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大将军与小县令

正文第十九章珍珠手钏13

[更新时间] 2019-02-12 19:57:04 [字数] 3136

“王管家,你们这府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做冯二的小厮呀?”杨林泽对着王管家询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有这么一人,这人是负责出去采买的师傅的助手,这采买的老师傅还说这人是个苗子,想要培养一下,这人就跟着老师傅睡在厨房那边。”王管家想了一会儿之后说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麻烦王管家带我们过去找一下吗?赵全,王虎,跟着我一起前去看一下。”杨林泽对着王管家说到,随即对着身后的人招了招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大人。”几人应答到之后随即朝着那厨房的里面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炎天瑞微微上前一步,走在了杨林泽的身边,倒是把白凡之前的位置给挡了回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凡跟在后面将扇子抵在下巴处,这炎天瑞到底是什么意思,真的看上我们杨林泽,可是倒也没有见到这人有什么大的动作呀,不管了,这人要是对杨林泽好也就罢了,要是但凡有点对不住的地方,自己必然要让这人付出代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住,别动。”几人刚到那厨房的院子里面就看到一杂役打扮的人急忙往前面逃跑着,杨林泽连忙看到,身后的王虎和赵全急忙上前去把人扣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林泽的注意力倒是没有在这人的身上,慢慢的朝着旁边停放的一辆推车走过去,将衣服下摆撩起来蹲下身仔细的观察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车是你们平日里买菜回推的车吗?”杨林泽对着在场的宁外一位有几分年长的老伯问道,这位老伯就是负责城守府里面的采买的刘大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回大人,是的。”那刘大伯走上前来低着头似乎有几分惧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大少爷出事的那天早上你们两人是谁去把这推车推回来的。”杨林泽继续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回大人,是小的和那冯二两个人一起去的,平日里的采买都是我们两人一起去的。”那刘大伯听着杨林泽这样问,似乎更加的心虚了,头低得更下去了,让人看不清楚这人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只不过仔细观察下那刘大伯的双手还在不停地揉搓着,一看就是极度的紧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吗?”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那刘大伯瞬间变了脸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刘大伯猛地直接跪倒了地上,佝偻着身子,一副极度害怕的表情,“大人,小的说的都是实话,那天确实是我和这冯二一起去拉的菜。”倒是把一个可怜兮兮的被杨林泽逼问的老人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这要是不了解情况的人,估计直接就误会了杨林泽了。现在周围也有不小的丫鬟小厮的眼神有些不对,只不过碍于权威,不敢表现出来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最好如实回答,不然的话,本官就要以包庇罪犯,干扰破案的名义将你拿下了。”虽然这人看起来确实很可怜,但是杨林泽也没有忽视掉这人低下头的时候眼睛里面明晃晃的心虚,慢慢的靠近着这人,语气里面带着几丝的威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林泽的话音刚落,王虎和赵全两个人拿着锁链朝着刘大伯靠近了过去,伸手扯了扯手上的链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刘大伯本就害怕,那还经得住呀,根本就不用用刑,直接三言两语的就全给招了,“那个没有,没有,确实那天早上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让冯二自己一个人去拉的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冯二,你承不承认是你杀害了王言这一事实。”杨林泽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老伯,也知道这人估计没有参与这件事情里面,基本上也算是被这冯二给欺骗了的,而之所以帮这冯二隐瞒,估计是害怕这件事情被主家知道了之后被主家给开除了,保不住自己的工作,要是和主家签订的死契的话,指不定还会受到怎样的处罚,这刘大伯害怕自然是不想要说出来的,但是面对着这个要坐牢的风险,自然是不敢隐瞒的了,这刘大伯不说对着冯二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现在这明显是冯二坑了自己一把,再说了,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这刘大伯也是个凡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害了王大公子,我跟这个王大公子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加害于他。”那冯二仰起头反驳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那要不是你的话,为什么刚才在我们进来的时候见到我们就开始跑啊?”