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处容身
作者:冯欠欠  |  字数:2340  |  更新时间:2019-07-15 10:43:26 全文阅读

而且,自己母亲干的这些事真的说不出口啊。还有胡家,大门大户哪里是好相与的,他人微言轻,萍姐儿这件事不知道有多难办。

这会已经是后半夜了,李忠成一个人细细想着,天一亮他就把自家兄弟聚一块,齐齐穿着官服去胡家门口堵着,想来是能把人要回来的。

李忠成卡着时间,天不亮就跑出来了,将平日里关系好的同僚一个个敲门喊起来,去胡府充场面。

李忠成最坏的打算都想好了,如果胡府的人不把萍姐儿交出来,他就请县太爷出来做主。这青天白日的,他们胡家难道一点脸面都不要了!

可没成想,李忠成和兄弟们一到胡府,刚说明了来意,看门的小厮就阴阳怪气的说着难听的话了。

“我说这官老爷一大清早的来我们这做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个。还真巧了,我们也想着报官呢!”小厮毕竟忌惮李忠成一伙人是吃官粮的,赶紧把周妈妈找出来了。

周妈妈一晚上都没睡觉,忙着处理昨天刚进府的小蹄子。果然便宜的东西不靠谱,当夜就有野汉子摸进门,也不知是何处来的汉子,竟然就将萍姐儿给糟蹋了。今一早,又有府衙的李捕快上门来要人。

太晦气了!

比想象中的要顺利多了,李忠成一开口,周妈妈立马将萍姐儿给抬了出来。不光是萍姐儿,还顺带抬出一个汉子。两人身上都是鞭痕,血淋淋的躺在担架上。

李忠成一眼看到萍姐儿的样子,恨的骨头嘎巴响。刚准备开口质问,就被周妈妈拿话堵回来了。

“李捕快是吃官粮的,肯定是知道些礼法。这个姑娘是你家里人送来的,也是张媒婆牵的线。我们可是规规矩矩的,有书信契约的,中间出了什么缘由我不知道。但这小蹄子进来头天晚上就有野汉子扒着门进来,我这里担了好大的风险。”周妈妈这话说的明明白白,顿了顿又继续开口。

周妈妈:“我们胡府是大户人家,见不得这种肮脏事,本来是想报官沉湖的,但既然李捕快人来了,又说这姑娘是你自家人。我们也让一让,人你带走,我们就不追究了。”

李忠成一来担心萍姐儿的伤势,二来是自家母亲起的头,这事根本就说不明白,只是那个奸贼汉子是谁,他就不知道了。好歹人还有一口气,李忠成招呼着哥们搭把手,把人先带回家救治。

胡家的人也是心狠手辣,把萍姐儿吊起来打了几十鞭子,身上没一块好肉,看的人触目惊心。

李忠成将萍姐儿带回来的时候,李氏一开门就吓晕过去了,这下李家更乱了。

与李忠成一块来的兄弟不清楚事情的缘由,见是不光彩的事情,李家又是这副模样,只能尽绵薄之力。帮着将人扶回屋子又叫了郎中,这才一个个散了回自家。

李忠成心里感激,但此刻手忙脚乱,只是记在心里,日后一一偿还。

里屋里,苏雪儿感觉自己手都是抖的,她第一次见到这样血腥的画面,没晕过去就是好的了。现在还帮着给萍姐儿清洗伤口,真是鼓起了平生最大的勇气。

苏柔儿正在屋外烧水煎药,动作不紧不慢,一点都没有里间姐姐姐夫的慌乱。

萍姐儿在清洗伤口的时候就被痛醒了,准确的说,她意识依旧是模糊的,就是知道疼。伤口每被碰一下,她只能痛的哇哇大叫,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只是知道自己痛的要死要活,却又无法晕过去。

终于,苏柔儿端着药进来了,大夫开的药有止痛的效果。两人好不容易给萍姐儿把药灌下去,这才不大喊大叫了,整个人昏死过去了。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天亮了,李忠成蹲坐在门槛,眼睛通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眼见着苏柔儿端着一盆血水出来,叫住了苏柔儿,“苏家妹子,你过来说话。”

苏柔儿见姐夫叫自己,低眉顺眼的走过去,也不多话,就那样怯生生的站着。

李忠成盯着苏柔儿看了好一会,以前他没注意过这个小姨子,也没多花费心思。在他的印象中,苏柔儿勤快,没有萍姐儿的猖狂,性子有些怯懦,但也是好的。

只是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雪儿现在手都是抖的,虽然忙前忙后,但整个人都是恍惚的,怕的要命。

偏偏苏柔儿从头到尾一句话没多说,连一个步子都没走错,冷静的让人发寒。

李忠成在衙门干了半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苏柔儿性子怯弱是真的,但为母则刚,现下心性怕也不像从前了。

“李家对不住你。”李忠成不想多说别的了,苏柔儿的孩子是因为萍姐儿才有的。今天的事,他实则已经调查清楚了,萍姐儿伤成这样回来,也是母亲忽然算计在前。

这是一报还一报,但这李家一时间做出这等事情,怕是留不成苏柔儿了!

李忠成是个直肠子,打定主意了也就不藏着掩着了,“明日里我出去打听,大户人家都是需要奶娘这些人手的,我给你留意着。现如今这个情况,我这里是顾不上你了。”

苏柔儿点了点头,没有哭闹,也没有指责。

李忠成想了一圈的话,一个字都用不上了,见苏柔儿柔弱乖巧,只是叹气。

苏雪儿见妹妹倒水还没回来,想出去催一催,便听见丈夫这番话。

“相公……”苏雪儿想说点什么护着妹妹,但这日子还要过下去,她两个孩子才几岁,她现在终究是李家的人。剩下的话生生咽回去,苏雪儿心疼妹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她能说什么?这次真是差点闹出人命,虽然自己妹妹半分错处都没有,但李氏醒来看见萍姐儿的模样,怕是要和妹妹拼命的。

李忠成没有看苏雪儿,头也不回的进屋子照看萍姐儿。萍姐儿伤处上了药,又换了干净衣服,就是脸色惨白的吓人,让他这个当哥哥的心里不是滋味。

苏柔儿看向姐姐,眼中满是愧疚。她别的什么都不怕,就是怕这个家因为这些事让姐姐的日子不好过,“姐姐,我连累你了。”

苏雪儿摇了摇头,上前摸了摸苏柔儿的头发,满眼的辛酸,“我有你姐夫护着,还有两个孩子,她们娘俩为难不了我。就是姐姐对不起你,护不了你周全。”

苏柔儿鼻子一酸,她的姐姐无论何时何地,心里装的都是她,“姐姐,姐夫是为了我好。你这里我是待不成了,爹娘怕是也容不下我,我不自立自强找活路,轩儿怎么办。”

“姐姐,你别哭。”苏柔儿拿帕子给姐姐抹眼泪,心里真的不是滋味,“我打算将轩儿让大哥大嫂先养着,了无牵挂的去别处讨生活。”

苏雪儿着急,拉着妹妹的手,“嫂子怕是不愿意的。”

苏柔儿紧握着姐姐的双手,“我会有办法的,姐姐你信我。我已经是为娘的人了,做事会周全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