都城最大的那片湖——天朔湖,我们酒楼是靠着湖畔南侧建的。尧小子这间是上房里面位置最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朱还在得意的介绍着他的酒楼,带水若有所思,“这房间原来是景尧的啊,难怪这屋中装饰与其他客房又不大相似...没想到,景尧家里是酒楼产业的”。景尧呷了一口茶,云淡风轻,掌风一起,老朱已被一股气力推出了房外,门也被这气力震的关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朱抱怨的声音渐远了,不用想都是埋怨景尧无情无义之类的,细想来这两人的相处关系真是有趣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带水笑道,“景尧,你爹真是个可爱的人啊,就是嘴上硬了点,和我爹一个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原本入口的茶狠狠呛了一下,轻咳了几下道:“时间也不早了,老朱给你安排膳食去了,这瓶药你一会儿擦在伤口那,可保伤处生落不下疤痕”,景尧看了看带水,又补道“以后在都城若有事,你就来锦朱楼找老朱吧,他在这里还是有几分面子的,想必会帮到你。”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带水急急喊住景尧,水汪汪的大眼扑哧的眨着,“等等,你帮过我这么多,我感恩不尽,这几瓶桂花露是我前几日亲手做的,还很新鲜。希望你能收下,这桂花露虽不贵重,但滋养功效也是很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尧看着她一晚上护了许久有些皱巴的包裹,以及怕自己嫌弃紧抓着包袱的不安分的小手。对他而言这东西确不是稀罕之物,本想拒绝的话噎在喉头,“谢谢,保重”。话音未落,带水手上一轻,恍然间人已经不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带水望了望窗口,窗外一片宁静,铅华长空,皓月如洗,绝天都城的夜,美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