杨林泽指了指之前冯二准备跑出去的路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那不是上厕所急了,所有往那边跑过去了吗?不好意思呀,几位大人。”那冯二倒是笑了笑,东拉西扯的,就是不明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得了,你不说也就算了,你听听我说的,看你觉得有没有什么问题。”杨林泽也不管这人还有没有在继续狡辩着,将那事情的原委分析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王大公子被禁足了长时间,肯定非常想要出去,心情必然不好,你便认为机会到了,你先是和王大公子勾搭上了,让王大公子信任你,然后你告诉王大公子你知道有条路可以溜出城守府,这王大公子一听,憋得久了,自然是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答应了你。于是也就假造了自己还在房间里面的假象,然后跟着你一起从一个狗洞溜出去了,然后迫不及待的朝着那春风楼里面进去春风一度,等到第二天准备原路返回城守府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你早就已经埋伏到了他回家的必经路上,只等到他经过那条巷子的时候就把人拖到你的房子里面把人给淹死,淹死之后你趁着第二天运送蔬菜的时候把人放在推车上面,用菜掩盖住,最后把人丢到池塘里面,造成人在池塘里面淹死的假象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想到杨大人也这么喜欢讲故事呀,这故事倒是有始有终的,但是杨大人又有什么证据呀,可不要随便污蔑好人呀!”那冯二竟然不慌不忙对着杨林泽说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实,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杨林泽的猜测,确实没有证据出现,这冯二才敢如此的大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不是污蔑好人,来人,带人证!”杨林泽看着这冯二一脸的不懈,但是细看之下还是能够看出这小子有几分的紧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林泽话音刚落,就有人带着几个丫鬟小厮走了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大人,在王大公子出事的前几天我看到冯二经常出现在那大公子的院子里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大人,在王大公子出事的那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看到这人有几分鬼鬼祟祟的在池塘那边转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大人,在王大公子出事的那天晚上,这人好像没有回来过。”宁外一个小厮说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有什么证据,你这可没有不在场证据了,所有的时间线索都和你和得上。”杨林泽转头看向冯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那冯二听到这里,有几滴汗水从那额头滴落,只不过到底是人人命案子,要是这么承认了岂不是后果严重,这冯二还在狡辩着,“这又能说明什么?我时常去王大公子的院子里面不就是为了想要巴结一下王大公子吗?那天经过池塘很简单呀,我要回到厨房自然会经过那条路,至于鬼鬼祟祟的完全不存在好不好,再说了,昨天晚上没有回来我是和刘大伯一起喝酒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证据自然是会有的,不过谢谢你刚才提供给我的线索,你和刘大伯喝酒去了,我说为什么你能够确定那天刘大伯不会去垃菜,原来你带着刘大伯去喝酒了呀,该不会是把刘大伯灌醉了之后就顺势说到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刘大伯喝得迷迷糊糊的,也想要好好休息一下,自然就答应了。接下来要不要看看其他的证据,反正没事,走吧,一起看看去。赵全押着人。王虎推着车,我们一起看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你只是经过池塘,那我想请问一下你会推着推车去池塘吗?应该不会吧。”杨林泽带着人走到池塘面前,对着冯二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等冯二回答就带着人朝着那池塘走去,指着之前凌乱的一堆脚印,依稀从那堆脚印里面发现了两道车轮印,正好和这一脸车子的轮子印对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说是哪里奇怪了,刚开始的时候一直都没有找到这王大公子进去池塘的痕迹,后面我仔细检查了半天才发现了这里的轮子印,你应该是给了那扫地的人一笔钱,告诉他救人的时候一定要从这边下去,顺便让后面去救人的人也从这边下去,好消灭你之前留下的痕迹,至于拿扫地的为什么听你的话,自然是因为那人好赌,欠下了不少的赌债,一怕讨债的人要了他的手或者脚,二吗?自然是怕那讨债的找上门被主家开除,从此之后无依无靠的。所以你掌握了他的线索,并且承诺之后给他一笔钱还债,自然就把这个人拉上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林泽继续说道,“你不用否认,那扫地的已经招了,其实也怪那人大意了,在你把钱给他之后那货只拿了一点去还债,剩下的准备赢了翻本之后还债,谁知道手气背,然后全输了,要钱的再次上线,自然就被发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对了,还有线索,还要看吗?这块布料不知道你熟不熟悉,就是你从狗洞出去的时候被狗洞的转头刮到的。正好是你的衣服上面的,不用否认了,那衣服是你们统一发的,一查自然就差得出来。”杨林泽顺势丢出一块布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